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四十二章 一日游

第四十二章 一日游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陈旭毫无警觉的一大觉睡到中午,猛然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赫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光着脚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钟思阳盘坐在客厅的织物地毯上,呼吸均匀仿佛一尊雕塑。土黄色的墙壁上挂着壁毯,深棕色的长条柜贴着墙根摆放,形成一副安逸的画像,只有落地窗边上的白纱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在房间里张牙舞爪的盘旋飞舞。

        “衣服已经做好送来啦?”看到大个子已经穿上了灰色的西装,庞大的身躯搭配制服显得威风凛凛很有气势。

        钟思阳显然还没有原谅之前飞机上的那个玩笑,他只是瞥了一眼长着大嘴打哈欠掏裤裆的陈旭,扭过头低声道:“你的西服挂在门把儿上了,最好快点穿上,咱们该出发去武器市场了。”

        “这事不急,军火黑市下午都还只是小打小闹的预热,大宗交易到了晚上才会真正开始。”

        陈旭回过头看了一眼挂在自己房门上的白色休闲西服,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你在这里打坐,上午没睡觉?”

        “打坐也是休息,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好有一个人保持清醒。”钟思阳不咸不淡的回应,他是练武之人,后天养成的警惕心不比一般的老兵要差。他虽死犟着生闷气,却不敢对安全有所放松。

        接下来陈旭又洗了个澡,军火商可不是好对付的,自己必须更精神一点。穿上白西装,套上皮鞋,戴上手表,抹上发膏固定住发型,把昨天晚上缴获的手枪斜插在腰上,走出了房间。

        陈旭摊开两个手掌,上面放着另外那两把手枪,递到钟思阳身边:“选一把枪防身吧!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现在是枪炮时代。”

        “我有这个就够了!”钟思阳拨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腰间的大马士革弯刀,在陈旭睡觉的时候,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块硬帆布,自己动手缝了一个帆布刀鞘,那把乌兹钢弯刀此时就插在里面用一个弯曲的铁扣子固定住,只要解开锁扣随时可以拔出来。

        “枪到用时才知道好处,尤其是打远处的目标。”陈旭努力推荐大个子学会用枪,像他这种练武之人对自己的身手过度的自信,以至于不屑于用这种火药武器。

        “我没用过枪,也不会用。”大个子摇摇头,摊开自己蒲扇大的手掌表示很无奈。

        “这些都是小问题,我现在就教你,你是搞机械加工的没理由不懂枪的工作原理。”说完,陈旭就当着钟思阳的面在茶几上将一把手枪拆成了零件,然后又把手枪重新组合了起来,最后讲解怎么开保险、瞄准、扣扳机等一系列的动作。

        钟思阳的大手抓着这种防身的小手枪,摇摇头道:“这种枪太小了不好用,还不如冲锋枪。”

        陈旭也觉得这种枪不太适合他这种体格的巨人,就把两把枪收了回去,说道:“军火交易市场里什么枪都有,待会去挑一挑,看中什么了就拿。”

        两人穿戴整齐,在酒店一楼的大堂吃了午餐,结账的时候陈旭把身上所有的钱以及缴获的三块手表和两把枪交到前台。住店和吃饭花费并不多,关键是两人身上的西服造价不菲,酒店和裁缝店只是合作关系,前台也没办法给陈旭太高的折扣,幸好那三块手表挺值钱的,勉强能抵上西装的价钱。

        陈旭身上是有值钱东西的,他最喜收藏名表,此时他手腕上的宝玑就价值不菲,用来抵账恐怕把人家酒店卖了都找不开。不过他也舍不得摘自己的表,那可是他去年环游全球回国之时,在法国用枪抵着一个收藏家的脑袋花了六万美元买来的。

        因为那位收藏家开价就是三十万法郎,这种天价手表陈旭怎可能买得起,但是他又特别喜欢这块表,错过将是终身遗憾。

        好在陈旭是个有高尚节操的人,他既没有偷也没有冲动的出手抢夺,只是言辞恳切的请求对方便宜点打个折扣什么的,最后这位收藏家被陈旭的“诚意”所感动,哭着用两折的价格把表卖给了他,并且开了发票……

        陈旭戴的是收藏级的名表,在白沙瓦这种地方也不见得有人识货。

        离开酒店,两人首先回机场去检查自己的军火,那个中年军官再次出来热情接待,他的腰间已经挂上了陈旭送的手枪,神气活现的。

        六十余箱军火已经搬出了飞机,整齐存放在了仓库里面,有机场军队的守护,安全无虞。

        至于那架螺旋桨飞机则被拖进机库进行检修保养去了,机场方面对初次来进行军火交易的新人,总是会提供各种免费服务,更何况陈旭是中国人待遇就更高了。

        离开机场,两人走路来到了白沙瓦的军火交易区,其实也不能说是交易区,就是一整条买卖枪支弹药的街道。里面很多都是手工打造枪支的匠人店,店面就是一间简陋的土砖屋,外面挂着一块牌匾,屋里面都没什么装修,地面坑坑洼洼的,长枪短枪就这么码放在地上任君选择。这里的枪支的性能参差不齐,价格便宜,多是给本地人购买。

