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四章 警察上门

第四章 警察上门

        片刻之后,铁门吱嘎一声打开,就看到一个短发,戴着圆眼镜,面容精致的女人出现在了门里,看到大哥后满脸笑意的道:“卫国你总算是回来了,一屋人都等大半天了,呀!这就是我的小弟弟吗?快过来让我看看,都长这么高这么帅了!”

        陈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个女人不明分说扯进了屋,他知道了这个精致的女人就是自己的二姐。

        房间里灯火通明,陈设极其简单,大厅东面墙下放着一张老式的皮沙发,墙上挂着大幅毛爷爷是红太阳的画像。沙发对面是一个中间低两头高的凹柜子,柜子两端的高处一边放着一台缝纫机,一边放着一台老式座钟,凹处则放着一台十四寸左右的黑白电视机,里面正播着陈旭完全看不明白的电视剧。东面的墙角摆着一架刷了黄色油漆的立柜,柜子顶上放着两个黑色的大箱子。房间的正中摆着一张大圆桌,桌上盖着一个绿色的防蝇罩子,桌上有鸡有鱼有牛肉更有红枣猪肚汤香气扑鼻,如此丰盛的家宴就等着陈旭回来开筷了。

        陈旭一进门,屋子里的气氛被引燃,瞬间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站起来围着陈旭问东问西,各种感叹各种煽情。

        陈旭迅速的扫视了房间里面的人,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坐在沙发上穿着军装,手里握着拐杖的老人肯定是自己爷爷,他老人家年纪最大很容易辨别。旁边那个同样穿着军服,身宽体壮,无论是身材还是体型都和自己有七分想象,满脸煞气的男人该是当公安厅长的老爹了,这种军人特有的气质陈旭最是熟悉。

        房间里另外一个身材矮小,穿着中山装,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想来应该是二姐夫了。听大哥的意思姐夫也是个大官,目前自己还不清楚他在哪个单位任职。

        屋里还有三个女人,除开当官的二姐,大嫂和老妈一看就是家庭妇女,都穿着普通的花衣服,心肠很软。陈旭进屋后就从厨房跑出来直抹眼泪,特别是老娘自打陈旭进了屋后,就一直抓着他的胳膊没松过。而且还特别贴心,一进屋就端着茶缸递到了他的嘴边,柔声道:“小五你走了这么远的路,快喝口茶!”

        陈旭一路从火车站回到家嗓子眼早就冒烟了,立即抱着茶缸灌了起来,茶是本地乡下自产自晒的红茶,虽然很苦却非常的解渴。

        陈旭是喝惯了咖啡的,却也不排斥这种带着家乡味道的茶水。

        大哥还有一个儿子才六岁,家里人多发客疯,皮猴子似的在房间里蹦来蹦去,非常的可爱。

        即便是陈旭早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到了屋里才发现是走进了惊涛骇浪之中,被这些至亲之人抓过来抱过去,好像自己是什么新鲜物件一般,谁都要拿过去仔细瞧瞧。

        大哥和二姐夫倒是没凑这个热闹,他俩在忙着把门外的行李箱都搬进里屋,等到六个行李箱都搬完,大哥才走过来帮着解围道:“都还站着干什么,小五下了火车都还没喘口气的,都饿坏了快开饭吧!”

        众人才消停下来,一家人围着圆桌团团坐下,陈旭本想坐在大哥和小侄子中间,突然加入这个陌生而热情的家庭,他感觉尴尬而手足无措,在他两人旁边也能轻松些。

        哪知道二姐提着自己,把他按在了爷爷和老爸这两尊大神中间的座椅上,陈旭只觉得自己坐上了电椅,扭来扭曲总不自在,拿筷子都有些不利索了。

        等到老妈和嫂子把最后炒好的两个小菜,丝瓜汤和炒黄瓜端上桌,家宴就算是开始了。大哥从电视机下面的玻璃柜里拿出来三瓶五粮液,开了一瓶沿着一桌人满上一杯,一瓶酒就已经去了半截。

