笔趣阁 > 带个系统入洪荒(木子一步) > 第三十五章、小李飞刀,剑神,剑神,丑陋的刀

第三十五章、小李飞刀,剑神,剑神,丑陋的刀

        ps:古大书中的人物,大概会是这四个,其他的应该会以金大笔下人物为主。。。

        “李寻欢。”李寻欢喝了一口酒,神情洒脱道。

        妖王穿山一怔,随后冷声道:“让开!”

        “李寻欢身为人族,不能让!”李寻欢道。

        “不让则死!”妖王穿山杀意磅礴,冲天的血气如海浪翻滚,似星辰压迫,直逼李寻欢。

        李寻欢不悲不喜,浅浅一笑,轻描淡写道:“你,杀不了我。”

        穿山被李寻欢无所谓的态度惹怒了,向前一踏,似是跨越了无数山河,来到了李寻欢的面前,硕大的拳头,让人畏惧。

        “我倒要看看,杀不杀得了你!”

        轰!

        虚空爆鸣,将空气都打爆了。

        李寻欢仿佛没有看见穿山的动作,手一抬,一柄飞刀出现,叹道:“你,真的杀不了我。”

        话落,刀光一闪,小李飞刀发出,刀已插入穿山的眉心,连带脑海中的元神一起泯灭了。

        穿山瞪大了眼睛,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咳咳,咳咳咳,我说了,你,杀不了我。”远处,传来李寻欢的咳嗽声,“因为,我会杀了你。咳咳!”

        “好酒!”

        李寻欢忽然大叫,潇洒中带着哀愁,哀愁中带着满足。

        西方,一人长身直立,白衣如雪,如亘古以来屹立的雕塑一样,面容冷峻,不苟言笑,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

        忽然,他笑了,瞬间万物春融,百花盛开;他的笑,不是凡间的微笑,而是神的微笑,一举一动,都能引动上天。

        剑神一笑,仙落凡尘。

        西门吹雪,以寂寞和无情入剑道,而今又以亲情、爱情入有情剑道。

        无情剑道,是为了杀人,为了剑道至高,剑道至诚;有情剑道,也是为了杀人,也是为了剑道至高,剑道至诚。

        如何选择,只在一念之间。

        “好看的一柄剑!”妖王熊霸带着些文艺范说道,与他的凶猛样子颇为不服。

        “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西门吹雪道。

        “不是用来看的,难道是用来杀人的?”妖王熊霸大笑,道:“你的剑能杀人吗?”

        “能!”不理会妖王熊霸的嘲讽,西门吹雪庄肃道:“三年前,我便斋戒,沐浴,熏香,只为这一刻!”

        “你是在开玩笑?”妖王熊霸蹙眉,不明白西门吹雪的意思。

        “我从不开玩笑!”西门吹雪道:“因为,剑,是神圣的,是唯美的,是艺术的。”

        “疯子!”妖王熊霸暗骂一声,忽然身子消失,一道巨大的熊脚从天而降,仿佛一座巨大的山岳,将西门吹雪碾碎。

        西门吹雪头顶一暗,黑发随风乱舞。

        西门吹雪拔剑,出剑,拿起一张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

        这是敌人的血花,但不是剑客的血花。

        西门吹雪没有任何感觉,因为死的人不是剑客,而他从不对剑客以外的人流露任何感情,除了自己守护的。

        西门吹雪诚于剑,故而能诚于人,故而无求无欲,问心无愧,故而无欲则刚,无愧则纯,故而人剑合一,入剑道至境。

        故而无敌。

        西门吹雪飘然离开,静的如一朵悄然绽放的白莲花。

        北方。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他名叶孤城,一个高处不胜寒、逍遥白云间的白云城主;他冷酷、孤傲、寂寞,与西门吹雪一样,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同样,他们都非常孤独,非常寂寞。

        他已经死去,却被一人以招魂秘术唤醒,同样,唤醒的不仅仅是叶孤城的寂寞,也有西门吹雪无敌于天下的寂寞。

        所以,他来了,西门吹雪也来了。

        除了这里有更广阔的天空,更高深的剑道外,还有一个人的救命之恩;虽然,他不需要他救,但救了他也不会去死。

        因为,他品尝过一次死亡,不需要再去品尝第二次。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剑道,救命之恩,与西门吹雪的第二次决斗。

        所以,他站在了这里,白衣胜雪,万年不化,就如当日紫禁之巅,甘愿赴死一样,他站在了这里。

        “孱弱人族,也敢阻我?”妖王鹰空振翅翱翔,看着叶孤城非常不屑。

        叶孤城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那里,或许,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说话的人。

        “唰!”

        鹰空振翅,低垂而去,像是一颗爆发力十足的炮弹,将空气摩擦的兹兹作响;身上妖气喷发,直入数百丈。

        “天—外—飞—仙!”

        这一剑,美轮美奂,似九天仙人下凡,一举一动,都蕴含着独有的仙道;白衣飘飘,仙气荡漾,如仙人剑客,既充满了飘逸,又充满了杀伐;二者十分美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这一剑,人与剑似已合二为一,剑光如匹练如飞虹,直刺了过去,剑光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后招都没有,将全身的功力都溶入这一剑中,没有变化有时也正是最好的变化。

        这一剑,形成于招未出手之先,神留于招已出手之后,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如羚羊挂角,妙到巅峰。

        这一剑,神乎其技,美不胜收,完美无缺,天下无敌!

        剑收,转身,离去。

        他不需要查看此妖是死还是未死,因为,此妖,一定会死,必须会死,不会存活!

        这是剑客的自信,是白云城主的自信,是叶孤城的自信!

        南方。

        一把刀,一把丑陋的刀,一把有魔力的刀,一把绽放光明的刀。

        或许,这把刀原来代表着黑暗与杀戮,但,当一个人出现的时候,这把刀便是光明与美好的刀。

        在人眼中,这把刀并不名贵,并不起眼,刀鞘漆黑,刀柄漆黑,天生与黑暗相融;但在人心中,这把刀名贵万分,耀眼刺人,刀鞘光明,刀柄光明。

        只因,此人原来是黑暗的,但现在变成了光明;由黑暗变成光明,光明会更加炽热,更加温暖。(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