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初登斗技场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初登斗技场

  取下悬浮着的传音符,林玄一一察看起来。

  首先是分别来自周泉与梁倩的消息,林玄看完后不禁露出笑容,这两个与他一同拜入清风学院的同辈弟子,也成功晋入内院,是以特意发传音符来告知。

  梁倩倒也罢了,她资质本就不错,却是晋入了炼脏境后,水到渠成地成为内院弟子;周泉倒是费了一番波折,参与了外院小比,夺得了前三席位,这才晋入内院。

  不过数年过去,两人能取得如此成果,林玄也为他们高兴,只是彼此间的修为差距越拉越大,恐怕往后并肩作战的可能性,着实不大。

  摇摇头,林玄接着看下去。

  这道传音符却是甘堂发来,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林玄不觉微笑,甘堂见他许久不来莫邪峰,自然想到林玄是在闭关,故而除了嘱咐他勤勉修行外,也别将器道抛到脑后。

  虽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修行上,但林玄于角岩海的那段时间,也曾将那处有别于天玄界的炼器材料收集,以作练手之用,尽管收效并无想象中那般可观,倒也扎扎实实地在器道上前进了一步,堪堪达到了三品学徒之境。

  当然,林玄若想炼制出独属于自己的本命灵器,还要一段不近的路要走,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机缘,或是缓步前行,顺其自然。

  “小师弟,师姐我已经成功突破至炼脏四重境了,待你出关后再见到我,可不要太惊讶噢!”

  二师姐龚薇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耳畔,林玄听了不禁唇角微翘,暗道:“再见时,还不知谁让谁惊讶呢。”

  除此之外,剩下的传音符大抵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林玄略略看过便不再多想。

  “于情于理,还是先去拜见师尊吧。”

  林玄心中一定,出了静室后,便直奔凌霄峰顶而去。

  一路上,林玄也遇到了不少同门师兄弟,只是由于他常年闭关的缘故,大多数人对其并不熟识。

  尽管林玄初晋内院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时过境迁,数年过去,又有谁还能记得当初拜入学院仅三年便突破至炼脏境的人,就在眼前呢?

  林玄也乐得如此,略略点头后便不再多言,左右都不认识,如此倒也省却许多麻烦。

  平日里龚长老要负责经阁堂的事务,但也并非时时驻扎于那里,故而林玄来得颇为凑巧,很快便见到了龚长老。

  “林玄拜见师尊。”

  林玄跪拜于地,座上的龚长老仍是一身蓝袍,他闻言伸手虚扶道:“不必多礼,你且起来吧。”

  闻言,林玄从善如流地起身,就见得龚长老微讶道:“玄儿,不想你闭关时日不久,修为的提升竟如此迅速,眼下观来,怕是距炼脏四重境,也仅有一步之遥吧。”

  龚长老能一眼看破自己的修为,林玄并不惊讶,闻言也只是道:“弟子侥幸得了些机缘,这才能迅速提升的。”

  他虽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但无论是冰泽界还是角岩海一行,对林玄而言都是更为难得的淬炼,若非如此,单纯的闭关打坐,又如何能够这般效果呢?

  当然,这些话自然只能藏在心底,不可言与他人知。

  龚长老微微颔首,不管林玄得了什么机缘,都是他的弟子,无需追根究底,更何况以他这弟子的修为进境,已经隐然可以预料到在将来的清风学院中,必然占有一席之地。

  如此良材美玉,着实难得。

  沉吟稍许,龚长老道:“过两日便又是斗技场开放之时,你可前往一试。尽管你修为尚浅,但借着这个机会考量己身实力,也可与内院的诸位弟子互相认识下,岂不是一举两得?”

  林玄闻言倒真有些心动,他此时到了修行的关隘,若要待水盈满溢出,还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正好几门玄法威力又有提升,借着斗技场这个平台,与同为内院弟子的师兄弟切磋,何乐而不为?

