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313章:专门给刷战绩的名将

第313章:专门给刷战绩的名将

  “天下”若是作为棋盘,那么各个国家和势力就是在棋盘之上各自占着一些地盘,纷纷摆布下自己的棋子,或是准备下个先手,也许也是等待进行反击。

  石碣赵国依然是个庞然大物,石虎掌握着最多的地盘和人口,他们占据着棋盘正中央的位置。

  棋盘的西面和西北面为冉氏秦国与张氏凉国,其中冉氏秦国并没有多少人真当成是一个国家,倒是张氏凉国可是一支老牌势力了。

  匈奴诸部目前依然占据河朔区域,与匈奴诸部比邻的是拓跋代国,而拓跋代国刚刚被东1北方向的慕容燕国教训了一顿。

  在东面和东南方面,汉部占领了青州和徐州,要是认真判断局势的话,汉部这两年出的风头可不算小,就是因为崛起时间太短可能没有多么被重视,石碣赵国视之为大军一到灰飞烟灭。其余如慕容燕国和东晋小~朝~廷之前也是那么看,还是后面亲自去看了汉军的实力才真正重视起来。

  拥有正朔之名的东晋小~朝~廷窝在长江以南,他们实际上并没有被石碣赵国小觑,该是视为劲敌才对。毕竟石碣赵军与东晋晋军交战的次数不算少,虽说是晋军屡战屡败,可东晋小~朝~廷不是撑了下来,还能屡次渡江而战嘛。

  石碣赵国是一头猛虎,周边却是群狼窥视。石虎连续遭遇不利,以他火爆的性格不暴跳如雷才怪。

  对石虎而言,地方反叛其实没有什么,石碣自立国开始就是面临地方上叛乱和暴动不止的局面,后面才搞了个“民族自治”,弄得石碣赵国名义上为国家,可实际上就是一个变异版的部族和部落联盟。

  套用一句老话,叫“时光似箭,日月如梭”,各方忙碌之中冬季很快过去,第一阵春风吹拂大地,青草的绿芽破土而出之时,随着气温的回升,“天下”再次变得躁动起来。

  “根据斥候侦查,祝阿郡和东平郡已经相续发现敌踪。”纪昌手里拿着一根细小又长的木棍,点着山川舆图:“可以确认的是祝阿郡方向的敌军为羌族大军,东平郡方向的敌军则是多族群联军。”

  羌族大军?那么就是姚弋仲总算是来了!

  说是祝阿郡方向,实际上羌族军队是停在了黄河对岸的青河郡、平原郡、阳平郡这么一大片地界。会分散得这么广,可见羌族大军是以骑兵为主,那里是平原地形居多,但羌族大军带来的牧畜和马匹众多,理所当然不能全部聚在一个地方,他们需要的是分布广一些,好给牧畜和马匹收集数量足够的草料,再来就是骑军历来就不是凑成团行军。

  “确切的数量暂时无法摸清,该会是在二十万左右?”桑虞摸着下巴,说道:“姚弋仲是羌族大首领,不会只是带来这么一点人手吧?”

  羌族目前是一个数量庞大的族群,事实上他们在东方的数量超过了汉家苗裔成为当前第一,就是里面分生羌和熟羌。生羌一般是生活在西北部和高原,含高原周边的盆地。熟羌则是基本上入了中原,仅是在关中和西北留下一部分作为生羌的领导群体。

  真实情况是,羌族从来都不是一个统一的集体,甚至就不是一个民族,他们不过是分布极广又分散,但是有着相似的生活习惯,语言乃至于是信仰、文化从来都没有统一过。

  姚弋仲作为新一任的羌族大统领,他并不能驱使所有的羌人,就如同石虎虽然为石碣赵国的统治者却却无法指挥所有人一样。

  “我们估算二十万不会是姚弋仲的兵力极限,最终数量不会低于四十万。”桑虞完全不是想要吓唬谁,是胡人的兵源历来复杂,一般是以本族为主体,再大肆收拢杂胡作为炮灰:“情报显示一点,羌族在黄河北岸确实也在大肆聚拢人手,只要他们的粮食足够,凑出五十万大军都不会令人意外。”

  “只是人多一些,战力嘛……呵呵。”刘彦早就听惯了胡人会有数十多少万的军队,可真正能打的还真不知道有没有占了其中的三成:“姚弋仲迫切希望能够早点击败我们,好回去西北击退张氏凉军?”

