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圣树(晓月星沉) > 第36章 俞伯牙的后代又怎么样

第36章 俞伯牙的后代又怎么样

        “我说警官啊,根据华夏的法律,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出示你们的证件啊?”

        “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失误,这是我的证件。”当前的那个警察神情不变的掏出证件出示给严冬晨看。

        “ok,是真的,那么逮捕令呢?”

        当前的警察马上取出逮捕令出示给严冬晨。

        “哟,还真有啊,那行,我就跟着你们回去协助调查,记住,是协助调查,我可没犯罪。”

        “犯没犯罪是要看证据的,法律会给你公正的审判。”

        “切,这话连小孩都不信。”

        围观者不由得暗赞这个年轻人真敢说实话。

        三人被警方带走了,房车也被开走。

        严冬晨一路尾随,这些警车驶入公安局后不久,一辆不起眼的灰色面包车从后门悄无声息的驶离,一路来到了一座庄园的侧门前停下。

        侧门很快打开,灰色面包车驶入庄园,一直开到一座车库中。

        早就等在这里的一群人围拢过来,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盯着走下车的严冬晨三人。

        “啧啧,貌似这里不是公安局吧?”严冬晨调侃着问。

        带着他们过来的便衣面带敬畏的道:“这里是比警察局还要高贵和威严的地方,小子,你们能来到这里,即便是身负罪责也要感到荣幸。”

        严冬晨弯腰作呕,这家伙已经节操全无,马屁拍的恶心至极。

        那便衣却不理会他,很快开着面包车消失离开。

        “小子,乖乖的跟我们去见三爷,敢扎刺,小心吃苦头。”

        “那就头前带路啊,我倒要认识认识这位三爷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把公器私用到如此方便灵活的仿佛自家的奴才,啧啧,不简单啊。”

        那人傲然道:“你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公安局在我俞家的眼中,与奴才无异。”

        在十多个气血充沛,一看就是武者的壮汉的包围下,来到一个极为宽敞高大的房子中。

        房子左右和里侧的墙壁旁摆放着很多武器架,上面十八般兵器颇为齐全。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沙袋和木人桩,此时正有很多俞家子弟在修炼。

        杨玥和杨雪深知严冬晨的实力,因此并不害怕,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还不是发表评论,根本就没把俞家放在眼里。

        俞家家主俞博然看到这一幕神情惊疑不定,而俞家三爷俞博闻盯着满脸不在乎的严冬晨却凶光闪烁,恨不得扑上来将严冬晨咬死。

        “老头,本少爷可是直男不搞基,你他么别用这样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是你杀了我儿子?”俞博闻把牙咬的嘎嘣嘎嘣直响,让人毛骨悚然。

        “你儿子?你儿子谁啊,本少爷可不认识。”

        “昨晚他和一群朋友在市郊的高速路上进行机车比赛,或许这会让你想起来什么。”

        “啊~~!你一说我真想起来了,昨晚确实有三十多个骑着机车跑来找死的杂碎,既然他们自己找死,我这个人想来是学习雷锋好榜样,最乐意助人为乐,所以就满足了他们的愿望,送他们去死了。真是,这是我作为曾经的优秀少先队员应该做的,你不用专门感谢我,这多不好意思啊。”

        杨玥和杨雪听着严冬晨在那里胡说八道,强忍着笑意却终于忍不住笑喷了。

        俞博闻伸手从腰侧的皮囊中抽出一张符篆,狰狞的笑道:“说罢,继续呈口舌之利吧,不过接下来我会让你尝到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严冬晨嗤笑道:“符?你可真会搞笑。”

        “愚蠢的凡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神奇!你马上就能见识到符篆的奥妙!去!”