  应允下来后,林玄便告辞离去,离着斗技场开放还有两日,他趁着这个时间多做些准备,不求一鸣惊人,但求稳扎稳打。

  ……

  斗技场开放之日,林玄与龚薇同来。

  正巧龚薇突破至炼脏四重境已有一段时日,在龚长老的建议下,稳固了境界的她,也想来试试水。

  见到林玄时,龚薇的神情自然是十分精彩,没想到这个入门不久的小师弟,在短短数年内便几乎追赶上了她的脚步。

  不过龚薇本就性情活泼开朗,待林玄也如亲弟弟一般,自然不会生出嫉恨情绪,反倒满心欢喜、与有荣焉。

  到了斗技场,龚薇见众人围拢,人头攒动地望着某处,神情微动,道:“你看大家都盯着的,便是内院的第一美人,齐萱。”

  “原来这便是齐萱……”

  那处站着的女子亭亭玉立,气质淡雅脱俗,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不似凡尘,给人一种强烈的惊艳冲击。

  “齐萱师姐方至清风学院时,大家惊为天人,其宛若人间仙子,连师姐我的风姿都被压下去了呢。”

  龚薇淡淡一笑,难得地露出几分醋意。

  林玄点点头,内院骤然出现一名天资、容貌皆是上上之选的女子,龚薇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自然也会生出几许嫉妒。

  而这齐萱,在内院中的确颇有几分声名,不单是因其美貌,也是齐萱在入内院七年后便突破至炼脏境五重,被誉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本身条件又极好,这才成了众多内院弟子的梦中情人。

  “师弟你记住,若是以后在斗技场有机会遇到齐萱,一定不要因为对方是女子就手下留情哦!”

  将目光投到别处,龚薇忽而说了这么一句话,林玄虽不知其中含义,但师姐说的话,他自然没有不答应下来的道理。

  两人走到了斗技场旁,因龚薇在学院里认识的朋友不少,彼此谈论起来,则少了一些陌生疏离。

  谈论片刻,话题很快转移到修炼方面。

  其中大家修炼的功法及玄法,或是偶然获得的传承,都是关注的焦点。

  当然,对于各自修炼传承的东西,几人都只是简单一提,不涉及深层次的东西。

  “这位林师弟,以炼脏三重境的修为,前来参与斗技,想来必定有过人之处。”

  一名面容白皙的青年目光一转,把矛头指向了林玄。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林玄这种连四重境都未晋入的人物,他不屑去关注。

  但此子与龚薇看起来关系不错,虽说只是师姐弟的关系,就不得不让他注意了。

  “林师弟实力还可以。”

  龚薇也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只得帮忙应付一句。

  林玄懒得搭话,他早就看出来这青年的目光一直在龚薇身上流转,想必是对后者有意思,自然不想搭理。

  这几人大多与那青年交好,闻言,眼中却隐隐带着不屑,或许是嫉妒他与龚薇的关系,恨不得见他丢丑。

  只是众人几番试探后,林玄仍神色淡淡,他们觉得无趣,也就作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

  数名高层长老,齐聚斗技场上。

  切磋的场地,就在正中间,是一片足有方圆百丈的空地。

  众多内院弟子,分居斗技场的四个角点。

  诸位长老目光微动,在一众内院弟子中扫过,轻声讨论起来。

  “这一辈的弟子,实力都出乎预料的强。”

  “如今修行界隐有动荡将起,或许是群星璀璨之际,只是这些弟子的实力或许比起同辈弟子要强上不少,可终究境界不足,难登大堂。”

  “也是,非但是我清风学院人才辈出,其余的五大修行学院亦是如此,就某种程度上而言,恐怕清风学院的弟子还处于劣势。”

  几位长老微微叹息,均有些感慨。

  不多时,负责斗技场的月护法,宣布开始。

  整个斗技切磋,大多数长老只是观摩,可以点评,但不会插手。

  “既然无人出手,那么孟某先出来,哪位师兄愿意与我切磋一二。”

  一名肤色黝黑的男子站在场地中间,向斗技场下的众人抱拳道。

  其人名为孟烈,修为已达炼脏四重境,正是斗技场上的常客,若是有朝一日晋入五重境,说不得可以前去挑战龙虎榜上的弟子。

  “我来!”

