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六院轮转际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六院轮转际

  “望湖台?”

  林玄微微沉吟,料想这名字恐怕是取能望见黑水湖的意思。

  穿过这座牌坊之后,就来到了一个方圆千余米的巨大平台上。平台都是由一块块大小相同,长宽丈许的青石铺成,非常齐整。

  因为天气十分晴朗的缘故,视线也十分开阔,站在平台上向山下望去,便可见到那墨黑一片的黑水湖了。

  不过视野中大部分还是苍茫茫的云雾,将附近的山体景致都掩盖住了。

  青石平台的北端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破旧石亭,高约三、四丈,长宽都是十多丈的样子,石亭的顶部和四根石柱上,都有一些藤蔓爬俯其上,使得整个石亭充满一种说不出的古意。

  不过这石亭以及望湖台的景秀风光都不是最吸引这些众人的地方,他们绝大多数都把目光集中在石亭中的六、七名红袍者身上。

  这些人服饰一致,修为却有种深不可测之感,竟都是阳玄境以上的玄士,足以见毕方学院对六院轮转的重视。

  在玉清长老的带领下,众人向前走去。

  “多年不见,玉清长老风采依旧,甚至连修行也大有长进,恐怕比起付院长也不遑多让了吧。”

  为首的红袍男子须发冗长,他面带红光地笑道。

  玉清长老回笑道:“梁道友说笑了,付院长乃是我院的顶梁柱,玉清怎敢与其相提并论,倒是怎不见肖院长,莫非他闭关了不成?”

  梁姓男子苦笑道:“玉清长老所言不差,肖院长的确闭关去了,毕竟修行愈久愈难,想必玉清道友也有所体会吧。”

  玉清长老微微点头,其实六院轮转时,各院的院长并不会现身,方才一番话,也只是客套罢了。

  两人寒暄一番,紧接着便由梁姓男子带领着众人往问世堂而去,这是毕方学院的待客所。

  前往的途中满目青翠,或大或小的飘渺云雾点缀其间,几条巨大的瀑布从高山上飞流直下,远处的几座山峰上掩映着各种楼阁,更有不少的修行者踏着各色灵光,在群峰之间穿梭飞行,一副繁忙的景象。

  所谓游目骋怀,这等平日在想象中才能存在的画面,只是看了片刻,就让林玄心情大好起来,美美地饱览这仙境风景。

  认真说起来,毕方学院的修行环境比起清风学院,的确是在伯仲之间,各有千秋。

  不多时,众人来到了汉阳峰前,这是穹顶山脉最高的山峰,还在火云峰之上,自半山腰起就被厚厚的云层笼罩,山腰以下却盖着一百多处大殿楼阁,是群峰中建筑最密集的。

  众人在其中一处百余米高的大殿前停下了,林玄抬头一看,大殿门匾上书有“问世堂”三个大字,这字看似平淡无奇,却透着一种无法说清的玄意,他细看之下,竟觉得眼神有些混乱起来,这几个字像是活了过来,化作几条人影,像大修斗法般颤抖起来。

  林玄暗道一声不妙,正要强行将目光移往他处。

  “叱!”

  一道威严的叱声从耳中传来,林玄这才如梦初醒地将目光从这几个字中转移开去,同时发现同门的师兄师姐都像他这样被这几个字吸引住了目光,无法自拔。

  梁姓男子笑着朗声道:“这几个字是数百年前本门的一位大神通前辈所题写的,蕴含了一丝幻术威能,初次见到此字,修行未至阳玄境的弟子,多半会被其吸引目光沉入幻境之中。”

  “不愧有修行学院的底蕴!”

