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三十九章 硬气的别列茨基

第三十九章 硬气的别列茨基

        陈旭鬼鬼祟祟的从巷子里伸出脑袋,看到十几米外三个醉鬼大呼小叫着走了过来。

        “待会儿你去巷子深处等着,我把人引进来后,你再收拾他们,这三个家伙都喝醉了很好对付。记住只能弄晕别手重把人都打死了,我还要活口审问的。”陈旭缩回脑袋,转过身对着旁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的钟思阳嘱咐道。

        钟思阳木然的点点头,然后蹑手蹑脚的跑道巷子深出的阴暗中躲了起来。陈旭把自己的衣服的扣子解开,扯的七零八落的,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出巷子,迎着三个醉鬼走了上去。

        “嘿……小心点白皮猪你们撞到我了!”陈旭和其中一个穿着苏联军官服装的毛子撞了一下,立即出口挑衅道。

        “你这个黄皮猴子说什么!”这个军官已经是喝得满脸通红,伸出手就要扯住陈旭的衣服,不过他的眼珠子乱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压根就抓不到对方。

        “操·你妈的俄国猪,去死吧!”陈旭一口浓痰狠狠吐到那个军官的脸上,狠狠甩出一个巴掌,转身就跑。

        “干!抓着那只黄皮猴,打死他!”三个毛子全都疯了,怪叫着追了上来。

        陈旭跑进巷子里,回头看了一眼,确定三个苏联军官都没有拔出配枪,这才从钟思阳埋伏的地点跑了过去,随后躲在黑暗中看戏。

        “啊……嗷……呃!”

        陈旭隐约看到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跳出来,左右晃动,然后只听到三声惨叫,巷子里就归于平静再也听不到动静了。

        “有没有伤到!”陈旭快速跑过去,看到三个毛子已经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钟思阳则站在旁边大口呼吸着空气。

        “三个醉鬼还伤不到我,就是有点喘不过气来。”钟思阳拍着自己胸口,连连说道。

        “你这是紧张的,第一次出任务都这样,做点深呼吸缓缓就好了。”确定钟思阳没有受伤,陈旭才蹲下身检查三个醉鬼的身体。

        陈旭搜到了三把马卡洛夫手枪,都是军官用的自卫手枪,威力小,射程近,是防身的好枪。

        枪是搜到了可惜弹夹一个都没有多余的,毕竟这三个家伙是出来喝酒的,不会蛋疼的在口袋里塞几个弹夹,硬邦邦的搁人不说,还死沉死沉的。

        贼不走空,枪要拿走,陈旭还把另外两个苏军军官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把他们的手表钱包都搜了出来,然后踢了踢晕倒在一旁的别列茨基,压低嗓门道:“背起他,我们快走!”

        别列茨基的块头近两百斤重,但是钟思阳却像没事人一样一下就把他抄在了背上,然后两人从巷子里走出来,借着夜色匆匆离开了现场。

        “主任,我们去哪儿?背去酒店被人看到了怎么办?”钟思阳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气息已经稳定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背个大活人回酒店是不行的,这地方到处都是苏联人的特工,被围在酒店就死定了。更何况待会儿审问这家伙的时候,绝对会有惨叫声,我们搞辆车去郊区。”陈旭借着路灯又再次将钟思阳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伤口后,这才转移注意力在附近找起车来。

        这个时代的坎大哈还是很富裕的,街道两边偶尔能看到停着的私人汽车。陈旭连后世有复杂电子防盗系统的宝马车都能偷,这个时代纯机械的汽车偷起来根本没压力。

        甚至都不用砸玻璃,陈旭只用从旁边一个花园栅栏上扯下来的两根铁丝,就轻松撬开了一辆小汽车的车门,坐进驾驶室后把操控台下面的电线扯出来,“滋滋”碰两下,一踩油门汽车就打着了。

        钟思阳急忙把昏迷中的别列茨基塞进后座,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陈旭开着汽车朝着郊区飞奔而去。

        白天陈旭坐着驴车从机场去市区的时候,注意到了在路边的一个山窝之间有栋破烂的土砖房,从外面看基本可以判断里面是没有人居住的。

        现在抓到了别列茨基也没别的地方可去,那栋破土砖屋恰好可以用来审讯之用。

        土砖屋离市区并不远,穿过两侧生满了低矮树木的一条烂泥路,就到了。

        屋里灰尘遍布也没有电,到处都是破砖烂瓦显然是荒废已久,陈旭打开汽车大灯,让灯光从倒塌了一边的城墙照了进去。

        陈旭从汽车后备箱里找了个塑料盆子去旁边的小池塘里惯了一瓶水。回来的时候,钟思阳已经从屋里找到了一把比较完好的椅子,把别列茨基的衣服脱个精光,双手反绑于椅背,双脚绑在凳子的两根前脚上。

        陈旭上前,把这瓶水从别列茨基的头顶倒下去。

        “你们是谁!快把我放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别列茨基醒过来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被绑在了椅子上,先是剧烈的挣扎,挣不脱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的两个人。

