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两百零四章 炸炉胜败分

第两百零四章 炸炉胜败分

  提灵、融液、火润三个阶段所耗费的魂力与玄气不少,而其中所要考虑到的,除了灵植间的药性互不冲突,还有材料的先后顺序,火焰的品质,以及控制火候的燃烧程度等方面,并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至于最后凝丹这个阶段,则更为艰难。

  要将灵液团凝成固体丹丸,唯有以玄气与魂力一齐施压,掌握一个平衡度,才能成功凝成丹药,否则便是炸炉一途!

  深吸一口气,待雏丹旋转渐缓,齐丹神情骤然变得肃然,十指舞动似蝶,一串串法诀掐出,打入到身前鼎炉之中。

  体内玄气狂涌而出,魂力亦是放出,齐丹默然地循着两者之间与雏丹的契合点,精神随之一震,竭力以魂力引导,同时体内玄气化作滚滚洪流,压迫着灵液团凝成固体。

  时间稍纵即逝,鼎炉中,五枚圆润光滑的雪白丹药缓缓旋转着,似乎下一刻便会停下来一般。

  齐丹此时已收了手,静静地在一旁等待,目不转睛地盯着鼎炉内的丹药,神情紧张无比。

  此刻的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齐丹依稀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突然,一缕独属于丹药的异香在空中缓缓飘荡,随后传入了林玄鼻中,让其神情微动,道:“是补元丹的丹香!看来齐丹师姐所炼制的丹药,当是补元丹无疑。”

  打开鼎炉,五枚固体状的物事映入眼帘。其中有着三枚雪白的固本丹,而另外两枚则是焦黑一片。

  “六成的成丹率!”

  齐丹心中涌上喜意,将一枚补元丹拿在手中,雪白色的外表,圆润光滑,在掌中轻轻旋转,无垢无尘的丹药与掌心的纹路似在相互追逐,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馨香散发着,如同空谷幽兰,寂静绽放。

  此时,赵元也将丹丸炼成,一股丹香四散开来。

  可众人神情却略显古怪,这丹香居然也是补元丹,可若是如此,赵元如何胜过齐丹呢?

  齐丹也满面不解,她自认为已然做到了极致,可赵元的丹道水平决不止此,只是丹药已成,莫非还有意外不成?

  只见赵元意犹未尽地将补元丹放置回鼎炉中,他深吸一口气,暗道:“接下来,便是炼制益气丹的时刻了!”

  “咦?”

  突然,一名弟子轻咦一声,脱口道:“他怎么又重新开始炼丹了?”

  虽说有着阵法禁制的隔绝,声音无法传入,但魂力却可探查无碍,众人的注意力不由得朝着赵元汇聚而去,见后者果然又在“提灵”,不由得微微诧异起来,心中不约而同地涌现出一个想法:“难道他要……以量取胜?”

  且不说炼丹比试是否有此规定,但以量取胜,同样的补元丹即便炼制再多,又有何用呢?

  更何况,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炼丹,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不提众人的反应各异,赵元此时也开始着手炼制益气丹。

  有着先前的诸多经验,赵元炼制起益气丹还是颇为顺手的。

  心中回想着益气丹的丹方,一株株灵植被其操控着地脉之火灼烧,不多时,便凝成了一团团的灵液。

  随之而来的,是融液这一阶段。

  驾轻就熟地将灵液团压缩成雏丹的模样,再以真火润洗雏丹表面的杂质,因补元丹被保存在鼎炉中,是以赵元重新要了一樽同样的鼎炉用来炼制益气丹。

  时间随即而逝,很快地,就到了最后的阶段,凝丹。

  “这是什么丹药?为何我略感熟悉,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齐丹狐疑地打量了一眼益气丹的雏形,却是辨认不出其来历,这也难怪,如今修行界中少有炼制益气丹的丹师,更遑论是如同赵元这般想要将补元丹与益气丹融合在一起的丹师了!

  不错,赵元所要做的,便是将分别炼制好的补元丹与益气丹以一种特殊的融丹之法熔炼在一起,形成特殊的补元益气丹!

