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二十六章 中计了

第二十六章 中计了

        车子平稳的向前行使,劳累了一晚上,陈旭坐在车上睡意越来越浓,看着窗外后退的景色,终于睡了过去。

        车子“吱嘎”一声停住,陈旭猛然从沉睡中惊醒过来,擦了一把口水,半梦半醒的问了句:“到了吗?”

        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陈旭心下大惊,后脑勺的神经猛烈的抽搐了一下,前世情报官的直觉告诉他出了问题,而且很严重的问题!

        这个接自己的老头根本就不是宫崎宇的人,自己一时疏忽居然就中了计。毫无防备的坐上车,孤身来到了某个势力的老巢,这下能不能回去都是问题了。

        “哈哈,你们怎么都不讲话了,搞得气氛这么沉重很无聊哎。”陈旭打着岔子,先前过来时自己睡了过去,连来的基本的路线都不知道,现在一定要先摸清楚情况,想办法脱身!

        心脏在猛烈的往全身泵血,大脑此时无比的灵醒,他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只能见招拆招找机会逃命了。

        保持呼吸不乱,面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这是一栋依山而建的欧式三层别墅,仔细观察是用一块块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边上白灰色的围墙和茂密的树林把整个别墅隐没在其中,自己现正处于庭院的位置上……

        “请,先生在里面等您。”

        旁边的小胡子老头终于开了口,并下车打开了车门,陈旭这个时候才正眼观察起了这个老头,同时在心里暗想,等有了机会自己一定要亲手扭断这个老头的脖子。

        旁边的树林里传来了拉枪栓的声音,以及因为太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看来不仅仅是自己紧张,他的到来也给这里的埋伏者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可见这些人根本没什么实战经验,对大难临头的陈旭来说勉强是个好消息。

        陈旭下车后随着老头默默往前走着,穿过庭院的回廊是一条曲折处的小路。大概走了一分钟往左一拐是一扇月亮门,进入月亮门,就是别墅第一层的院子了,里面更是人影憧憧,人皆佩枪,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陈旭额头渗出了丝丝冷汗,安逸日子过久了是要人命的!

        散落在院子里的几个人,走到院落中央站成肃黑的一排,小胡子老头走上前伸手推开了前面的白色雕花木门,然后回过头用眼神示意陈旭走进这个令他倍感压抑不适的别墅,陈旭最后朝周围随意瞟了两眼便踏了进去,身后的木门也随之关闭。

        进去后才发现这间别墅的墙壁上都画着黑色、黄色和深红色的野马野鹿等动物,壁画前背对着陈旭站着一个人,从背影可看出正是此前在窗前现身的削瘦男子!

        旁边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满脸不屑,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表情的壮汉,他比陈旭足足高出两个脑袋,全身是一块块坟起的块状肌肉,就像一只坐在屋子里的狗熊一般。

        看到这个人熊一般的身材和相貌,陈旭瞬间就已经猜出来,这个院落是苏联克格勃在日本的一处老巢了,这些人都是老毛子。

        陈旭怎么都没想到,中国那边才刚刚拔除掉苏联的情报网络,这边克格勃就已经开始动作直接对他下手了。

        像东京这种国际大都市,从机场海港进出的国际旅客流量极大,苏联人在这里安排好几层的情报网都不是什么难事,把日本当成国内一样随意,自己中招只能说活该了。

        “陈先生,你觉得这些壁画有意思么?它们是临摹的欧洲最原始的拉斯科洞窟壁画,都是一些连衣服都没有的远古野人所画,证明了人类自古以来就有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男子这时转过身来用俄语不急不缓道。

        陈旭看到了他狰狞的面容,这个人整张左边脸都有被严重烧伤的痕迹,在那张丑陋的脸上,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与诡谲轻蔑的笑容。

        这种场面陈旭见多了,上辈子比这危险十倍的地方他都进去过,除了刚进来时稍微有些紧张外,这一路走来他早就已经适应了环境,脑海中已经在思考怎么逃命了。

        “我认为把你脸上画到墙上去,会比这些古画更有意思一点。”陈旭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毫不隐晦的盯着对面男人的脸,用流利的俄语回应着,同时嘴里发出尖锐的嘲笑声。

        他在刻意的激怒这个男人,不管身处何等险境,时间的节奏要把控在自己手中,决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否则小命不保。

