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暗王者(古羲) > 第二十一章:夜袭

第二十一章:夜袭

        托布瞳孔一缩,猛地一巴掌拍在柜台上,寒声道:“你竟然拿我的学生当诱饵?”

        克丽丝微微耸肩,“我可没这么大能耐,而且咱们也是老熟人,我还是了解你脾气的,这次的安排是上面决定的,我们只能服从。”

        托布愤怒地道:“可也不能让一群孩子当诱饵啊,明知道这里有炼金术士潜伏,还让一群孩子过来为他们引诱,这就是光明教廷的行径?!”

        克丽丝脸色微变,低沉道:“私下妄议光明教廷是大罪,你可不要犯浑!再说了,若是能擒到炼金术士,也会给这些孩子们记上一笔功勋,等将来他们不管是被淘汰了,加入守卫兵编制,还是合格留下,成为拾荒者,这笔功勋对他们都是宝贵财富,平常想要建立功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哼,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他们了?”托布冷笑道。

        克丽丝无奈道:“不管你感谢还是不感谢,这都是事实,再说了,若是今年改变考核场地,反而会打草惊蛇,这群炼金术士的人脉广的很,咱们军队里都有可能埋藏着他们的眼线,这群孩子虽然还嫩了点,但三年后毕业了,不管是加入守卫兵还是拾荒者,都有可能面对上炼金术士,那时,他们就是冲在第一线的战士,没有谁能庇护,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宝贵的经验!”

        托布微微皱眉,冷哼一声,将木质扎杯递给柜台后的老头,道:“老罗,再来一杯。”

        “看你火气这么大,给你多点冰。”柜台后的老头笑道。

        托布一窒,闷着头没说什么。

        ……

        ……

        夜晚来临。

        随着太阳下山,荒漠上的气温立刻降低下来,沙粒的保温效果极差,热量飞快散发出去。这时,杜迪安和沙姆已经用几个石块搭好一个火坑,里面烧着枯老的植物。

        而点火的办法,自然是最原始的钻木取火。

        “好饿……”扎奇摸着肚子,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靠在火堆边,闭着眼睛,道:“熬一熬吧,十天很快就会过去,另外,说话会饿的更快。”

        扎奇苦笑一声,也闭上了眼睛。

        梅肯坐在火堆旁,笑道:“都好好睡吧,睡着就不饿了。”

        “又饿又冷,活着真难。”沙姆紧了紧衣服,靠得离火堆更近一些。

        梅肯微微一笑,时不时捡起柴火丢到火坑中,牢记杜迪安的吩咐,时刻要保持火光,以免有野兽靠近。

        夜深,气温更低了,时不时一阵风刮来,纵然坐在火堆旁,梅肯也觉得冷得哆嗦,他两腿微微抖动,让身体产生热量,然而频繁的抖动,让他忽然有一股尿意涌来。

        他看了看已经熟睡的杜迪安三人,起身来到一旁的沙地上,解开裤子,刚要撒尿,徒然,黑暗中一只干枯的手掌猛地伸出,捏住了他的喉咙。

        梅肯瞳孔收缩,心脏猛烈跳动,恐惧让他几乎瞪裂了眼眶,只见黑暗中浮现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阴恻恻地看着他,以极轻微地沙哑声音道:“乖,别叫。”

        梅肯全身汗毛都竖起,第一时间就想叫救命,但他张着嘴,喉咙却被捏得几乎碎裂,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嘎嘎”地布料撕裂般的声音,在这强烈的恐惧下,他脑海中徒然浮现出杜迪安始终平静的脸孔,眼睛猛地睁开,脚掌奋力向后面踢去。

        脚后跟踢到脚下柔软的沙子,溅射到了火堆旁。

        不够!

        距离还不够!!

        梅肯有些绝望。

        而这时,那只干枯手掌的主人,也注意到了梅肯的求救,阴冷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寒意,另一只手抬起,在黑暗中,梅肯借着微弱火光看得清楚,是一把匕首!

        嗖!

        笔直刺来!

        嘭地一声,在梅肯大脑完全空白的时刻,徒然一块石头飞掷过来,砸在匕首上。与此同时,杜迪安大吼地声音响起:“有敌人,起来!”

        在他的吼声下,扎奇和沙姆立刻惊醒,抓起垫头的石头,满脸紧张。

        杜迪安死死盯着黑暗中这道身形削瘦却佝偻的身影,他向来睡眠浅,尤其是在这样的危险环境下,对梅肯的守夜并非完全放心,刚才忽然感觉有几粒沙子溅到脸上,立刻苏醒,睁眼的第一个画面,就看到梅肯坐着的地方,没有他的身影,等他转头望去时,恰好看到适才惊险一幕,立刻想也不想地抓起火堆旁的石头砸去,没想到正好击中。

        “该死!”这佝偻身影是一个老者,全身披着黑色大袍,右手握着的匕首掉落在了地上,手腕微微颤抖,剧烈疼痛让他心底涌出怒火,推开了不停挣扎的梅肯,从胸口摸出一个绿色瓶子,将瓶口打开,绿色烟雾从瓶中袅袅飘起,他对准杜迪安几人方向,大口一吹。

        绿色烟雾立刻飘来。

        杜迪安脸色一变,急忙捂住鼻子,想要提醒扎奇、沙姆,而绿雾却已经飘到近前,无法开口。

        扑通一声,距离佝偻老者最近的梅肯,正面被绿雾笼罩,立刻倒了下去。

        杜迪安瞳孔一缩,急忙倒下装死。

        又是扑通两声,杜迪安不用看也知道,多半是扎奇和沙姆也吸入了这绿雾,就是不知道,是昏迷过去了,还是中毒死去。

        他心脏怦怦狂跳,心底充满紧张和疑惑,难道这也是考核之一?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相信,除了那些大团体外,其他的小团体都会被淘汰!

        难道这次考核的目的,是让大家团结?

        杜迪安心思飞快转动,不禁有些后悔,或许上面的意思,根本不是让他们生存十天,而是看他们是否团结?

        “该死的小鬼!”就在这时,杜迪安听到那个佝偻老者的脚步声,朝他走了过来,立刻知道他是想报复自己的投石攻击,心中暗暗叫苦。

        “浪费我一瓶失魂药剂,该死!”光听声音,杜迪安就知道他是在咬着牙说的,一颗心提起,手掌悄悄抓住一把沙粒,准备伺机而动。

        就在这时,杜迪安感觉自己的脚掌被一只干枯的手掌抓住,这手掌上没什么肉,捏得他的脚踝有些生疼,他暗暗咬牙,只等对方弯腰杀他,就将手里的沙子投掷出去。然而,这佝偻老者似乎没有杀他的意思,只是拽起他的脚踝,将他向前拖行。

        杜迪安心中一沉,知道他是要将自己带到他的老巢去解决。

        攻击?

        还是继续等待机会?(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