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悠悠半载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悠悠半载过

  想这崇道人也不愧是心志坚韧之人,竟能够将百毒噬身诀修至如此程度,只是看其神智渐渐不清的样子,想来此生也无望神通境了。

  林玄以千山叠破去其邪法后,崇道人显得更为疯狂,吱呀呀地乱叫着,就欲再发出袭击,可林玄既然见识到了这门邪法的威力,又怎会令他入如愿?

  将赤雷玄气催动到极致,林玄口唇微张,迸出一个个字节,霎时间便隐约化作雷霆巨响:

  “惊雷吼!”

  这门地阶玄法被林玄施展开来,霎时间便将那专修肉身,被灵虫戾气沾染神魂的崇道人击得嘶吼大叫起来,显然愈发痛苦。

  这还未完,林玄丹田锻山种微微颤动,紧接着九重山迅速显出,朝那处于混乱状态的崇道人轰然砸下!

  “砰——”

  崇道人躲闪不及,被千钧巨力的九重山砸中,纵使有着虫蜕甲胄的保护,仍是在“吱呀吱呀”的声响中,被砸得血肉模糊。

  崇道人,就此陨落!

  林玄轻呼出一口气,此番与崇道人对战,他可谓是手段齐出,若非最后关键时刻崇道人将百毒噬身诀运转到极致,反而神智被蒙蔽,他也无法通过惊雷吼震慑心神,转而以力压人,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惜了他这一番心志坚韧又心思缜密,到头来,还是空欢喜。”

  恐怕崇道人也无法想到百毒噬身诀纵然威力巨大,可对修行者的意志考验同样艰巨,世间唯有一人是虫魔,要想修至巅峰,还需一步一脚印方是正途。

  草草将现场处理了一番,林玄略作调息,身形微动化作一抹银光,回到了海灵门中。

  ……

  星月流转,昼夜更替,转眼又是半年过去。

  林玄盘坐于静室中,身下的蒲团隐约有灰尘积累,而他双目紧闭,神情古井无波,只是一身气息愈发地沉凝。

  蓦地,仿若有东西崩碎一般,林玄的骨骼吱呀作响,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紧接着,他浑身散发的那股沉凝气息却未如同之前那般节节攀升起来,反而更显得浑厚、内敛。

  “炼脏三重境,给我破!”

  此言方出,便有若决堤洪水压倒最后一根稻草,林玄的气息渐渐趋于稳定,完成了此番突破。

  他睁开双眸,掠过些许精芒,旋即又收敛起来,稍稍感受了这具身躯所蕴含的力量,林玄唇角笑意微动:

  “总算将体修境界成功突破至炼脏三重境,不枉我大半年来百般枯坐、千般锤炼。”

  “至此,体修境界再次赶上了法修境界,虽说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但无论如何,适度平衡、权重才是修行的上上之选。”

  林玄在苍营山时便将体修一途水到渠成地突破至炼脏境,只是而后由于种种缘故稍有耽搁,所幸于冰泽界中得到烈火蝉与寒霜蜈的精血,他花费了些精力、时间将所需材料收集完毕后,便配置出那对淬体有着神妙效果的药液。

  有了淬体药液的辅助,林玄踏实修行,他本就根基扎实,这些时日又将撼天霸体功的些许难关攻克,修行起来倒是顺风顺水,如今修至炼脏三重境,不仅是他长年累月的积累,更是勤勉修行的回报。

  “虽说此时法修境界还未看到破境的契机,但积累已是足够,怕是要不了多久,便能窥到门槛。”

  林玄喃喃道,半载苦修,不仅将修为提升上去,于源星岛数月磨砺也有了成效,在不间断的修炼中,数门玄法的威力也有了些微提升。

  虽说玄法品阶在那,若有提升,大抵也是随着修为的长进也水涨船高,但修行本就没有尽头,纵然玄法有品阶的划分,但能否修炼至圆满无瑕的地步,怕是世间罕有。

  大多数的修行者一味追求品阶更高,威力更为不凡的玄法,却忽视了对玄法本身深层次的探索,纵使有所瑕疵,可若是能够将其修至返璞归真的层次,即便是寻常的地阶玄法,恐怕也不逊色于神通。

