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入洪荒(木子一步) > 第二十三章、涌动的金盆洗手

第二十三章、涌动的金盆洗手

        ps:大家给力,木子也不说啥废话,今晚四更!

        余沧海一出现,令狐冲立即拔剑在手,表情肃然,将众师兄弟们挡在了身后,自己一个人抵挡着余沧海的气势冲击。

        余沧海,青城掌门,武学宗匠,超一流高手,是正道的几大高手之一,虽然不及少林、武当,五岳剑派等掌门,但也仅仅在此之下。

        论起底蕴,也未必怕了凋敝日久的华山派。

        看着身躯微微颤抖的令狐冲,于人豪心中大爽,叫嚣道:“令狐冲,你辱我青城,胆大包天!我师父出手,教训你一顿,想来伪君,阿不,是君子剑岳先生也会含笑点头吧。”

        听到于人豪称岳不群为君子剑岳先生,众人嗤笑,知道对方故意激怒令狐冲,让令狐冲先出手,如此一来,就算岳不群怪罪余沧海以大欺下,余沧海到时也有了借口。

        华山众人见于人豪如此讥讽,纷纷大怒,一个个怒目圆瞪,右手按剑,似是准备与其一决高下。

        于人豪撇撇嘴,十分不屑,有师傅在此,他便有了靠山,怎会害怕。

        令狐冲听得气愤,想要反驳,想要教训于人豪,但是本身却被余沧海阻击了,气势压倒之下,令狐冲面红耳赤,说话也支支吾吾的:“你,你,找,找死!”

        于人豪神经反射般就要后退,可是刚抬起腿,想到师傅就在身后,脸色忽然通红,看着周围异样的目光,顿觉这些人都在嘲笑自己,顿时大怒,将所有的怒火都发在了令狐冲身上。

        “找死?你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想找我麻烦?龟儿子的,有本事就来啊,我不动手,让你打,你敢吗?”于人豪骂骂咧咧,挑衅的说道。

        轰!

        令狐冲一怒,气随怒走,气势忽然暴涨,挣脱余沧海气势的束缚,一剑刺出,快如雷电,正是希夷剑法中的大梦先觉。

        余沧海一惊,随即暗道:“不好!”

        刚要出剑,随即便感到自己被一道气势锁定住了,只要自己一旦出手,必定会招致对方的雷霆之击。

        余沧海心中暗思,手中一慢;此时,令狐冲的剑法已经来到了于人豪的身前,只要往前一送,于人豪就会被此剑洞穿。

        余沧海暗怒,心中想着一旦夺得辟邪剑谱,首先就要让华山派与暗中的敌人吃苦头。

        “啪啪!”

        两道璀璨的巴掌声响起,只见于人豪的脸颊上,一左一右,两道鲜红的五掌印记深深的印在了于人豪的脸上,分外红润。

        不等于人豪反应过来,令狐冲右手收剑,左手猛的一拉衣领,用力一转,将于人豪转了个圈,随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一脚踢出。

        “噗!”

        于人豪摔了个狗啃泥。

        一旁的罗人杰缩了缩身子,想要躲开令狐冲的目光。

        令狐冲嘿然一笑,露出不怀好意。

        “好了,冲儿。”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分开,一个面如冠玉,一脸正气的中年男子缓缓现身,语气甚是严厉:“胡闹过了,还不回来,向余掌门赔罪!”

        原来暗处的人正是令狐冲的师傅,执掌偌大华山门户的掌门岳不群,人称君子剑的岳先生。

        “师傅!”令狐冲叫道,神情十分不愿意。

        岳不群面色一沉,怒道:“还不快滚过来!”

        令狐冲心间一跳,不情不愿、慢慢蹭蹭的走了过来。

        看到令狐冲听话,岳不群面色稍和,向着余沧海拱拱手,一脸的惭愧:“弟子顽劣,不知天高地厚,还请余掌门莫怪,莫怪!”

        接着,又向走过来的令狐冲,说道:“还不赔罪!”

        令狐冲苦笑,求救似的看向周围的华山弟子,华山弟子纷纷避开令狐冲的目光,就连岳灵珊也不敢说话了。

        令狐冲无法,只得不情愿的向着余沧海拱拱手,态度极其的敷衍:“令狐冲少年无知,冒犯余掌门,还请余掌门莫怪!”

        虽然是对着余沧海拱手,可是头微微歪着,眼睛不知瞄向了何方。

        余沧海怪笑道:“岳掌门不愧华山掌门,教的一个好弟子!”

        说完,拂袖而去,半刻也不停留,也不理会一旁的两名弟子;于人豪,罗人杰自知理亏,也不敢多留,追着余沧海而去。

        岳不群笑意盈盈,挥手道:“余掌门走好,岳不群就不送了。”

        看到众弟子想要说什么,岳不群喝道:“回去再说!”

        众弟子面面相觑,纷纷用着同情的目光看着令狐冲,无奈跟着岳不群而去;令狐冲懊恼的摇摇头,想到岳不群的惩罚,面色一苦,紧跟而去。

        一旁的围观者,见当事人都离开了,也纷纷解散,但此事的余波却在衡山城内哄传。

        第二天,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日。

        将近中午,五六百位远客流水般涌到。丐帮帮主解风、副帮主张金鳌,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率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沙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来到。

        这些人有的相互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来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好不热闹。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让群雄忽然怔住了。

        “少林掌门方证大师,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到!”

        此话一出,满座皆是米迷茫!

        “怎么会?少林、武当掌门纷纷到来,难道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就是!要知道,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可是武林正道的泰山北斗,就算是刘正风身为五岳剑派衡山派的二号人物,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吧。”

        “等等,大家有没有发现,五岳剑派中,除了嵩山掌门左冷禅,衡山掌门莫大先生没有到来,其余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来了?!”有人心思转动,很快,便发现了一点不妥之处。

        左冷禅再怎么厉害,也比不上少林、武当二派的掌门人啊,而现在二派掌门到来,左冷禅却还未现世,简直不和常理啊。

        不管外界如何猜测,刘正风听到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到来,飞一般的跑出去,将二人迎上大堂,上座。

        原本按照武林声望,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该坐首席,只是五岳剑派结盟,天门道长、岳不群和定闲师太等有一半是主人,不便上坐,正相互推让间,忽闻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二人到来,立马放下争吵,迎二人上座。

        不等几人交谈,忽然,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官府来到了门外。

        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再次匆匆从内堂奔出,过了片刻,一名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身后还有一名白净的中年人,中年人步履沉稳,行走间,自有一股气势。

        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五岳剑派三派掌门人纷纷脸色一凝,看着中年人的目光,闪烁着一丝忌惮。

        走进大堂之后,公服官员侧身一让,白净中年人昂然直入,占据中央;身后的衙役右腿跪下,双手高举过顶,呈上一只用黄缎覆盖的托盘,盘中放着一个卷轴。

        白净中年人接过卷轴,朗声道:“圣旨到,刘正风接旨!”

        随后,在众人惊诧万分,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宣读了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刘正风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