        爷爷是家里最大的长辈,他端起酒杯,看着身侧的陈旭,点着头道:“我们家小五终于平安归来,咱们一家人又能齐聚一堂了,大家干了这一杯。”

        家人纷纷起身碰杯,陈旭孤身一人长大,从来没吃过这样的家庭聚餐,木偶一样举着酒杯和众人一一碰过,然后将二两白酒一口灌下了肚子。

        接下来的时间,大哥不停地给众人倒酒,几个女人就不停地给陈旭问问题,都是一些苏联是啥模样的,自己在国外都是怎么过的,学校里和同学关系如何等等。

        这样的问题,陈旭在回来的路上早就预想过了,回答起来是滴水不漏,说起来没有半分的犹豫,大家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全然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当然为了配合大家,他也会反问一些家里的事情,比如问问爷爷的身体,母亲日常的生活之类的。不过都是和母亲大嫂以及二姐对答,和二姐夫以及小侄子他都能搭得上话,唯独虎着脸坐在一旁的老爹,陈旭都不敢看他,更别提和他说话了。

        陈旭作为情报官,善于观察是最基本的素质,他看到爷爷陈虎虽然老了,但身材依然干练,军服都洗得褪色起毛边了,却依然笔挺的穿在身上。陈旭就知道爷爷是个节俭的人,而自己身上无论是西装还是皮鞋都那么的光鲜,怎么看都是奢侈范儿,对简朴的爷爷来说肯定难以接受。

        好在自己风尘仆仆刚刚从国外回来。爷爷虽然不喜欢小孙子的作风,但也不会在这样的家庭聚会上发作。

        老爷子除了刚开始抿了一口酒,全程都只是在吃菜或者附和大家点头微笑,也没和陈旭说上几句话。

        酒过三巡,桌上的肉只剩辣椒,鱼也只剩一碗残汤,小菜也被吃的干干净净了。

        老妈不知什么时候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碟花生和一大碗牛肉,给桌上的几个男人当下酒菜。

        夹在父亲和爷爷中间实在令他不自在,陈旭倒是希望酒宴快点结束,只是他也明白不把这盘花生和牛肉吃完是别想走的。

        他只能拼命喝酒以期能醉倒,奈何自己当年进行过醉酒训练,几杯白酒喝下去也就脸红点儿,压根不会有多大的醉意。

        “砰砰砰”

        时间到了八点半,仿佛是为了拯救陈旭,外面的铁门突然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小侄子早就吃完饭和母亲二姐坐到沙发那边看电视去了,小家伙听到门响立即就跑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陈旭的座位正对着大门,门一开他就看到屋外的走廊上站着五六个大盖帽的警察,为头的是个老警察,门一开也不看屋里面,直接就弯腰对着小侄子问道:“请问陈厅长在吗?”

        小侄子回过头,大声道:“爷爷,有人找你。”

        老爹陈杰出正喝的兴头上,听到屋外的人是找他的,很是不满的将酒杯放回桌上,皱着眉头,腮边的肌肉紧了紧,然后才起身走到门口,背着手冷声道:“张局长!老铁!你们这么大半夜找到我家里来做什么!有天大的事不能明天再说么?”

        “大哥,谁是张局长,谁是老铁?”陈旭朝着门外努努嘴,向已经喝的醉醺醺的大哥问道。

        陈卫国回过头看了一眼门口,打了个酒嗝,结结巴巴道:“就是市公安局的张一生局长,是跟了父亲一辈子的老部下,那个老铁是刑警队队长,是咱平湘市的神探,但凡是命案要案在他手里就没有破不了的。”

        陈旭看到门外的张一生局长此刻正低着头和父亲低声说着什么,他就知道火车站的事情已经查到他的头上来了。

        此时距离案发已经快五个小时了,陈旭在火车站这种人流很大的地方杀了人,虽然这个时代不像后世那样城市里遍布天网监视系统,但他穿的这样明显,警察要追查起来还是非常容易的。车站月台上的工作人员,给自己运行李的搬运工,甚至连商店里的那个胖老板娘,都能追查到自己的存在。

        不过即便是查到了陈旭,他的身份对于普通警察来说是非常棘手的,公安厅长的儿子谁敢抓!万一抓错了以后还混不混了?