  林玄暗自赞了一声,却未再去看那匾额,修行未至,再看也是枉然。

  梁姓男子带着众人走进了问世堂的大厅中。

  这大厅竟有十几丈高,数十丈宽广,大厅正对大门设有主座太师椅两张,其下设有面对面的两排方椅。

  梁姓男子招呼着众人坐下后,吩咐一旁的杂役分发瓜果灵茶等物,还在桌旁放下了一枚玉简。

  林玄神情微动,将玉简贴在额头上,将魂力缓缓的浸入玉简中,一会的功夫,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文字以及一幅幅精致的画面都呈现在其脑海中。

  “居然是毕方学院的地图,虽说几个重要的地点都抹去了,但大多数地方都配有详细的说明,看来毕方学院的态度不错。”

  林玄暗自感叹道,这玉简中的信息极为丰富,不仅有毕方学院内众多山峰湖泊的地形图,而且每个山峰上的建筑名称、用途,属于哪位长老的都一一详细介绍出来。

  而少数几个毕方学院规定的院中禁地,也在玉简中标示出了范围。

  待众人均看过玉简后,梁姓男子才笑道:“六院轮转乃是数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按照以往来说,留守方是要先展示一番学院实力的。不过我毕方学院与清风学院素来交好,这些规矩便往后稍推吧。”

  顿了顿,梁姓男子目光在清风学院的弟子中扫过,在触及林玄时停顿了下,随后便道:“梁某还与玉清长老有些话要谈,涉及到此次六院轮转的事宜,倘若诸位师侄对我毕方学院感兴趣,大可出去逛逛的。”

  这话的意思便是要赶人走了,林玄等人心中会意,便告退后,拿着玉简出了大厅。

  由于林玄晋为内院弟子不久,虽然有几分名气,但与众人大抵还是不熟悉的,故而他形单影只地循着玉简上标识的内容,随意走走。

  一路上,林玄看到了许多踩着同样灵器飞行的弟子,他们大多初至炼脏境,能够初步御使灵器,一个个不停的在山峰间穿梭,只是玄气消耗甚快,往往不过片刻便无力支撑,只能狼狈到底。

  这些弟子大多身着红色长袍,显然是毕方学院的标准服饰。

  突然,迎面飞来一位赤衣青年,林玄只是随意的一瞥之后,竟然愣住了。

  而对方显然也即刻认出了他,俊朗的面容上浮现出些许错愕:“林玄?”

  “陈源,果然见到你了。”

  这迎面而来的赤衣青年正是陈源。

  此时的陈源面容与数年前变化不大,只是那青色的胡痕愈发显眼,但轮廓也更为鲜明,想必在毕方学院中,亦是众多女修心仪的对象。

  “你怎么也来毕方学院了?”

  陈源错愕之色稍减,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在林玄身上打量片刻,道:“莫非你是前来参与六院轮转的?”

  听到此处,林玄微微点头,见陈源修为比起他还强上一线,不禁笑道:“每次相见都想着在修为上压过你一头,没想到真正见面了,却还是略输一筹。”

  在林玄的感知中,此时的陈源虽未突破至炼脏境五重,但已隐隐踏足了炼脏四重境的巅峰,再配合其霸道的金王焰,恐怕等闲炼脏六重境的修行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源素来淡漠的神情微露笑意,旋即道:“你天赋不在我之下,机缘也不少,这不是一步步追上来了吗?若非我年长你两岁,恐怕早已被你超过。”

  两人对视片刻,思及在古庙雨夜时并肩作战的一幕,思及在灵溪镇时选择了不同学院的一幕,思及在莽苍别府中联手逼退原天石、风怡等人的一幕,如今时过境迁,两人相交已久,默契依旧。

  停顿少许,林玄笑着道:“我本是见猎心喜,想着能与你如同在羽林郡时切磋一番,不过你想来便是留守学院的队伍人选,那么接下来的数日,我们两人大可酣畅淋漓地战上一场!”

  虽是知己好友,但林玄素来战意昂扬,而陈源听了,漠然如明月的双目也迸发出点点战意,显然极为动心。

  两人攀谈一阵,林玄忽而想起之前自苍营山回返后,自大师兄宇文章那处听来的消息,不禁将自己的疑惑道出。

  陈源微微斟酌,才道:“其实具体的事宜以及来龙去脉,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妖兽似乎与蕴含毕方血脉的后裔火烈鸟有关,这才引发了两院的龃龉。”

  林玄恍然大悟,毕方学院以毕方为名,自然极为重视与毕方相关联的东西,那妖兽倘若真是火烈鸟,蕴含了毕方血脉,那么无论是对于毕方学院神通、玄法的改进以及功法的弥补,想来都有不少的益处。

