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五十四章 跌落地宫

第五十四章 跌落地宫

  青袍少女与蓝衣少女在山间行走,此时夕阳撒下淡淡的光晕,落在两人身上,竟好似神仙眷侣一般,美不胜收。

  看着近在咫尺的村庄,林玄心头微微涌出不舍之意,短短时间的相处,令他对这个名为慕夕蓝的少女,产生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情愫。

  原来这慕夕蓝是青林城周围仙乐镇人,自幼母亲早逝,父亲重病,她靠着毅力在山间采摘草药于市井换取粮食,竟也出落到如今这般亭亭玉立,令林玄既是心疼,又是赞叹。

  好在慕夕蓝素来坚韧,虽每逢困境艰困,都能豁达乐观,不郁结于怀,与林玄稍稍熟了,便活泼动人,煞是可爱。

  “就送你到这儿了。”林玄勉强微笑道,眼中的情意虽不甚显露,但慕夕蓝少女心思敏锐,又怎能不知?

  兼之慕夕蓝对林玄也素有几分好感,于是面上就不自觉飞起几许绯红,轻声道:“那我先回到家去了,明天见……”

  说完这一句,慕夕蓝便小跑着下了山路,朝仙乐镇中行去,而林玄脑海中仅留着那一句“明天见”,再望着那曼妙的少女姿态,竟是不觉痴了。

  ……

  日光熠熠,落在湖面上泛起点点微光,而那湖面上倒映出的两张面孔,一者俊秀出尘,一者淡雅如兰。

  这正是林玄与慕夕蓝。

  几日的往来,两人愈发熟稔的同时,也渐渐将对方视作了心上人。

  毕竟都是少年心思,一旦动心便犹若天雷勾动地火,个中滋味难以形容。

  林玄道:“夕蓝,你今日要采什么草药啊?”

  闻言,慕夕蓝神色骤然黯淡下来,琉璃般的眼中泪光点点,道:“昨日请来的大夫说,爹爹已然病入膏肓,怕是活不过五日了。”

  林玄蓦地一惊,道:“怎会如此?伯父他前几日不是身体康健了些吗?病情怎会恶化至如此地步?”

  慕夕蓝摇头道:“我也不知。那大夫也说不出具体缘由,爹爹又整日沉默不语……”

  说到此处,慕夕蓝一行清泪缓缓流下,令林玄心中暗痛不已。

  他曾听慕夕蓝说道,其父生性清冷,自她出生起,娘亲因难产而亡,爹爹便终日郁郁不振,总是对着天空发呆。

  虽不知晓个中缘由,但林玄也大致猜测到,或许是由于慕夕蓝的娘亲所致,这让他不由感慨世间有情人何其多也,但能够常年挂怀于心,不敢或忘的,又有几人呢?

  “玄哥哥,你能不能陪我散散心?”慕夕蓝神色中露出几许忧容,令人不禁心生怜爱。

  林玄自然是答应下来,与慕夕蓝在凤岭山的外围游荡起来。

  认真说起来,这凤岭山巨大无比,林玄往日自通往青林城的那条小路徘徊而上,竟是从未绕着凤岭山走过完整的一圈。

  如今陪着慕夕蓝在外围晃荡,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只消稍稍放出气息震慑,那外围的妖兽一旦感应便不敢来犯,倒也没有多大危险。

  “嗯?”

  林玄忽地停住脚步,眼下此地散发出一股细微的奇异药香气息,令他心中一动。

  “玄哥哥,你是不是也闻到了一股药香?”见林玄停下脚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慕夕蓝眉眼微动,却是随口道出。

  林玄闻言一怔,可看着慕夕蓝澄澈琉璃般的双目毫无杂质,心中的怀疑也去了大半。

  无他,这奇异的药香实则是一种名为“灵源花”的草药释放而出,对于魂力大有裨益,照理而言,唯有神魂达到一定强度,也就是步入修行者的道路,才能够闻见灵源花的异香。

  可慕夕蓝浑身上下的确无半点修行的痕迹,莫非这真的与其在草药上的独特天赋有关?

  这些时日的相处以来,林玄对慕夕蓝的感观不断发生变化,起初觉得对方不过是容貌倾城的寻常少女,后来却发现慕夕蓝在对草药灵植的辨析上颇有一种难言的天赋,似乎极为适合此道一般。

  如今慕夕蓝毫无修为在身,却能够闻见灵源花的异香,这等天赋也着实惊人。

  林玄心中将这份迟疑暂时放下,微微颔首,随即循着异香飘来处走去。

  “咦?”慕夕蓝发出一声轻呼,道:“这里居然有一口枯井?”

  林玄朝下看去,这口杂草丛生的枯井深处,闪烁着熹微光芒,纵使他目力惊人,也无法看清井中究竟有何物?

  然而灵源花的异香却的的确确的从此处飘出的,毋庸置疑。

  林玄眉头微皱,这灵源花乃是玄阶灵植,于他而言颇有益处,纵使这枯井下有何危险,也务必是要试一试的。

  “只是……”林玄看了一眼好奇打量枯井的慕夕蓝,一时间有些踌躇,倘若让她在此等候,身在凤岭山外围,无林玄气息震慑,若是有妖兽来袭,恐怕危险至极。

  然而若是带慕夕蓝进入枯井,井中情况只怕更为凶险,届时他自保都成问题,又如何抽出身来护慕夕蓝周全呢?

  就在林玄陷入两难境地之时,慕夕蓝微微一笑,双手触在了枯井旁一个不起眼的凹槽处,蓦地,她忽觉一阵痛意,却是指尖被石块划开,点点血迹落在了凹槽处,渐渐被吸收而去。

  “轰隆隆——”

  霎时间,地动山摇!

  林玄纵有修为护身,尚且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震动搅得体内木元真气散乱不堪,而无玄气在身的慕夕蓝更是不堪,东倒西歪间,随着地面渐渐裂开痕迹,她竟是一时不慎从愈发宽阔的裂隙中跌落下去!

  林玄神色骤然变化,见此景,毫不犹豫的将木元真气催动,旋即身轻如燕的飘落下去,将慕夕蓝的手紧紧牵住!

  可此时那些裂开的缝隙全无落足点,林玄又逢气息混乱之际,竟是只能与慕夕蓝一同跌落下去,纵使他素来聪慧,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所幸两人终是命不该绝,随着缝隙的扩大,两人下落的速度渐缓,好似来到了一片飘浮的空间中。

  明明是极深处日光难以照耀的昏暗之地,却有美轮美奂的红色矿石发出了柔和的光晕,林玄手牵着慕夕蓝缓缓落在了地面上,看着那巍峨高耸、气势磅礴的巨大地下宫殿,不禁震撼得难以言语!(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