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荣誉与忠诚) > 第20章:部族武装

第20章:部族武装

        “等等,等等!”拓跋秀真的是一脸的错乱,她指着迈动整齐步伐的部队,然后指了指一看就是乌合之众的晋人士兵,用着满满不可思议的语气,结结巴巴地问道:“你真的确定要让部族武装死战?”

        不怪拓跋秀震惊和难以理解,天下各族纷争,真正靠得住的就是自己的部族武装。一个民族想要有生存的权力,部族武装是关键中的关键。一旦部族武装损失过重,民族衰弱就成了必然,部落或者部族基本上离被灭或被吞并也不远了。

        看看羯族人的赵国吧!他们在前凉和东晋那边输了两场,本族士兵战死不过两三万,损失惨重的是杂胡和晋人士兵。可是对于总人口数量绝对不会超过五十万的羯族来说,损失两三万青壮就等于是很多,开始有人预示到羯族会走向衰弱,有了别一别苗头的心思。

        其实,对于后赵来讲,召集成军的杂胡和晋人损失再多都无所谓,可是本族人真的是轻易不能死,死上两三万就已经是到了动摇“国本”的地步!

        拓跋秀不知道刘彦是什么族?也许应该说,她想不出刘彦是哪个部落或部族。她看到的地方,那里生活着几万晋人,愣是没有看到多少晋人之外的人。这种情况与她所知道的很多部落真的没有一点相似。

        按照常理来进行推测,拓跋秀设想中刘彦该是一个人口至少万人以上的部落首领,只有那样的人口基础才敢……或者说,才有实力收拢数万晋人。

        一个万人左右的部落,顶天了就是拥有三千武装,那还要拉上绝对部分的老人和孩子,甚至健壮的妇人也该武装上阵。但是,拓跋秀诡异地发现刘彦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拉出来的部族武装数量虽然少,可真的是一支超级豪华的部队,到处也一再彰显训练有素。

        拓跋秀非常非常地迷惑:“现在这种乱世,谁会走训练精兵的策略?”

        刘彦没有义务去给人解释那么多。他亦是无法进行任何的解释,难道就说那些士兵是什么系统生产,不用经过训练就能整齐列队一致踏步,然后还“天生”带着悍不畏死的光环?

        拒马放置完毕,徐正来向刘彦复命。他得到命令,说是带着部队向后撤,一时间愣住:“君上,我们后撤?”

        刘彦现在没有太多的空闲废话,脑海中对系统单位下令,一脸严肃地点着头。

        “这……”徐正略略低下了头,似乎是庆幸,好像又有些羞愧,应了声“诺!”,然后走了。是,他是有过多次求战的经历,也真的想要报答刘彦的收留和重用,可他真心是应付不了今天这种大场面。

        “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拓跋秀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劝,说了一小会见刘彦不搭理,满肚子的郁闷:“想死不要带上我,请让我跟那些晋人一同撤退。”

        沉默了一会的刘彦总算开口:“死?”,说着用脚蹬一下马腹,坐骑缓慢地踏蹄迈步,他又说:“行了,我们也后撤吧。”

        “……?”拓跋秀是傻愣傻愣地看着刘彦控马离去,她扭头看向那些列好阵型,一片沉默的部队,大吼道:“难道塞北已经跟不上新的情势了吗?中原的部落竟然这么糟蹋部族精锐!”

        ……,要是按照后世的套路,类似的行为如果是装逼,刘彦要是没有败亡,这样的“逼”可以一直装下去。(就是特么人口500上限太坑。)

        一开始刘彦就没有想过要自己留在前线指挥,他可以远远地看着,然后利用可以在脑海中的系统进行指挥。

        当然,不理解的人永远都不理解,就好像是拓跋秀认为刘彦是一个糟糕透顶的部落首领。

        然后,徐正看到刘彦也后撤,那一颗忐忑的心得到平复。

        来自各个家族、部落的探子,他们有些是躲避着观察,有那么几个则是干脆现身光明正大找个好位置看。

        “秃靡部跑去投靠尔荣了?”

        “不但是秃靡部,图三部也跑过去了。”

        “难怪看着人多了不少。可是……现在去投靠,不是要被指派打前锋?哪怕是尔荣会赢,面对汉部四百精锐,打前锋也要死伤惨重吧!”

        “或许是觉得牺牲一些人换不被征取口粮,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吧。”

        “等等,汉部怎么有一支队伍在后撤,不是还没有开始打,看到尔荣那么多人给吓的吧!?”