  当然,不只是齐丹看不明白,就连毕方学院的几位长老也有此疑惑,而清风学院包括林玄在内的众人,更是纷纷露出不解之色,场中,唯有梁姓男子若有所思,暗道:“赵师侄所炼制的丹药,应当还是锻骨境丹药的范畴,只是这丹药似乎与往日所见的丹药并不相同,却不知是何功效?莫非是融丹之法?”

  而此时赵元炼制益气丹也到了最后一步,只见他神色微凝,待益气丹的雏形旋转渐缓,十指蓦然舞动起来,掐出一道道法诀,打入到身前的鼎炉之中。

  体内玄气狂催,将魂力放出,赵元耐心地循着两者之间与雏丹的契合点,以魂力引导的同时,玄气化作滚滚洪流,压迫着五彩斑斓的灵液团凝成固体。

  时间一息息过去,鼎炉中,三枚泛着微光的淡黄色丹药缓缓旋转着,散发出一股别致的异香。

  手拍鼎炉,三枚益气丹应声飞出,落入到赵元的掌心之中。

  益气丹其色淡黄,表面隐隐有一丝丝复杂纹络闪过,触手冰凉,却无刚出炉的灼热之感。

  益气丹,顾名思义,便是培育温养玄气,其效用颇为不俗,只是益气丹炼制繁琐,且作用与补元丹极为相似,故而渐渐被后者所取代。

  殊不知,唯有将两种丹药以特殊的融丹之法融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最完美的效果。

  细细观摩稍许,赵元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旋即敛去,将益气丹重新放回到鼎炉之中,随即搓了搓手,暗道:“接下来,便是以融丹之法将补元丹与益气丹融合在一起,形成独一无二的补元益气丹!”

  “胜负在此一举,不容有误!”

  将心中杂念尽数除去,赵元意守空明,手一扬,两座鼎炉中的补元丹与益气丹一同飞出,在空中缓缓旋转着。

  手中法诀一掐,明黄色的火焰飞出,将六枚丹药包裹在内,短时间内可保持着丹药的效用。

  赵元神情肃然,口中念念有词,飞快地将一道道繁复多变的法诀打入到丹药上。

  与此同时,众人满脸的不解之色,怔怔然地看着赵元的举措,心中疑惑更甚。

  “他这是要做什么?炼制而出的两种丹药都有着六成的成丹率,按理说已然达到器道三品学徒的巅峰,论实力足以胜过齐丹,只是为何现在看起来,他竟然还未完成?”

  “想不通啊,以真火包裹两种丹药,使之不失去药效固然极好,但眼下他打出的繁复法诀又有何用?”

  “你们注意到了吗?他那宛若莲花状的灵火似乎极为不凡,很可能不是寻常火焰?”

  众人议论纷纷间,齐丹目光却紧盯着赵元的动作,喃喃道:

  “你究竟炼制的是什么丹药啊……”

  齐丹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缓慢,即便是日复一日的枯燥修行,在丹道中跌得灰头土脸,她也甘之如饴。

  可此时此刻,齐丹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快一点,再快一点!

  众人神色各异之时,林玄也生出了几许复杂之感,看着赵元炼丹的过程,本应是极为赏心悦目的事情,可见到他精湛的技巧、熟练的手段,心中不由生出些许惭愧。

  毕竟,林玄在器道上的投入,远不及赵元也。

  且不说众人的反应各异,赵元此时额头渗出了汗水,此时已是冬日,寒风凛凛,他却汗水直流,足可见他心中的压力是何等巨大。

  一边将一些辅助融合的灵液团掺入其中,一边打出一道道法诀,眼看着六枚丹药以一种难以言喻的方式,渐渐融合成了三枚丹药,赵元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喜意。

  小心翼翼地将补元益气丹的雏形收入了鼎炉之中,盖上炉盖。

  引出地脉之火,与明黄色灵火一同灼烧,将丝丝缕缕的杂质尽数除去,赵元的魂力感知中,三枚补元益气丹以一种玄妙的方式缓缓地融合在了一起,逐渐开始旋转起来。

  心中稍松一口气的同时,赵元嘴角的笑容方露,一丝异动却让他的笑意骤然凝固起来。

  魂力感知中,鼎炉内的一枚补元益气丹陡然膨胀起来,散发出极为危险的波动。

  紧接着,在大殿上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注视下,赵元身前的鼎炉猛然发出“轰”的一声,狠狠地炸裂开来!

