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四十八章 报血仇

第四十八章 报血仇

  半载有余的修炼,足以将九重山这门残缺的玄法推至五重圆满的地步,林玄将木元真气疯狂灌注入其中,为的便是先声夺人!

  尽管魅女李湘与红袍詹刹在明,陈源在暗,但眼下双方实力不均,论起境界而言,还是林玄这方稍弱。

  是以眼见事态发生变化,林玄当即改变策略,先下手为强!

  果不其然,见九重山来势汹汹,饶是詹刹已是锻骨二重境的强者,也不禁感到颇大的压力,他面色沉凝,霎时间全身血光涌现,一层薄薄的血衣笼罩于身,却是使出了“煞血衣”这门独门玄法!

  煞血衣,本就是詹刹的独门玄法,若无相关功法,是无法修炼出这等残酷血腥的玄法的。

  然而比起詹幽所使用的煞血衣,詹刹展现的威力则更为惊人,非但将那轰然砸下的九重山稳稳托住,甚至蔓延开一片血色,令淡青色的山峦缓缓发生了难以言喻的污秽变化。

  林玄冷哼一声,煞血衣纵然强大,可九重山也并非仅有这般威力,是以他法诀一掐,那九重山上光芒陡然绽放,一缕缕青绿色的波纹荡漾开来,霎时间便将血色逼退至一旁。

  旋即,九重山重量更增,再向下一分!

  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般变化,詹刹的面色当即就是一白,原本并不高大的身躯也凭空矮了一截,只能源源不断的凭借玄气维持住煞血衣的运转,一方面抓紧污秽九重山,另一方面也抵挡住九重山的沛然巨力,否则一个不慎,便是被打落凡尘的下场。

  见此,那魅女李湘看了林玄一眼,目光中倒是多了几分正视的意味。

  她原本以为林玄能够击杀其兄,不过靠的是几分运气罢了。不成想林玄竟能够将排位更在屠刀李俭上的詹刹暂时压制住,足以令她生出几分警惕了。

  只是眼下还有更需防备的人。

  魅女李湘见大好局面暂时失控,也不着恼,横竖林玄要与詹刹分出胜负来并不那般容易,而在此之前,她也该与隐藏在暗处的人生死决战!

  “出来吧。”魅女李湘轻声出口,话语中没有了平日里的妩媚诱人,却平添了几分别样的坚定意味。

  她能够以一己之力修炼至今,自然不会是什么寻常女子,而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魅女李湘,也决不会轻易认输。

  话音落下,一袭浅色长衫的陈源缓缓走了出来,他面色漠然,看着魅女李湘的目光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似是被这个意味不明的目光激怒,魅女李湘不怒反笑,道:“好大的威风!看来你我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陈源淡淡一扫,冷声道:“无知。”

  斗战一触即发。

  陈源羽扇轻挥,肉眼难辨的细针在黑夜中化作一缕银光,朝魅女李湘飞速袭去。

  后者面色微凝,先前吃过这羽扇的亏,虽说受了轻伤,调息片刻即可,但对其还是颇有几分忌惮。

  是以李湘身形急速闪烁,下一刻便退至一旁,自手中撒出淡绿色的粉末,霎时间便充斥了周遭的数丈环境。

  陈源心知这不过是普通毒粉,即便吸入体内只消稍稍运转功法便可解决,但他经先前牵丝毒一事也早有警惕,故而不假思索的祭出了金王焰,熊熊燃烧的璀璨金焰在玄气的催动下,比起先前强上了何止数倍!

  但见那金王焰陡然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在淡绿毒粉所化毒雾中横冲直撞,不过数息间便已焚烧殆尽,而金王焰色泽明亮如故,煞是动人。

  李湘眼中掠过一丝惊惧,对这金王焰的威力颇感心惊,原来先前陈源并未全力催动,才会着了牵丝毒的道,如今金王焰在玄气的加持下堪比玄阶中品的玄法,威力更上一层楼,饶是李湘手段繁多,与金王焰相比,也不禁有些相形见绌。

  而在两人斗得如火如荼之时,林玄这方的局面也发生了新的变化。

  许是詹刹并未舍得用自身的精血来催动煞血衣,是以威力虽强,但究竟是外物所施,在九重山的强力压迫下,多少有些后继乏力。

  林玄正是看中这一点,不单是将木元真气源源不断的输送入九重山内,另一方面也悄然从天地间汲取玄气来补充消耗,毕竟与比自身高出一重小境界的修行者斗战,玄气数量上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况且木神经所修得的木元真气威力并不强横,重在恢复极快与生生不息两个特性上,若是不能在木元真气耗尽前将詹刹击杀,恐怕届时陨落的,便是林玄自己了。

  而在林玄这番强悍的攻势下,即使詹刹有心要逼出精血来施展玄法,也苦于抽不出手来。

  修行者对战之时,可谓是瞬息万变,倘若分心应对,只怕会自食苦果。

  两人僵持片刻,林玄的面色稍显苍白,见詹刹亦是如此,且神情中多了几许绝望之意,心中动念的同时,陡然大喝一声道:“詹幽!”

  “嗯?”陡然听到“詹幽”二字,詹刹纵是心冷如铁,也不禁露出少许怔然,而林玄此时提到詹幽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使其分神,可真正的杀招却藏在话中。

  雷照观想法中出了“惊魂雷”这门艰涩的秘技外,还另有一门不列入玄法范畴类的小手段,便是将魂力以话音的形式传递而出,与对方的神魂形成些许感应,借此便可扰乱对方,达成目的。

  林玄以魂力混合在“詹幽”二字中,使詹刹这个可谓是亲手杀害血脉至亲的父亲有了些许迟滞,借助这个机会,以传递的魂力扰乱对方心神,才可舍去许多波折。

  “砰——”

  一时失神,詹刹手中动作稍缓,便见那巍峨山岳再次压下,而受此压力,詹刹虽陡然清醒过来,却已无济于事。

  那磅礴压力入体,眼前所见之景渐渐被庞大山峦所覆盖,留在詹刹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场景,便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詹幽,我替你报仇了。”

  林玄看着山峦虚影渐渐消散下,已然成了一滩烂泥的詹刹,不由轻叹一声。

  他回想起那个面容苍白的少年,在临死前眼中的解脱之色,心中登时被什么东西填满,又有一些东西放下,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摇摇头,将这些纷乱想法暂时压下,见陈源虽占据上风,但优势并不明显,林玄嘴角露出笑容,在原地抱着双手,戏谑道:“陈兄,我来助你!”(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