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五章 颠倒黑白

第五章 颠倒黑白

        铁军当了二十年的刑警,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镇定的承认自己是杀人犯。

        犯下这种大案抓到是要枪毙的,犯人会慌张,也有装模作样强迫自己冷静的,更多的是在求生的欲望下反扑逃命。

        唯独没见过像陈旭这样淡然的,从他的形容中,就好像是打死了一只老鼠扔进了垃圾桶一般。

        杀了人还能不当回事,这样的人不是活腻了想自杀,就是变态杀人狂。但是众人又没有从陈旭脸上看出任何想死的痕迹,也不像是个杀红了眼的凶手。看到的反而只有平静无波,仿佛一个老兵从战场上退下来后的疲惫和淡然。

        铁军很熟悉这种眼神,自己的父亲是铁家拳的继承人,一身硬桥硬马的功夫几十个人都近不得身。当年在抗日战争中砍过鬼子头,剥过汉奸皮,削人棍的事儿也没少干,八年抗战手中至少落下过几十条人命,建国后从军队转业回平湘市,当上了一个普通的警察,生儿育女平凡过日子,自己从小到大从他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杀过人的痕迹。

        自己从警这么多年,也曾为了救人击毙过两个悍匪,手上有了人命。退休多年回乡下养老的父亲知道他杀了人,特地从乡下敢回来告诉自己:只要是正义的杀人,就不要有心理负担,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的!然后巴拉巴拉讲了很多当年在战争中的英雄事迹……

        铁军本以为杀人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被父亲这么一开解,结果是什么事儿都没有,既没有没有良心的谴责,也没有道德的压迫,仿佛自己击毙的是两个无关重要的什么东西。

        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和当年自己击毙悍匪之后眼神相差无几。

        “难道车站死的那个女孩不是好人?不太可能啊!女孩才二十来岁能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这个叫陈旭的青年下此毒手?其中说不定有什么惊天的隐情?”铁军在心里暗想着,就已经决定好好追问一下了。

        陈旭并不知道自己承认杀人后,这位叫铁军的刑警队长会一瞬间想到这么多。他在火车上下决心杀人,到故意泄露自己身份都是有目的的,就是想借此引出此女是克格勃特工,而人家为何要追杀他?就是因为他窃取了苏联的重要情报!

        而这些莫须有的情报,就是陈旭以后拿出高科技设计图的解释了。毕竟他一个普通人,凭空拿出那么多工业设计图,会引起很多怀疑的。索性就把这一切都推倒苏联的头上,反正作为世界霸主苏联的科技是全世界仰望的存在,拿出来的东西无论多么先进也理所当然。

        尤其再过十年苏联就会崩溃,所有的证据都会随着这一切埋进历史的尘埃中,连国家都消失了即便是有谁怀疑陈旭,也没地方找证据去!

        不过比起刑警队长的镇定,陈家人一下子炸开了锅,坐在对面的父亲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脸色一会青一会白。身旁眯着眼睛出神的爷爷也猛然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己的孙子,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居然没事儿一样又把眼睛给眯上了。坐在一起的大哥和二姐夫听到陈旭主动承认杀人,两人都是张着嘴巴半天没合拢,二姐夫端着的酒杯“哐当”一下掉到了桌面上,酒水四溅。

        “小弟你胡说什么!”坐在沙发上的二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比起一众还在发愣的男人,她倒是反应最快。

        大嫂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急忙把站在客厅中间盯着铁队长腰上的手枪眼馋的小侄子拉到自己怀里,不敢做声。

        老妈看到有客人来去厨房泡茶去了,没听到陈旭说的话。等她用托盘盛着六个泡了茶的透明玻璃杯走出来的时候,看到满屋子惊呆了的众人,奇怪道:“怎么了?大家都一副吃惊的样子。”

        门外的四个大盖帽也听到了陈旭亲口承认自己杀了人,都挤在门口就等着铁队长下令一拥而上擒住凶手了。

        陈杰出脸色一再变幻,他为自己的大意深深的懊悔,他悔的不是陈旭杀了人,而是这家伙居然毫不犹豫的当众承认了杀人,让他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他这个公安厅长虽然在湖湘省警察系统里位高权重,但儿子犯下杀人罪,他也是没办法压下去的,被政敌知道了怕是更保不住这个小儿子了。早知道自己陈旭如此不晓事,刚才就应该拉去房间里跟他单独谈谈通通气,而不是搞得现在这样下不来台。

