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三章 玉佩护身

第三章 玉佩护身

        凶兽吐纳玄气,在机缘巧合之下便可凝成内丹,可大多数的凶兽唯有修至锻骨境才能有内丹生出,如今得到灵蟾的内丹,林玄稍感意外,又有些了然。

        毕竟这莽苍别府乃是独立的空间,玄气算得上是颇为充沛,不比外界的玄气稀薄程度不一,且有着月华的洗炼,灵蟾能够凝出内丹虽是奇异,倒也没有多大问题。

        林玄摩挲着淡黄色内丹,心中暗道:

        “这内丹所蕴玄气既是经过月华洗炼,想必颇为纯净。更何况灵蟾注重体魄的锤炼,对于这颗内丹当午灌注过多的心血,只要我缓慢汲取,想来应无大碍。”

        这般想罢,林玄试着引动了内丹中的一缕玄气,同时将所修心法运转开来,霎时间,这缕玄气便被他摄入体内。

        半晌后,林玄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面上却是难以言喻的喜意。

        在他的感知中,这缕玄气随着心法的运转而逐渐融入体魄,虽未能直接转化为丹田内的玄气,但却在无形中锤炼了他的躯体。

        隐约间,林玄似乎觉得肉身的力量强大了些许。

        只是这等汲取凶兽内丹玄气的做法想必颇有弊端,林玄也不敢多做尝试,是以将内丹小心翼翼地收起后,便如老僧打坐般,缓缓汲取着天地间的玄气来恢复。

        ……

        半日后。

        林玄神情懊恼,看着地面上的残破尸身,不禁叹了口气。

        这半日来,他有意无意的与这莽苍别府中的凶兽比斗,尽管挑选的都是些修行境界与他相仿,甚至稍弱些的凶兽,但成果却不尽如人意。

        也是他对莽苍别府的特殊环境了解不足,竟不知这半日斗战的凶兽内,或多或少的有着独门玄法,相比较之下,灵蟾的毒液喷溅,倒像是寻常手段了。

        好在林玄毕竟身法高绝,有着落叶无踪傍身,纵然击杀凶兽不成反被追杀,也能够安然脱身。

        只不过他的运气稍差,尽管也击杀了几头凶兽,却并未发现内丹,这令他也有几分无奈。

        “只怕这莽苍别府的特殊之处还不止如此,却是我想象得过于简单了。”

        林玄轻轻叹了口气,可他旋即面色微变,身子猛然跃至一旁,便见原先所站之处,一柄尖锐的黄色土锥毫无征兆的出现,见其尖端的寒芒隐现,便知不同寻常。

        “咦?竟能够躲过‘厚土锥’的一击,你这小子倒也有几分本事。”

        林玄神情冷凝,闻声看去,便见一名微显肥胖的华衣少年慢慢走出,其面上微露怒意,偏又露出嘲讽的笑容,再加上浑身上下金灿灿的,活脱脱一个富态的公子哥形象。

        “你是哑巴吗?见到本公子还不来谢罪,呆呆地站在那里作甚!”

        华衣少年面上怒气更甚,见林玄一身粗布衣衫,不由面露鄙夷,复又道:“真是乡巴佬,想必还没见过本公子吧。我爹乃是军皇学院的贺长老,你还不速速俯首认罪,缴纳十枚玄玉后就自己消失吧!”

        林玄眼睛一眯,脑海急速转动。

        来到这莽苍别府已两日有余,他再是迟钝,通过细致的观察,以及之前掌握的些许信息,早已推断出天玄六院的弟子联袂至此,完成一场试炼。

        而他这外来者的身份,自然不能令人发觉,否则若是令天玄六院的人知晓自己身怀秘宝,只怕陨落之期近在眼前。

        眼下这华衣少年所言令林玄心中寒意更甚,且不说俯首认罪不是他的性情能为,便是那十枚玄玉,也非他所能拿出的。

        天地玄气逸散于山海间,然偶有矿藏可开采出由精纯玄气凝聚的玄玉,分作天、地、玄、黄四阶。

        虽说华衣少年所言的玄玉必是黄阶玄玉无疑,然而以林玄区区青林城林家的一员,又如何能够拥有?

        想来,也只有天玄六院的弟子才能够使用玄玉来修炼吧。

        心中不甘之意一闪而逝,林玄深吸一口气,将手缓缓深入稍显宽大的衣物内,看似要拿出玄玉来化解此事。

        那华衣少年撇了撇嘴,虽不满林玄未曾出言道歉,但想到等玄玉到手后再行羞辱,一丝笑意便浮现于嘴角旁。

        可随后,这丝笑意便凝固在了脸上。

        在他由戏谑骤变惊恐的眼中,一个散发着炙热气息的掌印呼啸而至,毫无疑问,在他毫无防备之下,这个掌印很可能使他身受重伤!

        林玄面色冷厉,方才的动作不过是迷惑华衣少年罢了。

        见其性情嚣张,又凭借着身份向其余修行者勒索,想必此等事情没有少做,林玄既已遇到,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能,倒不如顺势而为,先将其击成重伤,待得莽苍别府的时限一过,纵然是贵为军皇学院的贺长老想要对付他,也无从下手。

        若不如此,以华衣少年展现的洗髓四重境的修行境界,便已胜过林玄。更何况其乃是军皇学院的弟子,手中玄法秘技定然不少,若让他先下手为强,林玄饶是智计百出,只怕也回天无力。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炎火掌就要轰击在华衣少年的身上,只是片刻,林玄的神情复又变得复杂起来。

        在他的眼中,一层土黄色的光罩忽然浮现而出,与此同时,华衣少年腰间的玉佩也随之碎去。

        可就是这层看似不起眼的土黄色光罩,令林玄势在必得的一击落了空。眼看着浅红如火的掌印被光罩消磨殆尽,而后者却明亮如初,林玄深吸一口气,却是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便逃!

        “可恶的小子,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华衣少年从生死恐惧中缓过来,不禁咬牙切齿,同时又有些后怕。若非临行前,他爹托军皇学院内的一位炼器高手制作了这枚九重山玉佩以防万一,只怕此时的他早已身受重伤。

        所幸这“九重山”乃是上乘玄法,非军皇学院的出色弟子无法习得,纵使封存于玉佩中威力大减,也足以抵挡洗髓境修行者的全力一击,土黄色光罩仍旧明亮如初。

        狠狠骂了几句,见林玄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消失在视线中,华衣少年一咬牙,拼命催动着玄气,朝林玄迅速追去!

        伴随着呼呼风声,一场比拼玄气的追逐战,就此拉开序幕!(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