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虫甲与百毒

第一百九十四章 虫甲与百毒

  赤炎爆!

  精致绝伦的火焰莲花陡然爆裂开来,将那漫天袭来的灵虫群轰炸得七零八落,隐约可闻见焦灼的气味,竟是带了些难以言喻的香气。

  见到可谓心血的灵虫群被这一式玄法破去大半,崇道人的心可谓在滴血,他恨恨地看了眼林玄,见后者祭出了青竹剑,不禁怒极反笑道:

  “区区下品灵器就想奈何你崇爷爷?”

  在青竹剑当空之际,崇道人的依然没有什么惊慌的神色,反而满脸不屑地出言讥讽。

  随即,眼看着剑锋寒光近额,他忽然咧嘴一笑,放在腹上的手握拳锤下,同时口中一呕,大片黄褐、黑红之色的东西喷涌而出,迎头撞向空中的飞剑。

  看着崇道人的这番动作,正面对着的林玄脸色不禁一白,只觉得腹中汹涌澎湃,如翻江倒海一般。

  他看得分明,从崇道人口中喷出的东西延续着一贯的风格,无不与“虫”字沾边,而且这次还不是活虫,而是数不尽的各类虫蜕组成。

  蛇、蜈蚣、蜘蛛、蝎子……

  还有很多他叫不出来名字的各类灵虫甲壳,单单是虫蜕也就罢了,可是即便是隔得如此之远,林玄仍然能清楚地闻得上面阵阵的腐烂、咸腥的臭气,感觉上就像是忽然被万千虫尸掩埋了一般。

  再联想到这些东西居然是自崇道人的口中吐出的,怎能不让人恶心作呕?

  这些虫蜕显然并不是什么死物,看上去倒像是某种祭炼过的器物一般,在聚合迎向青竹剑的过程中,伴着“哧呀哧呀”的令人倒牙发寒的声音,汇成一副人形的铠甲,严严实实地将崇道人倒在后面。

  崇道人不愧是“虫道人”,哪怕是件灵器也非得跟虫子扯上关系不可!

  林玄此时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些虫蜕之上,每一个个体都含有灵性,并带着一丝灵光,聚合在一起时更非随意,而是以某种特殊的规律,正好将所有虫蜕上蕴涵着的力量结合放大,形成一件上好的防御器物,单论威力而言,几近于下品灵器了。

  而且林玄修为尚未至阳玄境,无法发挥出青竹剑十成十的威力,而崇道人这件虫甲则不同,只需不惜玄气地催发,恐怕真能够达到抵御寻常下品灵器攻击的目的。

  奇怪的是,即便是以虫蜕为材,崇道人又是如何将这些恶心的东西收入体内的呢?

  若说这些虫蜕每个都是可以自由变幻大小,宛若法宝的灵物,林玄第一个不相信。

  就在他心生疑问的同时,青竹剑已经结结实实地劈到了虫蜕甲之上。

  其实林玄也并不想硬撼这些一看便知不简单的虫蜕,而是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不过眨眼功夫,剑势已成再无能阻止,无奈之下也只得试试,看看虫蜕甲的威力如何。

  至于一剑劈开这虫蜕甲,最好是能连后面的崇道人一齐劈死这种事情,林玄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虫蜕甲遮盖下的崇道人满脸讥诮之色,见此,林玄也不禁面色微沉,对他这一击更加不乐观。

  果然,青竹剑硬生生的砍在虫蜕甲之上,发出一阵金铁交击声,随即火星四溅,尖锐刺耳之声充耳,剑锋由上至下划过,最终砸到了地上,破开了大片的土石。

  林玄眼力何等了得,清清楚楚地见得,虫蜕甲不过轻颤,被青竹剑劈出的凹痕瞬间圆满如初,反倒是青竹剑上灵光黯淡,显然短时间内无法再行使用。

  霎时间,林玄眉梢一挑,崇道人则是满脸冷笑,两人反应不一,对这个结果却都并不如何意外。

  “这个崇道人,果然不好对付!”

  林玄暗叹一声,他这青竹剑经玄气蕴养多年,若是全力以赴,恐怕足以发挥出六成威力,可却不想使计趁对方不备时将灵虫一网打尽后,崇道人的一件防御性的虫蜕甲,便让自己蓄势已久的一击无功而返。

  “桀桀,即便是海灵门的姜芸,你崇爷爷也不将她放在眼里,更别说你这个所谓的客卿了。”

  林玄闻言眉头微皱,没想到崇道人居然连他的身份也已知晓,莫非有人透露了不成?

