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四十三章 大个子害怕了

第四十三章 大个子害怕了

        “钟思阳……住手!”

        原本喧闹的酒馆里面出奇的安静,大家都难以相信刚才见到的画面,五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苏联人,在更加凶残的中国功夫面前,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打得半死。

        震撼之余,这些本来抱着看热闹的人,都呆立在各自的位置上不敢作声,有的人酒杯悬在半空中即不敢放下也不敢喝下去,生怕发出声音引起房间里那个人形巨兽的注意。

        毕竟,刚才主动去招惹那********人的老毛子,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发出让众人心惊胆颤的痛苦呻吟……

        酒馆的大门被砸开了,门外的街面上用不同姿势趴着三个牛高马大的苏联毛子,随着他们胸口的每一次起伏,嘴巴里都会像螃蟹一样吐出血沫沫,模样极其凄惨。

        陈旭的脚下仰躺着一个满脸胡茬的毛子,他的两支胳膊诡异的向两边扭曲着,就像长歪了的迎客松。

        这个家伙刚出场的时候,陈旭听到酒馆里有人吹着呼哨欢呼着:“彼得罗维奇,让那个中国人尝尝你铁拳的厉害!”

        这个叫彼得罗维奇的毛子,露着邪魅的笑容,非常自信的以拳击姿势攻击钟思阳,他总共只出了两拳,一左一右!

        在他的眼里自己这两拳打出去后,对面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国人马上就会像破布袋一样倒下去,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承受住自己可以砸凹钢板的铁拳!

        然而,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自己的两个拳头被那个中国人很随意的接住了,然后他就听到了“嘣咔……嘣咔”两声令人牙酸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在满酒馆看客的惊呼声中,彼得罗维奇引以为傲的双臂就被生生拗断了。

        最后一个毛子下场最惨,这个身材矮小浑身长着结实肌肉的家伙,举着凳子想要从背后偷袭砸钟思阳的脑袋。只是凳子还没来得及落下,他的胸口就被一记虎尾脚给踢中,随即钟思阳转身用胳膊肘连续重击七八下,每一击这个毛子就后退一步。

        凳子无力的摔落到了地上,不过钟思阳显然不想放过这个看起来像首领的老毛子,左手五指成爪掐住了这个家伙的脸。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用单手把这个人的脑袋按在酒馆中间的一根柱子上,然后硬生生把人给提了起来。

        毛子的脸上渗出鲜血,双手无助的撕扯着钟思阳肌肉虬结的双臂,两脚悬空不停的踢踏抽搐着,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陈旭也是看呆了,他也没料到钟思阳竟有如此巨力,虽然后面的柱子承担了一部分力量,但是这个身材矮小的毛子体重至少也有一百五十斤,用一只手把人按在墙上提起来,这得多大的力气?

        毛子的脸都快要被撕烂,场面有点血腥了。

        陈旭急忙大声喝止了钟思阳,或许是已经打出了火气,他那张平时温和傻乎乎的脸变得非常凶煞,横眉怒目,杀气腾腾。

        即便是陈旭看到了钟思阳的这副表情,也都有些胆寒害怕。

        架打完了,酒馆的老板对此习以为常,几个酒保迅速上前,把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毛子抬走了,就连踢到门外的三个毛子也被搬离,以免影响门外大路的交通。

        钟思阳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毛巾,一边擦着手指上的鲜血,一边满脸怒气的回到了陈旭身边。

        坐回到吧台下的圆凳上,他的胸口依然在剧烈的起伏。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吧台上的威士忌,调酒师也是机灵,看到他喝完一杯立即就给满上。

        这一架,钟思阳算是打出了国人的威风,这个时代苏联在世界人民眼里可是超级帝国,武力隐隐压了美帝一头。在地球上敢招惹毛子的人可不多,即便是在外旅行的单身毛子,土匪都不敢轻易打劫。

        更何况这五个毛子就是苏联政府派来白沙瓦进行军火交易的,这几个人仗着后台大在白沙瓦横行霸道,其他的军火商避之不及,不敢去招惹。

        酒馆里的人这是才想起来,这个世界上敢跟苏联人对着干的,除了美帝就只有中国了!

