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两百零一章 符篆心中过

第两百零一章 符篆心中过

  闻言,先前那名秀丽女修走上前来,认出了画在一棵树干上的火球符。

  紧随其后,李远山目光微微一扫,认出了藏在一处溪水波纹间的流水符。

  就这样,两人轮番上场,一个接一个地上前认符,一轮过后,又是一轮。

  起初,他们指认的十分清楚,眼中早已经看到好几处符篆,走上前去便能立刻指出其中一处。

  但是约莫七、八轮后,随着一个又一个显眼的符篆被认出,剩下的符篆要么较为偏僻罕见,要么藏在画中很难发现,他们认符的速度明显下降。

  十五轮后,秀丽女修盯着图录上那天空遨游的飞鹰翎羽线条间,许久才道:“这似乎是一个风灵符篆。”

  红袍老者微微一笑,道:“不错。风灵符乃是玄阶中品符篆,若是催动起来,足以发挥出比起炼脏境巅峰修行者还要胜上一筹的速度。”

  又过了几轮,李远山走上前去,寻了半晌,在某处花草上一指,道:“这是木灵符。”

  “啊!”林玄身旁的一名弟子又惊又喜的低呼一声:“果然是木灵符,只是这符篆略作变化,与常见的符篆纹路不太一样,且又藏在一对杂乱的线条之中,我等先前竟然没有看出,远山师弟果然眼光锐利!”

  林玄闻言也很有同感,这些符篆大多是黄、玄两阶的层次,以他们的修为要接触到并不算困难,且木灵符并不是什么特别偏僻的符篆,只是这符篆有许多变种,出现在画卷中的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又被其他线条掩盖,所以除非是对这种符篆极为熟悉,否则很难看出。

  不过一旦有人指出来,就很容易辨认了,明白人一眼便知,李远山没有认错。

  只是这些被两人认出的,大多数都是辅助性的符篆,纵使达到玄阶中品,也不如林玄在涧河墟市交易会上得到的那道怒龙火符篆威力更强。

  随后,秀丽女修又认出了一道符篆,让人连连点头。

  见两人这般认符已是二十轮过去,非但是红袍老者颇为满意,就连不苟言笑的玉清长老,也微微含笑点头,颇为赞许。

  在百符录前站了一会儿,李远山一动不动的凝神观看,在规定的每道符篆认符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候,终于指在一处山石上,道:“地裂符。”

  此时那秀丽女修顿时心中一沉,满脸懊悔,这地裂符自己也认识,本想着轮到她就说出来,却没想到被对方捷足先登,眼下恐怕短时间内要再找出符篆来,并不容易。

  可事实如此,秀丽女修无奈走上前去,眉头紧蹙,在画卷前站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长老,弟子暂时无法认出更多的符篆。”

  “你等合力,已经认出了四十余道符篆,已经相当了不得了。”

  红袍老者赞道,并没有责怪弟子的意思。

  他转头向李远山道:“这位李师侄,不知你是否还能认出更多符篆,老道也想看看清风学院的弟子究竟有多出色,也好给我这群不成器的弟子看看,切勿眼高于顶。”

  “这长老为了学院弟子,倒是颇费心思啊!”林玄微微一叹。

  “晚辈尽力一试。”李远山走到了画卷前。

  他沉吟半晌,然后连指两处地方,一一认道:“这是弦月符,这是燃魂符。”

  红袍老者沉默片刻,旋即感慨道:“李师侄果然见识不凡,这两种符篆,都没有认错,老道若在你这个修为时,恐怕也认不出许多符来。”

  “长老谬赞了。”

  李远山不卑不亢地退下,倒令林玄对这个严肃的师兄平添几分好感。

  尽管只进行了二十余轮,但时间却过去了近乎一个时辰。

  第一场比试自己院中弟子失利,红袍老者倒是显得十分大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一也没有生气和责怪的意思。

  他宣布道:“第二场比试,比的是画符。老道这里有一个轮符盘,是一件十分奇特的灵器,请两位用符笔在上面画圈便可。”

  “每多画出一圈,遇到的无形之力就会越大,谁能画出的圈数最多,便证明谁的画符能力也就越强。你们二人休息片刻,便都依次前来试试,谁画出的圈数最多,就能获得这第二场比试的胜利。”

  制符之时,尤其是画出品阶愈高的符文,遇到的无形之力极强,也是制符的最大困难之一。

  而一旦制符的符纸、玉符等材料在因阻力迟迟无法动笔的情况下毁去,那便极为可惜了。

  这一次,秀丽女修主动请命,第一个上场一试,结果她画出了十一圈。

  “不错不错。”红袍老者赞道:“能画出十一圈,想必玄阶下品的元气符、火龙符这些符篆,对你而言已经问题不大。”

  李远山闻言心中暗惊,对方所言丝毫不差,原来这种轮符盘的测试,还真能看出各人的制符能力高低。

  不再犹豫,李远山上前一试,在尽量专注的情形下,却画出了十二圈,比先前的女修略高。

  这画圈可不像第一场的认符,认符比的是眼光锐利、见识多少,与修为高低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李远山虽然大放异彩,众人也只是认为他见识广博,看了不少古籍,对符篆的认识远超同阶修行者,但是也不会如何震惊。

  但是,这画圈考验的是制符时克制无形之力的能力,这与修为密切相关,修为越高,便能克服越强的无形之力。

  论起修为来,秀丽女修已然臻至炼脏五重境的巅峰,比起李远山还强上一线,不想竟在画符上再次输给了李远山。

  红袍老者赞道:“远山师侄在符道上的造诣恐怕接近了一品大师之境,想来再有一两年的积淀,便可尝试晋入此境了。”

  顿了顿,红袍老者道:“第三场比试开始。”

  “第三场比试,便是解符。”红袍老者大声道:“我等使用符篆,就必须施展法诀,解开符篆上的封印。谁能一次解开更多的封印,就能一次性使用更多的符篆”

  “无需老道多言,相信大家都十分清楚,这一点在符篆的使用上,十分重要。这第三场比试考验的,就是两位师侄在解开封印上的能力高低。”

  “老道这里有十枚玉符,每一枚玉符上面,都有整整一百道一模一样的封印。尔等可祭出符剑,看看在一道剑光法诀之下,能一下子解开玉符上的多少道符印,还是一样的规矩,谁解开的封印最多,就能代表己方获胜。”

  众人闻言不禁点头,这红袍老者设下的比试,果然都极有来历。

  无论是认符、画符还是解符,显然都是考验符篆之道的基本功,虽然是“文斗”,却一点都不显得虚浮无稽,反而和擂台比试斗法的“武斗”一样,都能考察出修行者在符道上的实力高低。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