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武战王(张牧之) > 第四章 催命花

第四章 催命花

        江辰出手如电,一套银针快速扎在范屠身上不同部位,再根据伤势转动银针。

        后面的医师们伸长着脖子,被江辰那样骂的他们也是不甘心的,想看看江辰‘高明’的医术。

        看手法,江辰确实有两下子,不过治疗的方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大医师,范管事的伤是遭人追击,身上有无数重伤,导致内脏衰竭,经脉萎缩,插针有什么用?”有人向年长的医师小声问道。

        “别管了,人家是东院少爷。”年长医师摇摇头,在他看来,反正范屠死定了,就任由江辰去折腾。

        忽然,他瞳孔猛地放大,不可置信看着床上的范屠。

        插满全身的银针不知为何在发光,光芒彼此相连,在范屠身上形成一个奇妙的图案。

        光芒越来越耀眼,范屠一张脸也憋得涨红,牙关紧咬着,像是在承受莫名的痛苦。

        “没关系,叫出来也行。”江辰知道自己这治疗之法有多痛,不想范屠憋坏。

        “小……意思,不痛。”范屠憋着气,这话几乎是从牙关里面挤出来的。

        江辰对这硬汉心生佩服,待到差不多的时候,将所有银针收回。

        范屠身上的光芒随之消失不见。

        房间的人惊奇发现,原本伤痕累累的范屠已经恢复,擦掉身上的黑血,下面是已经痊愈的皮肤。

        “好爽!”

        刚才快死的范屠坐起身来,把房间中的医师吓得目瞪口呆。

        年长的医师看出些蹊跷,心中的震撼是所有人最重的。

        “通过银针引动天地灵气源源不断修补伤势,再通过针法来逐步治疗伤势,真是厉害。”亲眼看到这样的医术,他觉得这辈子都值了。

        “少主,多谢救命之恩!”范屠激动道。

        “你也救了我,没有你把我带回南风岭,我早死了。”江辰笑道。

        没想到听到这话的范屠突然下床跪地,把江辰和高月吓了一跳。

        “少爷,是我对不起你!”范屠大吼道。

        原来那天晚上,范屠负责守护江辰的安全,可他觉得在黑龙城不会有什么危险,跑去和别人喝酒,这才导致江辰轻松被宁氏大夫人骗去。

        “范屠,你……”高月听完后脸色大变,胸膛快速起伏。

        “娘亲,就算范叔没有走开,也没有用,反而会让他死在宁氏手中。”江辰没有在意,分别宽慰两人一句。

        范屠泪流满面,咬牙道:“主人为了惩罚我,让我带着少主回来,不能和兄弟们光荣的战死!”

        “你活着,还可以为他们报仇。”江辰说道。

        闻言,范屠浑身一震,站起身来,用力点头。

        “没错,我要为他们报仇!”

        ………

        ………

        从屋子里出来,江辰感受到高月猜疑的目光,苦笑道:“娘亲,你有话就说吧。”

        “辰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高月问道。

        “不仅学会医术,我的经脉也已经恢复一些,要不了多久可以完全好。尽管没有神脉,可我依然能像以前修炼。”

        “真的吗?!怎么做到的?”高月惊喜交加,但不弄清楚心中的疑惑,她是不会安心的。

        江辰不慌不忙,说出刚才想到的理由。

        “在孩儿昏迷这段时间,有个白胡子的老爷爷出现梦境中,说是同情我的遭遇,要收我为弟子。”

        “昨天做梦,他又出现,教我如何恢复经脉的医术,没想到正好用在范叔身上。”

        说完,江辰面不改色,心里已经打鼓。

        他不确定这样的说法能不能取信高月,还好看反应,是起到作用。

        高月脸庞布满惊讶,她也算是闯荡大陆的,听到这样离奇的事情依然目瞪口呆。

        不过越是离奇,越是容易让人相信。

        “那老爷爷还说什么?”高月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生怕被人听见。

        “他说会尽量帮我,但不能泄露太多关于他的事情,不然他会不开心的。”

        高月煞有其事点点头,道:“没错,这种事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娘亲以后也不会再问你,除非你主动说。”

        江辰求之不得,自然不会有意见。

        母子二人回到正殿,江辰想到刚才娘亲喘气的样子,不禁问道:“娘亲,你是不是受过伤?”

        “嗯?”

        “上次看你教训宁建之后很疲倦,还以为是休息不好,可今日发现娘亲好像特别容易累。”江辰说道。

        高月愣了一下,忍不住叹息,没有否认,苦笑道:“当年我和你父亲打算携手闯荡出火域,去更广阔的天地见识,以你父亲的天赋,必然还会有更高的成就,可是我拖累了他,他放弃更好的机会,带着我回到江府生下你。”

        闻言,江辰庆幸自己来到这具身体,不然这个可怜的女人失去丈夫和儿子,肯定会崩溃的。

        “不过,我的不是伤,而是毒,每次动手就会消耗自己寿命。”

        江辰一惊,这个毒性让他想起一个不妙的名字,表面上,他故作不解,意外道:“毒?娘亲能告诉我名字吗?我可以拜托师父帮忙的。”

        “催命花。”

        “果然。”

        江辰心中一凛,天底下也就只有这种毒药能有这样的效果。

        催命花被称为最狠的毒药之一,它没有让人色变的毒性,中此毒的人也不会立马死掉。

        但它够狠,中这种毒的人被以最残忍的方式折磨致死,尤其是强者。

        每次使用力量,境界会倒退,身体也会迅速老化。

        它能让一个神游境,甚至更高的境界强者像个普通人一样活活等死。

        那种痛苦,只有恨一个人到极点的才会下这种毒。

        难怪江府没人知道高月的实力,因为她根本不曾出过手。

        如果是伤的话,江辰可以治。

        可毒就要麻烦很多,必须要有解毒的材料调配出解药。

        他知道该怎么解催命花,可需要的材料很罕有,这个罕有是指在圣域。

        他不确定九天大陆有没有。

        还好只要高月不出手,时间上是绰绰有余的。

        “傻孩子,不要为我担心,只要不出手,我还是能像正常人那样生老病死,能看着你长大成人。”

        看着江辰那脸色,高月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江辰身子僵硬,心里涌现出莫名的情绪。

        他感谢上天,让自己两世都有好父母。

        前世,他的父母太过强大,他想要回报却没什么可以做的。

        但现在不同,他不仅要救回父亲,还要解母亲的毒!

        吃完饭,江辰回到房间,没有休息,继续恢复经脉。

        他要做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实力强大起来!(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