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十七章 这个时代!

第十七章 这个时代!

        飞机是在今年刚刚开港投入运营的成田机场降落的。

        在降落前,陈旭特意趴在窗口看成田机场旁边最著名的17个钉子户,因为在机场建设之初,政府和机场方面没有和农民进行充分的沟通就擅自开工,并且还态度恶劣企图暴力拆迁。机场周边的菜农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就是不肯搬家,誓死对抗政府强征土地的行为,给钱也不干,硬是让成田机场的三条跑道只建成了一条。

        这些钉子户对抗政府的精神,在这个年代得到了日本左翼运动的大力支持,作为后盾鼓励他们和政府、机场进行对抗,一直到四十年之后,依然还有八个钉子户在顽强的生存着。

        钱俊明路上的紧张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已经被新鲜和好奇所取代,甚至不顾飞机下降的危险,硬是把身子凑过来和陈旭挤在一个舷窗前盯着外面看。

        “这是到哪儿了?这里是东京吗!”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般人最喜欢问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还真没法回答,但是陈旭对这地儿太熟悉了,上辈子不知道来过多少次。

        “这是里是日本千叶县成田市,这是今年刚建好的新机场,距离东京还有六十多公里呢!”陈旭把脸贴在舷窗上,看着外面的世界,解释道。

        “这日本人真的怪,这县怎么放在市前面了?”钱俊明哈哈大笑道。

        “不是人家怪,这是他们模仿唐朝的行政机构发展而来的中央-府县的二元结构,千叶县就是千叶省。是我们的地盘大为了更好的管理国家,后来就改成了中央-省-市三元结构。”陈旭在旁边认真的指点道。

        钱俊明翻了翻白眼“嗨……你小子倒是天文地理啥都懂。”

        “承让!承让!”陈旭舔了舔嘴唇,得意洋洋道

        “你说这日本人曾经侵略过咱,会不会对我们凶神恶煞的,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下飞机了。”钟健也想挤过来看外面,奈何座位离得太远,又不敢解开安全带,只能伸着脑袋希望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陈旭摇了摇头,直接说道:“时代不同,造就的人也不同。现在的日本人可是极端崇拜毛爷爷的,你们在国内可能不知道,咱们的毛爷爷可是全世界革命青年的伟大导师。这些年横扫日本的左翼运动就是以毛爷爷思想为理论指导的。日本人可是很喜欢我们的,对咱们特友好,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这些问题。”

        现代的人只知道日本右翼是军国主义的复活,人人喊打,其实也就是几十个老杂毛在那里折腾。殊不知在六七十年代,日本以毛爷爷思想为理论指导的左翼势力发展的风起云涌,几乎是蔓延到全日本。

        因为苏联和美帝的帝国主义势力在全世界的扩张,使得像日本年轻一代对这两个世界大国极为的厌恶。而毛爷爷是当时国际上反帝最强势最硬气的领导人,再加上中国十年大抽风运动蔓延到国外,这些年轻人在伟大的毛爷爷思想影响下,开始发动大规模的革命运动,人人皆读毛爷爷语录,动不动就高举着毛爷爷的画像举办上万人的大游行。

        其中尤其以运动中形成的日本赤军受影响最深,他们奉毛爷爷为精神导师,对中国格外忠诚。他们反对美帝对中国的包围,用炸弹袭击美军基地,把东条英机、松井石根这些战犯的墓碑直接用炸药炸飞,甚至于直接策划暗杀天皇,可惜惨遭失败。

        那个时候要是有人敢当着赤军的面说一句毛爷爷的不好,这些激进青年真的会杀了你的,比国内的红小兵还要狠。

        比起国内红小兵们的瞎闹,一定程度上赤军才是为了中国战斗在对抗资本主义最前线的好青年。随着中国和美国手牵手走向蜜月,这对日本左翼运动简直是赤裸裸的背叛,可惜了这些在毛爷爷思想感化下心系中国的大好青年,失去了精神指导,最后沦落为恐怖组织……

        伟大领袖的人格魅力,是不分国界的!

        他散发出来的霸气,即便是远隔重洋也能影响到那些有理想青年。

        他老人家做的任何决策,都自有道理,百年之后历史会论断其功过。后世国内那些人,书读得少文化不咋地,随便在网络上读了几篇文章,甚至可能是美国人在后面操刀写的,就自以为了解到了什么内幕,到处污蔑毛爷爷如何如何。明明自己是受压迫的人,穷里吧唧的兜里没几个钱,偏偏要帮着死灰复燃的权贵和资本家到处摇旗呐喊,当了狗还沾沾自喜,实在是可悲!

