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七章 要命的名册

第七章 要命的名册

        这一写就是三个多小时。

        陈旭动笔之时,还只想把潜伏在国内给苏联人提供情报的少数几只大老鼠给供出来,意思意思一下别把事情搞大了。

        写着写着他就觉得未来十年是国家最重要的走向开放的时代,留着这些苏联的间谍搞破坏有害无益,不如借此机会把这个苏联情报网连根拔掉。

        顺便也做个实验,看看如果历史发生了改变,会产生怎么样的蝴蝶效应。

        反正这些人死有余辜,把他们的身份曝光,对自己有益无害!再说陈旭非常享受这种当棋手操控世界格局的感觉,挥手间无数人头落地,世界因此而改变。

        陈旭最后的顾虑也没有了,他绞尽脑汁的搜索记忆中所能找到的每一个名字,尽可能把所有的老鼠都给揪出来。

        陈旭越写越多,房间里之前还有人低声聊天说着话,到了后面大家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屋子人都静静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安静的等待结果出来。

        陈虎从头至尾都坐在陈旭的身旁,看着陈旭一个一个写出来的人名,老爷子淡定的神色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愤怒。因为他在名单里看到了很多省级要员以及军队高层,这些叛徒在日以继夜的往外泄露着国家的情报,挖国家的墙角,这让他这个老革命如何不心痛。

        如果陈旭只是随便写几个人名在上面,陈虎出于谨慎还会调查之后再下结论。现在陈旭写出了好几百个人的名字,这里面包括每个人的身份,负责窃取什么样的情报,像账本一样记得清清楚楚,这样的名单根本就没有作假的可能。

        眼睁睁看着陈旭把名册写完,陈虎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气,拍着桌子咬牙切齿道:“妈拉个逼的,这群吃里扒外的狗杂种,老子非要揪出来一个个枪毙了他们不可,老大……去我房里把枪拿来!”

        “是!我马上去拿”陈卫国当即起身,还真准备去房里找枪。

        陈旭揉了揉手腕,把钢笔扭紧盖子插进衣兜里,然后把作文本合上交到陈虎手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道:“爷爷,这大半夜的,座钟上的时间都十二点了,你要枪干啥?”

        “别的地方我管不了,你这名单里有平湘市的人,这些本地的杂种老子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揪出来,一刻也等不得。杰出!你先去把你手下武·警部队里面的那只老鼠给我抓出来,然后带部队去市里,咱们今晚上要为国除害。”

        “好!我这就动身去调人!”陈杰出看着那一页页的名单,心惊胆颤的同时也后怕不已。因为他看到自己在当湖湘军分区副司令期间亲自提拔的一个干将居然是间谍,脊背瞬间就直发凉。这个家伙要是在其它别的时间被逮捕,自己这个上司怕是也难逃罪责。

        想到这里,主政了地方部队几十年的陈杰出气得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根本停不下来了,他现在只想杀人!

        爷爷陈虎虽然在军队中没有实权,现在也只是机械厂的厂长,但是老爷子在军队中的人脉却是极广。老爷子在抗战期间为我党建立了一家生产武器的军工厂,那个时候各部队的长官都尊称他为“虎爷”,就为了讨好他以期能多弄几箱子弹回去。而老爷子也是竭尽所能为部队造子弹,这人脉关系就是这么积累下来了。

        陈虎虽然调不动军队,但是他只要打个电话,地方军区还是会提供帮助的。更何况现在是调兵抓内鬼,抓到一个就是一笔功劳,军区部队自然会积极参与。

        但是这么大的功劳,肥水岂能流外人田,当然是出动自家儿子陈杰出手下的部队去抓人更合算了,以陈家现在的地位,就算吃独食没人敢说什么!