  一道声音响起,林玄淡淡看去,原是先前那出言挤兑他的青年,就见其站了起来,身上腾现一股深红炎气,声势不俗。

  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对这场斗技颇为关注。

  “那孟烈固然常来斗技,可实力精进却不大,反而是李宏师兄修为高出些许,又擅长火属性玄法,恐怕实力更胜一筹!”

  “火月诀!”

  李宏的攻击中,散发一股肆虐狂暴的炎力,那可怕的威力,足以把一间房屋,瞬间打成飞灰。

  林玄微微点头,单论攻击力,李宏的这一式玄法的确不差,与自己之前参悟的“赤炎爆”意境相似,但威力却稍显孱弱,想来是少了那爆裂的推进层次。

  对面的孟烈也不敢小觑,他手握一把折扇,身法飘逸,一道道凌厉的玄气,化作霸道强绝的银色残风,吞食一切。

  论攻击威力,孟烈比李宏还稍些,但是其身法更加飘逸,收放自如,看起来赏心悦目。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孟烈终究还是玄气不足,被李宏一式火爆玄法轰击,纵然他勉强抵挡,也被震得连连倒退,狼狈不堪,几乎受了一些轻伤。

  “承让。”

  李宏没有趁势出击,只是神色中的得意,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

  那孟烈时常角逐斗技场,眼下败落有些颓废,可对方实力的确比起他还强上一线,因此也只能自认倒霉。

  第一轮的切磋,李宏三十招内获胜,显得轻描淡写。

  “此子不错,胜在中规中矩,只是也无甚出彩之处,若无改变,恐怕将来难登龙虎榜。”

  有长老如此说道,只是声音极小,唯有近旁的几人能闻。

  首战告捷,那李宏面色红润,情绪高涨,将目光投到龚薇身上,却见后者正与林玄交谈甚欢,不由得怒上心头,本欲发作,却又忍耐下来,他暗自冷笑,旋即道:

  “听闻林玄师弟乃是天纵之才,虽说修为稍低,但师兄我见猎心喜,相与你切磋一番,不知师弟意下如何?”

  众人的目光霎时间便汇集到了林玄的身上,龚薇皱了皱秀眉,低声道:“小师弟,那李宏很可能是因为师姐的缘故对你发难,你大可推掉,无需理会。”

  见龚薇露出担忧神情,林玄心中微暖,道了声“无妨”,旋即便往前数步,朗声道:“李师兄要切磋,师弟怎敢不答应?只是望师兄在斗技中千万留手,毕竟修为差距摆在那,以免误伤才是。”

  听闻此言,李宏目光愈发寒冷,他向林玄下战书本就不合理,有“恃强凛弱”的嫌疑,本打算给对方一个教训,岂料林玄巧舌如簧,轻飘飘地点出修为差距,再谈及留手,如此一来,他想要下狠手,恐怕就殊为不易。

  上了斗技场,两人彼此见礼后,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却是林玄率先动手。

  “九重山!”

  林玄意念一动,周身青绿色光晕,化作重重大山,连绵不断,起伏不定,如同千钧巨力,有着难以抵御、仿若永无止尽的压迫冲击。

  那一刹的气势压迫,让李宏全身气血一窒,呼吸都感觉困难。

  他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始终从容不迫的青年,实力有多强。

  “火月诀!”

  抵抗住压力,李宏故技重施,竭力施展自己威力最强的招式之一。

  “砰——”

  青翠光晕笼罩着的九重山,一共九重压迫,重重叠加,一下把李宏压制到绝境,几乎吐血。

  “好强的招式!”

  “这玄法似曾相识,莫非是六院轮转中军皇学院的玄法?”

  场上众观战者,惊呼失声。

  “轰——”

  两三招后,李宏被震飞数丈,栽落于地。

  场上哗然一片。

  “扑通——”

  落败的那一刻,李宏震惊懊悔,这林玄当真可怕,明明是炼脏三重境的修为,却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力,实在是难以置信。

  不过思及林玄所用的玄法,李宏仿佛找到了破绽一般,压住了胸前翻滚的气血,大喝道:

  “他是军皇学院的奸细!诸位长老明鉴,此獠使用的玄法分明是军皇学院所有,若不正法视听,李某不服!”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