        所以局长和刑警队长才一起上门,张局长一开始只是叫父亲过去先把情况说清楚,估计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

        可惜这些警察想低调,陈旭也不会让他们如意的,他一个经验丰富的情报官做下这么严重的案子,居然还漏洞百出,当然不可能是疏忽大意,而是他刻意为之的。

        果然老爹在听完张局长的话后,脸上的酒意已然消散,脸色变得铁青。

        陈杰出走回到饭桌前,在陈旭对面坐下来,张局长和铁队长也跟了进来站在父亲后面。

        铁队长一进屋就盯着陈旭看,眼神在陈旭身上不停地扫视很是不善。

        “老铁有什么话就问吧!不要在意我。”陈杰出双手握拳放在餐桌上,眉头紧皱道。

        两个警察突然进屋而且还是冲着陈旭来的,屋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小侄子也不敢闹了,躲到了沙发上把头埋在奶奶怀里,但又忍不住偷偷地抬头观察情况。

        铁队长似乎并不在意陈旭的身份,在得到陈杰出的示意后,直接就开口问道:“陈旭同志,请问你是不是乘坐k981第十九号车厢,于今天下午三点半回的平湘?”

        “没错!”陈旭淡然的喝了一口酒。

        “那你记不记得和你同车厢,有一位扎着马尾辫和你差不多同岁的女同志?”铁队长很不喜欢陈旭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也没发作,继续追问道。

        “记得!”

        陈旭伸出筷子夹住一粒花生,然后稳稳的放进嘴里慢慢嚼着道:“那女孩长得很漂亮,坐在车厢中部第六排靠外的位置,她不爱说话一路上都在看着西游记,车厢里很多人都喜欢她。”

        “你可还记得她是什么时候下车的?”铁队长看到陈旭吃花生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当了一辈子老刑警,他很清楚犯案的人在警察面前是做不到这种淡定的,还能说话冷静夹着花生手不抖,基本就是和本案无关的人员了。

        就连父亲在看到陈旭在提及女孩的时候还能如此冷静,都以为陈旭是无辜的,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可惜所有的人都低估了陈旭的心理素质,他当年杀白皮、诛****那可是砍瓜切菜毫不手软的,他甚至能在杀了满满一屋十三个中情局特工后,还能在厨房煮一碗面,然后坐在尸横遍屋的客厅沙发上,一边看着脱口秀一边就着满屋的血腥味把面吃光,最后还不忘洗干净碗筷才走人。

        如果陈旭误杀了普通人或许内心会自责,但是那个女孩是苏联间谍,他不仅杀起来毫不手软,事后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过一段时间后他甚至都不会记得这种小事。

        像陈旭这种一直出外勤且能活到中年的高级情报官,手中几十上百条人命真不算多。他的专职是负责潜入和窃取情报,如果没必要不会随意夺人性命,如果是专门干这种脏活儿的“剥皮组”特工,那真的个个都是千人·斩魔王。

        为了保护国家的安全,他们都会用以暴易暴的方式来反击对手。美帝绑架我国一车的游客,我就弄下来一架装满了白皮的客机,你扣我一艘船,我就炸你一座工厂,如此算下来说他们是万人敌也不算过分。虽然这样很残忍,却能很好的让外国情报局认识到伤害一个中国平民,我们会十倍百倍的用你国民的血来奉还。

        “她是不可能下车的!”陈旭伸出筷子悬在空中,盯着铁队长的眼睛,咧着嘴笑了起来。

        “为什么?”铁队长呼吸有些急促起来,陈旭的冷静超乎了他的想象,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他十分的熟悉,使他下意识的把手搭在了腰上的枪套上。

        “因为我下车前用匕首杀了她,把她扔进了车厢厕所里。”陈旭再次夹起一粒花生放进嘴巴里,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