        因为陈旭和钟思阳是背对着刺眼的汽车大灯站立的,所以别列茨基看到的只是两个人的黑影,根本看不清人的模样。

        “别列茨基,你真是个蠢货!我们既然绑了你,肯定是要有话要问的。刚才跟你一起喝酒的那两个军官都已经被我割断了脖子,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敢多一句废话我就杀了你。”陈旭用俄语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其中一把马卡洛夫手枪,“咔擦”一声子弹上膛,枪口对着别列茨基。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的!”别列茨基看着枪口咽了咽口水,用颤抖的声音强硬道。

        克格勃的规矩极其严格,像别列茨基这种落入敌手的特工,不是死就是叛逃。如果活着回去也会被关押起来,最后发配到天寒地冻的远东去挖矿。

        “我只是想知道贝利亚去哪里了!你只要告诉我一个地址,我就可以放你回去。”陈旭用皮鞋跟狠狠一踩别列茨基的脚趾头,淡然的追问道。

        别列茨基死咬着嘴唇没有喊出声来,等到疼痛过去了之后,才冷笑着说道:“哈哈哈,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找的人是谁,即便是我告诉你伊凡的位置,你们也只是去找死而已。”

        “那你告诉我啊!看看是我死,还是贝利亚死!”陈旭俯下身,盯着别利茨基的眼睛,冷然道。

        “你们居然知道伊凡的身份,我很佩服你们的情报能力,我是不会说任何事情的,你还是打死我吧!”别列茨基闭上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哼!很硬嘛!可惜你比石头要差远了。”

        陈旭冷哼一声,换回汉语对钟思阳问道:“大个子你身上有刀吗?”

        “有刀!刚才我在后座上看到了一把弯刀,上面还有花纹呢!我这就去拿过来。”说话间,钟思阳小跑着过去钻进汽车里面,然后举着一把约三掌长,两指宽的弯刀走了过来。

        “居然是把乌兹钢打造的大马士革弯刀,虽然短小了点,但依然是好东西,你留着防身用不错。”陈旭把弯刀拿在手里,上面流水般的花纹异常的精美,刀刃锋利轻轻在别列茨基的肩膀上一划,立即就割破了他的皮肉。

        陈旭用弯刀抵着别列茨基的胸口,一边将刀剑慢慢往下滑,舔了舔嘴唇道:“你既然已经决定死了,想必对自己的身体肯定是无所谓了,你下面的这坨家伙看着很碍眼,不如我来帮你切了吧!”

        别列茨基夭咬着牙,胸口急剧起伏着,眼真正的看着刀剑慢慢滑向他胯下的巨物。

        “啊……”

        陈旭突然伸出手捏住这家伙的包·皮,然后手起刀落,别列茨基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吼叫,身体剧烈的扭动着,痛不欲生。

        “刚才只是帮你割了一圈包·皮,回去涂点消炎药水就没事了,接下来我再问你一遍贝利亚在哪里,如果你再敢一个字也不说,或者胡说八道,说错一个字我就切掉你的一个蛋,最后再把你齐根煽了。”陈旭将带血的一圈儿薄薄的****放在别利茨基的大腿上,将刀刃上的血在他的腿根处来回擦着,威慑道。

        虽然只是割了一圈皮,却依然疼痛无比,别列茨基努力的夹紧双腿。

        被陈旭这么一刀下去,这货再也硬不起来了,如竹筒倒豆般把所有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该死的伊凡,他在印度的蓝色之城,六天后他会去乌麦巴望酒店和一个德国人谈交易。”

        男人在命根子受到极度危险的时候,基本会陷入崩溃,所以别利茨基说的话非常可信。

        “从这里去印度的蓝色之城太远了,反正你都暴露贝利亚的行踪了,索性就告诉我在坎大哈哪里可以获取到武器和交通工具吧!”陈旭笑着将弯刀交还给了钟思阳,闻了闻手指头,然后恶心的在旁边的土砖墙壁上使劲擦了擦。

        “在喀布尔机场有三架灰色涂装的飞机,你随便挑一架都可以。停机坪后面有一个水泥仓库,在最左边的铁架子下面有一个大铁板,你拉开进入到地下室里面是一个弹药库,想拿多少枪支弹药都可以,”下身依然是疼痛难忍,别利茨基咬着牙才把这段话说话。

        陈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冲着钟思阳点点头,两人转身回到了汽车里面。

        就在陈旭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别列茨基眯着眼睛努力想要从刺眼的汽车大灯中看清对方,一边还大喊道:“你真的不杀我吗?我说了这么多情报,留活口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主意,你就不怕我通知伊凡去埋伏你!”

        “用不着!你要是敢告诉贝利亚你泄露了他的行踪,按照那个魔头的行事风格他会先杀了你,然后才会来埋伏我们。你这个家伙表面上硬气,实际上是个怕死的人,所以只会去掩盖事情反而不敢声张。”

        陈旭毫不在意的关上了车门,然后将汽车倒退了出去,留着别列茨基坐在凳子上抖着双腿半天做声不得。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