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42章:令、牌、节、符

第42章:令、牌、节、符

        早晨好,求收藏,求推荐票!

        ……

        许家之前还是蓝色代表盟友的显示呢,刘彦获取了柜县的控制权,说变就变了。

        刘彦不知道系统地图显示颜色到底是怎么区别,但是想一想也明白许家肯定要变脸。他连和拓跋秀招呼都没有打,很直接地抬脚离去。

        拓跋秀是看着刘彦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才将目光收回来。她真的不是那么懂刘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行事充满了怪异,似乎也是有点不懂审时度势,更对一些常识有着致命错误的理解。

        【这样的人……能活的久吗?】

        刘彦的行事确实与这个时代的人有很大的不同,毕竟他就是突然“插~入”,之前有二十多年的生活习惯怎么会一两年就改变?要不是有自动翻译系统,他说的一些话,估计也没人可以听明白。然而……这就是穿越者的不同之处啊!

        许镇是来了,带着二十多人前来。他的态度很恭敬,甚至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恭敬,没有问及刘彦在柜县所做的事情,恭恭敬敬地用着敬语,主要是询问一些后续交易的细节。

        关于交易的事情,刘彦其实不用出面,他好赖也是一部首领的对吧?但他亲自接见了许镇,态度上与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恳请贵方能够增加兵器的数量。”许镇一脸的请求,又说:“价钱上好说。”

        刘彦不着急表态,左右它言了有一小会,大多是在问柜县的变化。

        虽说仲孙鸿真跑了,但是柜县表现上看去没有太大的变化,毕竟刘彦并没有对柜县发出什么行政指令,各家之前该是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

        中间,刘彦让田朔过来,他则是找了个借口离去。

        田朔无比的纠结,刘彦没有做任何的暗示,让田朔拿捏不准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许镇。

        “许家……该是一种害怕和提防的心态。”纪昌刚才有在现场,他说:“君上寻找许家合作,许家拒绝。他们现在肯定是在担忧君上算账,过来请求增加交易的兵器数量,是在试探。”

        刘彦当然看得出来,他其实对许家敬酒不吃吃罚酒也是一种恼怒的心态,但不至于说就要拿许家开刀。

        “君上,我们要对付离火部落,却是要看许家有没有什么暗地里的动作。”纪昌一脸的严肃谏言道:“若是许家安安分分,君上少许敲打,给个教训便是。若是许家暗中有动作,还请君上立即灭掉许家,最好是鸡犬不留。”

        刘彦只是点点头。

        “君上,小人看了一下,再有半个月便是雨季。”纪昌见刘彦没拿许家当回事,只以为是刘彦早就心中有盘算。他想了想又说:“君上要攻打离火部落,小人以为再有三天就是出兵之机。”

        “三天?”刘彦有些意外:“那些士兵可做好了准备?”

        “君上,出征大事,哪有看士兵的呢?”纪昌尽量委婉:“该是由君上庙断。”

        “那就三天。”刘彦走了几步停下来:“纪昌啊。”

        纪昌叉手为礼,做着等待训示的姿态。

        “这场战事由你和吕泰负责,是不是要连许家一块灭了,也由你俩断定。”刘彦算是明白了,牵扯到局势变幻的事情他不拿手,至少是思维没改过来之前必定会有太多的失误。他又开始抬脚迈步:“由吕泰为主将,你为参军。”

        纪昌恭敬应“诺!”,下意识看着渐渐离去的刘彦,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

        很多人都在猜测刘彦背后倒是有什么什么后盾,有的话又会是哪个种族。纪昌短时间观察下来,刘彦不像是一个需要听命于人的人物,从刘彦很多事情上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这一点。

        【有自己的部族成员是极为肯定的事情,不然无法解释部族武装怎么能够补充得那么迅速。另外,君上的部族可以自行制作兵器和晾晒食盐,也能猜测部落不会太小。就是有些难以解释的东西,除了极少的部族成员(系统农民)会经常出现,怎么看不到更多?又是为什么部族成员和晋人分开呢?】

        还有更难懂的,比如纪昌就奇怪被刘彦收留的晋人不像是照奴隶的待遇,分明就是按照自由平民的待遇来。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许多,比如田朔就没有告诉他关于一些东西放进仓库就会自行消失,不然脑子应该更晕。

        田朔怎么就觉得纪昌会是地位上的威胁,打定主意除非是刘彦让纪昌插手,不然田朔绝不会与纪昌沟通民政上的事情,更别说透露一些诡异的秘密了。

        “啊?君上命我为主将,负责征讨离火部落事宜?”吕泰张大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先生莫要开玩笑了……”

        纪昌很想说是在开玩笑,他还没有琢磨明白一点,刘彦的部落是缺少统军人物到什么地步,竟然任命身为的吕泰为主将。又或者,刘彦这是在试探他们两个人?

        “那……节符呢?”吕泰看上去很紧张,他说的节符就是受命时的一种令牌。

        “……”纪昌有点愣了,像是猜测刘彦百密一疏那般,呢喃:“对啊,任命军事需要节符,或者是‘纛’,君上没给啊,甚至正式的文书也无……”

        纛是古代用毛羽做的舞具或帝王车舆上的饰物,也可以是古时军队或仪仗队的大旗,到了上古先秦之后,一般就成了胡人主将的必需之物。

        吕泰还在诚惶诚恐,没有注意到太多的事情。他现在很感动刘彦的信任,又害怕自己无法担负重任,毕竟是获得一千士兵的指挥权,似乎还是刘彦头次任命主将?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纪昌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他的表情像是在害怕,又像是纠结,满脑子都在思考什么东西。

        “先生?”吕泰发现了纪昌的异常,有些迷惑,却也没有多问,只是说道:“那关于出征的一应辎重,敌军的情报,还请参军多多费心。”

        “……”纪昌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一直到出兵日,纪昌等候的节符和纛都没有出现,他是到了最后的日期才心惊肉跳地向田朔要物资,没想田朔却像是早就准备就绪的样子马上拿出来。他没敢提醒吕泰什么,也有拿吕泰去试探的意思,等待得知吕泰向刘彦复命,没有拿节符和纛也调动了一千士兵,脑子开始有点不好使了。

        【是真没有讲究那些东西???】

        要是按照现代手法的描述,纪昌是一脸的懵逼了,先是哭笑不得,然后是一脸的严肃加急切。

        “嗯???”刘彦见到纪昌一脸严肃的过来,话都还没有开始说就‘噗通’跪下,夹着食物伸到嘴边的筷子顿住,诧异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君上!!!”纪昌双膝跪地,腰却摆的直挺直,一脸的痛心疾首:“君上啊!法令不明,诸事无符无节,岂是大有为之作态!?”

        “……”刘彦眨了眨眼睛,稍微发愣之后反应过来了,放下筷子快步走过去将纪昌扶起来:“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该法令严明,有令、牌、节、符。”

        被扶起来的纪昌一脸的感动,甚至都流下了泪水,让刘彦见了真的是一愣一愣的。(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