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圣树(晓月星沉) > 第3章 罡气初战

第3章 罡气初战

        严春霖一直都用猎枪瞄准着公野猪,由于过度紧张,身体绷紧,手指竟然扣动了扳机。

        砰!硝烟腾起,铁砂激射而出,全都打在公野猪的身体上。

        野猪经常在泥窝中打滚,又去松树上蹭身体解痒,在体表形成了一层盔甲般的防护层。

        别小看这层防护,能够极大的降低猎枪射出的铁砂的动能,从而减小伤害。

        受到攻击,公野猪顿时就愤怒了,红着眼睛就向严春霖冲锋,两颗锐利的獠牙如果刺在严春霖的身上,非得给他开膛破肚不可!

        “春霖,快跑啊!”严冬晨叫道。

        可严春霖已经吓呆了,双腿发软,竟然直接坐到地上,哪里还跑得掉。

        严冬晨此时距离严春霖有四米多远,想去救也来不及了。

        此时只有一个办法!

        严冬晨迅速的抽出一支箭矢搭在弦上,在开弓瞄准的同时,一缕比发丝还细的罡气诸如箭杆,顺着柳木内的脉络流动到前段,诸如生铁箭头!

        事关自己兄弟的生死,严冬晨此时只有一个念头,瞄准了野猪,一击必杀!

        开弓!

        箭矢激射而出,仿佛一道闪电般划过空间。灌注罡气的箭头拥有恐怖的穿透力,瞬间刺破了野猪体表的防护层,刺破了猪皮和坚硬的头骨,直接穿脑而过!

        大脑被洞穿,公野猪瞬间死亡,庞大的身体摔倒,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滑动,一直滑到严春霖身前只有十多厘米的地方才停下!

        看着眼前这头庞然大物,看着那两根长度接近二十厘米的锐利獠牙,看着野猪狰狞的血红眼睛,看着那支穿脑而过将野猪杀死的箭矢,死里逃生的严春霖四肢发麻。

        两头母野猪见公野猪死掉,带着野猪崽子就溜掉了。

        严冬晨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走过去拍着严春霖的肩膀问:“春霖,你没事吧。”

        严春霖的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意道:“我没事。”

        严冬晨知道他被吓到了,扶着他来到柴堆边坐下,点燃了柴堆后开始烤制准备好的野鸡。

        吃了些东西,严春霖的情绪总算是恢复正常,双眼放光的到:“二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你有生命危险,我突然爆发就做到了。”严冬晨敷衍,他自然不可能将自己注入罡气的事情告诉严春霖。

        严春霖知道他不想说,也就没多问,看着那头巨大的野猪兴奋的到:“二哥,这头野猪可是宝贝啊,这次咱们发财了!”

        确如严春霖所说,这头野猪是宝贝。

        先别说猪肉,单单它的胃袋就值不少钱。

        正说话时,严春霖的手机铃声想起来,这小子拿出来一看脸色就变了:“是我爸!二哥,你来接吧。”

        严冬晨好笑的看着他,接过手机接通电话,大伯的咆哮声马上就响起来:“严春霖,你个兔崽子活腻歪是吧,竟然该带着猎枪上山,还把冬晨也拐带上去!”

        “大伯,是我,冬晨。”

        “冬晨啊,春霖不敢接电话?你们两个马上给我回来!”

        “大伯,您能不能找几个人上山来啊,我们就在溪边,刚刚杀了一只野猪,有六七百斤,我们两个弄不回去。”

        “六七百斤的野猪!你们疯了!”严青峰尖叫起来,话里的内容把旁边的严老爷子他们都吓了一跳。

        “哎呀!野鸡烤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大伯你们快点过来啊。”说完严冬晨就挂了电话。

        严青峰听着电话忙音哭笑不得:“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挂我的电话。”

        严奶奶急切的问:“青峰啊,你刚刚说六七百斤的野猪,到底怎么回事啊?”

