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三十八章 喀布尔的晚餐

第三十八章 喀布尔的晚餐

        大嫂打开门,门外敲门的居然是爷爷。

        老爷子拄着拐杖进屋后也不说话,一只手搭在腰后面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里屋,随即传来不容置疑的声音:“小五,你跟我来!”

        看到爷爷那不爽的脸色,陈旭隐约也猜到了什么,和家里人交换了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眼神,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进去。

        爷爷已经坐在自己小卧室的床上等着自己了,进屋后在爷爷的示意下关上了门。

        “你跟我老实交代,这次你又想去哪里?北京那边告诉我,根本就没有保密会议要召开。”爷爷面色不善,他知道孙子去苏联留学五年,也不知道学到了什么本事,自己俨然已经管不住他了。

        爷爷既然肯私下里询问,说明还有解释的机会,爷爷是个老兵,陈旭不敢隐瞒直接说道:“日本那边给了我苏联特务头子‘伊凡’的消息,这个人的真名叫贝利亚,当初就是他当着我的面杀了老钟,现在我要去国外找到这个人给老钟报仇。”

        “嗯!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的,军情局的人告诉我当初日本警方在别墅里找到你的时候,屋子和花园里头到处都是苏联特工的尸体,几乎都是头部中枪。你的枪法这么准,我相信你是有把握的,只是一定要注意保护自身安全。”

        爷爷到底是老兵,他也很赞同这种有仇必报的想法,特别是钟健这种老工人,几乎一辈子跟着他在工厂里干活,不明不白被人用枪打死了,他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自己的孙子既然想要去报仇,而且有能力报仇,那么他没有理由不支持。

        “你把钟思阳也带上了?还需要什么帮助吗?如果要枪的话,爷爷可以帮你准备好。”老爷子咬了咬牙梆子,沉声问道。

        “大个子继承了他爷爷的功夫,自保有余,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他能够亲手血刃仇人。至于武器的事情就不劳您老人家费心了,出国之后我自有办法准备好。”陈旭点点头,爷爷的支持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在国外折腾,如果遇到了困难打个电话没准还能通过爷爷得到军情局的支持。

        “嗯!既然你都有打算,我就不插手了。只是你自己千万要注意安全,报仇的事情来日方长,将来有的是机会,不要一时冒险丢了性命。”

        爷爷站起身,他虽然嘴上同意了陈旭的行动,但内心里依然是不放心的,毕竟苏联特工头子也不是吃干饭的,自己的孙子去跟他们战斗必然是极其危险。

        “我又不是刚入行的新手,您老人家放一万个心,如果事情不成,我不会逞能的。”陈旭上前搀扶着爷爷,做出了保证。

        “出去吧!我送送你……”

        说话间爷孙俩从小卧室里走了出来,一家人准备送陈旭去机场。

        为了瞒过家里人,陈旭可是用尽了心思,先当着大家的面儿搭飞机去了北京。钟思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坐飞机,总觉得机舱里憋闷,一路上都不安分,直到下了飞机才如释重负。

        两人悄悄来的北京,也不急着走,陈旭带着钟思阳在紫禁城周围好吃好喝的玩了一圈。两天后才坐飞机去了昆明,在昆明才真正登上了去阿富汗喀布尔的国际航班。

        这个时候的阿富汗已经处在最动荡的时期了,几个月之后,苏军就就会一头扎进这个帝国坟场,为自己走向崩溃埋下伏笔。也这场战争也让阿富汗的工农业走向崩溃,开始了未来三十年的苦难。

        现在的阿富汗还是开放的,外国人可以自由进入,首都喀布尔成了各国情报机关的决斗场,为了给军队前进做好准备,苏联人毫无疑问是这里最大的一股势力。

        现在直接去印度不一定能抓到贝利亚的行踪,在苏联情报势力重点经营的喀布尔没准能抓到一点线索。

        螺旋桨小客机在喀布尔的机场降落,两人看到的只是一条跑道,旁边是一座孤零零的指挥塔,机场内只停着很少的几架螺旋桨客机,人流稀少。

        钟思阳个头太大,坐不上摩托车,陈旭不得不雇了辆驴车,两人坐在板车上,让驴子拉着去喀布尔市区。

        这个时候的喀布尔依然有点冷,不过天气很好,空气清新。坐在驴车上穿梭在山路和丘陵之间的公路上,时不时还可以看到其他的驴车从对面走过来,悠哉游哉的特别舒服。

        此时的喀布尔还没有遭遇到战火荼毒,虽然房屋都很低矮却依然很有现代都市的感觉,现在已经快要入夜了,周围的街道已经是灯火通明,就连路过的公园里都有明亮的彩灯。和后世那个先是被苏军蹂躏了十年,后来又被美军炸回到石器时代的荒凉漆黑的喀布尔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坐着公交车在市中心附近找到了一家酒店,定了一间双人套房,两个人入住之后,一路长途跋涉下来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