  当然,要达到那种境界,非但要眼界极广,对玄法、神通的悟性要求亦是极高,恐怕非寻常人所能做到。

  “稍加参悟了小五行雷遁后,无意间竟牵动了修炼奔雷九变的些许问题,彼此印证,倒也提升了些许。”

  林玄将玉简放在手心轻轻摩挲,他自回返海灵门后,每日都会抽些时间来参悟这小五行雷遁,虽因残缺而跌落至下品,但贵为曾经的上品神通,同样不是林玄这区区炼脏境的修为可以参悟透彻的。

  而他也知晓了为何小五行雷遁品阶会跌落到这个地步,原是内容残缺了几乎大半有余,也难怪价格没有高到令人望而却步。

  小五行雷遁,顾名思义便是以五种不同属性的雷霆来施展遁术,其实雷霆亦有阴阳五行之分,而修炼这小五行雷遁所需的五种雷霆分别是乙木神雷、丙火神雷、戊土神雷、庚金神雷和癸水神雷。

  林玄对雷霆的了解不少,可当知晓修炼这门遁法所需仍是被雷得外焦里嫩,要知道,这五种雷霆怕是修行界中最顶尖的几种雷霆,又如何是他这个小小的修行者能够得到的呢?

  不过好在后来再一细看,原来这小五行雷遁的要求并不苛刻,只是交代了来龙去脉罢了。

  既有小五行雷遁,自然也有大五行雷遁,前者乃是自后者衍变而来的简易神通,对雷霆的要求也大大降低。

  青木雷霆可代替乙木神雷,赤火雷霆可代替丙火神雷,其余的黄土雷霆、白金雷霆、黑水雷霆则一一对应,若是能够将五行雷霆尽皆集齐,还可施展出真正的五行遁法,威力端的难以想象。

  当然,即便是小五行雷霆,林玄也要颇费一番心思,好在自赤雷木上得来的赤雷,亦属青木雷霆,且残缺玉简中正好记载着青木雷霆与赤火雷霆两门遁法,对他而言正是恰当。

  不过要参悟这小五行雷遁也非一时半会可完成的,不过若是能够施展出青木雷霆遁,恐怕速度堪比神通境的强者。

  “残缺的遁法……”

  林玄不禁摇摇头,他似乎与“残缺”二字极为有缘,修行多年来无论是九重山还是奔雷九变,都非完整,不过易得的玄法未必珍贵,反倒是经过一番努力才得到,更具一番滋味。

  轻轻呼出一口气,林玄再度盘坐于蒲团上,欲将境界稳固。

  可就在此时,他胸前悬挂的万界珠忽而绽放出柔和光晕,那熟悉的光芒再度涌现,令林玄神色骤然动容。

  “万界珠……复苏了?”

  长达一年的蕴养,林玄始终不曾懈怠,不想在破境不久后,万界珠也从沉寂中苏醒,这对他而言,的确是喜上加喜。

  “有了万界珠,总算能够回到天玄界了。”

  林玄轻声一笑,旋即将目光收回,徐徐闭眼,渐渐入定。

  数日后的夜里。

  玄阴宗内,林玄微笑道:“秦歌,我们能离开这里了。”

  似乎来到角岩海后,秦歌的神情也不似往日那般冷漠,虽说在人前仍旧戴着面纱、不苟言笑,但在林玄面前,却时不时会展露些许笑意,这在后者看来,已属难得。

  毕竟秦歌生性清冷,能够有所改变,对林玄来说都是极为难得。

  “你找到办法了?”

  秦歌微显疑惑,她也并非是完全不懂,至少清楚要完成小界间的腾跃挪动,若是修为不足,至少要有传送阵的存在。

  修为自然是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提升至足以跨越小界的程度,而要动用大规模传送阵的条件定然十分苛刻,故而秦歌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林玄微微一笑,目光却有些闪烁,他自然知晓秦歌的心思,只是功能逆天的万界珠事关重大,甚至隐隐可能牵扯到诸多势力,以他目前的实力连自保都做不到,又何必将秦歌也拖进这团摸不清的浑水当中?

