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大侠系统(秣陵别雪) > 第二章 计谋

第二章 计谋

        沈夜在下面装模做样的记录着上面传销讲师的讲课内容,感觉到一阵子的尿急。

        就站起身来。

        坐在一旁的高子,立即低声的问:“干吗?”

        “老子大号急了,想上厕所不行。”沈夜翻了个白眼,对高子这样的人渣,当然没啥好态度。

        “我跟你去。”高子也马上站起来。

        整个传销组织,其实就是人盯人的模式。

        那些还未被信任的人,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盯着。

        比如说,沈夜就被拉自己进来的高子盯着。

        如果自己逃走了,高子就要被传销组织的上层毒打。

        而且,传销组织内部,条例很多。

        众多人共用两个厕所不说,而且,大号只能用三分钟,小号只能用一分钟时间,绝对不允许超时。

        像沈夜每次去厕所,高子都要站在厕所外面盯着,以免出现意外。

        整个组织,森严而严密。

        沈夜走到了厕所,这是一个大约只有三平米的地方,位置不大,里面都是用最便宜的瓷砖贴了一通,到还算干净,厕所到也有窗子,不过窗子都被铁丝网给围着,以免有人由窗子爬出去。

        至于扔纸条出去,其实屁用也没有。

        自己现在在的地方是四楼,而在二楼有一个颇大的平台,你扔纸条之类的东西都只会扔到二楼的平台上面。传销组织安排了人,定时去平台上面巡视,发现可疑的东西立即捡起来。

        而这三个月,在伪装自己沉迷在传销中的时候,自己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终于确定了一个可能逃生的思路。

        三楼的人家,卖风味咸鱼干,经常拿着咸鱼放在三楼的阳台上面晒着,经常还会昧出来一些。他卖的风味咸鱼干的地点,听说在曲立青市师范大学的对面,赚大学生的钱。

        沈夜早就写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在新娱大酒店正对面,五百米左右,四楼,被传销组织给囚禁着,帮我打110,通知警察救我,谢谢你!”,这张纸条好不容易偷偷的写出来,随身带着。

        而且还准备了一些丝线,传销组织讲究的现在要吃些苦,为未来当人上人做准备。所以破了衣服没有洗换的就自己补。

        沈夜特意弄破了自己的一件衣服,昧下了一些丝线。

        现在,把纸条与粉笔绑在一起。

        再用缝衣服的线绑了起来。

        最后,隔着铁丝网把东西往下吊,吊到了差不多三楼的位置,施着巧劲,让纸条与粉笔,落入了一只咸鱼张开的口中。再轻轻的一抖手,缝衣服的线,与纸条分离。再把缝衣服的线一点一点的收回来。

        这样,只要买风味咸鱼干的人,吃着食物的时候,就会吃到纸条与粉笔。

        而且,买风味咸鱼干的人,最有可能是曲立青市师范大学的学生,大学生的正义感更强一些,更有可能帮自己报警。

        就算是其它人买了风味咸鱼干,吃到了其中的纸片,也有极大的可能性,会帮自己报警。

        才刚刚做完了整个过程,门外,已经传来了高子连续的拍门声:“还没上完厕所。”

        现在的时间,三分钟稍多一点。

        “操,老子拉得慢不行吗?高子你还真是管天管地管空气,连老子上大号都要管,管得真宽。是不是还想帮老子擦。”沈夜没好气的说道,放完了水,冲了下水,装成了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打开了厕所门。

        只见高子狐疑的看向沈夜,他再在厕所打量了一番,什么也没有发现才做罢。

        ……

        过了两个多小时。

        快要到吃午饭的时候。

        其实传销组织吃得极差,来来回回的,都是白菜,萝卜,土豆之类的加上白饭。依着传销组织的人来说,这叫苦其心志,牢其筋骨,现在的吃苦,是为了后面赚大钱,成人上人。当然,实际的因素,就是传销头目不会给手底下的传销人员吃多好。

        吃好东西,是要钱的。

        手底下的传销人员吃差点,可以节省成本。

        这时候,一个斜眼的男子走到了沈夜的身旁,不怀好意的看向沈夜:“小沈,张主任叫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张主任,就是传销组织的老大,本名张建国。

        一般传销组织的老大,或者叫老大,或者叫老板。

        但是,张建国嫌老板二字太俗气。

        而老大的叫话,却太黑社,会化。

        他喜欢主任这个称呼,有着浓重的官气。

        沈夜也不由的一惊,不知道张主任好好的叫自己去他的办公室干吗?莫非……是想逼自己给家里打电话,要钱不成?

        心中也怀着疑惑,向着张主任的办公室走去。

        张主任的办公室,在这一栋老楼,六层的最外面的一个房间。

        门,被关着的。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张主任的声音。

        “直接推门进来。”

        沈夜推开了门。

        这个房间,地面上铺的是那种五块钱一块,最廉价的地砖。有些瓷砖还断掉了,隐隐有几分不知哪儿来的红色,像是血迹。

        里面也就几张椅子,什么也没有。

        墙面上,有几分脏,乱七八黑的。

        头顶上,一台日光灯管,滋滋的一闪一闪的。

        角落上,一架电风扇,有气无力的转着。

        一个有些矮胖,戴着金项链,头子脖子粗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张老板椅上,那一张老板椅被压得下沉,甚至发出吱吱的声音,有些变形。这一位就是传销组织的老大——张主任。

        在张主任的右边,立着一个全身满是纹身的大汉,这人身高一米八左右,眼神阴狠,背上似乎有一根钢管,这是张主任手下的左臂,绰号叫做黑豹,真名未知。

        在张主任的左边,有一个笑嘻嘻的矮胖子,这人叫做肥龙,是张主任手下的右臂,平时总是玩一把蝴蝶刀。

        沈夜看到了这个场面,也不由的一惊,似乎来者不善。

        张主任微微一笑,喝着手中的“白兰地”,在传销组织当中,有各种各样奇怪的叫法。比如说,把白开水喊做白兰地。把洗脸称做盖房,刷牙称做结婚,换鞋称做换轮胎,换袜子称做换内胎,上小号称做唱歌,上大号称做跳舞。出去办事称做付出或是赴sx(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