  西北是羌族的基本盘,这个几乎就是举世皆知的事情,为数约是只有两万的张氏凉军在肆虐西北,偏偏石虎让姚弋仲集结羌族大军到青州征战,里面估计有值得深究的地方。

  关中是氐族的基本盘,冉闵军轻易就夺取了关中,别看石虎现在表现得暴跳如雷的模样,可失去关中也仅是让石碣赵国的版图缺了一块,实际上元气大伤的是苻洪等氐人。

  羌族和氐族是羯族麾下的两大打手,羌族数量众多,氐族精诚团结,近些年来羯族数量是有增加,可一种本末倒置的局面也在形成,谁能确定石虎不是估计造成如今的局面?就是让羌族和氐族遭到重创。

  “有可以操作的地方吗?”刘彦说的是离间,他说:“天下是大乱,石碣的实力并没有损失多少,想必无论是姚弋仲或苻洪都能看出这一点。”

  “羌族那边或许能够操作,苻洪却是困难。”纪昌明确地说:“秦王既然占据了关中,哪有可能再让出来。苻洪要的是再次占领关中。”

  刘彦才没有闲工夫去管冉氏秦国,毕竟冉闵可是有潼关、晓关、蓝田关作为屏障,南边的李氏成汉不去捣乱,西边的张氏凉国没有背弃盟约,冉闵的小日子苦是会苦一些,但大体上还是无忧。

  谁都希望别人为自己挡枪的年代里,冉氏秦国想要拉汉部当盾牌,刘彦等人何尝不是觉得拥有三关之险的冉氏秦国会是一个好的盾牌?

  现实的情况是,刘彦自己觉得难以鲸吞中原,慕容鲜卑又是南下在即,那么现在的扩张不过是在为日后的布局近一步做好准备。

  也许,只是也许……,几方势力攻击石碣赵国真的会将石碣灭掉,可接下来不代表和平就会到来,估计会是一场局面更加复杂的旷世大战。

  面对割据的局面,刘彦打从心里认为华夏苗裔的势力多一些不会是坏事,毕竟同一族裔沟通起来会相对方便,再来就会是形成真正的“三王同盟”,先将异族势力从中原驱赶出去,介时再来一场君子之战会是最好的选择。

  “黄河等各条水系已经在解冻,等待完全解冻之后舰船就能开入黄河。”刘彦目光是盯在了东平郡的方向,问道:“那里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据悉东平郡的石碣赵军主将是麻秋。”桑虞简短地介绍了一下麻秋的信息,后面才是介绍兵力:“目前该是有六万左右的兵力,今次来的羯人数量远比之前任何一次多,该是有三万左右。”

  麻秋是羯族里面的名将,不过这个名将的水份有些大,其人生历程可以用屡战屡败来简短地概括。目前为止最惨的一次惨败是发生在几年前的石碣赵国与慕容燕国大战上面,那是麻秋率军数万遭遇慕容恪七千精锐伏击,麻秋所率的数万人仅是数千得以逃奔,其余皆尽被伏杀。

  “羯人凶戾,君上需得谨慎看待。”桑虞不是无缘无故提醒,他说:“石虎爱惜族人,几次征战极少调动羯人,数次大败羯人近乎没有损失。今次麻秋带来三万,可见石虎的态度。”

  说的是石碣赵国必然是会有谨慎的准备,那么这一次战争汉军该是无法像之前那么轻松。

  刘彦并没有小觑羯人,对于中原的任何族裔来讲,喜爱吃人的羯族无异于是残暴的代名词,许多族裔遭遇上羯人是没有开战就先腿软的心态,汉军还没有真正意义上与羯族大战过,难以判断会是什么情况。

  按照通俗一些的解释,羯族目前可是一个有自带特殊加成光环的种族,杂胡天然上畏惧和服从,其余族裔也是觉得羯族很强很厉害,汉军之中大多数人皆是有被羯族残暴统治过的群体,内心是不是有畏惧感真的非常难说。