        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陈杰出已经在脑海中想着该怎么把这么大的案子压下去了。在火车站公然杀人,这种轰动的大案子,如果处理不好陈旭很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到最后这个家也会因为这件事儿分崩离析。

        “小五!从今天见到你第一眼起,就觉得你不对劲,你身上的衣服,手上的手表,哪一个是便宜货!家里每季度打去给你的生活费只有这么点,你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些东西?你是不是被人胁迫了,还是收了别人的好处?竟敢扛下这样的重罪。”

        说完,陈杰出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酒杯被震的东倒西歪,有一个都掉到了地上,怒气冲冲道:“刚才张局长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被人从后腰捅中一刀致命的,杀人手法干净利落,血都没溅出来几滴,非老练的杀手不可做到。你看看你的双手茧子都没一颗,是杀过人的手吗!你现在就给我去杀只鸡看看,我倒要看看你哪来这么厉害的本事。”

        陈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正准备咽下去,听到老爹说出的理由,差点没把酒水给笑喷出来。自己这老爹不愧是当警察头子的人,凭着一张嘴就帮他把杀人罪给摘掉了,而且说的他无言以对。

        站在旁边的张局长和铁军队长也皱了皱眉头,他们很能理解陈杰出想要救儿子的心情,但是这样颠倒黑白似乎有些过分了!难道要他们两个以及门外的四个民警一起跟着当睁眼瞎么?

        陈旭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母亲,满脸担忧惊慌的样子,不知为何心底莫名的产生了一丝被攥住的难受感觉,正当他决定把事情解释清楚的时候,父亲又开始说话了。

        “你别以为你在苏联留学,我们在国内什么都不知道,你爷爷在莫斯科的朋友每隔几个月就会寄信过来,把你的所作所为都写下来告知我们。你这五年来拿着家里的钱在莫斯科吃喝玩乐,学业荒废,根本就没学到什么东西。”

        陈旭真的哑口无言,因为他从以前那个陈旭的记忆里发现,这个家伙除了投了个好胎生得一副好皮囊之外,确实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只是家里面对自己在莫斯科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这是他没想到的,也算是意外得到了这个情报吧!

        很显然在父亲眼里把陈皮烂谷子的破事都敞开来说,越是把陈旭贬的一无是处,对于洗脱杀人罪就越有利!

        为了救自己儿子,他已经是连最后的脸面都不要了。陈旭却莫名的觉得很爽快,在记忆中就是父亲当初一力主张把他送去莫斯科读书的,一个人孤身在国外如何比得上舒服的老家,陈旭也算是给自己身体的原主人,小小的报复了老爹一次。

        “小弟……不会吧!这五年在苏联你全玩去了,我还以为你是学成归来,可以托付重任了呢!怎么这种事情我和母亲一点都不知道。”陈卫国到底是了解自己弟弟的,他也不相信陈旭出国几年性格得这么冷血,杀人都不在乎的地步,他反而对陈旭没学到东西特别在意。

        “你们怎么可能知道,所以的信都只有我和你爷爷才看得到,要是让你娘老子知道了还不气死。”陈杰出冲着陈卫国骂骂咧咧道。

        说起来陈杰出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他真有点后悔把小儿子送去苏联读书了,刚一回国就给他惹这么大个麻烦,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把事儿盖过去。

        就在这时铁军终于看不过去了,他无法容忍陈杰出这么颠倒黑白,即便他是公安厅的大佬也不行。于是开口追问道:“陈旭同志,我虽然无法确定人是不是你杀的,但我知道你绝不像陈厅长说的那样一无是处,而且杀人动机也绝不可能是见色起义或者劫财这样简单。现在一条年轻的生命逝去了,不管这个女孩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还请你说出实情,好让法律正义得到伸张。”

        “人就是小五杀的,他自己承认了就是事实。人家铁队长看出来了,就连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家伙也看出来了,在真相面前你还有什么好掩盖的!一个父亲看儿子还没有一个外人清楚,亏你还是公安厅长,不辨是非,企图徇私枉法掩盖杀人重罪,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在一旁眯着眼韵神的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突然开口说话了。

        陈杰出好歹也五十多岁的人了,在下级面前被老爹责骂,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都有些扭曲了。而陈旭则低着头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一物降一物,看到老爹吃瘪别提多开心了。

        “你也别笑,今天晚上如果不解释清楚为何杀人,老子现在就枪毙了你为人家小姑娘偿命……老大,你去房里把我的枪取过来!”爷爷陈虎可是走过草地爬过雪山长征活下来的老革命,他一开腔不仅镇住了场面,同时也把陈旭给吓尿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