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21章:一定要得到他!

第21章:一定要得到他!

        秃靡部与图三部合流三百人向前,他们的队伍显得松松垮垮,大抵是一些拿着盾牌的人在前,手持弓箭的人在后。他们的盾牌不是什么好货色,其实就是胡乱拼凑起来的木板盾,少量是蒙皮盾。三百多人里面极少才会有金属武器,大部分是手持木棍。

        与之进攻一方如浪潮的呐喊声相比,列阵而待的汉部军阵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丝的声音。

        这一股沉默中的军队在敌军接近三百米之内的时候才有动静,前方的剑士和长矛手给弓兵让开位置。

        互相只距离二百五十米,秃靡部和图三部的弓兵加快了步伐,他们呐喊着,一边跑一边做好张弦搭箭的准备。

        二百米,由秃靡部和图三部发出的呐喊声更大,与之相对的是依然显得一片肃静的汉部军阵。

        “不好对付啊!”尔明城眉头深皱:“太沉静了,太沉得住气了。”

        历史上曾经有那么一支军队,他们身穿黑衣黑甲临阵极少会出声,攻势如火,守时如山。这支军队从绵绵秦岭走出,挥舞长戈,唱着“赳赳老秦”,用十年的时间一统天下。

        很多时候声音大不代表威风雄壮,倒是沉默充满了力量。正在呐喊的秃靡部和图三部,他们越接近自己的对手,看着敌军阵型没有任何动摇,耳朵里听不到敌军的任何声音,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压迫感却是扑面而来,使得他们越来越多的人闭上嘴巴,脸上出现迟疑。

        这年头的弓,射程有多远呢?该是不同张力的弓,射程也不一致。普通人最多是使用一石弓,只有能称得上猛士的人才能拉得开二石以上的弓,能拉三石可谓超级猛士,五石以上属于非人。

        一石弓的射程大概也就是一百米左右,其实超过六十米就该显得很飘。

        双方在互相间的距离拉到百米的时候,一阵阵的弓弦声响起,然后一枝枝的箭矢被射向了天空。

        为什么百米就射箭?那是因为有一方在跑动,箭矢从射出到落下需要一个过程,该过程足够让卖力前奔的人前进个十来米。

        胡人那边的弓是多少张力,然后箭矢是什么样,等等的一些东西刘彦并不清楚,他手下弓兵的武器是系统出产,默认就是一石张力的弓,箭矢的杆包括箭镞绝对是该时代最佳。

        知道吗?弓箭手能够射多远,精确率又有多准,不但是取决于弓箭手本身技艺,弓和箭矢,特别是箭杆的重要性绝对远超想象。中华第一神箭手养由基一生只有三枝箭反复使用,非战时三枝箭是被侍奉在楚国宗庙,战时才由楚王赐给养由基。据说,那三枝箭是当时箭杆从任何角度的最佳,因此待遇简直是堪比现代的核武器级别。

        双方互射数轮箭矢,箭还在天上飞的时候,弓兵不是原地停步就是往后撤,胡人的近战兵继续向前,汉部这边的剑士和长矛兵亦是成队列推进。

        惨叫声在战场出现了,双方都有中箭倒下的人,不过数量都不是太多。

        汉部这一边是有甲胄有盾牌的剑士在前,再则是胡人射来的箭矢箭杆不规则,显得乱飘飘很无力;胡人那边盾牌起到的作用不是最大,起到防护力的是那身厚厚的羊皮袄,可以看到不少身穿厚羊皮袄的胡人身上插着箭矢还能活蹦乱跳。

        胡人再次爆发起了呐喊声,他们挥舞着兵器,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脸上表情变得狰狞。他们认为这样能够尽可能地恐吓对手。

        汉部士兵保持沉默,踩踏着相同节奏的步伐,一步又一步地向前推进,整齐的踏步声给人无穷的压迫感。

        两股“洪流”撞到了一起,盾牌与盾牌的相碰,肉体与兵器的交织,各种声音开始出现。

        胡人极少拥有金属兵器,其实哪怕是有,胡人的兵器与汉部士兵的兵器互劈,毁坏的也绝对不会是汉部士兵手中的武器。

        一片寒光忽闪着,一声声短暂而凄厉的惨叫声被喊出,那是战剑或长矛在军阵的推进中频繁挥出或捅出。

        胡人大多数手里只是有木棍,类如狼牙棒的钝器有足够的力气是有很强的杀伤力,但削尖了的木棍对付有穿甲的人着实效果堪忧。他们可以一次、两次用钝器击中汉部士兵,汉部士兵被击打一次、两次只会受伤,可他们只要稍微被战剑或长矛一捅绝对是身上出现血淋淋的窟窿。

        从外面的视线看去,汉部的军队一直都是保持着紧密的阵型,松松垮垮的秃靡部和图三部冲上去,等待两股人撞击到了一起,不到数分钟战场的变化很快就显现,是汉部的军队缓慢但却稳健地向前推进。

        “败了。”尔明城话音刚落,秃靡部和图三部的后队已经掉头在跑。他深吸一口气:“对方太稳了,稳到根本不会因为任何外在因素改变自己的节奏。”

        纪昌不断在点头,他说:“对方没有追击,是退回了刚才的位置。”

        短暂的厮杀看去似乎不怎么激烈,可是只要看去就会明白那是错觉。

        刚刚交战的场地,能够清楚地看见躺卧着战死者的遗体和伤者,没有死去的人留在战场上呻~吟、惨嚎,个别地方的尸体根本就是成堆叠的景象。

        秃靡部和图三部进攻前有三百余人,逃回去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他们认为安全之后才停止下来,每个人都是惊魂未定,许多人会用恐惧的目光看向刚才交手的敌人,那支回到本位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沉默军队。

        “太……可怕了!他们不吭不响,受伤也不会后退。”

        “是、是啊!我看到有人击中了他们,可是他们却无视伤痛,不断又不断刺出长矛!”

        活下来的人惊惧地谈论着,将言语总汇起来,用“悍不畏死”就能进行概括。

        是太稳了,汉部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不管世界起了什么变化,自身依然是吾行吾素绝不动摇。在任何人看来,这样的军队如果不叫精锐,那还有什么部队可以称作精锐呢?

        尔明城也不知道是为了鼓舞士气,又或者是真的察觉到了对方的破绽,大声说了一句:“稳是稳,却显得有些僵硬。”,然后对着后方下达了一些命令。

        秃靡部和图三部的败兵没有回去与大队会合,杂胡投靠又战败肯定是要再次被推上去挨刀,现在胜败已经不是从人数判断,他们亲自与汉部交手了一下,很清楚汉部人虽然少,但真的是超级难对付啊。

        远处观看战局的拓跋秀,她用着的目光看着刘彦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了刚才两军的厮杀,内心里突然发现刘彦的身材很高大伟岸,眼神迷离……,好吧,其实她是在想:“那些士兵是他训练的吗?代国一定要得到他!一定要得到他!真真是一个练兵的大才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