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23章:力博挽救

第23章:力博挽救

        汉部要是原地固守,尔明城还真的有点郁闷,毕竟汉部列阵的地方真的是太占便宜了,左右两翼有太多的水洼作为屏障,正面阵地是一道狭长的泥泞地,进攻一方有太多的不利。偏偏汉部的统兵主将下令冲锋?尔明城真忍不住想要一阵阵“哈哈”大笑。

        “看选战场不像蠢货啊?”尔明城对纪昌说:“怎么临阵变蠢了呢?”

        纪昌不是什么大儒,他就是一个儒生,书读得不怎么样,诗不会作几首,可很会懂脑筋的一个儒生。他盯着正在前进的汉部,迟疑道:“军主,他们是会踏入泥泞地,可是……我们的骑兵也无法从左右两翼进攻了。”

        尔明城凝神看去,才注意到原来左右两翼是没有拒马,可那里有比较茂密的灌木丛。

        “荆棘啊,军主,那边全是荆棘。”纪昌小心翼翼地说:“军主若是能够将敌军吸引出来一些……”

        一阵大喝从战场传来,尔明城拿眼睛看去,那个十分骁勇的汉部主将又在上演“割草”了。

        对,刘彦是在“割草”,他驰骋着不断抡着长矛横扫,总是可以依靠强悍的臂力,扫倒一片片的敌人,然后又是纵马肆意践踏。

        一名武勇的悍将对于敌我双方的士气有着明显作用,徐正等晋人士兵看到刘彦那骁勇的身姿,原本忐忑的心平静了一些,大有一种“敌军不过如此”的想法;胡人却是另外一种感受,任谁看到属于本方的人像杂草一样被割倒,都会心惊胆战。他们之中又大多是杂胡,跟尔明城来打战,不过是为了抵消部落或是家族今年的赋税。

        刘彦突然感觉自己手里的家伙有些不对劲,却是长矛舞得太凶给折了。他抽出腰间的环首刀,控制战马调整方向往侧边驰骋,却是要从侧翼回到本阵,途中又是劈死了五六人。

        就在刘彦自己大发神威的时候,系统士兵早就与胡人有了接触,那是长矛兵竖起尖刺的枪林推进,剑士和弓兵则是作为辅助作用。

        密集的长矛阵打阵战,早在公元前334年,小亚细亚的一场马其顿对波斯大流士的战争中,就被证实是很有效的战法,特别是在两军步兵对撞的时候。马其顿的长矛兵有多么优秀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长矛阵的组成需要一帮拥有坚定意志和坚韧不拔的士兵,讲到意志还有对命令的服从,有什么士兵能和系统士兵比吗?

        交替前进的长矛兵,他们一轮接着一轮向前挺近,每一轮刺出的长矛总是会带起一声声的惨叫和一片血雨。

        事实上长矛兵不适合小规模的交战,在人数多的战争中组成阵型才是最正确的使用方式,这一点是从侧翼回到本阵的刘彦再一次的确定。

        “止!”

        系统士兵当然只做不说,晋人士兵看到再一次击退敌军又发出了欢呼。

        现场的血腥味很重,地上亦是躺满了敌我双方的尸体或伤者,刘彦让徐正带人将敌方受伤未死的士兵干掉,然后对着骑马立在一杆大纛下的尔明城咆哮。

        尔明城脸色非常差劲,他的心情简直糟糕透顶。他自认指挥没有出现任何的失误,就是那些负责冲阵的杂胡着实太废物了。

        “对方没有上当。”纪昌没有注意到尔明城心情恶劣,说道:“敌军士兵精锐,武备亦是太好,正面冲阵恐怕很难破阵……”,说着却是突然“哎哟”一声,原来是尔明城挥了一记马鞭。

        “絮絮叨叨!”尔明城那双绿色的眼眸里满满都是残暴:“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想法子让他们从那片该死的狭隘地形出来!”

        纪昌挨了一记马鞭,疼得脸都有些变形了。

        “该死的,知道二百甲士不是那么好对付,就没有想到长矛兵集中起来也那么难对付!”尔明城看了看周边已经停止前进的杂胡:“这群废物!”

