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武战王(张牧之) > 第二十章 离魂弓

第二十章 离魂弓

        就在这时,全场传来不小骚动。

        来的客人纷纷起身,看向同一个方向,江府的府主江问天,也就是江辰的爷爷缓步走来。

        很多江家的人也快有小半年没见过他,终于在这喜庆的日子现身,依然老当益壮,神采奕奕,令人放心不少。

        江问天和来的客人一一打过招呼,坐到正席之上。

        江辰察觉到高月的眼神示意,走上去问候。

        “辰儿啊,身体好些没有。”江问天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庞展现出爽朗笑容,不提黑龙城,也不提江辰父亲。

        江辰心领神会,说了一番拜年的话。

        江璐、江建、江峰等一些嫡系子弟纷纷上前,向长辈拜年。

        在这之后,江问天起身面向众人,铿锵有力的宣布年宴正式开始。

        一桌桌丰盛的菜肴摆上桌,香味弥漫着全场,馋嘴的小孩最先忍不住动起筷子。

        “江峰啊,在学府这一年都有什么收获啊?”江问天说道。

        江峰心中一喜,自豪地说道:“爷爷,我的境界已经达到初期巅峰,再过不久,就会达到聚元境中期。”

        “到时候哥哥在江府也会是很强大的力量!”江建马上附和一句。

        “好!”

        江问天满意地点点头,忽然看了眼江辰,不无遗憾地说:“如果小辰没有受伤,那该多好啊。”

        这话一出,江峰面带不满,道:“之前江辰卡在凝气境的瓶颈,这确实需要时间突破,就算没受伤,一年也差不多。”

        “江辰在受伤之后还能在小半年达到聚元境,怎么会需要那么多时间。”江璐反驳一句。

        “你不也才刚成为聚元境吗?花了多久时间啊?”江峰讥讽道。

        小辈的斗嘴使得桌上的人忍俊不禁。

        二长老说道:“既然如此的话,就开始每年一次的考核吧,看看谁家弟子最为优秀。”

        顿时,所有弟子神色一凛,期待中带着忐忑。

        过年不仅是聚在一起吃顿饭,还要看一看年轻人的成长。

        江辰努力成为聚元境的原因也在此。

        “很好,开始吧,把离魂弓搬出来!”江问天没有意见,大手一挥。

        离魂弓。

        是南风岭独有的武器,特点是不具备任何杀伤力,但是能检查出一个人的灵魂强度。

        灵魂强度又关系对功法的领悟力和武学上的感悟力。

        所以离魂弓能看出一个人的天资。

        这很难得,天赋在这大陆上关系到人的一切,可至今没有百分百可靠的方法确定天赋。

        就好像赌石,必须挖开外面那层,才能看到里面是宝物还是废物。

        一个人也要经过修炼,通过时间和成就来判断。

        但是,每个人都想提前获知自己的天赋,想要知道自己能够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出多远。

        很多大势力更是希望找出检查天赋的办法来挑选弟子进行培养。

        江府的弟子拿着离魂弓射中远处的目标,距离越远,代表着灵魂强度越高。

        问剑门的弟子慕容枫和李烈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听旁边江家的人解释才明白。

        慕容枫是位大美人,有着和大山女人完全不一样的美,优雅不失活力。

        一袭贴身长衣已经为她吸引到不少狂热的目光。

        她说道:“这天赋测试的工具向来少有,尤其是准确度不行。没想到会在十万大山这样的地方见到这类东西,还被制成这样的有趣。”

        “我们回去的时候,买一把下来,回去带给长老看看,看看这方法准不准。”李烈说道。

        “好。”

        问剑门也有专门测试天赋的问天剑,剑刃刻有器纹,很难将剑拔出鞘,按照出鞘的多少判断一个人在剑法上的天赋。

        ………

        离魂弓数量有限,江府弟子必须要轮流来。

        一个个弟子拿着离魂弓站在空地处,瞄准着系在空中的瓷壶,最近的瓷壶有三百步。

        大多数弟子都选择就近的目标,因为如果挑战更远的目标,一旦射不中,那成绩就为零。

        只有足够自信的的人才会挑战难度。

        比如说江峰,他能被苍南学府收为弟子,天赋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一箭十分帅气地射出,箭矢发出尖锐的长鸣声,撕裂长空,八百步之外的瓷壶化为碎片。

        江府的人发出阵阵惊呼,江天雄更是面露自豪。

        “不错。”江问天也满意地点头。

        “挺好玩的,我也试试。”

        那金洁突然走到江峰身前,语气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直接把手伸出去。

        “没问题。”江峰也将离魂弓给她。

        金洁不急着射箭,先是把玩着离魂弓,试着拉动弓弦,再搭上离魂箭,她很有自信,直接对着千步之外的目标。

        纤细的手臂将弓弦拉到极限,箭矢嗖的一声,一千二百步的瓷壶被射中。

        “哇!”不少人被惊艳到。

        “咦?看来我还能选择更远的目标啊。”金洁很是高兴,正想来第二箭。

        “江府不是你游玩的地方,一人一次,就算你要玩,也要讲次序。”江辰走过来,对这女人几乎无语。

        他前世身为凌云殿之子,却从因为自己身份张狂过。

        金洁的表现就像是第一批富贵起来的后代,有着不可磨灭的劣根性。

        “真是穷酸,小气得不行。”

        金洁撇了撇嘴,她对江辰没什么好印象,眼珠子转了转,将离魂弓递出去,戏谑道;“你也还没射过吧,往年的成绩是多少来着?”

        “八百步。”江峰帮忙回答。

        以前他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可得知江辰怀有神脉,也就安心了,因为和神脉消息一起的,还有神脉被夺,东院惨变的事情。

        “喏,看看你能不能打破本小姐的记录。”听到江辰的记录和自己相差四百步,金洁笑得非常灿烂。

        江辰接过离魂弓,心想着他父亲江清宇创下过两千步的记录,是记忆中比较深刻的一件事情。

        以前的江辰也常常以此为目标。

        “就让我来帮你完成。”

        江辰拉弓搭箭,对准着两千步外面的瓷壶。

        这个动作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旁边的江峰冷笑道:“不要忘记,你要是射不出那么远,箭矢可就要落空,成绩为零。”

        距离越远,难度越大,因为那样灵魂强度不仅是体现在距离,还有精准度。

        两千步之外,那瓷壶几乎是一个黑点。(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