  灵丹炸炉!

  “砰——”

  蕴含了上百种灵植精华的丹药,骤然膨胀开来,所引起的巨大破坏力直接冲开了鼎炉盖,轰鸣声紧接着响起,向四处扩散而去,显得分外地引人注目!

  与此同时,鼎炉的炸裂,也造成了无数的烟尘漫起,赵元首当其冲,竟是被骤然弥漫的烟尘笼罩在内,在轰然巨响中,很快地失去了踪迹。

  “这是……炸炉?”

  齐丹艰难地出声道,她神情有些恍惚,话语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的确是炸炉。”身旁的弟子微微一叹,目中显出几丝不忍之色,道:“可惜了。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炼制出两炉丹药,且都达到六成的成丹率,却没想到因为炸炉而毁于一旦,怕是直接失去比试的资格了。”

  另一名弟子也叹道:“不错,观其炼制手法之纯熟,恐怕在年轻一辈中难寻对手,却没想到竟遭遇了炸炉,此番比试,算是输了。”

  众人为了赵元而暗自担忧,纷纷显露出同情之色,在他们看来,灵丹炸炉,其内的丹药必定损毁殆尽,更何况赵元身处炸炉中心,所受到的伤害虽然不足以要了一个炼脏境修行者的性命,但受些轻伤却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林玄却隐约觉得事情不会这般轻易结束,他目光瞥到玉清长老与梁姓男子仍是神色平静,心中便定了下来。

  正自思索间,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你们快看,赵元出现了!”

  闻言,齐丹神情微动,她眯着双眼,粉唇紧抿着,朝着那处烟尘弥漫之地看去。

  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一个红袍身影,正是赵元。

  他身形挺拔如松,只是此时腰身微躬,发髻散乱,原本白皙的面容沾满了灰尘,些许焦黑的痕迹涂抹在其上,而一袭红袍亦有些损毁,整个人看起来宛若落魄的乞丐。

  不过赵元丝毫不在意这些,他的双眸明亮若星辰,定定地看着掌心上漂浮着的一枚丹药,一动不动。

  表面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火焰,这枚丹药呈金黄色,璀璨的光芒在其上闪动,散发出一股极其诱人的清香。

  丝丝玄奥的红色纹络游动如鱼,显出几分神秘之感,正是补元益气丹!

  “怎么会……”

  齐丹怔怔地看着赵元掌心上的丹药,感受其散发出的波动,心中的骄傲如同风吹蛋壳,霎时间化作碎片,零落一地。

  “不愧是毕方学院的弟子啊!能够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取出灵丹,硬生生地承受住了鼎炉炸裂的冲击,事先以灵火包裹更是保护住了丹药不至于损毁殆尽,啧啧……果然非同凡响啊!”

  “看这枚丹药散发的波动极为不凡,其中又隐隐有些熟悉的味道,想来是方才那两枚灵丹融合而成,如此手法真是闻所未闻,鬼斧神工啊……”

  众人此起彼伏的赞叹声接连响起,话语中夹杂的意味却格外复杂,或是羡慕,或是嫉妒,或是苦涩,或是赞叹,不一而足。

  而赵元只是淡淡一笑,将仅剩的一枚补元益气丹小心翼翼地收入了一个精美的玉盒中,朝着四周拱了拱手,便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玉清长老难得地出口赞道:“不错,心性上佳,天赋出众,假以时日,必在丹道上有所成就。”

  “哈哈,玉清长老谬赞了。”梁姓男子显然颇为开心,这融丹之法并非唯一,然而毕方学院多年研究,所存的融丹之法虽难度颇高,但成功率也大幅提升,如今赵元成功将融丹之法应用在这场斗丹上,也让他颇为满意。

  “多谢玉清长老夸奖。”

  赵元顿了顿,旋即对齐丹微微躬身,道:“齐道友也发挥得不错,下次加油!”

  话罢,赵元告辞离去,神色无半点嘲讽意味,而齐丹听了这话,黯淡的面容渐渐焕发光彩,她暗自攥紧了拳头,心道:

  “下次加油!”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