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大侠系统(秣陵别雪) > 第四十章 恶霸死

第四十章 恶霸死

        一个小时之后,县里的警察就下来了。

        带队的人是苏秋,也就是孟队喊的小苏的那个。同时还有几个助手。

        毕竟,这不是什么大案子。

        苏秋驱车到达了长岐村的时候,已经十二点钟左右。

        他停下了车,走进了吕大奇的房间。

        此时的尤佳,还由于太惊慌,连那睡衣也没有换上去。这让血气方刚的苏秋,也不由的呼吸加重了不少。苏秋正了正神:“是你先发现这具尸体的?”

        “是啊,是啊。”尤佳点头。

        “你是死者的什么人?为什么在他家还穿着睡衣?”苏秋敏感的问道。

        尤佳有些吱吱唔唔的,好半天才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我是吕大奇的女朋友,不过很快我们就要领证结婚了。”

        苏秋看看尤佳二十七,八的年纪,再看看死者的年纪,不由的在心里呵呵的笑了两声:“死者死亡的时候,你在哪里?”

        尤佳吱吱唔唔的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下,最后有些迷糊的说道:“我当时就昏了过去,等我醒来,大奇就死了。”

        苏秋也不由的一皱眉:“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凶手当时应当正在门外。然后你一开门,凶手就趁机打昏了你。再一对一的搏杀了吕大奇。院子里面的狗都中了毒,显然是吃了毒包子的后果。这把杀猪刀,是哪儿来的?凶手的吗?”

        “不,这是大奇的,他以前是一个杀猪匠,所以留着杀猪刀。”尤佳解释着。

        “凶手击昏了你之后,一定有动静。而杀猪刀在这里,表示了吕大奇拿出了杀猪刀。他的年纪还不算大,又当过杀猪匠,武力值一定不低。这样的情况下,凶手可以一对一搏杀吕大奇,这个凶手的武力值也不低。”

        苏秋在四面八方都检查了一遍,做出了以此的分析:“吕大奇平时得罪过什么人吗?”

        尤佳又有些吱唔了。

        “我问的是,他平时得罪过什么人?这很难说吗?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最近又与什么人起冲突。”苏秋有些不解的说道。

        “他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整个镇子,恨他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尤佳说道:“但这几天,到是没有与什么人起冲突。”

        苏秋有些不解,他毕竟才入警队没有多久,对于社会黑幕了解并不算太多。

        尤佳简单的解释了几遍。

        苏秋差点在心里说,杀得好,这样欺行霸市的乡镇上的恶霸,死了更好。不过他既然当了警察,还是要收集一番指纹的。但是收集来收集去。却什么也没有收集到。凶手做得太干净俐落,没有破绽。

        苏秋继续的调查着,他到是没有把这一桩案子,与筷子狂魔的案子联系在一起。毕竟,筷子狂魔都是做大事的,而眼前这桩案子太小了,不像筷子狂魔的风格。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长岐村,乃至整个南岭镇,都传播着吕大奇这个镇上霸王死了的消息,无数农民兴高彩烈,很多家更是直接的燃起了爆竹,噼噼啪啪的打着,庆贺着吕大奇的死。

        “杀了吕大奇的人,是好人啊。”

        “是啊,吕大奇这样的恶霸死了,我们都有好日子过了。”

        “我们种地,也可以多赚点钱。”

        “是啊。”

        ……

        海边小筑。

        放着一首八十年代的老歌,刀剑如梦。

        “我剑何去何从

        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划破长空

        是与非懂也不懂

        我醉一片朦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沈夜正在听着歌,这种八十年代的老歌曲,相当的动听,让人不由的回忆起童年。

        正在此时,门被推开了。

        今日的温秀婷,上身是白色蕾丝上衣,袖口,领子处,都有精巧的边。而下面是蓝色的有白色圆点的裙子。下面是白色的白色袜子,蝴蝶结的白色鞋子,整个人仿佛是童话当中走出来的公主。温秀婷本来年纪就不大,穿上这样显嫩的衣裳,更显得只有二十岁的模样,只是胸前鼓鼓胀胀的,相当惊人的容量。

        “嫂子来了。”沈夜随意的招呼了一声。

        温秀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沈夜的面前,俯视着沈夜:“我们那个村的吕霸王吕大奇,是你杀的?”

        沈夜正在调试着吉他,高中时候学的吉他,当时听说学吉他最容易追妹子。哪里料得到,到了大学的时候流行的就不是吉它,而是汽车票子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女朋友,这真是令人悲伤之极的事实,听到了温秀婷的问话,头也没有抬:“对啊,怎么。”

        “你杀了他?就因为在我家听到的那些话?”

        “不,你搞错了一点。我杀人,必定有因。我现在手头上也杀了一些人。但是我可以保证,我所杀的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好巨恶、负义薄幸之辈。绝无错杀一人。吕大奇此人,不说他欺行霸市,强,奸良家妇这些破事儿,他的手头上,有两条人命。警察发现,判刑的只有一件。”沈夜淡淡的说道。

        “我不是怪你杀人,我只是有些感动。你之前为了我,杀上了鹿有为的老巢,那鹿有为乃是n县地下四大巨头之一,手下精兵强将不知多少,更有枪在手。你都受了枪伤,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现在为了我,更是杀了吕大奇这个恶霸,感谢你。”温秀婷的声音,略有些低沉和感动。

        是的!

        她与沈叠成亲之后,沈叠一直开店,倒闭,开店,倒闭。一直是她在努力的工作,提供家里的吃穿用度,花钱给儿子买奶粉,上幼儿园。成亲四,五年,她从来没有一种被人守护的感觉。

        但是,现在与沈夜在一起,她却有一种被人守护的感觉。

        当然,温秀婷也明白,自己这么想是不对的。

        自己既然嫁给了沈叠,无论沈叠再不好,自己都要为他守着贞洁。

        挥了挥脑子,她把脑海当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甩掉。

        沈夜正想说,什么和什么吗?自己杀这些人,只是正好碰到罢了。不过,沈夜发现现在,海边小筑内的气氛,有些暖昧和尴尬。(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