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大侠系统(秣陵别雪) > 第三十七章 温秀婷的老家

第三十七章 温秀婷的老家

        沈夜开着车,与后排的温秀婷随意的闲聊着:“嫂子娘家是做什么的?”

        “种田。”温秀婷回答道。

        “有多少田?”沈夜问道。

        “本来只有六亩地,但是种了别人的地,一共有三十多亩吧。”温秀婷答道。

        “三十多亩,那应当不少赚吧。”

        “哪。”温秀婷摇了摇头:“按理来说,三十多亩地,应当赚得还可以。但是,我们这里与别处不同。在我们村里面,有一个叫吕大奇的恶霸。这人欺行霸市,一个人垄断了整个镇的化肥生意,其它人都不能卖化肥,只有他一个人能卖。而他的化肥价钱,高得要死,比其它地方,都要贵上很多很多。种地赚几个钱,全是给他赚了。”

        “这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因为捅伤人坐过牢。后面更是几进宫。本身是敢打敢杀的人,这几年更是养了几个小混混在手底下。而且听说,他与镇上有些人有关系,后台非常的硬。曾经人有想告到去告他,一点用也没有,告状的那个人,还被吕大奇痛打了一顿。”

        “乡镇上有恶霸。”沈夜也不由的一怔:“如果他这化肥卖得其它人贵,为什么不去邻镇,或者县上去买化肥。”

        “各地卖化肥的,也就是那么几家。只要哪一家卖化肥给我们镇上的人,吕大奇就会上门去闹。他本身就是泼皮,手底下还有几个混混。久而久之,渐渐的就没有人卖给我们镇上的人。大家都只有去买吕大奇那里的化肥。”温秀婷细声的解释着。

        沈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敏锐的杀机。

        大恶,比如说鹿有为,马国生这样的大佬,当然要除。

        但是,像是小恶,比如说镇上的恶霸,既然碰到了,当然也要除掉。

        当然,现在还是一面之辞,自己还要见到吕大奇的面,用正义之眼探一探,看此人是不是真的本地的恶霸。

        ……

        车子,停在了温家。

        这是一幢二层的小楼。

        乡间起小楼相当的便宜,像这样的乡间小楼,二十万也不用。

        “嫂子,到了。”沈夜拉开了车门。

        温秀婷走了下来。

        而接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苍老妇人走到了门前,她先是看了温秀婷一眼,再用好奇的目光看向沈夜:“这位是?”

        “阿妈,你来了。”温秀婷马上介绍着:“这一位是沈叠的堂弟沈夜,现在他开了一家餐厅,我在他的餐厅当服务生,待遇非常不错。他刚买了车不久,听说我要送小南回来,这回来的路途颇有些远,赶班车太挤。所以送了我一趟。”

        沈夜连忙说道:“温婶好。”

        “你就是秀婷的老板。麻烦你送秀婷回来,眼看就要中午了,就在这里吃午饭吧。”温婶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沈夜连忙客气道。

        但是温婶也相当热情,硬生生的要拉着沈夜吃午饭。

        最后沈夜别不过热情,只有点头答应。

        温秀婷由着车后备箱里面,拿出了一袋苹果,一袋奶,一根人参,一包三七,问道:“阿妈,老豆怎么病了?要不要紧?”

        “你这孩子,回就回来,要买这么多东西干吗?”温婶骂了一声,听到了温秀婷问其老豆的病情,才叹了一声:“你老豆啊,这是被气病了。”

        “老豆好好的怎么被气病了,到底是什么气的。”温秀婷立即问道。

        温婶叹了一口气:“我们家不是养了一头牛吗?有一次放牛的时候,这牛走得快了一点,踏进了吕大奇他们家的稻田里面。然后,吕大奇就说要赔钱。我们也早知道吕大奇是一方恶霸,踩了点稻子,赔钱就赔钱吧。”

        “但是,吕大奇硬生生的说,他那种田,是特别的实验稻。特别特别的珍贵,是什么国家特级品种。所以要赔五千块钱。”

        “踩的地那点稻子,值个几十块就不错了,他就要赔五千。”

        “我们自然不干。”

        “但是吕大奇,带着混混闯了进来。”

        “最后没有办法,我们赔了四千块钱,这事就这么过了。”

        “但是这事却成了你老豆的一块心病,还没有两天,就直接的气病了。”

        四千块钱,对于城市里的高薪阶级,真不算啥。

        但是对于农村靠种地为生的,却非常的多。

        温秀婷听了,也不由的气急:“什么?只是牛踩了一点稻子,最多值几十块钱的稻子,就要赔上四千块?这还有没有王法。”

        温婶摇了摇头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个地方,又不比县城里面。吕大奇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霸。你说有没有王法,又有什么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要你,和你哥一定要去城市,不要回乡的原因。你和你哥,都是瘦瘦弱弱的,真的回到了这村子,还不被吕恶霸给欺负死。”

        温秀婷进去看她老豆去了,不过这病终究只是气的,并不算太重。看到了自己的乖女儿回来,病就好了几分。

        就这样,温秀婷留在她娘家,照顾几天老豆。

        而沈夜开着新到手的福特车回n县沈夜回到了海边小筑之后,正常营业,一点儿异常也没有。

        晚上九点息业了之后,沈夜打了一个黑车,直接的往南岭镇而去。

        打黑车的时候,尽量的把脸压低了一些,以免黑车司机认出自己的脸。

        在做案之前,消除一切嫌疑,这是基本素养。

        到了之后,付了五十块钱的车钱。

        再然后,悄悄的向着长岭村靠近。

        现在是晚上十点钟左右。

        城市里的这时候,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大把年轻的男女,在舞厅,在夜总会,玩得嗨起。

        不过在农村,现在却已经很晚很晚,大多数人家都已经熄了灯,但若是有人经过的话,狗会不停的哮着。

        沈夜的目标也很明显,就是白天问清楚的,吕大奇的家庭地址。这里也养了几只饿犬,还没有等饿犬叫唤,沈夜就扔了几个肉包子进去,肉包子里面混了毒狗的药。片刻之后,那几只饿犬就已经倒地。

        沈夜也悄悄的潜了进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