        当然也有专业的枪店,看店铺外表就知道了,那些精致的小楼屋里面亮堂,地面铺砖,好枪都陈列在玻璃柜台里面,价格不菲。

        两人也就是在街上逛逛看个新鲜,买枪的事情不急,先把机场里的军火和飞机卖掉才是正经。

        真正进行大宗军火交易的场所并不在卖枪的这条街,而是在两人昨晚住的玫瑰酒店旁边的酒馆里面。

        这个时候也才三点多钟,酒馆刚刚开张没什么客人,两人在酒馆里转了一圈就出来了,还是决定晚上再来。

        两人身上终究是没钱,只能在白沙瓦的街头闲逛,城里的建筑都很老,狭窄的街道两边是各种店铺。这座城市是中亚很重要的贸易集散地,所以沿街店铺里卖衣服、鞋子、脸盆这类的生活用品的居多,街上随处都可以买到烤鸡、牛、羊肉,粮食充沛,物资丰富。

        走在街头,两人随便到哪里都会成为人群关注的焦点,哪怕是停下了歇口气,周围莫名其妙就会被看热闹的人群围住,大多数人都是笑眯眯的和两人打招呼,问你是不是中国人。

        事实上有没有带钱,和中国人在巴基斯坦的街头受不受欢迎是两回事。比如两个人走累了只是站在一家烤羊肉串的店门口看着人家烤肉串,里面的店主突然伸出脑袋过来:“啊……你们是中国人!”

        “哈哈……是的!是的!”陈旭话音还没落,就被拉进了店里,按在座位上不准动了。

        然后店主切上五六斤牛肉剁碎,当场用铁签儿串上,烤好端上来。对面烤饼店也送过来五张类似于囊的白色烤饼,旁边的餐馆端过来一盘西红柿炒羊肉。

        陈旭一再解释身上没钱,老板也使劲摇手:“中国朋友,不要钱!”

        虽然中午已经吃了很多,但人家这么热情,不吃很不礼貌。幸好有大个子这个饭桶在,陈旭支持吃了一串牛肉半个囊,就已经撑的食物要从喉咙里挤出来了。对面的饭桶拿起半斤一根的牛肉串,几口就能吞下去,最后当着一屋子看热闹的人硬是把满桌子的东西全给吃了。

        最后两人剔着牙,在众人的欢送中,充满感激的离开了。

        之后,两人再也不敢在餐馆小吃店旁边站了,指不定就会被拖进去,然后店家奉送上他们认为最好的美食,不吃都还不行,否则伤人家心了。

        好不容易逛到太阳下山,天刚刚擦黑,两人正好也消食完毕,重新走回了那家酒馆!

        再一次推开门,酒馆里人声鼎沸,抽烟的、喝酒的、打牌的,每一桌都挤满了客人,热闹非凡。

        军火大多数都是熟人交易,新人很难挤进圈子里面去,一方面是信任问题,另一方面是安全问题。走私军火都是见不得光的,碰到钓鱼执法吃亏的不在少数。

        陈旭和钟思阳两个东方人的面孔,在一群凶神恶煞的军火贩子之间很是打眼,尤其陈旭还一袭白色的西装,钟思阳巨大的身材,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两人刚一走进酒馆,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空气在凝固了几个呼吸后,气氛才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酒馆里每一个桌子基本都有人了,虽然有很多空位却也不是两人可以加入进去的,陈旭只得带着大个子走到吧台的圆凳上坐下。

        “两杯威士忌,不要加冰。”陈旭伸出两根手指,示意给酒保。

        “主任,我觉得有点不对头,这屋里的人好像都认识我们,你看看那几桌的人从我们进屋,就一直盯着我们看。”钟思阳两个胳膊搭在吧台上,脑袋凑过来低声说道。

        “我也发现了,咱们先坐这儿不动,过一会儿就知道为什么了。”陈旭也是刚刚来,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很熟悉,在情况不明的时候最好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

        “主任,注意左边!有几个老毛子朝我们走过来了!”钟思阳五更手指头不停的在吧台上敲打着节奏,提醒道。

        “我想我大概能猜出来我们为什么这么招人待见了,咱俩昨晚上在喀布尔洗劫苏军军火库的事儿怕是已经传到这边来了,搞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也难怪这些人对我们好奇了。这个世上敢抢劫苏军的人可不多,咱俩昨晚上做下案子,早上就大摇大摆的开飞机来白沙瓦,确实是有些招摇了。”陈旭乐呵呵的将酒保放在吧台上的酒一喝而尽。

        喝完后,陈旭用手掌擦了擦嘴巴,打了个酒嗝冷然道:“这些老毛子和喀布尔的苏军不一定有关系,不过我们做的事情肯定让他们不爽了,既然主动过来找我们晦气的!你就把这些老毛子给我打出去,注意不要打坏了这里的桌椅,更不能伤到无辜的客人!”

        “切!打坏了这里面的东西都不算本事!”

        说话间,大个子已经脱掉了西装,小心的叠好放在圆凳上。钟思阳第一次穿这么好的新衣服,他可是宝贝的很,才穿了一天可不能弄脏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