  退一万步说,纵然林玄将真相告知秦歌又能如何?

  不过是多添风险罢了。

  林玄不说的事情,秦歌也不会多问,她素来如此,并无多心。

  犹豫少许,林玄还是问道:“你要随我回天玄界,还是……”

  平心而论,林玄当然希望秦歌与他同返天玄界,彼此也有个照应,只是秦歌来历成谜,又牵涉到冰泽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两全其美的说辞来解释。

  况且,若是秦歌贸然出现在清风学院之中,引起诸位长老的猜疑,又该如何应对?

  只是秦歌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种种疑虑,只听得面前的女子坚定道:“我要回家。”

  话音虽软,但透出的坚定意味却不容动摇,林玄微怔,旋即苦笑道:“是了,冰泽界才是你的家。”

  犹记得那个夜晚,秦歌吐露心声,说“此处虽好非吾乡”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不敢或忘。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百般思虑呢?

  自嘲一笑,林玄转念想道:“或许这才是最好的安排。”

  秦歌自幼生活在冰泽界中,熟悉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且那处修炼环境极好,对于秦歌修行冰属性功法而言,当是最适合不过。

  若是与他同去清风学院,指不定修炼速度便要大打折扣。

  再者,秦歌生性清冷,在玄阴宗当个圣女倒也罢了,可即便拜入清风学院中,也不过是个内院弟子,日常琐碎的任务不少,以她的性子,怕是会显得格格不入。

  “只是……”

  林玄摇摇头,欲言又止,他轻叹一声,环顾四周,终于还是道:“那我们便离开吧。”

  秦歌点点头,对玄阴宗倒是没有什么留恋。

  林玄当然也不会有所顾念,来到角岩海本就是意外,且不过短短一年的光景,熟识的人不过区区几人,知心的更是一人也无,何必多思?

  当然,在离开前林玄也给姜芸留下了书信,想来足以安抚对方,无需烦忧林玄离去玄阴宗可能的反扑。

  毕竟,他这次是与玄阴宗的“圣女”一同离开的。

  激发了万界珠,林玄拉住秦歌的手,伴随着光芒闪烁,两人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

  灰尘沉积覆盖一地,忽而光芒乍现,一道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一袭青衫着身,眉眼清朗,正是林玄。

  微微扫视了四周,见与离去时并无多大改变,林玄不由得嘴角微翘:“总算回到清风学院了啊。”

  自角岩海传送至冰泽界后,林玄将在交易会上得来的留影璧赠与了秦歌,嘱咐对方好生参悟,以期在修行上有所收获。

  他知晓自己能做的不多,但凡是力所能及的,都尽力去做。

  尽管留影璧得来不易,且仅能参悟数次,但林玄认为值得,便不去考虑太多。

  辞别秦歌,林玄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胸中翻滚,但他仍是默默压住这股情绪,再次激发了万界珠,回到了清风学院中。

  “万界珠果真神妙,没想到能够将此处坐标显现出来,只消以玄气催动,便可安然回返,省却了一番麻烦。”

  之前数次使用万界珠,林玄都是在两地间辗转,不似这次来回奔波,还险些葬送了性命。

  算算日子,从他离开这间静室已有一年多,若是连他自苍营山回来后闭关的那段日子也一并加起来,恐怕已有两年光景。

  也不知消失的这段时日里,学院中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而那些许久未见的人,是否来寻过他?

  “师尊,诸位师兄师姐,还有甘大师……”

  林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几番奔波,最中意的还是学院,没有那么多的纷扰,只需一心修行,生活虽稍显枯燥,但更令他心安。

  青衫微展,静室中沉积的尘土便被扫去,显露出些许清新。

  林玄缓缓走到静室的出口,布置着三师兄徐棋所赠阵盘的法阵还绽放着微弱的灵光,显然就要因玄玉内蕴含玄气的耗尽而失去效用,好在林玄回来得及时,终究还是未到那一步。

  “咦?”

  林玄眉梢微挑,注意到几道传音符在禁制的拦截下悬浮在半空,显然是有事要寻他。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