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入洪荒(木子一步) > 第二十一章、被吓坏的田伯光

第二十一章、被吓坏的田伯光

        ps:怎么样,大家给点意见,好让木子心中有底。

        收藏破百,加更一章,稍后加更!

        听到田伯光微带怒意的语气,仪琳小尼姑诚惶诚恐的说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菩萨莫怪,莫怪!可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师傅就是这样教我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容易刺伤你呀!”

        小尼姑越说越伤心,语气中带着呛意,似要哭出来一样。

        噗!

        田伯光只觉得胸前被人吐了一刀,脸上眉毛直跳,嘴角抽搐,神情颇为尴尬。

        “我不就是劫了个色,顺便占点小便宜嘛,难道遇上了那个少年英才?”田伯光看向仪琳小尼姑的目光越发古怪了。

        小尼姑看着田伯光转来转去的眼珠子,心中害怕又委屈,只得利剑横在胸前,脸上鼓起,凶巴巴的说道:“不要过来哦,再过来,再过来,我真的会刺伤你的。”

        听到这一句话,李木终于确定了仪琳还是原来的仪琳,到了现在,依旧不忍伤害任何人。

        笑傲中,李木最喜欢的人物就是仪琳,因为仪琳全然不懂掩饰,就像一杯透明的水,善良、纯真、可爱,不沾尘俗,无论是谁,在仪琳面前都能放下一切,不用算计,不用提防,就像初生的人族一样,纯净的如一块琉璃。

        当然,李木现在也可以肯定,仪琳剑法大进,绝对是因为仪琳目睹了自己与天道的对决,从而领悟了一丝剑道真谛。

        田伯光忌惮仪琳的剑法,虽然只是一招金针渡劫,但管中窥豹,这小尼姑的剑法绝对得到恒山剑法的真传。

        但是,让田伯光疑惑的是,仪琳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怎么会有如此剑术,已经完全不在江湖上成名多年的高手之下了。

        念及此,田伯光忽然嘿嘿一笑,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双手插在后背,一副高人在上的样子:“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恒山弟子!”

        仪琳一脸的呆萌,可爱十足,让田伯光内心如狼嚎叫。

        察觉到仪琳放松了警惕,田伯光一边向仪琳走去,一边解释道:“我乃你师傅当年周游天下的好友,没想到,转眼间,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叹息之中,好似真的是仪琳师傅定逸师太的好友。

        仪琳心中已经相信了田伯光的话,利剑垂落,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带着丝丝好奇,问道:“可是,可是前辈你怎么这么年轻啊?”

        田伯光看到仪琳乖巧、可爱的模样,心里更加欢喜了。

        “那是因为。。。。。。”

        “波。。。”

        田伯光飞快出手,趁着小尼姑不注意,双手翻滚间,连点仪琳的周身大穴;只是片刻,仪琳如同中了定身咒一样,呆在原地,动也动不了了。

        “啪啪啪!”

        几声脆耳的鼓掌声,原来是田伯光见手段得逞,想到仪琳这样的小美人就要属于自己了,心中高兴,忍不住鼓掌了。

        仪琳现在还是一脸茫然无知的样子,只是被田伯光点了穴道,动不了,只得恭敬说道:“前辈,您不是与我师父是好友吗?为什么点我的穴道呢?”

        语气娇哼,似是询问,似是撒娇,似是央求田伯光解穴,唯独没有怀疑,没有质问,没有不满。

        这就是仪琳,一个傻的可爱,呆呆萌萌,不忍让人伤害的小尼姑。

        田伯光心火大盛,得意之下,摆着双手,潇洒的说了起来:“你师父?我只知道你是恒山派的,哪知道你师傅是谁?”

        仪琳张大了嘴巴,撅起嘴巴,十分的委屈,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要开口问个明白。

        田伯光双眼一瞥,看到仪琳的小动作,当即说道:“不过,虽然不知道你师傅是谁,但一定是恒山三定中的一位了;不过,不管是谁,都那么老,我也没什么胃口,还是你这样的小美人让我更加心动啊!”

        说着,田伯光转过身来,看着欲言又止的仪琳小尼姑,心中奇怪,忍不住问道:“咦,小师傅,你是要说什么?难道是,你同意了?”

        田伯光搓起手掌,只要仪琳点头,他一定会给仪琳一个难忘的夜晚,当然,就算仪琳不同意,那也必须会给仪琳不一样的感受。

        藏在山洞中的李木听到田伯光的话,再看看满脸通红,想要说话,却又不说话的仪琳,一拍额头,心中无奈:“这个小尼姑,还真是听话呢?!”

        “算了,算了,你说话吧。”李木传音仪琳。

        “呼!”仪琳长舒口气,右手在胸前拍了拍,开口道:“憋死我了!”

        看到仪琳的这个动作,李木无语了;田伯光更是不堪,双眼直盯盯的看着仪琳,恨不能一口吞了仪琳。

        忽然,田伯光一个激灵,脱口道:“你不是被我点穴了吗?怎么还能动弹?”

        仪琳心思单纯,想也不想的说道:“当然,是前辈,恩,是大哥哥帮我解穴的呀!”

        原来,就在刚才仪琳被田伯光点穴之后,李木就解开了仪琳的穴窍,只是看到田伯光这样一个人物,觉得好玩,所以才让仪琳一直憋着,不要动弹。

        哪知道田伯光越说越离谱,连仪琳这样的单纯的孩子都看不过去了,想要反驳,但想到李木的话,又在一瞬间闭嘴了。

        田伯光此时已经被吓坏了,想也不想的抬起腿,嗖的一下,掠过数丈,向着山洞外奔去。

        “定!”

        李木一语出,随即田伯光被定在了原地,“咚!”跌倒在地,一脚挨地,一脚在上,双手一前一后,做奔跑状,只是被李木一下定住,灰尘卷地,溅起漫天的石埃。

        田伯光双眼惶恐,嘴上呜呜直叫,但却开不了口,接着,田伯光看见了一生中最为离奇的事情:一个人,一把剑,青衫,酒壶,从山洞中的一边直接走出。

        “大哥哥,多谢大哥哥相助!“仪琳双手抱拳,脸蛋红扑扑的,郑重的说道。

        李木点点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田伯光,吐出一个字:“解!”

        恩?什么意思?

        田伯光诧异,忽然发觉自己能动了,此时要是不知道是眼前的年轻人搞的鬼,也枉费他在江湖上多年的经历了。

        “你,到底,是谁?”说话间,带着一丝旁人都感觉不到的恐惧。

        李木看着田伯光,像是看着一个蝼蚁,冷冷的说道:“你祸害良家妇女,小节有损!”

        “当然,你要是不让我看见,自然没什么,可是你偏偏让我看见了,少不得让你吃下苦头!”

        话落,食指中指对着田伯光的下体一划,“噗!”一坨掉落。

        田伯光赶紧捂起下身,下身一凉,脸色一变,对着李木,颤抖道:“你,你。。。。。。”

        李木看也不看一眼,对着仪琳温和说道:“走吧。”

        “哦!”仪琳乖巧的点点头。

        她不知道田伯光到底是怎么了,只是看到眼前的“大哥哥”对着田伯光比划了一下,然后田伯光这个大坏人一脸的惊恐,恐惧、害怕、庆幸、还有一丝解脱在田伯光双眼中一一出现。

        “叮,解救仪琳成功,获得一万任务点数!”

        “叮,是否兑换探查术,探查仪琳的属性?”(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