        就连中国自己都变成了这副模样,日本这边就跟别提了。随着毛爷爷离世,中国走向改革开放,日本左翼运动失去了精神引导,再加上政府的血腥镇压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六七十年代这二十年间我们用精神感化日本青年,后二十年日本反过来用物质腐蚀我们,日本的a·v产业就像当年打开中国大门的鸦片一样,日以继夜的从精神到肉体消耗着我国男青年的万千子孙……

        进入到候机楼,随团的一机人几乎都是眼睛不够用了,盯着大厅周围到处看,这种现代化的建筑对他们来说很震撼。

        日方早就做好了接待安排,参展团一下飞机就已经有两个说着中文的日方接待员在前面引路,上了大巴两个接待员就恭恭敬敬的给每人送上了一罐苏打汽水。

        “小五这是啥东西?”钱俊明上下翻看着易拉罐瓶儿奇怪道。

        “这是汽水拿来喝的。”陈旭摇摇罐子,笑着说道。

        “这上下都没有瓶嘴,怎么喝啊!”钟健坐在旁边研究着易拉罐,不明就里的问道。

        “这罐子顶上有个拉环,把它掰开拉一下就行了。”陈旭看着满车的同僚拿着易拉罐不知道如何是好,不得不大声的说了一句,好让车上所有人都听到。

        易拉罐大约是在八十年代初才引进国内的,大名鼎鼎的健力宝都还不存在,现阶段国内都以玻璃瓶为主,团员们初次见识易拉罐,不懂该怎么用很正常。

        喝了汽水解渴,巴士启动,朝着东京一路去了。

        “陈主任我们的东西呢?咱们不看着,这丢了怎么办!”上了车,钟健不停的东张西望,显然是很紧张那螺旋桨。

        陈旭摆摆手,安慰道:“不用去刻意操心它们,日本方面会帮我们完好无损的运到展览大厅去的,都用木箱子订好了的,绝对没问题。”

        “是这样就好,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钟健低声喃喃着,这个老头是个管事的,一路上都在操心着螺旋桨。

        进入市区,众人的注意力才被周围的高楼大厦所吸引,现代化的大都市对于这个时代的国人来说,是极具冲击力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陈旭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木然的看着窗外,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三辆巴士停在了大仓酒店门口,下车后走到酒店的正门,团员们对于能入住这样豪华的酒店,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怎么给我们安排了五星级大酒店,咱们团长有这么阔气吗?”陈旭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头,陈旭冲着站在自己身旁,负责这架飞机上团员管理的一个中年官员追问道。

        这个中年官员似乎知道陈旭的背景,不敢打官腔,低着头笑眯眯道:“这次我们是应日方的请求来参展的,所有行程都由日方负责安排接待,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客气给安排住这么好的大酒店。”

        听到这里,陈旭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日本人就算是再好客大方,也不至于给中国参展团安排五星级大酒店来接待吧!这有点不合常理,日方如此重视这件事其中肯定有缘由……

        “希望不要影响到我的计划!”陈旭眯了眯眼睛,在心中暗想着。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陈旭一直以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商品参展会,但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对于中国参展团来说似乎有别的意味在里面,甚至可能是一次政治任务。

        陈旭和钱俊明分在了同一个双人间,钟健则和另外的团员共一个房间。

        钱俊明在房间里到处走走摸摸,不住的感叹这床这沙发,尤其是对彩电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对于整洁雪白的床更是都不敢去坐。

        陈旭则随意多了脱掉正式的西装,洗了个澡换上了休闲服,然后拉着钱俊明就往外走。

        去隔壁找到钟健,这老头还拿着那罐汽水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和另外一个团员干巴巴的在聊天,在陌生的环境中他们暂时还没有适应周围的一切,又不敢出去乱走,只能这么坐着发呆了。

        把钟健拉出来,三人走到大厅,钟健才疑问道:“陈主任你这是带我们去博览会的展厅看场地吗?团长要我们今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呢!”

        “去个毛线的博览会,今天我请客带你们去吃河豚。来东京不吃河豚的就是傻子。”陈旭一左一右搂着两个老头往外走。

        “去外面吃饭太贵,这样不好吧!”钟健有些难为道。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在外面留学挣了不少的钱,回国后一直都存着没用处,现在好不容易出次国还省着干嘛!当然是吃喝玩乐了。”陈旭知道这两老头是担心自己用老爹给的钱在外面乱花,回去之后不好交代,所以才扭扭捏捏不肯去。

        两个老头这是第一次出国,极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出来了,于情于理陈旭都必须招待好,让他们尽兴而归。

        只是上了街之后,才发现后世很多的景点这个时代都还没开建,在东京的大街上转了两三个小时,吃了不少的小吃,最后带着两个好奇的老头爬上东京塔从高空赏玩东京。

        吃了河豚喝了小酒,东京的夜景迷离繁华,陈旭陪着两个醉醺醺的老头在一条小巷子里慢悠悠的闲逛。

        国家在富裕后不停大拆大建,城市三年一小变六年一大变,十年就已经是另外一个地方了。

        现在的国内还没有富裕起来,在陈旭眼里到处都是陌生,没有一处是他熟悉的,就连他以前居住的房子都还只是一片田园。

        反而是到了国外,比如西欧、日本这边几十年都没怎么变,更能引发他以前的记忆。

        还记得路边的那个小公园,当年陈旭和三个战友在东京执行完任务,几个人庆祝之后喝醉了,勾肩搭背的从这条路一路走过来。然后躺在这个小公园的草地上撒酒疯。

        路过这个小公园的时候,陈旭甚至看到了那根老电线杆居然还立在那里,这个时候它还很新。

        当时自己就是依靠着这根电线杆,安静的看着战友在公园里到处追逐打闹。

        这些战友在往后的日子里不断的和牺牲离别,徒留悲伤只剩回忆。

        “如果我的存在能改变这个时代的历史走向,受此影响你们的人生应该也会不同了吧!希望你们不要再参军,上辈子你们年纪轻轻就为国献身付出的已经够多了,这一世好好做个普通人,直到变成老头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挂掉。”

        陈旭蹲在电线杆下面,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烟,点燃三根插在草地上,喃喃叹气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