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武战王(张牧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林天见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林天见

  林月如赶走要报仇的中年女子,但不代表这件事结束。..

  第二天,林家和剑阁蠢蠢欲动,要让路平好看。

  无论怎么说,林轩都是剑阁的弟子。

  从剑馆毕业,路平不归属任何势力,如无根落叶,随风飘扬。

  好在路平还有一个师父,以及罗成大师。

  在通往巫族盛宴举办地点的罗成大师放话,谁如果敢动路平,就是与他为敌。

  这让林家和剑阁有些忌惮。

  剑阁自成一片世界,不是很在意罗成大师。

  林家做不到这点,又咽不下这口气。

  这天,在天护客栈,关于这件事开始谈判。

  路平和他师父无名。

  林家也有人来,但不是林轩父母,避免场面失控。

  剑阁的人中,夏仪也在场,除此之外,没见到其他人。

  “在路上。”夏仪面对质疑的目光,这样解释。

  “谈。”

  林家的话事人是位身姿伟岸的中年男人,哪怕是坐在那里,也有股逼人气势。

  一张刚毅的方脸和炯炯有神的双眼,让人感到紧张。

  “有什么好谈的?”

  路平说道:“我提出生死决战,他一口答应,还要立下生死状,不留余力向我出手,全城可见。”

  “最后胜负已分,你没必要下手。”

  林雄立即被他态度激怒,浓眉紧皱着。

  “那我若是在那样的情况,林轩会停手吗?”江辰反问一句。

  “我林家子弟,心胸开阔,自然不会赶尽杀绝,林轩那般,也只是挫你锐气,谁知你这样心狠手辣!”

  林雄身边一位林家的长老喝道。

  “呵呵。”

  江辰笑而不语,往椅背上一靠。

  “直说。”

  无名在旁开口道。

  如果不是那位林家剑祖,无名是不会搭理林家的。

  尽管江辰知道林月如不会继续管这件事。

  但没办法,林家完全可以步步紧逼,让他做出更多有损林家利益的事情。

  到那时,林月如必会出手。

  “要不要我像巫族那样给你们一笔丰厚的金额?”

  江辰不怕,他相信李月如。

  “放肆!”

  林雄和林家长老一听这话,那还了得。

  林雄一掌拍在桌面,整张黑木桌化为粉末。

  见状,无名的眼神锐利无比。

  “我对林家剑祖尊敬,但不代表你们能在我客栈撒野!”

  说着,客栈内剑气如潮,仿佛处处都是剑锋。

  林雄和林家长老面色苍白,都有种灭顶之灾的危机感。

  剑锋落下,林雄拍桌的手向血肉模糊,抬都抬不起来。

  “你们休想动我徒弟一根毫毛,你们若动手,那就做好承受陨落的代价!”无名冷声道。

  说话时,霸气外漏,林家的人面色苍白,话都不敢说。

  “师父,你老人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客栈门,传来软绵绵的女声,有着某种魔力,听在耳边,头皮都会酥麻。

  江辰注意到自己师父脸色大变,甚至往后练退数步。

  “嘶!”

  江辰很意外,这还是第二次看到师父如此。

  上次只是误以为不朽剑道失败。

  不多时,门口出现一道身影,逆着光线,依然能第一眼让人看清那张惊心动魄的脸蛋儿。

  这是一个妖娆的女子,由内到外,一颦一笑,一步一摇,都能让人挪不开眼睛。

  身穿一件仿佛随时都会脱离的露肩红色长裙,长到脚踝。

  “苏予。”

  无名念出女子的名字。

  “师父真是见外啊。”

  女子手放在胸口,故作伤心。

  江辰注意到她身后还走进来一个人,是位俊朗的白衣青年,在看到林雄手上的手臂后,阴沉着脸。

  一双炽烈的目光看向无名。

  “天见。”

  林雄叫了一声。

  “父亲,是他伤了你吗?”

  白衣青年看着无名,眼里全无敬畏和忌惮。

  “我会还回来的,十倍,百倍。”他说道。

  “痴人做梦。”

  江辰起身,投向凌厉的目光。

  白衣青年偏过头,两人目光如剑,在空中较量着。

  “这就是师父选择继承你衣钵的传人吗?听说是个难得天才,可惜因为你,走不到剑术巅峰。”苏予饶有兴致打量着江辰。

  无名叫出她的名字后,一直没有说话,甚至在被白衣青年威胁的时候也没反应。

  不过江辰知道,这不是害怕,是一种莫名情愫。

  “这件事,值得你亲自来吗?”良久过后,无名开口道。

  “以您不喜见人的性格,不也坐在这里和别人说着无聊的话吗?”苏予笑道。

  “你们要如何?”

  “赔礼道歉。”苏予说道。

  “否则?”

  无名和江辰异口同声说道。

  师徒俩都没有任何商讨的意思,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否则,我徒弟会杀死你徒弟。”苏予冰冷道。

  神情突如其来的转换让人措手不及。

  她的徒弟,是林天见。

  也是林家的弟子。

  林轩吹嘘他们林家是剑中王者的底气,正是来自于他。

  林天见,剑阁阁主之徒。

  天榜前三界,年轻剑客中的第一人。

  “他将在巫族盛宴上,将你无情斩杀,到那时,罗成大师也不能说什么。”苏予说道。

  林天见一脸冷漠,如出鞘的剑锋,随时要给予致命一击。

  “随时奉陪。”江辰说道。

  “你对刚才的话来疑惑。”林天见忽然道。

  江辰一怔,不太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

  “剑客的巅峰,在剑阁,你师父离开剑阁,一蹶不振,你走上相似命运,是你不幸。”林天见说道。

  江辰反应过来,这话是刚才苏予说的。

  “没了?”他自然没把这话当一回事。

  “旁门左道的剑道,不过是拔苗助长,你会在我剑下认清楚这点。”林天见说道。

  “看来你们林家的人都有相同的特点啊,要不我们现在打一架?”江辰挑衅道。

  “不必焦急死,好好珍惜余下的时光。”

  林天见很奇怪的没有答应。

  毕竟按照他所说的,只要一有机会就会立马出手。

  现在江辰给他机会,反而不乐意了。

  “他要在巫族盛宴击杀我,以此为林家争夺一口气,真是好打算啊。”

  不过江辰很快反应过来,心中冷笑一声,“那可别怪我剑锋无情。”

  :..///35/35759/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