        的确,刘彦只有七百人,看上去人数真的是非常少。再则,除了必要的侦骑之外全部都是步兵;从不其城方向开来的部队,目测不会少于三千人,骑兵的数量也有五百,看着绝对是人多势众。

        尔荣是堂堂郡守,面对一个刚刚崛起部落的挑衅,他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真的不屑一顾,没有道理亲率大军征战,派出的是自己的弟弟尔明城。

        要说起来,羯族成了中原霸主起到了一个改变,那就是甭管什么阿猫阿狗都有了自己的名号(姓氏)。

        这年头外表远会比实际年龄苍老,尔明城不过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年,看着说五十多岁都有人会信。他身上的衣着没有什么华丽,一身灰色的麻布衣再配上牛犊裤,脚上是一双纳底牛皮靴,一件看着还算破损不严重的扎甲穿上身上,手里的家伙却是一根狼牙棒。

        “军主,敌军分成两部,约四百留在原地,约三百向后撤退。”禀告军情的探子略略犹豫,加了一句:“留在原地的敌军,戎装统一,看着该是属于部族武装;向后退的那些,看穿着该是奴隶军。”

        尔明城没有说话,他心想:“留下部族武装,让乌合之众后退,是什么意思?打算依靠精锐,一开场就先声夺人?”

        随军的晋人文士纪昌说道:“军主,敌军首领拿精锐作为前锋恐怕是迫不得已。”,他看着皮肤黝黑,一点都不像是文士,却像是很得到尔明城的信任?他得到尔明城的鼓励,又说:“敌军人数比我们少了四倍,他们看着亦是没有骑兵,想要让战事能够进行,只能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尔明城是一直在点头,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认为刘彦就是想要先声夺人。

        两支队伍越来越靠近,双方距离八百米的时候,尔明城命令部队停了下来。

        尔明城带着纪昌和数十骑向前,距离汉部军阵约三百米的时候再次停下,对着纪昌撸了撸嘴,示意上前搭话。

        尔明城在观察战场地形,他看了一圈发现敌军主将是有点统兵的素质,至少选择的战场是对方有利。

        战场的地形没有多么复杂,只是水洼地有些偏多,导致水草过于茂密。

        “他们占据的地方还是不错的,可以任由骑兵纵横的方位也是架设了拒马……”尔明城开始蹙眉:“看来没有那么简单啊!”

        纪昌是上前了,但他面对的是系统士兵,喊了很久,将自己懂的语言和各种口音几乎试了个遍,得到的就是沉默。

        “君主,对方依借地形布阵,且小人就近瞅了瞅……”纪昌回到去禀告的时候,脸上呈现忧虑:“对方军中竟是有近两百披甲之士,全军兵器亦是精良,还望军主谨慎!”

        甲士?还两百!尔明城脸颊抽了抽,他问:“那些家族和部落前来报告,不是说,汉部是一个刚刚兴起不到一年的匈奴人部落?”

        纪昌一脸的不淡定,迟疑道:“有可能是塞北的那些势力……?可是两百甲士啊,是两百甲士!不是大势力谁拿得出两百甲士,恐怕塞北……”

        “塞北势力与代国正在酝酿大战,他们哪有什么闲工夫在青州布置暗棋。”瞧,这就是地位不同带来的视野不同,尔明城深呼吸一口,“且先不问他们哪里来,拼过一场再说!”,向左右下令:“秃靡部与图三部向前试探,允许他们两通号鼓之后撤退。”

        纪昌虽然担心,可还是深以为然,中原诸胡争霸,强者是打出来,不是嘴巴唠叨出来的。

        每个朝代的号鼓时间不固定,石赵的一通号鼓大约是十五分钟左右,那么就是允许半个小时左右撤退。

        秃靡部与图三部是杂胡,原本是草原上的小部落,跟着各大族南下中原之后,捕获了大量的晋人作为奴隶,数十年的时间也算是发展了起来。

        两个部落前来的人马不多,合起来约有三百来人一阵呐喊之后脱离大队,他们是缓步前进。后方对于他们缓步向前没有催促,毕竟双方相距八百米,一开始就全力奔跑,等靠近了还不气喘吁吁?应该是等进入弓矢射程再发力狂奔才正确。

        汉部这一边,列好阵型的部队从一开始就是静静立着,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羯族人派出了杂胡,想来是要试探薄弱位置。”拓跋秀问刘彦:“你若是要先声夺人,歼灭第一股敌军是最佳的机会。”

        刘彦是想要先声夺人?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打算,诚其然是能拿得出手的部队,就是这样的部队,没得挑选了!

        …………

        本来是想每天一更,多存点稿子等待有推荐位再两更,兄弟们一直打赏,我都没好意思一更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