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309章:好歹吱一声(前面章节数又错了)

第309章:好歹吱一声(前面章节数又错了)

        石碣赵国、慕容燕国、东晋小~朝~廷先后都给刘彦送来过官职印绶,但那并不代表刘彦成了三方的臣子。

        为什么那么说?概因收了印绶之后还需要亲自或派出重要人物前往谢恩,手续全了才算是确定臣属关系,手续不全只能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好比如说单恋只是一方并非双方。要不刘彦丢出几颗官职印绶前往各方,他想要成为谁的上司都可以?

        庾翼怒斥的那些人与刘彦不同。

        慕容皝向东晋小~朝~廷讨要燕王的王爵并派出使节团前往建康谢恩,那么慕容皝与东晋小~朝~廷的臣属关系就算是确定下来。

        同理,阳裕也接受并谢恩过,那么庾翼骂他逆臣也不会有错。

        连带的,因为过来下密的使节团是代表各方君王,那么那些君王接受官职并向东晋小朝廷谢恩,过来的代表也能够算是逆臣。

        独独刘彦没有向任何一方谢过什么恩,以至于不管是谁,他们怎么骂刘彦都可以,就是骂不了逆臣。

        商谈的过程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无非就是先确认各自的战区。

        张氏凉国与冉氏秦国是在石碣赵国的西北方,他们只能是在石碣赵国的西北方动手。因为潼关和晓关之外有大批的石碣赵军,冉氏秦国负责的是进行防御。张氏凉国可以对石碣赵国的西北郡县动手,但慕容燕国反对张氏凉军进入河套区域。

        慕容燕国位处东1北,理所当然就是在参与征战的时候攻击幽州,那里是由石斌领兵屯田并防御,冀州和并州方向还有实力强劲的石碣边军,阳裕就提出让刘彦率军攻击冀州的提议。

        “若是攻下幽州,我们便会立即南下冀州,介时我们平分冀州。”阳裕一脸的诚恳:“以泒水为界,如何?”

        泒水其实就是天朝山1西1省的一条古河,河流以五台山为起点至天1津入海。

        “那便是中山郡、高阳郡、章武郡以南归属我们。”桑虞对北方地图了然于胸,压低声音对刘彦说:“若真的是这样,慕容鲜卑显得很有诚意。”

        刘彦内心里却是在冷笑,其实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划分地盘画得再好,那不过是地盘没有相连时的一种远交近攻之策。

        慕容鲜卑为了南下中原已经准备了十来年,他们的胃口不会是一个幽州和三分之一的冀州能够填满。刘彦会冷笑有充分的理由,那个看上去汉部占便宜的协议,不过是为了诱使汉军北上。

        知道是一回事,要不要表现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相反汉部这边还应该表现得很是心动的模样。

        “乞活军与氐族大军皆在关外,来年石虎必将再对关中增援重兵,介时司州必然空虚。”蒋干见刘彦对阳裕的提议感兴趣无比心急,偏偏要稳重,缓缓地笑着说:“司州为石碣中央,一旦攻取等于断掉石虎基业,等于是给石碣致命一击。”

        不管是从军事角度还是政治角度,直取敌人的心脏一直都是最有道理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兖州被清理出一大片的无人区,汉军要是直取司州极可能轻易渡过黄河,挡在前面的不过是数个可能空虚的郡县,就是崿坂关和轩辕关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轩辕关又名“娥岭关”,位于登1封1市西北十三公里的太室、少室两山之间。两侧山崖怪石嶙峋,山势雄伟险要,道路曲折盘旋,是洛阳东南部的险关要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崿坂关其实就是在轩辕关东南位置外的六十里,两个关隘被颍水相隔,中间还有一个崇山,以前是洛阳的双保险,现在却是任何人从东南进攻石碣赵国中枢的拦路虎。

        说起这两个关隘,曾经可是诸侯起兵反董卓的战场,至于虎牢关……罗贯中大大在写《三国演义》的时候可没办法随时百度,再则是古时候山川舆图是国之重器,没可能随时查阅,以至于里面的地形大多数是属于不靠谱。

        蒋干说那么多,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黄河这一个天堑可不好泅渡,再来是崿坂关和轩辕关也不是那么好攻取,汉军真要进攻司州的话,想要拿下襄国或是邺城难度不会是一般的高。

