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31章:手起刀落

第31章:手起刀落

        尝试冲榜,所以提前更新了,请求收藏+推荐票+点击支持,成绩好了有加更哦!一定要让荣誉有加更的机会哦~

        ………………

        “正要回禀大王……”纪昌看上去没有多么狼狈,就是脸色非常苍白:“城内有‘国人’约一千,‘国族’不到五百。‘国人’先前被郡尉(尔明城)带去三百能战者,‘国族’被带走五十。只有不到三十的‘国族’回到城池。”

        纪昌毫无疑问就是投降了,他很幸运地因为自己不是胡人而免了被拉到树林杀掉的命运。后面,他又很是识时务地主动提出自己对不其城很熟悉,愿意为刘彦效劳,就是请求刘彦饶他们一家不死。

        刘彦自然是需要对不其城熟悉的带路党,比较干脆接受了纪昌对胡人的出卖。

        现在,刘彦是带着系统士兵围住了占地面积颇大的郡守府邸,希望知道里面会有多少敌人。

        “差不多全是老弱妇孺?”纪昌很努力地在解说:“郡守没有时间召集更多的‘国人’,府邸内能战者该是不会超过三百人。”

        刘彦很不喜欢一件事情,晋人称呼胡人为“国人”,称呼羯族为“国族”好像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知道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恐惧,不这么称呼的人都已经死了,可何尝不是一种奴性的培植?

        “小人以为大王可以不用杀进去,只需要集中来柴薪,准备足够多的火油,选择上风位置放火……”纪昌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大王再派遣士兵把控各处出口……”

        刘彦不得不多看了纪昌几眼,这个叫纪昌的家伙明显就是一个有知识的人,概年头有知识就是儒生,几乎没有什么意外。

        集中柴火和火油的事情系统士兵干不了,刘彦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围墙那边露出半个身躯喊叫的那个谁,吩咐人将徐正喊过来。

        架着梯子上了围墙的人是尔荣,他正在大声喊话,喊的自然就是一些威胁刘彦的话,说什么攻杀“国族”是死罪滔天,只要愿意退去,有什么要求好商量,然后也定然不会追究今天发生的事情。

        都死罪了,还怎么个滔天法?刘彦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个大喊大叫的家伙也在威胁纪昌。刘彦听着有些明白过来了,纪昌是那个胡人的幕僚,还是比较厉害的两个幕僚之一?

        徐正只有一小会才过来见刘彦,他一脸的狼狈,见礼之后静静地等待吩咐。

        刘彦问:“救了多少人?”

        徐正答:“精准数字还未点算,该是两千五百余人?”

        刘彦点了一下头,吩咐:“带人收集来柴薪和火油……算了,没有火油就多割点草。草不用多么干,越多越好。”

        徐正是等了一小点空档,见刘彦没有别的吩咐,行礼应“诺!”离去。

        纪昌见刘彦听取了自己的建议心里松了口气。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刘彦这伙是什么人,不过刘彦敢带人攻击“国族”,想来势力哪怕是弱也弱不到哪去,这点从能够武装起将近三百甲士,可以训练出八百精锐就能猜得出来。

        自然了,纪昌没有往刘彦等人是晋人的方向想。这么个年头吧,不是没有晋人武装,但是晋人武装都是效力于“国族”,比如乞活军。

        效力于后赵的晋人武装,他们可不是为了保护晋人,大多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根据纪昌所知,为“国族”效力的晋人状况都不好,一些武装甚至为了自己活命残害起晋人来更加凶残。

        “……是是,小人也不是那么清楚,隐约知晓‘国人’的数量该是五六百万,‘国族’该有六七十万,晋人该是四五百万?”纪昌虽然不明白刘彦问这个做什么,还是很老实的回答:“大多数的‘国族’是在都城襄国。”