        “陈先生,我很佩服你的冷静!”这个疤脸男人只是轻轻一笑,背着手走过来,咧着嘴笑道:“但是我更加佩服你的想象力,居然用一些毫无用处的设计图从日本人手里骗到了整整六十亿美元,我没有这样的本事,只能羡慕你而已。”

        “我和日本的谈话都被你们监听到了么!日本人的情报网居然被你们渗透到这种程度了,还能这么快安排陷阱,让我一头扎了进来。”陈旭当然懒得跟这些人解释他的设计图是货真价实的真货,只是埋汰日本人办事不利。

        疤脸男人冷笑道:“是你太贪心不断跟日本人提条件,拖了一阵晚上都没走,我们才能好整以暇的安排人手逮捕你。”

        “现在你们抓到我了,准备怎么办?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情报吗?我可是口风很紧的人!”陈旭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已经意识到这个家伙不好对付了,自己想要逃命估计不会很容易。

        “不……我们不准备审讯你,只想抓到你后直接枪决,你的存在对苏联的危害实在太大了,你居然能一个人就把我们在中国的情报网全部毁掉了,就连香港分局的同志也没能逃脱大难,哼!真是佩服你能力,可惜……”没说完,疤脸男人就朝着沙发上的壮汉使了个眼神。

        壮汉猛地起身,整个人站起来遮住了半边窗户,这人从皮带上抽出一把tt33托卡列夫手枪,用手指拨开保险,“咔嚓”一声拉动套筒子弹上膛。

        隔着老远伸着笔直的手臂将枪口抵在陈旭的太阳穴上,冷笑着准备开枪。

        “你不会以为我只知道克格勃在中国的情报网吧!你们在西欧和美国的情报网就安全了么?如果我已经将情报交换给美国人了,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中情局已经深入你们的情报网络到何种程度了么?如果他们用反间计,你们的损失可是会很大的哦!”陈旭眯着眼睛,压根就不在意旁边的枪口,语气平缓的吹起牛来。

        “最重要的是你们不想知道,是谁把这些情报交给我的么?他在莫斯科可是很高很高的高层哦!”

        这个时候陈旭已经不再想着逃命了,而是毕竟想办法让自己先活着,只有活下去才有无限的可能。

        “看来目前我们杀不了你,得让你多活几天了。陈先生我觉得你应该是知道克格勃的审讯手段的,为什么偏要受这个苦,现在不是更舒服么!”疤脸男人叹了口气,然后冲着壮汉点了点头。

        壮汉用手枪在陈旭后脑勺上狠狠一砸,陈旭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绑在了一张铁椅子上,双手被反手铐在了椅背后面,外套和鞋子已经被扒拉掉了,只剩下单薄的衬衫。

        房间里阴暗潮湿,腐烂的霉味很难闻,应该是地下室。

        屋子有五米长宽,斑驳的墙壁下半截刷着绿色的墙漆,上半截则是白色的,地面则是直接涂抹的水泥。屋子里只有陈旭坐着的铁椅子,以及墙角的一张木桌,桌上的台灯散发着刺眼的光芒,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腹中传来难以忍耐的饥饿感,陈旭依稀能断定他至少昏迷有十个小时了,如果可能外界应该已经发现他已经失踪了。

        看到这样的环境,陈旭无奈的苦笑,看来自己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东侧墙边的铁门吱嘎一声打开了,疤脸男子和壮汉走了进来。

        壮汉背着双手堵在门口,冷漠的看着陈旭。疤脸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皮包走向木桌,拉开皮包拉链往木桌上一方,露出了里面十多样精致的刑具。

        “陈先生,我现在奉劝你最好说点什么,你看到这些东西了吗?当它们刺进你身体的时候,你会为了让我把它们拔出来而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的。”疤脸男人在台灯下打量着一根三寸长的钢针,回过头来冷然道。

        陈旭抬起头,笑呵呵的道:“嘿!你能告诉我你那张丑脸是怎么搞的,是你小时候老妈喝醉了没抱住,让你掉火坑里了么?”

        “你不该侮辱我的母亲!”

        疤脸男子走过来蹲下身,将钢针直接使劲摁进了陈旭的大脚趾里面,半天之后才抽出来。

        房间里传出了痛苦的咆哮,随即传来了铁椅子在地上使劲摩擦挣扎的声音。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