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三十二 连夜出逃

第三十二 连夜出逃

        军情局的特务头子似乎看穿了陈旭的心思,从机场到招待所一路都是亲自护送,送到房间后还不忘在走廊外面安排警卫值班,这才安心离去。

        特务头子这么积极的照顾自己虽说没安好心,但陈旭很能理解他的思维,几个月前拿到了苏联在华情报网络的名单并不能满足军情局的胃口,现在肯定还想从陈旭身上再挖挖,看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东西。

        比起特务头子那点小心思,陈旭最担心的还是明天和邓总的会面。自己为国立了大功,老总肯定是想好好犒劳他,顺便赏个大官抚慰一下。

        吃过饭后,邓总肯定会请陈旭详谈一些问题,一国大统领请你吃饭聊天,当然不可能只说茶余闲话了,肯定是要聊国家大事的。问到深处,邓总免不了要追问陈旭拥有那么多高科技的产品的问题

        这件事真的极难解释清楚……

        如果推脱说是从苏联偷来的,邓总难免会一再追问细节,那又该怎么办?在苏联没有崩溃之前,陈旭偏偏就不能说细节,一说就要露底了!

        老总乃一国大统领,他有有一万种方法来追查事情的真相。

        更何况陈旭本来就知道,军情局在苏联一张有很大的情报网,就连克林姆林宫都有内线。到时候邓总派人去苏联一查,发现没这回事儿也没这个人,陈旭就要被邓总“呵呵哒”了。

        想在邓总面前保密?老人家就是一个秘密的集合体,天底下有什么事是他不能知道的?不说就更有鬼!

        总之无论说,还是不说,自己这一关都是迈不过去的了。

        与其这样纠结,还不如直接跑路最好。虽然会扫了老总的面子,但只要过一阵再给老总弄几座大工厂,想必他老人家宰相肚子里能撑船,会原谅自己的。

        “再说老总抢了我辛苦谈下来的大项目,我假装发脾气不见面,应该也能作为一个理由糊弄过去。”陈旭想通后,就不在担心这个问题。拨开窗帘,眯着眼睛看到对面的楼顶上隐隐有人影在晃动:“看守还真严密,想要走还真要费点心思了。”

        这些人不一定都是来监视陈旭的,也有保护他的意思。毕竟苏联人的力量在国内渗透的这么深,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暗藏的特务,万一克格勃铁了心要弄死陈旭,派个人过来往饭里下个药,突然冲出来给一枪,捅一刀什么的,轻易就能暗杀成功。

        出去瞎跑也不行,这个时代的北京还没经过大拆大建,陈旭还真不熟走出去很容易在胡同里迷路。

        陈旭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距离下午七点钟只剩下四个小时了,他在离开机场之前看到公示牌上最后一班回湘平的飞机就是在今晚七点钟。

        这已经是最快回湘平的方法了,如果赶不上他就只能随便搭一班飞机,先离开北京再说。

        “可惜了我从东京带回来的特产,必须扔掉了。”陈旭决定装作出门去逛北京城,然后再找机会甩掉尾巴去机场,只是这样的话行李就不能带出门了,否则会惹来怀疑。

        果然,刚走出招待所,三位穿着大军衣的警卫员就走了上来,最前面的排长敬礼后面无表情道:“陈旭同志,首长安排我来负责你的安全,请问你这是要有什么事去吗?如果要出远门我可以送你去。”

        “啊……没什么事,我第一次来北京,想去那些名胜古迹去到处逛逛,品尝一下咱们首都的美食小吃。”陈旭摸着后脑勺,打着哈哈道。

        “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开车过来。”这个排长快步离开了,另外两名警卫则一左一右站在旁边,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开过来的不是汽车,而是三辆挎斗摩托车,后面每辆摩托都坐着三名警卫,包括当骑手的排长,这样一来就有七名警卫了,保护陈旭在京城里的安全应当是没问题的。

        陈旭坐进挎斗里面,排长一拧油门挎斗摩托“轰”的一声冲了出去。

        “同志,你要去哪里?”排长弓着背驾驶着摩托,侧过头问道。

        “去鼓楼大街,我想先吃碗炒肝垫垫肚子,吃完了再去后海看湖。”陈旭拍拍挎斗,大声说道。

        “好嘞!近的很!十分钟就到。”