        不其城的夜,说白了除了喊杀声和到处是火光之外,与其它地方真没有什么不同。

        城内有近一千五的胡人,他们在茫然的时候死掉了一部分,剩下的人大多是集中到了一块,分为几处固守。

        刘彦暂时没有太多的功夫去搭理郡守府邸之外的胡人,只要先解决郡首府地的胡人,其它地方的胡人解决起来不会有多大的难度。

        徐正是招呼了被解救的晋人帮忙收集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李匡就是其中一个。

        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大多数被掳的晋人其实已经是废了,导致徐正招呼的时候,不过才寥寥四十来人动弹,后面是听说要放火烧死胡人,人数增加到了三百余。

        三百多人中,晋人男性的数量连一百都不到,倒是晋人女性有两百多人。

        胡人关押了晋人一个多月,对男性的晋人是极尽虐待,给的食物也仅是保持让饿不死的量。胡人对晋人女性倒是舍得,估计是觉得不能让晋人女子死太多,免得没有了可以淫~辱的工具?

        阿香与李匡擦身而过,她脸上还是那副甜蜜的笑,怀抱中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窗户木板。

        李匡看到了阿香,他张嘴想要呼唤,声音却发不出去。

        刘彦在等待,布置妥当了就该放火。

        尔荣不是傻子,看到外面的人干什么,哪能猜不出来是要放火?他之前已经从梯子下去,消失了有那么一会。

        忙碌了应该是两个多小时?期间府邸的门有被打开,里面冲出胡人想要突围什么的,出了门就被箭矢一阵劈头盖脸地射。这样几次,胡人拆来了木板挡箭,他们是冲出了箭雨,但下一刻是被长矛兵给堵了回去。

        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这一次出来的只有一个人。那人身穿一身白色的儒袍,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一头长发是随意披着肩,要不是看着有胡须,真会让人误会是个女的。

        “不要放箭!”白色儒生高高举起了手:“我代表郡守而来,想要与将军说话。”

        “是寿阳文。”纪昌为刘彦解释:“官拜长广郡长史,亦是长广郡唯一一个以晋人身份有官职在身的人。寿家是长广郡的豪强,平时……对待同为晋人极为霸道。”,他本来是想介绍一些寿家欺男霸女和胡作非为的事,可是想了想,刘彦应该不是晋人,讲那么多做什么。

        “长广郡有名的大儒?”刘彦得到了答案,嗤笑:“呵呵,大儒嘛,才能为官?这年头,越是大儒就越是该死。”

        纪昌愣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没敢说什么。

        刘彦没有下令攻击,他目视寿阳文走过来一个几乎是九十度弯腰的揖礼。

        “这位将军,郡守说一切都是误会。将军想要什么不必大动干戈。要官位?要爵位?要地盘?将军尽管提,郡守必然上奏天王,为将军求来。”寿阳文脸上带着笑,看着其实还真的有大儒的气质,他说:“中原依然是‘国族’为尊,‘国族’虽然是在两场国战连败,可并没有伤筋动骨,请将军不要被有心人蛊惑,犯下大谬误之事。”

        唔,前面是许诺和讨好,后面是隐晦的威胁,所以说文化人就是不一样,讨饶的话都能说得这么有艺术。

        “寿先生,家中多少口众啊?”刘彦脸上也是带着笑:“这座府邸内可有先生的家人啊?”

        寿阳文再次揖礼:“这个……小人家中口众,似乎不关大事……”

        “回答我!”刘彦还是在笑,手却握向了刀柄,笑容慢慢变得有些渗人:“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答非所问。”

        “将军容禀,小人真的是为将军而来,那个……”寿阳文轻咬了一下嘴唇:“小人家中口众不足一百,有二十七人在郡守府邸。”

        “哦!在郡守府邸的都是家族的嫡系吧?”刘彦看了一眼旁边的纪昌,问:“那这个人的家人,有在郡守府的邸中吗?”

        寿阳文看向了纪昌,拱了拱手,然后再看向刘彦:“纪昌只是幕僚,不是官员,所以……遭遇战火……那个……”

        “没有是吧?”刘彦很迅速地手起刀落,无视正在喷洒血泉的无头尸体,笑吟吟地对纪昌说:“你是能力不足,还是怎么地?同样为儒生,在胡人那边混得可不怎么样啊?”

        纪昌眼睛瞪得老大,吃惊地看着寿阳文那颗落在地上滚动的头颅……(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