        既然不能去无视黄河,更不可能不在意崿坂关和轩辕关,蒋干建议汉军西进的用意可以说是一目了然,画下一个天大的画饼,追根究底还是希望汉军能够迫使石碣赵军放弃进攻关中。

        刘彦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他依然是做出心动的模样,但并没有做什么实际表态。

        青州的位置非常特殊,近乎于没有什么雄关险隘可以固守,要不任何一个控制青州的政权,遭遇到庞大军队时,也不会是一次次进行对比后觉得无法抵抗,软绵绵地不战而降。

        控制青州需要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拥有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除了依靠军队的血肉长城,青州真的是没有什么地势之利。

        就在这么一个地形之下,稍微有脑子一些就该明白一个真理,主动出击会是唯一的选择,被动挨打只会迫使情势变得糟糕。

        汉军接下来是会采取攻势,攻击哪个方向,打到什么样的位置,一切却是必须讲究。

        “慕容燕国可以给出一些筹码,冉氏秦国那边只会画空饼。”纪昌不喜欢慕容燕国,可对冉氏秦国也不见得喜欢。他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向北打到黄河边上,向西攻到巨野泽(济1宁),来年的第一阶段正好合适。”

        由于纪昌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该听到的人总归是能听到,他们在脑海里面回想了一下山川舆图,一个个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青州以北到黄河,那就是汉军的兵锋止步于乐陵郡,离慕容燕国希望汉军进攻渤海郡足够平面地图的两百里,根本就无法威胁幽州的石斌什么,迫使石斌分兵防御就更没有可能。

        巨野泽距离司州倒是很近,平面地图来看的话,汉军的兵锋会抵近到距离邺城四百里,对于政治角度来看其实已经非常近,构成了实际的威胁,但威胁并不是那么迫切。

        刘彦真要做到这一个地步的话,他就将真正拥有整个青州,还会占领除彭城之外的整个徐州,对于兖州也会攻取三分之二。

        做到那个地步的汉部从疆域上看去比战国时期的齐国还大,问题是地盘大没有人口,尤其是在石虎将兖州人口完全驱赶到司州的前提之下。

        谁都想要让刘彦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做事,偏偏谁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筹码。

        他们之中又有不希望刘彦朝哪个方向扩张的人存在,例如庾翼就无比忧虑汉军向豫州方向扩张,那将会增加汉部控制区域与东晋小~朝~廷的边界线。

        两个不同国家的边界线过长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会造成互相之间的提防心加重,甚至是摩擦也会不断,导致最后两国不得不用大规模的战争来解决纷争。

        庾翼搞不懂刘彦到底在想什么,中原的威胁没有解除,汉部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向南方进行扩张?

        “豫州是一个人口大州,对于我们从长江以南吸引人口迁移也是一个关键。”桑虞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庾翼,重新看向刘彦时,说道:“这一国策需要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

        确定好各自的战区,再表达出自己的需求,其中冉氏秦国、张氏凉国、慕容燕国已经将自己该说的话说完,接下来就看汉部的回应,偏偏刘彦好像并没有要答应什么或索取什么的意思。

        “大王?”

        不止一个人开始称呼刘彦为大王,这个称呼很有意思,他们对自己效忠的对象是称呼王上,对外国的君王就是称呼大王。会那么称呼刘彦,答案呼之欲出。

        刘彦要建国,也到了应该建国的阶段,但不代表他会选择这个时候。

        目前而言,与石碣赵国的战争还没有到最激烈的时候,建国该是选择最危险的时刻作为提振军心士气和民众热情,要么则是在解除危机之后。

        时机和动机都没有到那个时候,刘彦被称呼大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回应。

        “我家王上有言,若是大王建国,必将倾力支持,并永世友好。”蒋干觉得自己说得很透彻,倾力支持就是不管称什么都接受,说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刘彦,只差口呼:好歹给点反应。

        谢艾又皱眉了,他们其实不怎么接受刘彦建国称汉,一旦刘彦建国成为汉王,政治地位上只要没有否认自家是汉家苗裔都会矮其一头。

        事实上除了冉氏秦国,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乐意中原再出现一个汉国,尤其是隐隐约约间乃是汉室后裔的人,建立起来的汉国。

        慕容燕国那边的人全部死死盯着刘彦,他们在等待。

        庾翼等等长江以南而来的人也全部看着刘彦,他们同样在等待。

        事情谈到了这一步,似乎是进入一个关键的节点,刘彦怎么也该有个表态,无论是什么态度。

        ……分…割…线……

        真正的坑爹,闺女和儿子不知道啥情况一直咳嗦,咳嗦就会呕吐,怎么看医生都没什么效果。真真是挤着时间在码字了。(未完待续。)(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