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十二章 发怒的陈卫国

第十二章 发怒的陈卫国

        有关于这个螺旋桨设计图的来历颇为奇特,并不是陈旭从美帝造船厂里偷出来的,而是他在瑞典人的数控加工中心窃取数控机床源代码的时候,意外在电脑中发现了“海狼级战术核潜艇”的螺旋桨设计参数。

        很显然,瑞典人正准备用数控机床来加工这个螺旋桨。

        瑞典人的军事工业独步欧洲,潜艇制造技术确实有过人之处,虽然核潜艇技术不行,但是造出来的常规潜艇却有北欧幽灵之称,很是厉害。因为性能出众,八十年代一艘瑞典产的二手常规潜艇价格,在国际武器黑市上被炒到了两亿美元一艘。那个时候中国对西方先进的武器格外的眼馋,奈何穷啊!在武器黑市上逛了一圈发现除了便宜的机枪大炮,昂贵的重武器基本都只能看看而买不起,国家要办的事情太多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来花,如何舍得把珍贵的外汇花在一件武器上!

        陈旭也不管这款螺旋桨是美帝给瑞典人的,还是瑞典人偷来的,总之搂草打兔子顺便就偷走了。

        带回国后,国内的技术人员却对这款螺旋桨嗤之以鼻,认为除了制作螺旋桨的材料的配方还有点参考价值,桨叶的外形设计国内已经是世界最顶尖了,国外的设计还真看不上,所以这个螺旋桨没有什么研究价值。

        不过这个螺旋桨的军事价值还是非常高的,军方乐不可支的照着设计参数仿造了一个真的螺旋桨出来,然后收集了这个螺旋桨在海水中旋转之后产生的声纳数据。以后只要美帝的海狼一靠近,立即就会扒掉内裤被我方的声纳捕获,海狼这个自大的深海猎手,转眼就会从猎人变成猎物。

        当然陈旭再任性,也是不可能造出真正的潜艇螺旋桨来的,先不说造这个螺旋桨的材料有多贵,把坦克厂卖了都不见得凑得齐。

        就算是陈旭凑够了材料钱,怎么去炼制特种钢材作为螺旋桨的毛坯,却又是个天大的难题。现在宝钢都还不存在呢!没有现代化的冶金设备,这材料你就是做不出来。

        用现在国内老旧的钢铁高炉熔炼钢水浇出来的特种钢材,别说是锻造出成品了,在毛坯加工阶段就可能会断裂。冶金设备落后不达标,炼出来钢材就无法合格,这是重工业的基础问题。

        再说在毛胚加工阶段,螺旋桨桨叶需要大型的多轴多联动的高级数控机床和数十名大师级技工长达三个月以上的加工打磨,才能精雕细琢出来。

        从事加工的高级技工或许好找,但是数控机床就只能望而生叹了。

        高端数控机床是西方人工业的心脏,是他们最重要的家底,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轻易不会出售。

        高级数控机床即便是苏联人都没有,老毛子有数控机床但是加工精度远逊于西方,比如毛子的基洛级常规潜艇就因为没有高端数控机床导致桨叶加工的不好,螺旋桨搅动海水后产生的噪音美军声纳在几百海里外都能侦听到,被美帝戏称为深海拖拉机。

        最后想尽办法,老毛子才花费巨大代价从日本搞到了三台高端数控机床,让基洛级潜艇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洋黑洞。

        后来,日本为了小钱钱向死敌出售高端数控机床的事情发了。这种败家子的行为被曝光后,脚本鸡差点没被美帝粑粑给活活抽死。

        好在陈旭只需要做个电风扇,对风扇扇叶的精度还没达到核潜艇螺旋桨那么变态的要求。他只要做到形似即可,至于神韵什么的就不用去深究了。

        至于扇叶的材料也用不到特种钢材,只需要普通薄钢板即可。

        甚至用不到数控机床,陈旭只需要将螺旋桨叶片的弧度数据全都标识出来,车间的工人用锉刀就能给你锉一个模具出来,有了模具就可以用冲压机批量生产高精度的微型螺旋桨叶片了。

        虽然简化版的螺旋桨加工精度不像真正的潜艇螺旋桨那样变态,但静音功能却一点都不少,搅动空气之后可以做到微风吹拂,不把耳朵贴到风扇前面是听不到声音的。

        永远不要小瞧工人的锉刀,在宗师级技工的手里,用锉刀锉出来的模具,精度一点都不比数控机床做出来的要差。

        两者唯一的差距,就是数控机床只要几个小时就能加工出一个桨叶,而高级技工却需要几个月。

        陈旭用尖端螺旋桨来做电风扇扇叶并不是为了炫技,而是他的脑子里只有最尖端的军工设计图。毕竟陈旭是让欧美各国闻风丧胆的黑镜头,他每次出动必然是冲着最尖端的武器设计图去的,低一档次的武器都不值得让他去出任务。