        “主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贝利亚啊!”战乱前的喀布尔比湘平可要发达多了,钟思阳头一次来到国外,所以在房间里到处走动,尤其是喜欢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街道人来车往。

        “不急!等我们先休息好了再去街上找,贝利亚就是再狡猾他也是克格勃情报系统里面的一员,我们只要在这个情报系统里找到一个线头,顺藤摸瓜总能抓到他的。”

        陈旭躺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着窗外已只剩下一个边边的夕阳,接着说道:“咱们等会儿去街上找个餐馆好好吃一顿,然后再到处逛逛,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钟思阳连英语都不会说,到了国外就摸瞎,所以他只能听陈旭的安排。

        半晚时分,经过酒店经理的介绍,陈旭带着大个子一前一后来到了附近十字路口旁边的餐馆里吃完饭。这家餐馆二楼窗户的正对面是一家酒吧的大门。根据酒店经理的描述,这家餐馆里面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苏联人聚集,其中不乏苏联军官。

        钟思阳并不懂陈旭在这个地方吃饭是为了观察对面的老毛子,陈旭知道这货食量大,所以照着菜单上面什么手抓饭、牛肉、羊肉、马肉肠子、大饼点了满满一桌子,这家伙也不客气菜一上桌就不停的往嘴巴里塞东西吃。

        陈旭倒是细嚼慢咽,一盆手抓饭就着羊肉吃了大半个小时,他知道今晚不一定能找到目标,所以他并不急着吃完。

        撤掉了桌上的残羹剩饭,老板又端上来两杯牛奶和一盘带甜馅儿的软饼,钟思阳倒是一口一个吃的很香。陈旭觉得有点吃撑了,只是尝了半个饼,不过却牛奶却意外的好喝。

        陈旭的视线在吃饭期间一直就没离开过街对面的酒吧,进出的人员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街上行人渐渐稀少,陈旭正待起身回酒店的时候,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街的尽头走过来,然后进入了酒吧里面。

        陈旭不仅熟悉贝利亚,同时也了解他很多的手下同伙,现在他的同伙大多都还很年轻,还不是后世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陈旭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就是贝利亚主要的手下之一“别列茨基”。

        苏军入侵阿富汗在即,对于苏联来说阿富汗是个战略要地,所以必须控制在手中。但是对苏军内部来说,阿富汗就是一只大肥羊,苏军是磨拳霍霍就等着冲进来发一笔横财,所以贝利亚这个狡猾的狐狸一定会派人来掺一脚。

        这个别列茨基和陈旭还真有一段不解之缘,当年陈旭接受完训练,围歼贝利亚团伙的时候。安排到陈旭头上的就是抓捕这个别列茨基,当时的他太嫩了战斗经验也不足,根本对付聊这个在阿富汗战争中打磨了十年的老兵,最后还是让他跑了。

        不过现在反过来陈旭的战斗经验十足,这个时候的别列茨基还是个没有参加过战争的菜鸟。

        “找到线头了,做好准备!”陈旭踢了桌子对面还在和一根羊骨头较劲的钟思阳一脚,让他做好准备。

        毛子普遍都生得牛高马大,这个别利茨基也不例外,尤其他还是个当兵的,陈旭如果有枪还能控制住他,徒手的话估计会被他一拳头打死。不过自己身边有一个身材更猛的家伙,陈旭倒不担心制服不了他!

        为了不引起人的怀疑,两人提前结账离开了,然后在附近逛了一圈熟悉环境,最后躲在一个可以看到酒吧的巷子口上,慢慢等着目标出现。

        “大个子要不要来一根?”枯燥的等待了快两个小时,感觉到目标就要出来了,陈旭平时不抽烟,只有到了紧张的时候总是喜欢一根接着一根的来缓解情绪。

        “我不吸烟!”钟思阳窝着身子蹲在对面,使劲的摇了摇头。

        “我说你男子汉大丈夫,不抽烟也不喝酒,以后怎么讨老婆呢!”陈旭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狠狠吸上一口。

        “讨老婆跟抽烟喝酒有什么关系?”钟思阳摸着后脑勺,奇怪道。

        “男人没点坏习惯,肯定是个没趣的,女人又如何会喜欢,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你都不懂?”陈旭是个老油条,虽然他自己也没女人缘,但是并不妨碍他理论一大堆。

        “主任,那个出来的毛子是我们要抓的目标吗?”

        “让我看看……”陈旭转过头看向对面的街道,果然看到三个喝得烂醉的老毛子跌跌撞撞的从餐馆里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正是他的目标别列茨基。

        “走!咱们绕到前面去,找个地方截住他们!”

        陈旭将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脚底碾灭,然后把脑袋缩进大衣里,从旁边的一条黑暗的小巷子快速穿了过去。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