        再一联想这********人敢在喀布尔直接抢毛子的军火库,要知道阿富汗可是苏联的传统势力地盘,那地方到处都是苏军的情报人员,这样光明正大的和苏联人对抗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但这两人偏偏就抢了人家的军火,而且转身就跑来白沙瓦当着苏联人的面出售,不仅在毛子的头上拉屎,还向人家借纸。

        这两人行事如此霸气,空手套白狼玩军火走私,简直就是军火黑市上冉冉升起的明星。这种后起之秀如果能活过毛子的追杀,将来必然会成长为强大的竞争对手。

        “你不会喝酒灌这么多干嘛!等会喝醉了我可抬不动你,还有那几个毛子没事吧?”酒馆里重新恢复了热闹,陈旭给调酒师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倒酒了,再喝下去大个子就要翻了。

        钟思阳喝下最后一杯威士忌,脸色倒是恢复了正常,只是眉头皱着,愁眉苦脸道:“前面四个人只是断了几根骨头,养几个月就能好。只是最后那一个内脏肯定被打碎了,下手这么重估计撑不过今晚。”

        “还好只是打死了一个,要是五个全死了,苏联人估估计发狂的。”陈旭笑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杀人这种事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并不怎么在意。

        反倒是钟思阳人生中第一次出手就杀了人,道德的束缚,心理上这一关恐怕不是很好过。更重要的是国内从小就教育大家,杀人犯法是要枪毙的,对刑法的恐惧也让大个子紧张不已。

        也怪不得钟思阳的爷爷当年宁肯铁家拳失传,也不愿教给给老钟了。这拳法确实是真正的国术,一招一式都能夺人性命,普通人确实不能练!

        陈旭拍了拍大个子的颤抖的肩膀,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啦!这里是法外之地那几个毛子自己过来惹的事情,被打死打伤也是自找的。警察根本就不会管,没人会来抓你的。”

        “这事儿要是传回国呢?在国外杀人难道不算犯法吗?”钟思阳恢复了憨厚的模样,吸了吸鼻子追问道。

        在这里陈旭犹豫了,因为这事儿国内的法律还真管!不过他可不敢让大个子知道,这货绝对会吓得不敢回国的,于是哈哈大笑道:“怎么可能传回国内,咱们是偷偷跑过来的,谁也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再说干我们这行的杀个把人算什么事,你就是现在把这一屋的人全干掉,回国也没人会知道。”

        说话间,陈旭点了一根烟塞进了钟思阳的嘴里,他一直觉得大个子不抽烟不喝酒跟女人说句话都会脸红,实在太老实了,自己必须好好改造改造他。同时还不忘继续开解道:“抽根烟缓一缓,这些苏联人跟你有杀父之仇,杀他们的人就像杀鸡一般,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钟思阳看了陈旭一眼,然后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被呛得咳嗽连连,气的他把烟插熄在了酒杯里。

        不过被陈旭这么一说,他的双眉也就舒展开了,虽然心中还有些担心和纠结。只要不被警察抓,他确实没理由担心太多,作为练武之人他是有杀人觉悟的,并不会因此而产生心理问题。

        打架事件的影响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些酒馆里的商人都是来进行大宗武器交易的,没功夫管这种闲事。看过之后就继续谈生意,毕竟挣钱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干等着了,陈旭手里有一批军火待售,酒馆里的军火商都已经知道,问题就在于有没有敢接手了!

        陈旭用不着主动去跟这些人交流,有购买意向的商人,自然会过来跟他商谈。

        只是没想到的是,等了一个多小时居然都没人敢过来,这些军火商都觉得这批军火太烫手了。即便价格很便宜,但是吃下去之后,苏联人的报复可不是好玩的。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酒馆的大门猛地被推开,一大群穿着各色西装的保镖,簇拥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白人青年走了进来。

        此人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身材高大,穿着休闲西服,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

        他的相貌属正宗的北欧人,金发碧眼,高高的鼻梁,眉宇间英气逼人。

        唯一可惜的是,他的右眼和太阳穴部位有一块严重烧伤的痕迹,右眼珠里面混浊泛着红绿的颜色,很显然已经瞎了。

        不过他左眼的目光依然冷冽,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看到这个人,陈旭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就笑喷了。

        因为任何人看到自己当年的老朋友,突然变得很年轻,而且还以一种我是天下第一的****模样登场,恐怕都会发自内心的哈哈大笑。

        他叫艾伦·斯特劳斯,看起来是个欧洲人,实际上却来自于阿根廷的一个古老而罪恶的黑帮家族,他们的家族在南美洲拥有难以想象的影响力!(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