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玄祖(尘湘) > 第二章 击杀灵蟾

第二章 击杀灵蟾

        “你是何人?”

        林玄面色微白,他脑中思绪千回百转,身躯竟是在这庞大的压力下剧烈的颤抖起来,看起来像是恐惧到了极点。

        见状,来者冷哼一声,玄气一凝,却是化作一条漆黑蟒蛇朝林玄轰击而去!

        “砰——”

        林玄如遭雷噬,狠狠砸在了地上,身躯上漆黑玄气缭绕,嘴角溢出鲜血,看上去受伤极重,可饶是如此,他的身躯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这副样子落在了来者的眼中,不屑之意更浓,戏谑道:“原本看你身法独特,便想一探究竟。不曾想你竟如此不堪一击,区区三重境也敢来这莽苍别府之中,真是自寻死路。”

        话罢,他衣袖一甩,俊美的容颜显出几分厌恶,径直离去,只留下躺在地上的林玄,攥紧了拳头,眸中闪动着炽烈的火焰。

        眼角余光中,林玄看着白袍青年完全消失在视线中,这才勉强从地上爬起,轻轻掸掉身上衣物的灰尘,简单的几个动作,竟令他面容扭曲,想来是痛苦到了极点。

        不多时,林玄迈动着迟缓的步伐,找到了一个足以容身的树洞,这才微微放松,催动心法,全身心沉浸在修复伤势中。

        半晌时光过去,林玄猛然呕出一口殷红鲜血,面色却不再像方才那样惨白,他此时眼底恨意犹存,却又多了几分庆幸。

        “还是大意了啊!未曾想到,这莽苍别府中,竟有着锻骨境的修行者!”

        林玄苦笑,他在那白袍青年初至便已发觉,只是对方修行高深,纵然没有掩饰玄气的波动,仍旧令林玄来不及反应过来。

        之后林玄所为,无论是一心逃走,或是身躯颤抖,均是为了不横生枝节罢了。

        林玄虽在青林城长大,未曾见过多少世面,但也对人心有几分粗浅的把握。

        方才那白袍男子来得突然,想必是巧合遇见,既然如此,林玄的身份当未暴露,对方已然臻至锻骨境,又年纪不大,自然心高气傲。

        倘若林玄执意反抗,说不定适得其反,但若要他出言恳求,又心有不甘。故而林玄只能假作恐惧,以此让白袍男子失去兴趣,甚至生出鄙夷。

        然而只要保得一条命在,又有何事不可为?

        “终究是实力不足啊!”林玄恨意渐敛,倘若他也是锻骨境的修行者,又何惧白袍男子丝毫,又何必故作惶恐以此来打消对方的杀意。

        只是随手一击便令他身受重伤,白袍男子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但肉身三境中,洗髓、锻骨、练脏,一境一台阶。

        再多的折辱,都是对他的磨砺与洗礼。

        林玄眼中的恨意一点点消磨,面色愈发沉着冷静,心底的火焰却熊熊燃起:

        终有一日,他会将所有对手打败,而届时,便是他登临巅峰之日!

        林玄轻轻抚摸着胸前的七彩灵珠,嘴角微扬,有了这颗包囊着万千玄奇世界的灵珠,区区天玄大陆,何足道哉!

        ……

        月色如水,皎洁月光如银色匹练般倾泻而下,一头足有半人高的灵蟾浑身上下散发出惊人的气息,光滑而遍布疙瘩的青皮上,时而鼓动着,仿佛有着灵性一般。

        “噗嗤——”

        灵蟾的毒液四处喷溅,落在长满青草的地面上,竟灼烧出一片漆黑的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林玄险而又险的避过毒液,玄气大量消耗的情形下,饶是他在生死间多次磨砺,也不禁有些寒意。

        在将被白袍男子随手一击造成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后,林玄更为谨慎,故而这半日来未曾遇到什么敌人。

        只是他还是低估了莽苍别府这特殊的地域,如灵蟾这般气息并不雄浑的凶兽,在探查方面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敏锐嗅觉,故而林玄再是细致,也不免被察觉了些许踪迹。

        好在林玄两年来在山林间面对凶兽袭击的经验十分丰富,几乎是灵蟾第一时间发动袭击的同时,林玄便悄然避开,而后更是凭借仅学得的两门玄法,在斗战中将灵蟾的玄气消磨殆尽。

        如今,这灵蟾在喷溅了大量毒液后,只怕所余玄气仅能自保罢了。

        林玄神情一定,霎时间便催动了玄气,大喝道:

        “炎火掌!”

        话音方落,便见飘渺的玄气在挤压下凝聚成了一个淡红色的掌印,随着林玄一掌轰出,那裹挟着愈发显得炽烈火焰的掌印重重压下!

        “砰——”

        灵蟾毕竟同样是修至洗髓三重境的凶兽,体魄十分强横,故而在林玄这几乎可称得上是黄阶上品的玄法轰击下,竟也凭借着躯体硬抗下来,只是原本滑腻的青皮,却是变得血迹淋漓。

        林玄并不意外,若是这灵蟾这般容易被击杀,也不会让他耗费了如此久的时间。

        他面色不变,一面以落叶无踪避开灵蟾的垂死挣扎,另一面却又用炎火掌使得灵蟾更为衰落。

        不多时,灵蟾浑身上下已是焦黑一片,在林玄最后一击下,其庞大的身躯轰然砸地,气息完全消散。

        林玄见状,不由松了口气,他四处打量了番,见无人注意到此处发生的剧烈战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开灵蟾的肚囊,从中取出一颗淡黄色的丸状物事,随意收拾了下,便匆匆离去。

        半晌后,一名修行者来到,此人已是洗髓四重境,只是见到斗战现场遗留的痕迹,以及灵蟾的凄惨模样,却是不由得吸了口凉气,暗道:

        “这又是何人?下手竟如此决绝狠辣,怕是斗战经验十分丰富。只是见此地的搏斗痕迹如此之多,当知此人的修行境界也未曾高到哪里去,与我相差仿佛才是。”

        摇了摇头,此人又匆匆离去,在这莽苍别府中危险重重,他若是长久在一处停留,不提那来自各大学院的修行者的隐形威胁,便是此地潜藏的凶兽,也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

        一处干燥的树洞内,林玄仔细检查了周遭是否有凶兽盘伺,这才将得自灵蟾体内的淡黄色丸状物事拿出,眼中隐见一丝激动。

        “月色皎洁,正是灵蟾每月吐纳玄气,以月华洗炼身躯的好时光,不想它找上了我,正巧将这灵蟾丹便宜了我。”

        林玄微微一笑,虽是夜晚,但其年轻的容颜在些许光亮的照耀下,却显得分外俊秀。

        莽苍别府中的凶兽与人类修行者一般,都可汲取天地间的玄气修炼。不同的是,修行者更注重体内玄气的运转,而凶兽,则将玄气大多用来淬炼体魄罢了。

        眼下他拿在手中之物,便是灵蟾修行多年所结的内丹,虽所蕴玄气不多,但对于林玄来说,却是意外之喜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