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武战王(张牧之) > 第三章 范屠

第三章 范屠

        次日,宁老爷子通过大管家宣布一个消息,但不是宁天雄关心的东西院问题,而是改姓。

        宁府改为江府。

        宁姓改为江姓。

        原来现在的宁府祖先,曾经是效忠宁氏的江姓外族人,因为有功,所以才被赐姓,一直沿用至今。

        如今宁氏剥夺他孙子的神脉,把他儿子关在黑龙渊之下。

        这个姓,不要也罢!

        府上没人有意见,宁氏对东院做的事是在狠狠打全族人的耳光,也削弱了府上的力量。

        不过这样一来,宁辰现在的名字变回江辰!

        “难不成是天意?”

        江辰有些意外,不过没有太在意,他正在想方法恢复自己的经脉。

        对他来说不难,反而很容易。

        只需要一篇《养神经》就能做到,《养神经》是强健经脉的奥秘功法,在圣域很常见,稍微大点的势力都会有类似的功法。

        可十万大山没有,宁府,不,江府没有。

        所以府上的人在得知江辰体内经脉的情况,就认为他再也爬不起来。

        “真是可笑啊。”

        江辰感叹一声,经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故而把经脉打造的固若金汤十分关键。

        但在这里,人们只能通过境界的提升,在肉体升华的时候顺便增强经脉。

        在圣域,早就是兵马不动,粮草先行。

        通过修炼奥秘功法,滋润体内的经脉,等到日渐强壮,修行的时候将会事半功倍。

        哪怕修行的时候出现差错,经脉也能承受得住,不必像这里的人小心翼翼。

        “开始吧。”

        江辰脑海中出现《养神经》的所有内容,吩咐丫鬟不得打扰,坐在床榻上微闭起双目。

        伴随着呼吸越来越均匀,在江辰周身出现一层光晕。

        这些是天地的灵气,源源不断涌入经脉。

        可以想象到江府的人完全不会理解要如何利用这些灵气来修补经脉。

        其实很简单,在灵气转换成真气之前,分解成无数星星点点,洒落在全身的经脉各处。

        经脉会自动吸收这些灵气。

        江辰的这具身体,神脉从体内被移走,他的经脉就和正常人差不多,但移植的时候受到牵连,正常经脉破损严重。

        在左胸口和腹侧部位的经脉几乎断裂。

        丹田气海附近的经脉脆弱不堪,稍微运转真气都会十分痛苦,倘若乱来,连接气海的经脉就会断掉,那可就真和废人没有差别。

        灵气转换成真气,是要储存于丹田部位的气海,故而这里的经脉是重中之重。

        江辰小心翼翼的运转《养神经》,重点恢复气海附近。

        在这过程中,江辰浑身暖洋洋的,好似泡在温泉里面。

        不知不觉,半天时间过去,丹田附近的经脉恢复不少,不至于运转真气就会疼的打滚。

        境界也从二重天变成三重天。

        “这么快提升境界?”

        江辰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曾经是九重天,境界锐减的原因是经脉受损,神脉被夺,但在那之前,也没用神脉修炼过。

        “少爷,饭菜好了,是送来还是?”门外的丫鬟说道。

        “不用送。”

        江辰来到东院的正殿,看见娘亲高月坐在饭桌边上,身后站着一排低头不语的下人。

        气氛非常沉闷,高月情绪低落,望着手中的碗发呆。

        “娘亲,怎么了?”江辰好奇道。

        “西院开始大肆挖我们东院的墙角,以前的东院人才济济,光芒耀眼,每年的收入是其他三院总和的数倍,可是现在……”高月下意识说着,可很快觉得这些说给江辰听也没用。

        江辰想到当初去黑龙城,不是只有他和父亲,还有很多随从和东院的忠心手下。

        “血云卫没有一个回来吗?”江辰紧张问道。

        高月没有说话,神情已经给出回答。

        江辰脸色阴冷,血云卫是他父亲在外面闯荡时候收的随从,他们忠心耿耿,每个人都是看着江辰长大的。

        认可自己身份的江辰只觉得怒火在胸膛燃烧。

        “只有范屠一个人回来,也是他把你带回来的,一路上遭到追杀,受到重伤。”

        江清宇被关押在黑龙渊,可跟随他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这些人忠心无二,哪怕是自己主人去捋虎须,也没有一点迟疑的跟随。

        结局是他们全被宁氏处死,尸首挂在黑龙城的城墙上。

        “夫人不好了,范管事怕是不行了。”

        丫鬟雪儿哭着脸从门外跑进来。

        高月连忙起身,跟着雪儿出去,江辰也没有紧随其后。

        三人很快来到东院的一间房子外面,还没进去,就能听见里面乱糟糟的吵闹声。

        站在门口的时候,刺鼻的血腥味和药味扑面而来。

        高月推门进去,后面的江辰就看见几个医师装扮的人在床前忙碌着。

        床榻上躺着一名壮健的硬汉,却被病痛折腾的不成样子。

        “夫人,范管事受伤太重,我们无能为力啊。”一位年长的医师小跑迎上来,一脸的羞愧和难堪。

        “少主,主母。”床上的男人听到声音,努力想要撑起身子。

        “范屠,你别起来。”

        高月难过地走上去,不忍地说:“是我们害得你这样的……”

        “主母,千万不要这样说,当年要不是主人把我兄弟几个救出来,我们早死在火云帮那些混八蛋手上,不过……我的兄弟都死了。”范屠伤感的样子仿佛已经忘记疼痛。

        “你们这是干什么?!”

        江辰进屋后一直在床边观察着,看到几个医师在收拾东西,又发现他们在范屠身上处理伤势的痕迹,突然大怒。

        “就你们这样,也当医师?”

        他的发怒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

        医师们都愣住了,不知该说什么。

        “辰少爷,我们已经尽力了。”

        年长的医师来到他面前,弯着腰说了一句,他认为江辰是在拿他们出气。

        “给我一套银针。”江辰没好气道。

        医师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辰儿,你在干什么?”高月不相信江辰会有能力治好范屠。

        “娘亲,范叔有性命之忧,事不宜迟,之后再解释。”

        江辰直接在药师的木箱里面找到银针,冲到床边,而高月将信将疑退到一边。

        这范屠是个硬汉,把生死看得很淡,没有计较江辰能不能救自己,咧嘴笑道:“少主,我还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医术啊。”

        “放心吧,我要救的人,阎王来了也没用。”江辰说道。

        这句话,是圣域任何一个病人都梦寐以求想要听到的。(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