        纪昌低下了脑袋,他当然知道羯族人在高兴的时候好说话,可是一旦有点不如意了就会显得异常暴躁,那就是羯族为什么会被认为残暴的原因,主要是太容易高兴,暴躁更容易,显得太喜怒无常。

        一个统治阶层太喜怒无常,可以想象被统治的人该有多么难受,可又怎么样?至少身为晋人的纪昌,他现在只有心惊胆战,还要绞尽脑汁帮忙想计策。

        “有了!”纪昌指向了停止前进的汉部军阵,说道:“君主可以派出杂胡,再引汉部主将杀出,以刚才两次的情况来看,汉部主将是一个非常自持武勇的人,该是会再次杀出。军主到时候只要见汉部主将出来,立刻命全军压上,敌军总不会放弃自己的主将。”

        这一招尔明城刚刚就有想过了,汉部主将策马驰骋不是在泥泞地,是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将人困住,但依靠杂胡恐怕有点难,杂胡大多是一种应付式的心态,真要成功只能是让羯族人上。

        可是,尔明城想一想刚才犹如被割草的杂胡产生迟疑了,杂胡随便招一招到处都有,不其城却只有五百不到的羯族人。这一次随军出战的羯族才多少?不过是五十人。他哪怕是舍得死伤,五十人够汉部主将几次屠戮的?

        纪昌看尔明城表情阴晴不定,似乎是猜出在思考什么,说道:“地澜部落有一名勇士叫逯荣锐尺,听说十分武勇。”

        尔明城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吩咐一名族兵几句。然后,他看向纪昌,一脸笑呵呵地说:“不错,难怪族长说你脑子灵活,带你来真的是带对了。”

        纪昌低下了头颅,脸上并没有因为被夸奖而有什么喜悦,脸上反而是忧伤和屈辱一闪而过,重新抬头的时候又是一脸的讨好。

        地澜部落的首领很快过来,名叫逯荣锐尺的人亦是到来。

        逯荣锐尺骑跨在战马上,看不出身高,看体型却是显得魁梧,面貌亦是粗犷。他一听尔明城的意思,张开大口“嘿嘿”笑着,眼睛看向了自己的部落首领。

        地澜部落的首领却是一个看着苍老的人,不过这年头外表总是会比实际年龄老许多。他说:“让逯荣锐尺上去对将?那今年我们部落的赋税……”

        尔明城比较利索:“要是完成吩咐,地澜部落今年的赋税就不用交了。今年针对地方的清剿,你们也能得到分润。”

        地澜部落的首领咧嘴笑得都快裂到耳根了。

        逯荣锐尺很快就拍马而出,他来到阵前举起狼牙棒挑衅,吼着要单挑啥玩意的。

        刘彦刚才借用短暂的时间又查了一下脑海中的地图,他惊喜的发现因为连续胜了两场,地图上有些本来显示为红色的标记变成了中立的白色。那也就是说,周边的窥探的胡人,他们会因为局势的改变而产生态度上的变化?

        正在欣喜局势得到改善的刘彦,他听到嘶吼声看去,却见一个手持狼牙棒的家伙在鬼吼鬼叫,幸亏是有语言翻译系统,要不还真听不清是在吼些什么玩意。

        “单挑?斗将?”刘彦很明显地愣住了,纵观历史,斗将只发生过很少的几次,可不像四大名著里的《三国演义》每次战争都要斗将,但演义终归是演义,没想今天却碰上了。

        【也好!一个武力值75的家伙,不过是长相粗犷,又显得孔武有力一些,被当成绝世猛将了?】

        刘彦拍马而出,另一边的尔明城看了很激动。

        “好,好,好!记你一功!”尔明城真的高兴啊,他不住赞赏出主意的纪昌:“回去可以多给你的家庭一些粮食。”

        听到了粮食,纪昌脸色变了变,喉咙似乎也动了动。青黄不接,不其城现在什么粮食最多?是人肉,和没死的菜人啊!

        纪昌还在恶心,耳边却是听到远方传出一阵激动的喊叫,与之相对应的是自己这边一片哗然之声,抬头看去却见传闻中很勇猛的逯荣锐尺,一颗头颅被汉部主将抓在手里还在滴血……

        ………………

        非常感谢帝殁兄弟打赏那么多,荣誉既是高兴又是惶恐。其实大家伙只要多投点推荐票,荣誉就会很感激了,真的!(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