        “还能怎么回事,您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孙子可是能耐了,猎杀了一只六七百斤的野猪,太沉了弄不回来,让我找人上去帮忙呢。”

        等到严青峰带人上来,看到那头躺在那里的野猪,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大的野猪!

        这么大的家伙,完全可以在山林中肆无忌惮的横行了。可现在,却被一支箭矢穿脑而过,死的不能再死。

        来的人大多是同族的兄弟和叔伯,看向严冬晨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冬晨,这真的是你射杀的?”

        严春霖在旁边叫道:“那还用说,是我亲眼看着二哥杀的!”

        严青峰瞪眼:“你闭嘴!”

        严春霖顿时仿佛老鼠见了猫,缩着头不敢说话。

        严冬晨耸了耸肩笑道:“我当时就是看春霖危险,没有多想就开弓射箭,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就把它射杀了。”

        你骗鬼去吧!

        可严冬晨不想说,他们也不能勉强。严青峰叫道:“愣着干嘛,把它弄下山去啊。”

        这头巨大的野猪运回村里,很是引来了一群游客和村民,看到那支穿脑而过的箭矢都啧啧赞叹不已。

        野猪由村里的资深杀猪匠操刀,很快就被分解。

        结果野猪肉除了帮忙运回野猪的人每人分到一块外,其余都被那些游客以高价瓜分,这可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被杀的野猪,这肉自然是最新鲜、最正宗的山野猪肉,好东西啊。

        其实严冬晨本来没打算卖掉,而是分给村里人,却被拒绝了。

        而最珍贵的胃袋,则被一位中年男子以十万块的高价买走。

        最终,这头野猪总计卖出二十多万,被严冬晨平分成两份,一份自己留着,另一份给了严春霖。

        严春霖拒绝的很强硬和干脆,可架不住严冬晨给的更强硬。

        兄弟俩推来推去,最后还是在旁边的严老爷子发话:“春霖,既然你哥给你你就收下。”

        严春霖只得收下这十多万,却被旁边的大伯母马上收缴:“妈给你存着娶媳妇用。”

        看着手里仅剩的几百块钱,严春霖欲哭无泪。

        回到爷爷家,严冬晨取出五万块给爷爷,却被老爷子强力镇压,只得收起来。

        结果下午就接到老妈的电话,老妈在电话里哭的那个伤心啊,差点让严冬晨崩溃,他赌咒发誓明天就回家,这才让老妈撂下电话。

        大伯母,你可把我害惨了。

        不过还是要找地方试试自己的流星拳。

        溜达着,严冬晨就来到河边的树林里,找了一棵碗口粗的榆树。他运转罡气施展出了流星拳!

        砰!榆树剧烈的摇晃起来,严冬晨的拳头竟然砸进树干近一寸深!

        这可是坚硬的榆木啊,自己这才修炼几天,一拳就有如此威力,武道果然神奇!

        次日,严冬晨告别村里的亲人后回到城里。

        刚进家门,就被等候在家的老妈揪住了耳朵训斥。严冬晨龇牙咧嘴的喊疼求饶,一边向老爸使眼色求救。

        可这次严青山也气坏了,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铁心让老婆好好的收拾一下严冬晨。

        午饭时,严冬晨的两只耳朵一大一小,一红一白,红的仿佛扇风耳,分外的滑稽。

        至于那十多万块钱,无论是严青山还是陈丽秀,竟然都没提,仿佛忘了。严冬晨告诉了他们,他们这才告诉严冬晨:“你已经长大了,这些钱既然是你自己赚的,就自己留着。怎么花我们不管,只是希望你能用在正地方。我们也希望你能学会自己理财,这对你以后的生活有帮助。”

        严冬晨感动的抱着爸妈,一家三口温馨幸福。

        下午严冬晨去开了个账户,将钱存进去。从银行走出来时,严冬晨一瞬间感觉自己似乎真的长大了。

        白天学习,晚上修炼,两不耽误。

        而且严冬晨发现,自己的学习效率似乎在不断的提高,显然修炼对自己的学习极有帮助。

        七号,小树再次结出一颗果实。(http://www.shengyan.org/book/108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