        所以陈旭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遍又一遍,脑海中的武器一个赛一个的尖端先进,挑来拣去也只有潜艇的螺旋桨最适合做风扇叶片。

        总不能用航空发动机或者燃气轮机的透平叶片来做电风扇吧!那玩意儿叶片的数量太多了,每一个扇叶都由上百块叶片焊接而成,即便是缩小为电风扇加工也极为复杂,工时成本太大,所以螺旋桨才把它给比了下去夺冠成为最佳选项。

        在脑海中给电风扇进行建模后,陈旭把设计好的风扇拆散成零件,然后将零件一个个画出草图,并且在旁边标识好设计参数。

        画设计图是个磨工夫的事情,枯燥无比。

        陈旭上辈子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画图,每次出完任务回来,少则半年多则两三年都是呆在工作室里面,在全息影像设备和助手的帮忙下进行抄图。

        常年醉心于画图,不浮不躁,打坐的功夫是练出来了,陈旭工作起来可以连续坐几天都不起身。

        今天是弟弟第一天上班的日子,陈卫国格外的开心,因为弟弟终于长大成人,可以工作养活自己了。

        陈卫国名义上是副厂长,但爷爷陈虎这个厂长年事已高已经不管事了,整个军工厂的运作实际都由陈卫国来管理。近万人的大型军工厂,每天琐碎的事情多如牛毛,一整天都忙于公务,他也没时间去下面的车间看弟弟的工作情况。

        好不容易到点下班,陈卫国寻思着不能让弟弟一个人回家,就暂时抛下没完没了的公务。将公文包夹在胳肢窝下,高高兴兴的前往风扇车间准备叫上弟弟一起下班回家。

        还没到风扇车间,远远就看到车间门口,以及周围的大路两边堆满了废弃的杂物,几个工人正赤着胳膊推着小推车从车间里出来,然后将车上的垃圾倒在路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卫国急忙赶过去,一进到车间就看到工人们在忙碌的进行大扫除,有的在用铲子将地上的铁屑铲起来运走,有的在往机械设备上喷溶剂好擦掉上面陈旧的油污,有的踩着人字梯在擦高处的窗户。

        “老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停工了!陈旭他人呢?”陈卫国走到擦窗户的钟健旁边,焦急的追问道。

        “陈主任说车间里脏乱差影响工作效率,所以让我们停工搞大扫除。他说是我们现在生产的风扇太没水准了,所以上午就回家去设计心电风扇去了。”钟健和工友们干了一天卫生,看着车间一点点的亮堂起来,心情也好了不少。

        听到陈旭第一天上班就早退回家,陈卫国火气蹭蹭就往脑门上涌。而且陈旭居然不跟他商量,就擅自让车间停产一整天,这一天不生产也不知道损失了多少钱!

        陈卫国有心想要当场发作让工人们停止这些无意义的活计,但又想到弟弟刚开始工作经验还不足,如果自己公然反对他的意见,他在工人中间的威信就会大减,往后他就管不住这个车间了。

        想到这里,陈卫国也就强行压下了火气,匆匆忙回家里准备好好训一训弟弟。

        “小五呢?他是不是上午就回来了,他现在在干什么!”回到家看到给自己开门的老婆,怒气冲冲的陈卫国开口就问道。

        “我送儿子去上学,买菜回来就看到他已经在屋里了,他今天一整天都没起身,中午也不肯出来吃午饭,我送进去的饭菜也没动筷子。”刘艳红将陈卫国的公文包接过来拿在手里,皱着眉头埋怨起来。

        进屋后,陈卫国快步走到陈旭的房间门口,一推开门就看到他弓着背伏在桌上“沙沙沙”画着图纸,夕阳昏黄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在屋里拉出长长的影子,房间里静谧无比。看到认真工作的弟弟,陈卫国已经冲到喉咙里的疑问此时都不得不咽下了肚子,他也是搞设计出身的,知道在这个时候是最不能打扰设计师工作的。

        屋顶的吊扇忽忽转动着,床上平铺着几十张设计图纸,陈卫国抄起一张图眯着眼看了几眼,立马就判断出来这些都是电风扇的零件设计图。

        拎着脚尖悄悄的走到陈旭身后,看到他正全神贯注的画着一个风扇扇叶,这个扇叶很奇怪居然有七个叶片,而且画出来的图居然是三维的,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可以拿起来。扇叶周围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数据,应该都是加工的参数。

        这么多的图纸肯定是弟弟一整天的功劳,陈卫国也就不好发气脾了,将屋里的灯光打开,悄悄掩上门退了出去。至于停工的事情,还是等他设计图完工之后,再追问吧!(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