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三十七章 胜负难料

第三十七章 胜负难料

  上回护送货物至羽林郡,林玄四人也有了一番共患难的交情,即便是与张继这个有过节的世家子弟,关系也缓和了几分。

  当然,若是让林玄选择的话,自然是洛林与凌潇潇更值得交往。

  如今为凌云商行办事,三人再聚,令林玄也多了几分信心。

  “林老弟果真是天赋异禀,上回见到你方才是晋入五重境未久,不成想数月过去,竟又晋了一重,实在是匪夷所思啊。”洛林感慨说道。

  林玄笑着摇头道:“不过是有几分侥幸罢了。”

  他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修为境界,除了《木神经》这门功法的强大外,过人的天赋以及超乎常人的努力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当然,林玄每一次对机缘的把握也是难得的。

  几人互相攀谈了一阵,约定好日期后,便各自离去。

  毕竟千林商行请来的人并不那么简单,纵使林玄对自己颇有几分信心,也不会放松警惕,以免平白失了机缘。

  ……

  三日后。

  林玄三人在钱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发现那片绮木石矿脉的地方,而甫一到达,林玄便敏锐地察觉到对面投来的不善目光。

  首先站在最前方的,自然是千林商行的管事,他身穿大红色衣袍,神情倨傲,嘴角不停冷笑,显然对此次的比斗胸有成竹。

  而站在那名管事身后的三人,则都是洗髓六重境的修为,丝毫不逊色于林玄,这也让他暗自警惕。

  “原来是钱夫人到了啊!”红袍管事假惺惺地笑道:“不知钱夫人准备好了没?倘若比斗输了这条绮木石矿脉,想必你在凌云商行中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吧。”

  “不劳你费心。”钱夫人神情平静地道:“还未开始比斗,还是不要将话说得太慢,否则谁打谁的脸,还不一定呢。”

  红袍管事脸上的笑容登时凝固,可随即他恨恨地挥了挥衣袖,道:“既然如此,也不必多费口舌了,就现在开始吧。”

  “那是自然。”钱夫人神情不变,转过头对洛林道:“洛小友,第一场比斗由你上吧。”

  洛林闻言点点头,走上前去,而对方派出的对手则是一名容貌平凡的灰衣青年,看上去平凡无奇,但洛林素来谨慎,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两人依照比斗的规矩,同时拱手道:“请。”

  话音方落,洛林催动玄气,口微张,霎时间一缕肉眼难见的波动悄然传开,而被这波动笼罩在内的修行者,均是神色一怔。

  林玄自修炼《洗灵篇》以来,魂力却是茁壮了不少,眼下虽有些愣神,但比起身旁的凌潇潇却是好上太多,几乎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暗道:

  “原来他擅长音波类的玄法,这门玄法对同等境界的人亦有影响,或许品阶已达到黄阶上品。”

  音波类的玄法素来少见,且因为大多起到干扰的作用,悄无声息间摄人心神,故而颇有些防不胜防。

  眼看着那名灰衣青年面色微变,看来也反应了过来,只是洛林的后招已出,却不知道能不能接下。

  熊熊燃烧的火球散发着炙热的气意,转瞬间便到了灰衣青年的面前,他眼中的火球越来越大,情急之下却是催动了玄法,一面黑色盾牌缓缓浮现在身旁。

  然而方才被音波玄法所影响,如今有失了先机,却见火球猛地撞在了黑色盾牌之上!

  “轰隆——”

  两者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嗤嗤——”

  黑色盾牌尚未完全成形便遭受了这一击,当即破碎开来,化作点点灵光消散而去。

  而那名灰衣青年被残余的威力轰中,霎时间被震飞了数丈远,口吐鲜血,面色惨白至极。

  “废物!”

  见此情景,红袍管事怒骂一声,眼中闪过不屑之意,随即他双手横立在胸前,冷声道:“紫奕,第二场你上吧。”

  话音落下,一名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缓缓走出,其面容姣好,只是眼中闪过残忍的笑意,令人心颤。

  “她就交给我吧。”凌潇潇眼眸微动,面上闪过几分跃跃欲试之意,而钱夫人虽觉得心中有些不妥,但也并未多说什么。

  两女比斗,又都生得花容月貌,自然令人啧啧赞叹。

  然而凌潇潇面色微白,却是受到对方的气势压迫所致。

  林玄双眼微眯,以他如今的境界,自然看得出那名为紫奕的女子的气息颇为沉凝,比起凌潇潇而言多了几分优势。

  而凌潇潇斗法经验尚浅,却是有些按捺不住的先行出手。

  “寒冰掌!”

  凌潇潇掌心淡蓝色的玄气飞舞,仿佛落雪般动人,她一掌轰出,甚至引得周围的环境也添了几分寒意。

  紫奕冷冷一笑,原本垂立的双手染上了紫色的光晕,隐约间似乎可见紫色火焰跳动,煞是惊人!

  眼看着寒冰掌来袭,紫奕一拳轰出,其上裹挟着丝丝缕缕的紫焰,绽放出难以言喻的凶厉。

  一拳一掌相触,登时发出“嗤嗤”的声音,寒冰与烈焰一朝相逢,自然是水火不容。

  眼看着两人比斗得如此激烈,在场的众人也不觉生出几分错愕。

  原本是娇滴滴的两名女子,比斗的声势却如此惊人,修行中人果真都非凡俗可比。

  只是随着比斗的进行,林玄等人的面色却渐渐沉重起来。

  无他,此时的情况对凌潇潇着实不利,火与冰遇,后者仿佛天生就落败一般,倘若玄法的火候相近,此时比拼的,便只是境界的高低罢了。

  然而凌潇潇在这方面却是落入了下风。

  果不其然,眼看着凌潇潇面色愈发惨白,而紫奕却依旧神情冰冷,眸子中甚至闪过嘲讽的笑意,钱夫人冷声道:“够了。潇潇先下来吧,你不是她的对手。”

  闻言,凌潇潇娇躯一颤,却是干脆的认输。以她此时仅存的玄气而言,甚至无法支撑过数十息,倒不如干脆认输。

  “哈哈哈!”红袍管事朗声笑道:“早认输不就好了,何苦白费功夫呢?”

  钱夫人哼了一声,道:“最后一场还没比,胜负难料。”

  “噢?”红袍管事诡秘的一笑,落在林玄的眼中,令后者不禁起了几分警惕之意。(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