  面对恐惧,要么是战胜恐惧变得更强,要么是被恐惧压倒变得软弱,刘彦对于这个无比的清楚。

  “开春之后会有几场雨季,中间会有间隔。”桑虞思量了一下,又说:“整个冬季我们一直在向周边渗透,再则是君上率领部队位于突出部,两支敌军的出现不会是偶然。”

  纪昌点着头也是说:“姚弋仲位处黄河北岸,黄河结冰或是化外适合泅渡,满是冰渣子的时候反而无法渡河。”

  刘彦听得很详细,他颔首道:“那么雨季的间隔就是战机。”

  刘彦所在营区的汉军总数量也就是两万八千,能够算得上主力的其实只有一万两千,余下就是辅兵这一级别。

  整个泰山郡的汉军有五万五千,其中包含朝1鲜半岛过来的一万三千雇佣军。这支部队前面有掩藏行踪,随着刘彦的行辕往前移动,失去隐藏的必要已经大部分暴露。

  “麻秋既然将部队前移到东安郡,肯定是有出击的欲望。”纪昌刚才一直在沉默,他目光在东安郡和黄河北岸来回扫视,迟疑道:“前一次麻秋因为与慕容鲜卑一战战败,被石虎撤官罢职,连带爵位也削去。既然他出现在东安郡,该是近期才又被任用。”

  实际上在这里历史再次出现变动,麻秋再次得到任用是得到凉州刺史的官职,被委派前往进攻张氏凉国。现在麻秋却是出现在兖州。

  刘彦问道:“泰安的意思是,抓住麻秋立功心切的心理?”

  谋士嘛,很喜欢玩弄和操纵人心,对于战事的布局皆是以人心作为出发点,讲究的就是了解敌军主将的性格之类,一旦遭遇到不熟悉的敌人则是会有些抓瞎。

  春暖花开最适合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了,例如派出少量的部队前去挑衅麻秋?

  东平郡之前的名字叫大河郡,初置的时间是在西汉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当时在位的汉帝是刘病已(刘询)。大河郡会改为东平是因为有刘氏宗亲就国,也就是成了封国。

  到王莽篡政导致起义四起的时候,东平国其实已经是取消掉,随后是归于兖州直辖,会成为州府直辖的原因是,东平历来就是盐铁盛产之地。

  到了曹魏,东平再次建立封国,差别就是就国的成了曹魏宗亲,比较坑的是没有多久司马氏就篡位,东平国再次取消,又成了东平郡。

  刘彦派出部队前往刺激麻秋,需要先经过济北郡才会抵达东平郡辖地。另外一个选择是从鲁郡拐个弯进入到东平郡,但距离着实有些远,差别就是可以利用泗水的河系直接突入大泽(既是巨野泽)。

  麻秋停驻的地点理所当然是在一郡首府,既是无盐的城池内。他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向自己的副手孙伏都打听关于刘彦的消息,包括汉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部族,汉军的构成、建制、兵器、甲胄等等……,显示出的军事素质其实不算低,亦是没有看出轻视刘彦。

  话又说回来,麻秋当然无法轻视刘彦,说到底一个用四年时间从无到有,还能够屡战屡胜,该是脑子蠢到什么地步才会依然轻视?

  孙伏都上次已经与汉军较量了一次,事实上他觉得自己败得相当窝囊,是那种根本没有来得及发挥就输了的不服气感。

  内心里不服气就想要找场子,导致孙伏都十分用心收集关于刘彦的一切情报,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刘彦麾下那种不讲道理的兵甲器械之精良。

  “虽说看去豪华,但汉军不是晋军那种华而不实的军队,至少汉军打起来十分稳健,哪怕是遇到挫折也不会产生军心动摇。”孙伏都见麻秋脸色有些怪,不得不解释:“军主,非是在下败了一次特意提高汉军战力来给自己添面子。”

  麻秋对这一次领兵作战还是十分重视,闻言点头,眼神却是有些飘忽……

  ……分…割…线……

  必须解释一下,最近更新少是因为荣誉一直在病患状态,要是自己的话忍一忍,一天两更还是能够办到。

  然后,天气着实太怪,空气又异常糟糕,导致两个孩子先是咳嗽和呕吐,后面干脆就是咳嗽和发烧反复来,不得不照顾孩子。

  所以请各位亲体谅一下,荣誉觉得能够保持不断更的记录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啊!(未完待续。)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