        ……

        “我嚓!居然这么好吃……这才是真正的老北京小吃!”到了店里,入座点了炒肝、包子和卤煮,第一勺炒肝入嘴,那股子鲜味真的别提多好吃了,陈旭忍不住喊了起来。

        陈旭可是慕名吃过这家店三十年后的小吃,那个时候别提多难吃了,和现在完全是两个味道。

        “老板,每样小吃都来一份。”陈旭本来是想随便过来坐坐然后借尿遁闪人的,不过既然味道这么好那就多吃点吧!自己这一阵在医院里都没吃顿好的,这大冬天正好多吃点暖暖胃。

        吃饱喝足了,陈旭在七名警卫的簇拥下往旁边的后海走去,进了烟袋斜胡同,陈旭突然皱着眉头道:“几位不好意思,刚才喝多了绿豆汁有点尿急了,我去边上黑暗的地方解决一下。”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大家看着陈旭走进了胡同的阴影中,然后传来了陈旭的喊声:“大家多等会儿,这泡尿怕是有点多,哈哈哈。”

        几名警卫相视一笑,并没有在意。

        “怎么还没出来?”过了几分钟排长借着路灯瞄了一眼手表,心中疑惑往阴影中的墙脚下走过去,结果空无一人也没有尿迹。

        排长从来没觉得这初春的寒意是如此的刺骨,把人搞丢了的责任他如何负担得起,吓得浑身发抖,冷汗哗啦呼啦直往下流,急忙把另外几名警卫叫过来,分头进入巷子里寻找。

        老北京的胡同层层叠叠,到处都是岔路,钻进去了很容易迷路,同时也更容易甩掉追敌。

        陈旭虽然不太熟悉这一片的胡同,但是只要就准一个方位,走到大街上就没问题了。横七竖八的穿了几条胡同,他就在其中的一个胡同口看到了家卖高点的铺子,黄油的香味扑鼻而来,飘出了半条胡同。

        “我就这么跑掉,这些警卫没准会担心自己被绑架,找人大肆搜查封锁地方,把事情闹大了会给周围的居民造成很大麻烦的,不如给他们留点线索吧!”陈旭鼻翼耸动,肚子里的馋虫在不停地闹腾,于是赶紧跑进点心铺。

        一进屋就大声嚷嚷让老板称二十斤点心,摊位上每种味道的点心都给来一点,期间还不停的催促要老板快点打包,以此来加深老板对自己的印象,付好了钱这才一左一右提着两大包点心,乐颠颠的小跑着离去。

        走到外面的大路上,过路的单车不少,汽车居然一辆都看不到,偶尔路过一辆车牌号牛逼轰轰的汽车,都是某部级单位领导的座驾。

        陈旭走到一辆浅绿色的三轮摩托车前,冲着坐在车里打盹的老司机问道:“叔,去机场吗?”

        “太远,不去!”

        “急着赶飞机,如果能半小时内到,我给你五块钱!”

        “上车,二十分钟给你送到!”老司机眼睛‘叮’的一下亮了起来,瞬间来了精神,说话间已经点着了自己的三蹦儿。

        司机说的没错,这个时代的北京大街不仅宽敞,而且没几辆车,路灯还少,当f1赛道都没问题了,一路飙车都可以不带停的,二十分钟之内确实可以到机场。

        陈旭坐在四面漏风的三轮摩托里面,寒风挂在脸上如刀割一般,看着两边飞速后退的景物,使劲抓着扶手作声不得。

        “车神!冲你这飙车不怕死的精神,我给多加一块钱。敢问高姓大名?”陈旭扶着三轮车后车厢,弯腰狂吐,刚才吃的东西全白搭了。

        “大名儿倒没有,我就一开三蹦儿的,平时我跑一圈二环路也就十分钟的事情。”老司机胡子拉碴,嘴里叼着根香烟,站在后面帮陈旭捋着后背,淡然道。

        “你牛!”陈旭用衣袖擦了擦嘴巴,从裤兜里掏出买糕点剩下的六块钱塞到老司机手里。

        “真是高手在民间啊……”看着三轮车一摇一晃的远去,陈旭感叹了一句,然后转身进入了机场。

        这个时候的北京机场都还没有航站楼,买好票后要坐摆渡车到飞机附近,然后再上飞机。上飞机前的安检也不严格,陈旭提着两包糕点上飞机也没人检查。

        此时正是冬季,机舱里冷的就是个冰窟,等到飞机起飞后,暖气才从头顶的行李箱下面的空调出风口喷出来,机舱内的温度才慢慢上升。

        因为有了老司机款飙猛进,陈旭及时的上了回家的飞机。而在鼓楼一带排长却已经差不多吓得要虚脱了,起先他还以为陈旭是出意外被绑走了,急的打电话叫来了几十个警卫来帮忙寻找。

        也亏得陈旭留了个心眼,这些警卫家家户户的查人,很快就找到了那家点心铺子。老板对陈旭那可是记忆犹新,很快大家就弄明白这货没有被绑架,而是跑了。

        正好这个时候老司机开着他的三蹦儿已经回来了,从他这里大家又得知陈旭去了机场,这回大家就算再傻也能猜出来这人是跑路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