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47章:万世根基

第47章:万世根基

        亲们晚上7点半还有一章。

        …………

        从始至终,刘彦一直都在观察出征事宜,就是只能瞧出一个大略,毕竟脑海中的地图也就只显示地形和红、白、绿、蓝的几种甄别,可不像看电影似得,能够画面和声音都能显示真切。

        比较有意思的情况是,吕泰和纪昌在攻击离火部落期间,绿点周边是有代表中立的白色和代表盟友的蓝色,但绝对是红色的标点比较多。攻击离火部落之后,地图显示的各种色彩一直在发生变化,一些中立的白色变成了蓝色的盟友标记。

        让刘彦觉得比较奇怪的是,纪昌或者吕泰也不知道干了什么,一支蓝色的队伍一刹那变成了绿色,之后更多的红色变成了白色,白色中的一部分转为蓝色。

        能从颜色上区分敌我绝对是吕哲的幸运,毕竟想看出一个人是忠是奸,真真就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所以嘛,才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这句谚语。刘彦的幸运是,这么错综复杂的环境中,至少清楚别人对他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

        【唔,也只能是借鉴。看那些变化,简直就是说变就变,现在是自己人,不代表永远都是自己人。敌人亦是可以变成朋友,朋友却能瞬间变成敌人。】

        许家就是从红色变成了白色,又从白色变成蓝色,最后却是成了红色。

        自从纪昌询问是不是要对许家动手,刘彦就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朋友,因为刘彦给纪昌的态度比计较直接,认为需要干掉就千万不要手软。争霸路途啊……就是这个样子,哪有什么恒久的盟友,谁是挡路石只能是一脚踹开。

        直说了吧,刘彦对待任何异族的态度就是,愿意合作可以愉快相处,但不排除随时翻脸的选项。然后,异族想要融入汉部也不是不行,但总是需要有选择的甄别,比如汉化程度和贡献。

        【咱好歹是有金手指的人,不说吊打全世界,此生光复中华大地总是有望的吧?所以该有的矜持,还是需要的吧!】

        刘彦现在正在做什么?他来到了灵山岛,到处游荡着在视察哪里适合建造城镇中心,一圈的晃悠下来,发觉这个到处都是岩石的地方,想要找个隐秘一点的位置还真的是有点困难。

        灵山岛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一般某个地方名字中带有“山”字,那就绝对是多山地带。

        灵山岛要是从高空鸟瞰,就是一个像极了葫芦的岛屿。它有多少面积,刘彦暂时还不清楚,他一圈的逛下来,只有向西的那一部分是有大面积的平地,东侧则是全部的岩礁,“葫芦”顶端狭隘,岛的中心部位则大多是石山,只有很少的一些类似于谷地的所在,但土质真的是有够差劲。

        这么一个岛,容纳两万人就显得非常拥挤,对于用水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刘彦出征不其城回来之后,岛上的人大部分是再一次被送回了安置地,只留下不到千余人。

        要认真的说起来,灵山岛周边还真的是海产丰富,特别是靠近渤海的东面,那里的渔场还真的是有够多。每日光是从那边进项的食物单位,就让刘彦看了笑得眼睛都能眯起来。

        渔猎啊,对刘彦还是非常重要的,只是对季节有着太严格的限制,毕竟海鱼基本都是会跟着洋流在移动,可不是什么季节都是待在同一个地方,这就形成了一种自然的繁衍。另外,什么季节的鱼最大最好捕,其实也是跟季节有关。

        “领主一个人整个岛转悠好久了。”

        “啊?是、是啊。”

        刘彦自觉武力值有保障,压根就没有带护卫。他的穿着其实也就那个样子,条件有限绝对华丽不到哪去。

        普普通通的穿着,一副闲汉模样的到处逛,正在干活的晋人一开始还有些约束,后面瞧出不是在监督干活,胆子大的开始能嘴碎几句。

        要说起来,晋人对收留他们的刘彦感情上还是挺复杂的。是从忐忑地觉得会不会被当成牲口,到待遇还不错带着恍惚的错愕之心,自觉被善待之后心想是努力干活回报。

        再后面,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当成奴隶,要说起来绝对是忧虑更多一些,毕竟太长久连野兽都不如的生活下来,谁还相信天上会有掉馅饼的好事?

        而似乎……真的是天上掉馅饼了啊!?至少他们没有被虐待,有战事了也没有被拉出去,用身体和性命消耗敌军的体力。

        “我现在还记得啊……”小四舔了舔被风吹得干裂的嘴唇:“那天让排队上船的画面。”

        “是啊,好多人都被吓得半死,以为是要运到海上淹死。”赵三一脸的荒谬:“那个时候我就说了,想淹死我们,哪里不是淹,非得用船运?”

        当然,他们都不会说一点,那就是哪怕怀疑要被淹死了,似乎也都是一副认命的模样,反正没有见到谁反抗。

        “听说是要弄什么户籍?以后我们算是灵山岛的居民?这里其实蛮好的,不会有胡人过来。”小四一脸热切的期盼:“听田管事讲,卖力干活可是会成被选入汉籍?”

        “咱们还需要卖力干活,听说成了士卒的那些人,却是立刻就能加入汉籍。”赵四怎么看都是一表情的后悔:“当初选拔士卒,我怎么就没把吃奶的劲头给使出来呢?”

        田朔啊?他刚上岛,打听到刘彦所在的位置,屁颠屁颠寻了过去。现在,他就跟在刘彦屁股后面当跟屁虫呢。

        “这么说的话,第一批汉籍不过超过一千五百?”刘彦已经刻意在留长头发,海风吹来了腥味,也将他的发梢吹得一直弄到眼睛:“数量……有点少了。”

        “君上啊,那可是汉籍啊,是汉籍!”田朔解释:“物以稀为贵,有一千五百的数目,是考虑到划给战兵一些需要的甜头。平民却是不能让太轻易加入汉籍,有所劳有所得,付出了努力和汗水得到,才显得弥足珍贵。”

        刘彦笑着看田朔,他从那一些话中听出了等级的味道。

        加入汉籍,等于是刘彦的族人,有什么好待遇也是优先倾向于这一批人。按照晋人的理解,那就和刘彦是亲近的人了。

        有了第一阶位的等级,那么当然是会有下一阶位,要说起来晋人对设定等级可是很有心得,特别是他们之中的一些儒生,不懂得阶级地位就不会有什么成就,毕竟这就是一个先讲出身,才讲才华的年代。

        阶级很重要吗?当然重要!只要文明存在,阶级必然是会存在,没有阶级哪来的拼搏动力,该是全文明好吃懒做等死才对。

        族人,是族人,不懂什么是族人,看看那些胡人就明白了。石勒从奴隶翻身成为国家统治者,羯族直接从奴隶就成了最为尊贵的国族。胡人成了中原霸主,一些与羯族走得近的种族就成了第二等级的胡人,哪怕是杂胡也成了比晋人更加高级的存在。

        “弄详细些,该有什么待遇,就该有什么责任。得到和付出要对等!”刘彦对于有这个制度还是比较认可:“但是记住一点,有升就该有降。”

        田朔恭敬叉手行礼。他这么一个在九品中正制体系里面玩耍了那么久的人,后面又经历了胡人当权的环境,什么套路没有见过?自然是清楚有赏就该有罚,要不就该像僵硬的晋朝廷一样,有才华的人得不到施展空间,一群猪一样的人物却能依靠血统醉生梦死。

        刘彦继续溜达起来,他都已经是溜达第三遍了,真心是没有找到一个适合建造城镇中心的地方……(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