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二十七章 退敌与收获

第二十七章 退敌与收获

        “去吧,腐灵印!”

        法印漆黑,隐隐裹挟着难言的阴晦气息,单从其名来看,也必定是极为阴毒的玄法。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面对这等强大歹毒的攻势,蒙面男子竟丝毫无避开的意图。

        但见他单手掐诀,那条泛着淡金色光芒的长鞭倏忽而至,旋即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朝着来袭的腐灵印狠狠鞭笞而下!

        “嗤嗤——”

        腐灵印本就具备强悍的腐蚀之力,与金色流光相遇,瞬间便犹若水火不容一般发出阵阵声响。

        然而蒙面男子不为所动,但见其手中法诀一变,那条被腐灵印渐渐侵蚀的金色长鞭陡然冒出了阵阵金色焰火,极为炽烈,散发着灼人的高温,却是瞬间将腐灵印上的黑气烧灼殆尽。

        见此情景,曹亮面色大变,大声喝道:“你究竟是何人?”

        蒙面男子不为所动,冷声道:“曹亮,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倘若你执意挡路,我也不介意跟你斗上一场!”

        曹亮面色阴晴不定,他初晋锻骨三重境,修为本就弱上那不知深浅的蒙面男子一筹,纵使仍有压箱底的手段,可却是两败俱伤之法。

        如今除却蒙面男子外,林玄四人也不容小觑,若是在平常不过是随手收拾便可,可如今却是不由得曹亮要仔细思量一番了。

        目光微微瞥向周围的黑风寨人,曹亮面色一狠,却是在众目睽睽下转身便逃,丝毫风度也无。

        而其不愧是黑煞榜排名第五十二位的高手,论起这遁逃的功夫,只怕寻常锻骨三重境也难以比拟。

        见曹亮逃走,余下的黑风寨人面色陡变,心中生出难以言喻的荒谬感,以及渐渐变得浓郁的无力。

        蒙面男子对曹亮的遁逃倒是不以为意,他轻声道:“把剩下的人收拾了吧。”

        话音方落,林玄四人便如疾射的箭一般飞掠而出,纵使余下的黑风寨人数量上占了优势,可战意已失,却是令林玄四人轻轻松松便收割了项上人头。

        片刻后,地面上仅留一片狼藉,唯有血迹斑斑与遍地的尸身,才能证明方才发生了什么。

        “见过影卫大人。”林玄四人见蒙面男子沉默不语,心下不由有些忐忑。

        “无妨。”蒙面男子缓缓说道:“此次黑风寨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途经灵蛇岗,本来倒也不算什么,以你们几人的实力,足以应付。孰料那曹亮也来到了此处,其乃是黑煞榜上的强者,你们不是他一合之敌,若是我再不出手,只怕后果堪忧。”

        “黑煞榜?”林玄几人道了声谢,便疑惑问道:“不知影卫大人可否告知这黑煞榜是何物?”

        蒙面男子微微沉默,旋即道:“这本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告诉你们也无妨。羽林郡周遭常有盗匪乱窜,又偶有邪魔外道,故而羽林郡的郡王府通过秘密布下的眼线收集了众多资料,设立了黑煞榜。”

        “凡是进入黑煞榜名单的,都是羽林郡悬赏的人物,而方才那曹亮是黑风寨的三当家,排名第五十二位,也算是不凡。更何况如今其进阶为锻骨三重境,只怕排行也要往上提一提了。”

        “除此之外,黑煞榜名单上共有百人。而无一例外进入黑煞榜的,均是锻骨境的强者,这也是为何我说你们几人但凡遇到黑煞榜人时,都不是对手。”

        闻言,林玄几人的神情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黑煞榜果真名不虚传,竟需要晋入锻骨境才有入榜的资格,他们几人能从曹亮手中逃得性命,实在是侥幸。

        “此番事了,我还是继续隐藏于暗中进行保护。”蒙面男子沉声道:“过了灵蛇岗,前方不远处便是羽林郡所在,想必也无什么大的危险。”

        “至于这里的尸身,你们看着办吧。”蒙面男子目光微微一瞥,旋即毫不在意的飞掠而去,转瞬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见状,林玄微微放下心来,道:“莫非影卫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将这里的财物自行分配?”

        其余三人均是应道:“想来便是如此。影卫大人已是锻骨境的高手,自然看不上这区区财物,眼下倒是便宜了我们。”

        接下来,林玄四人便将那些黑风寨人身上的财物收拾出来,大致清点一遍,令几人也变得神采奕奕。

        这些财物中绝大部分是寻常的灵草、矿石,倒也值不了多少玄玉,然而自鹰钩鼻男子和刀疤男子身上搜得的乾坤袋中,却有着颇为丰富的玄玉。

        几人自然是十分高兴,大致商量一下,便将这些财物分配均匀。

        而剩下的,则是几样较为珍贵的物事。

        两本淡黄色的秘册,一颗乳白色的丹药,一枚古朴的令牌。

        几人目光来回移动,最终还是汇聚到了洛林的身上,毕竟他修为境界最高,足以服众。

        洛林微微一笑,道:“这四样东西均颇为珍贵,倒不如让林老弟先挑吧。毕竟他在这番护送的途中,出力可谓是最多的。”

        这话倒是实在,无论是先一步发现黑风寨人的踪迹,还是击杀了鹰钩鼻男子,林玄的功劳毋庸置疑。

        故而凌潇潇与张继面色微变,却也没有说出什么。

        “多谢诸位,那么在下便先行挑选了。”林玄拱了拱手,旋即将目光移到那四样物事上。

        秘册自然不必说,想来是功法或是玄法一类的,然而林玄有《木神经》在身,所修炼的玄法又极为不凡,已是有些贪多嚼不烂的嫌疑,故而将目光移开;而那枚乳白色的丹药便是洗髓丹,只是林玄的乾坤袋中也有一枚,自然不做考虑。

        至于最后的那枚令牌,触手冰凉,虽看不出具体用途,但能够被刀疤男子妥善收藏,料想也非凡物。

        想了想,林玄便道:“在下就拿这枚令牌好了。”

        此言一出,张继与凌潇潇的目光便柔和许多,在他们眼中,令牌的价值不详,自然无法与其他三样物事相提并论。

        这之后,洛林三人也分别挑选了各自中意的物事,再将地面上草草收拾了一番,便又押着货物,走出了灵蛇岗。

        ……

        羽林郡,悦来客栈。

        一名紫衣老者双目微阖,其身上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然而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其身,却令人无法辨清虚实。(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