  说话的同时,崇道人并没有闲着,而是伸出一只手搭到了通体狰狞险恶之气的虫蜕甲之上,似抚摩又似扣动,话音刚落,忽然“轰”的一下,整副铠甲散开,重新化为漫天虫蜕将他包裹在其中。

  仿佛有生命一般,一阵疯狂地扭曲,化作了一副露出面目四肢的甲胄。

  此时的虫蜕甲看上愈发的丑陋狰狞,遍布獠牙颜色斑驳,看上去就像一只伺机而动的剧毒蜘蛛一般。

  奇怪的是,崇道人的四肢却并没有包裹在甲胄当中,而是裸露到了外面,以虫蜕甲的规模来看,不可能连包裹不到,想来是有其他的用意。

  甲胄在身,崇道人得意地狂笑了起来,略略僵硬地扭动了下脖子,接着又道:“你们这些散修,就是不安分守己,以为加入了宗门做客卿,便可以一步登天,与我们宗门弟子争锋,你们配吗?不自量力!”

  “住口!”

  林玄蓦地冷笑一声,这崇道人莫非以为凭借一副虫蜕甲便可以安然无虞吗?他的确短时间无法再动用青竹剑,可面对这种乌龟壳般的防御,却是体修的用武之地!

  将体修元力自四肢百骸中调动而出,蛰伏已久的肉身力量徐徐复苏,转眼间便充斥了全身,林玄大喝道:

  “废物虫修,尽弄邪法,殊不知假以时日有万虫噬体的下场!”

  “好,好,你小子好胆,今曰若让你好死,以后我就不叫崇道人。”

  好像被林玄的话刺激到了,崇道人呀呀叫着,脸上再无戏谑玩弄之意,反而满脸的狰狞煞气,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林玄调动元力,破煞掌轰然击出,纯正的体修元力,对这等邪法铸就的虫蜕甲,正有克制的奇效!

  十余丈的距离一掌即至,随即发生的事,却让人大感意外。

  崇道人竟然不闪不避,满脸冷笑地就这么任由破煞掌轰击到了胸口之上。

  接着,意外发生了,一击之下并没有想象中的破煞掌弹回或者发出金铁之声,片刻之前还坚硬无比的虫蜕甲仿佛瞬间软化了一般,“哧”的一声,竟让大半个掌印应声而入。

  这样的情形,即便是用出了全力的林玄自己都没有想到,不由得愣了愣,可他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便是傻子也知道,崇道人不可能做出自杀的事情,他敢如此必有所持。

  果然,破煞掌入体的崇道人脸上并没有痛苦错愕之色,好似被轰击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反而低头看了看,随即现出了诡异残忍的笑容。

  紧接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伤口处响起。

  乍听之下,好似饥饿的老鼠啃噬着尸体,又像是无穷尽的蚂蚁或蜜蜂,在密集爬动时发出的怪异声响。

  接着,被眼前的怪异情况暂时夺取注意力的林玄,并没有如何加力,可破煞掌却肉眼可见地一寸寸陷入,仿佛前方不是坚硬的虫蜕甲,也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烂泥沼泽一般。

  在他凝重的目光注视之下,破煞掌就这么一寸寸的没入,偶尔有点点灵光粉末洒落,还未来得及细看,便被破口处蹿出的黑点抄走,仿佛是美食一般吞噬、啃咬,瞬间消失。

  不过顷刻,数寸大小的破煞掌,竟有大半就这么凭空不见,不知落入了什么东西的腹中,只有那声声渗人的响动在继续。

  自破煞掌轰击到胸口后,崇道人脸上一直不停的冷笑忽然顿住,这并不是有什么变故,而是他的面容刹那间变得有些僵硬、抽搐,已经不受他控制,摆不出正常的面容了。

  一只略显枯瘦而青筋毕露的手掌,忽然伸出,一把将那纯由元力凝成的破煞掌捏成齑粉。

  同时,崇道人以怪异的声音开口说道:“你敢看不起虫修?你又怎知我受过多少苦才有今天?”

  “既然如此,现在就让你尝尝,崇爷爷到底受过什么罪?”