  而御灵学院打着驾驭天下灵兽的旗号,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有价值的妖兽,毕方他们是招惹不起,但区区一头蕴含着些微毕方血脉的火烈鸟,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着想着,林玄不由冷笑。

  他对御灵学院的观感一直不好,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季常青,然而御灵学院的许多做法,林玄也不认同,譬如为灵兽强制安上“御兽环”,借此来操控、奴役灵兽的做法,实在是令人齿寒。

  这也是为何林玄在角岩海时,也看不惯御兽派的缘故。

  见林玄神情有异,陈源也有几分猜想,不过他素来冷峻,自然不会多问。

  两人攀谈一阵,很快的,林玄便感应到身上联络符的颤动,知晓这是玉清长老催促众人回去。

  “明日再见。”

  天色将要昏暗,林玄微笑告辞,转身离去,却不知晓望着他离开背影的陈源,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笑意。

  问世堂面积极广,足以容纳许多人,故而林玄等人便被分配在此处安居。

  漫漫长夜,转瞬即逝。

  翌日。

  梁姓男子笑道:“本着两院交流的规矩,梁某与玉清长老经过一番讨论,确定了接下来几日的比试分别为斗符、斗丹、斗法。”

  此言一出,林玄不禁暗自点头,看来这出院交流队伍的选择也有几分道理,不仅将最热门的斗法着重考虑,也将修行百艺囊括其中,不至于出现无人上场的尴尬局面。

  在热烈气氛的烘托下,第一场的斗符很快开始。

  毕方学院出战的乃是名容貌秀丽的女修,她步履轻盈,神色自若,显然颇有经验。

  而清风学院此次同来的弟子,出自千符峰,在符道上也颇具天赋,据传已然摸到了符道一品大师的门槛,且本身修为亦在炼脏五重境,虽还入不得龙虎榜,但在龙虎榜之下,凭借着一手不俗的符篆攻击,足以笑傲大多数的内院弟子。

  林玄也很是感兴趣地看着,毕竟单纯的斗符他从未见识过,如今能有机会一窥究竟,也能长些见识。

  “要制符,首先要能认符,能符篆都不认识几个,又岂能谈的上在符篆一道上的造诣深浅?”

  毕方学院的一名红袍老者略一沉吟,肃然道:“这第一场比试,比的就是认符”

  “认符?”林玄等人是门外汉,故而均微微一愣。

  红袍老者笑着点头,然后袖袍轻轻一挥,便有一道灵光一闪而出,飞到大殿的半空,化为一张卷轴,并徐徐展开。

  “此乃百符录,是百年前老道在外游历时,得到的一件宝物。”红袍老者介绍道:“据说这百符录上,暗藏着整整一百个符篆的符文,可是老道研究了许久,都只能找出数十个罢了。”

  “你等就逐一前来认符,哪一方认出的符文更多,哪一方就获胜。不过,为免滥竽充数,老道也定个规矩,一人一次就只能指认一个符文,依此轮流,已经认出过的符文,就不能再次指认,直到没有人能够认出为止。”

  林玄闻言,向那展开的百符录看去,只见上面画着一副高山流水的画面,其中还有少许楼阁建筑掩映其中,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藏在深山中的道观,但若是仔细看,那树木山石的纹理、一花一木的线条,似乎都另有玄机,仿佛一道道符文一般。

  说完规则后,红袍老者含笑道:“远来是客,这位师侄,你便先行认符吧。”

  林玄等人商议一番,觉得这场比试还略有技巧,因为自己认出的符文对方就不可以再认,所以,应该从最简单的、最容易辨认的符文着手,先将那些容易辨认出的符文一一指出。

  “李师侄,你上前去认吧。”玉清长老淡淡道,这种认符方式愈到最后困难程度愈高,即便先行认符,优势也不大。

  那李师侄正是千符峰的弟子,名为李远山,他走向前去,在某块山石纹理处一指,道:“这是聚气符。”

  “很好。”红袍老者点点头,示意毕方学院的那名女修也前来认符。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