        陈旭吓得亡魂皆冒,自己爷爷和老爹真是太猛了,拿到名单二话不说就调兵准备抓人了,这效率杠杠的。

        他急忙上前拦住要去房间里取枪的大哥,同时扯住抬腿准备出门去的老爹,劝道:“哎呦……大家先静一静,现在就抓人想打草惊蛇吗?这是需要全国联动的抓捕行动,咱们这边突然行动其它地方肯定会有所警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这些人受了惊吓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大家稍安勿躁,等军情局那边定下计划来再抓人也不迟。”

        陈虎虽老却还没糊涂,知道陈旭说的没错,强忍着怒气将手中的名册递给陈杰出,严肃道:“姑且让那些王八蛋多活几日,这个名册事关重大,你马上动身去大托铺机场连夜坐空十八师的运输机去北京把名册送往军情局,我打个电话让空军那边做好准备,你到了地方就能上飞机。”

        陈杰出接过名册粗略的翻看了一遍,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道:“小五!怪不得苏联人要不惜一切代价置你于死地了,这么重要的名册落你手里,对克格勃在亚洲的情报网络都将造成致命的打击,你能活着回国真的是老天爷保佑!赶明儿我让你娘和大嫂去回龙山给菩萨上两柱香,感谢观音菩萨护你安全。”

        陈旭笑而不语,对于大家的脑补,他向来是不予解释,任由大家去想象。

        “烧什么香,拜什么鬼!苟利国家以生死,岂因祸福避趋之!小五为国为民死了也是英雄,这才是我老陈家的种!”陈杰出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只觉得越看越顺眼,就连陈旭身上那套让他很不爽的装扮也觉得帅气了许多。

        陈卫国脑袋凑过去看了一眼名册,咽了咽口水道:“这名册你到底是怎么弄到的?你在莫斯科好好的书不去读,怎么变成窃取情报的特工了?这时谁在后面指使你!我虽然不懂情报这些东西,但是也明白这份名单对我国可是价值连城的,要拿到它绝对不容易!”

        “不能说……不能说!我弄到这份情报本身就是绝密,就算我死也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泄露这份情报来源的任何信息,即便是爷爷和父亲你们也不行!”

        陈旭情报的来源是自己前世的记忆,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借口堵住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毕竟情报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神神秘密的,谁都猜不透这份名册的来源才最符合陈旭的利益。

        陈虎在旁边点点头,拍了拍陈旭的肩膀感叹道:“小五说得对,这种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妙,军政各部门被外国的情报机构渗透得筛子一样,军情局和国安局办事不利,他们这么容易就拿到了这份名册,等于是欠了你一份大人情,看他们怎么还得起!”

        接下来的时间,父亲陈杰出穿好衣服,由陈局长和铁队长以及四名警察的护送下去大托铺。临走前爷爷还觉得不安心,让喝了醒酒汤的大哥带着枪和二姐夫从宿舍区叫上三个壮实的工人,开着吉普车也跟着去了。

        这份名单实在是太危险了,可以要很多人的命,任何人拿着它都是件危险的事情。所以陈虎不得不甚重,如果不是考虑到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名单送出去,陈虎甚至都想叫上一个连的部队去护送。

        事情发展到这份上,家宴也吃不下去了,母亲、二姐和爷爷三人今晚就睡在大哥家等消息,而陈旭则回到了他小时候住过的房间里,大哥虽然成为了这套房子的主人,但是陈旭当年住过的房间却一直保留着原样没动,对他的关爱之心表漏无疑。

        房间里窗明几净,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柜就是所有的家具了。床头的一面墙上贴满了奖状,不过都是一些第三名、第四名、卫生积极分子之类的安慰奖,可见陈旭小时候在学校就是个捣蛋鬼成绩并不好。

        书桌上巴掌大的铁制闹钟早就停止了转动,陈旭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给闹钟上好旋调好时间。桌上当年用过的初中课本、作业本以及抽屉里很多的小玩意儿都已经没用,这些都不是陈旭的记忆,所以他找来袋子将它们一股脑儿的全部清理掉了,最后把装的严严实实的袋子塞进床底,眼不见心不烦。

        六个行李箱堆在房间里显得很挤,陈旭将自己这些日子画的上百张设计图都从行李箱里取出来,像捆报纸一样随意扎好堆在书桌旁边。正所谓灯下黑,谁也不会想到如此重要的军工设计图会这么随意的堆在桌子旁边。

        然后把自己日常要穿的衣服裤子都放进衣柜中,一些贵重的饰物也收进衣柜中间的两个抽屉里面。

        至于给家里人买的礼物则单独装在一个行李箱里放在床脚,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送出去了。

        所有的一切都做完后,多出来的五个行李箱就被陈旭扔了出去,被大嫂都拿走收了起来。

        一切都清理完,时间都到了凌晨一点多。陈旭打个哈欠,打开天花板上的吊扇,睡在铺着凉席上,盖着薄薄的毯子,开始了他回家后的第一个安稳觉。(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