  语速越来越快,到得后来已不似人声,更分辨不出什么内容。

  随即,“嗤嗤嗤”的声音响起,起伏间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却听不分明,更加不像是人类的语言,总之随着他口中声音愈发的高亢响亮,周围的玄气也骤然震荡暴烈了起来,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酝酿。

  就在这时,崇道人的另一只手掌,豁然伸出,就这么平举着正对着林玄。

  “嗤啦”,紧裹着手臂的一整段袖子撕裂,碎布片飘洒间,整条手臂好似充气一般膨胀了起来。

  从小臂到手掌,瞬间胀到了平时的五六倍大小,皮肤也被撑得薄如蝉翼,甚至能清楚地看出其内的条条血管、青筋,继而一片暗沉浮起,隐隐的内里还有一个个凹凸在游走。

  这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就在那条异样的手臂吸引住了林玄的目光时,一抹黑光闪烁,同时还伴有浓浓的腥臭之气。

  “轰”的一声,崇道人的整条手臂蓦然崩散开来,不似血肉之躯,没有红雨漫天,反而有大量的黑点乍现,犹如山洪暴发泥石席卷,转眼间就要将数丈之外的林玄包裹起来。

  而崇道人晃悠着空荡荡的一条手臂,好似失去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全无感觉似地,声声冷笑传出,却又不见他嘴巴开合,听起来就像是他的身体中有无数张口一般。

  就这么片刻功夫,他的脸上表情愈发的不似人类,更不时鼓起一个个如同甲虫一般的凹凸,就这么爬行着,从额头到下巴,狰狞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恐怖,即便是林玄曾经在幽明谷见过的阴魂鬼修,也比他更像是一个人类。

  “百毒噬身诀!”

  这就是崇道人的秘法,杀手锏!

  面对宛若山洪暴发的黑点来袭,林玄微微叹了口气,旋即将奔雷九变催动到了极致,紧接着手中青芒乍现,一抹有着百十座山峦的虚影骤然形成,朝着那仿若势不可挡的黑点迎去!

  千山叠!

  层峦叠嶂一般,翠绿光晕隐约带了土黄色,这门天阶玄法虽还未被林玄参悟透彻,但此时施展出来,比起地阶上品玄法,恐怕也不逞多让!

  “轰隆隆——”

  宛若雷霆炸响,密密麻麻的黑点与千山叠骤然碰撞在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与此同时,林玄已然清清楚楚地见得,那些数不胜数的黑点,正是一只只活生生的灵虫,由此,他也认出了崇道人所修的功法。

  百毒噬身诀,这并不是什么太隐秘的功法,虽然称不上是大路货,但多花些玄玉,却也不难弄到,可是由于种种限制,修习的人并不多,简直可以用绝无仅有来形容。

  一种威力不小,足以位列地阶层次的功法,获取难度也不高,却几乎无人问津,想也知道其中必有难点。

  确实是如此,此功法乃是不知几许年前,一位纵横无敌的邪道大修所创。

  此人号虫魔,杀人盈野,肆意妄为,终其一生却无人能制,最后让他修炼到了造化境的巅峰。

  可他无意间惹了一名同样剑术登峰造极的剑修,两人约战一处,结果无人可知,最终两人都未再现身于修行界之中,故而许多人纷纷猜测两人是同归于尽。

  话说回来,这百毒噬身诀的功法威力绝伦,但修习的难度也绝非常人能够接受的,即便是心智坚毅如林玄,偶然得知这门功法,并知晓大概后,也不寒而栗,根本不敢生出修习的念头。

  修炼之初,便需豢养大量灵虫,然后以秘药辅助,曰曰让灵虫啃噬躯体,一边忍受无边的痛苦不能隔绝、不能抑制,同时还要运转法诀用心神沟通、精血炼化,将食尽他血肉的灵虫炼化成心血相连,类似分身的存在。

  先由四肢开始,渐至吞噬全身,最后重新构造出一个完全由无数灵虫组成的身体,这个功法便算是大成了。

  这门功法,由肉身境的修行者练来,只能练到四肢尽数化虫的程度;

  到了神通境,除去丹田之外,整个身体可以完全被吞噬,转而由灵虫组成;

  直到造化境,百毒噬身诀才算是修至顶峰,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奇效。

  当然,大多数的人在修至前期,便已不堪痛苦改练其他功法,或是走火入魔而亡了。

  由此可见,这百毒噬身诀何其可怖!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