        俞博闻激发了符篆的力量,符篆顷刻间化作一道金光射向严冬晨的心口。

        玄黄色的光华闪烁,一面盾牌在严冬晨的身前浮现出来,轻易的就挡住了俞博闻的符篆。

        “法器!”俞博然和俞博闻同时惊呼起来,旋即眼中放射出强烈的光华。

        “是啊,法器。所以我才说你们很搞笑啊,符篆拿东西老子早就不玩了,你们竟然还拿着当宝贝在老子眼前嘚瑟,无知不是你的错,可把无知当骄傲炫耀就是你的愚蠢了。”

        俞博然的眼中闪烁着强烈的贪婪,仿佛大灰狼诱骗小白兔时的语气道:“小友只要将这件法器交出来,我俞家就不再追究你杀我俞家子弟的事情,如何?”

        “你没病吧,貌似现在是我追究你们俞家竟然敢公器私用,把我们强行带到这里,破坏了我们的周游全国之旅的责任。”严冬晨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精神病患者。

        俞博闻在旁边狞笑道:“你有法器又怎么样,你以为就你有法器吗?修炼家族的底蕴,不是你这样的小崽子能妄自揣测的。”

        “那好啊,你们动手啊。”严冬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好吧,这个形容真他么不恰当啊。

        俞博然体内真气运转,一张古琴出现在他面前。

        “琴类法器!?你们俞家主修音律类的法术?”严冬晨真的有些惊讶。

        俞博闻看向古琴时炎帝闪过一丝贪婪,却傲然道:“不错!我俞家传承自春秋战国时代晋国上大夫俞伯牙,在华夏修炼界,我俞家的音律类法术独树一帜!”

        “不对啊,俞伯牙虽然是楚人,但却是晋国的上大夫,和齐鲁并没有什么关系啊。”严冬晨挠头疑惑道。

        “竖子无知,伯牙先祖少年时随祖师前往蓬莱修仙,途中曾在泉城逗留,与一女子相恋成亲,留下血脉,正是我泉城俞家初代祖先。伯牙先祖修仙有成后回归,特意为后世子孙传下修炼之法,正是我泉城俞家一脉!”

        “原来如此,真是长见识了。对了,昨晚死的那个是你儿子,对吧?”严冬晨可谓哪壶不开提哪壶。

        俞博闻的眼睛顿时就红了,怒吼道:“当然是我儿子,是我唯一的儿子!”

        严冬晨很随意的摆手道:“不要这么激动嘛,反正就是一个逆子,死了就死了,再生几个就好了。”

        俞博闻满脸绛紫色,猛地吐出一口血。

        严冬晨惊吓的叫道:“你干嘛,想讹人啊。”

        俞博闻抹掉嘴角的血迹道:“大哥,杀了他,杀了他~~~!”俞博闻的声音凄厉如鬼,看着严冬晨的目光中充满了无比强烈的怨毒。

        俞博然冷然道:“三弟且安心,我会擒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交给你亲自处理。”

        话音落下,他修长如玉的手指看似随意的在琴弦上一拨,悦耳的琴声响起。

        严冬晨神情一凛,身前玄土盾的表面突然炸开一团光雨。严冬晨眼睛一亮,音律类法术攻击时无相无色,杀人于无形,果然最是诡异莫测。

        琴声如泣如诉,悲凉如秋日阴雨。

        杨玥和杨雪仿佛陷入了巨大的悲伤,泪流满面。

        严冬晨暗暗惊骇,音律类法术果然不简单,在不知不觉中就影响甚至操控了人的心灵和情绪,非常可怕!

        挥手祭出结界水晶,严冬晨将杨玥和杨雪送进去。

        俞博然和俞博闻同时骇然叫道:“结界!”

        “哟呵,你们两个还挺有见识的嘛。”

        “你是日本人?”

        “你才是日本人,你们全家都是日本人!老子是华夏人,血脉纯度百分之百的华夏人!”严冬晨跳脚叫道,他神情激愤,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那你怎么有结界水晶?”

        “你的意思,买了日本车的人都是日本人了?”

        “大哥,何必和他在这里废话,只要把他拿下,他身上的一切都是咱们俞家的!”

        俞博然当然知道,琴声突变,恐怖的杀意将严冬晨笼罩,如潮水般的杀念和恶念侵袭而来,无相无色的琴音甚至变化出形体,手持戈矛的战阵浮现冲向严冬晨,喊杀声震天!(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