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二章 这个时代

第二章 这个时代

        几辆写着“警察”的黑色挎斗边三轮,呼啸而来,七歪八斜的停在了这家商店的不远处。十来个穿着白色上衣,蓝色裤子,盖着大檐帽,衣领上绣着红色领章的警察从三轮上跳下,火急火燎朝着车站内奔跑而去。

        “哎呀!站里面出什么事了,来这么多警察。”坐在商店玻璃柜台后面的胖老板娘听到动静,趴在柜台上探出满是肥肉的身体朝不远处候车站大厅望去。

        陈旭倚靠在他的行李堆上,仿佛这些警察要去查的杀人案跟他无关,他淡然的听着收音机里放出的老歌,顺着节奏抖着腿,全神贯注的舔着绿豆冰棍,把镶嵌在冰棍里面很甜很香的豆子一粒粒舔出来吃掉,这种儿时的味道越吃越上瘾,他已经吃到第三根了。

        陈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菲林胶片相机,重量不轻拿在手里很有质感,这台相机就是那个女孩用来偷拍设计图的间谍相机。说是间谍相机其实有些过了,它就是一台德产的禄莱胶片旁轴相机,用的也是普通的柯达胶卷,非常的精致小巧。

        陈旭在解决了那个女孩后拿走了她的背包,里面除了一些现钞和换洗的衣物以及一本西游记,就只有这台胶片相机以及三个已经用过的胶卷了。

        这台相机没什么,不过这些胶卷却大有文章可做,如果能洗出来没准能发现什么一些情报。

        就在这时一辆212吉普车咆哮着从十字路口拐出来,车身脏得好像刚从泥潭里拉出来一样,四个轮胎里糊满了黄泥巴和杂草,车身上也遍布泥巴斑点,惹得路旁行人纷纷侧目。

        吉普车在距离商店不远处急刹停住,一个身着绿色军装,头戴解放软帽,穿着回力鞋,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匆匆下车。

        中年男人撸起左手衣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站在吉普车旁焦急的手搭凉棚四下张望,显然是在找什么人。

        陈旭急忙把相机塞回到了口袋里,身为一个情报员的直觉,在这个中年男人下车的那一刻,虽然两人从没见过面,但是通过以前那个陈旭带去苏联的全家福照片和眼前这个男人一对照,现在的陈旭就已经认出来这人就是自己的亲大哥了。

        陈卫国扫视了一遍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广场,左看看又看看,满广场的人都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唯有不远处商店旁边整齐摆着六个行李箱的一个穿着西装的帅气后生看起来有些眼熟,满怀疑虑的走了过去。

        “小五……是你么?”陈卫国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外表光鲜的年轻人,有些底气不足的喊了声。

        自家最小的弟弟被送去苏联的时候,才是个刚上初三,身高不过一米五的小孩子。当年陈卫国带着陈旭一路北上内蒙古,在满洲里狠心把哭得涕泪横流的陈旭抱上开往苏联的火车,然后自己下车让小弟独自一人出国,他就觉得自己永远失去了什么。现在看到这个身材健硕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年轻人,很难和当年那个身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弟弟相匹配。

        “我只是想看看大哥什么时候才认出我来,五年没回国,我变化有这么大吗?”陈旭摘掉蛤蟆镜,露出一个经典的微笑,伸出双臂给了自己大哥一个拥抱。

        陈卫国先是一愣,心中的迟疑顿消,哈哈大笑着上前着和陈旭抱作一团。然后扶着陈旭的手臂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位留学归来的兄弟,泪眼蒙蒙连连点头道:“长高了!变帅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来。”

        陈旭近距离观察着自己这位大哥,虽然脸上表现出一副久别重逢的欣喜表情,实际上当他看到初次见面的大哥满脸疑惑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自己紧张的心脏狂跳不止几乎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即便是上辈子最凶险的战斗都没让他这么紧张过。

        陈旭上辈子孤儿一个,从来没体验过什么亲情,现在陡然让他去接触这种陌生的感情,实在让他提心吊胆。他对陈家人或许还没什么感情,但陈家人对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的亲情,所以他就算是演戏也要把这个角色演足了。

        毕竟陈旭现在的身份是他立足于这个时代的根本,这个出生于权势家庭的身份是他未来计划最重要的基础。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不需要再重头开始奋斗,无形中可以让他省去很多的麻烦。

        刚才抱着大哥,感受到亲哥哥身体散发出来的体温,在大哥慈爱目光的注视下,陈旭这个成年的老灵魂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安心,杀人之后躁动的情绪不再需要刻意的去压制,自然而然就平静了下来。

        陈旭突然觉得或许自己根本不用演戏,按照自己本来的性格来行事也不会出问题!虽然他的性格很犟很固执,但无论他的性格如何烂,相信家里人都会迁就他的。

        陈旭在火车上的时候,至少想了一万种在见到亲人之后怎么进行对话交流的方法,以免自己露馅被看出身份来。有了足够的演练,陈旭本来以为自己会侃侃而谈,将亲人久别重逢的气氛炒热起来。

        哪知道真见到亲大哥了,他才发现自己除了傻笑之外,竟是哑口无言不知说什么好。

        陈旭在家里排行老五,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二姐。不过老三老四当年一个踩了裸露的电线当了电打鬼,一个掉井里也做了短命鬼,陈家小辈里也就只剩下大哥陈卫国、二姐陈新华和陈旭三兄妹了。

        据说陈旭在出生的时候,家里人害怕他也会像老三老四一样出意外,通过算命大师的指点,取单名一个“旭”字,寓意旭日东升,无可阻挡之意!

        只有陈旭知道了,自己的前身依然没躲过英年早逝的命运,如果没有自己的附身,这家人怕是只能收到的一盒骨灰了。

        或许是忘不了两个弟弟离去的悲痛,陈卫国对最小的陈旭格外的疼爱,把一个哥哥做得比父亲还要尽职。

        看着亲弟弟一直笑眯眯的站着却并不说话,陈卫国愧疚道:“哎呀!我家小五到底是变了,稳重多了。以前每天粘着大哥跟屁虫一样,嘴巴馋得不得了天天要糖粒子吃,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

        陈卫国看到自己弟弟站在那儿不说话,对自己很生疏不再像当年那么亲热黏人了。不由得埋怨起爷爷和父亲来,当初就是他俩硬要将还在上初中的小弟送去苏联读书学习技术。现在学成归来了,自己那个好玩的弟弟却再也回不来了。

        两兄弟相对无言的对视了一会儿,为了掩饰尴尬,陈卫国朝着堆在旁边的六个精致的大行李箱努努嘴问道:“这些都是你的行李吗?真不少啊!大老远从莫斯科带回来这么多东西也不嫌累。”

        说完不等陈旭回答,就直接上前提起两个行李箱往吉普车后座上塞。

        陈旭立即上前帮忙,陈卫国摆摆手道:“你搭了这么久的火车累了,上车前面坐着去,这些事都让我来。”

        “没事儿,我在火车上睡了半天刚醒过来一点都不累,两个人搬更快些。”

        说话间两兄弟很快就将行李箱全部塞进了后座,车子发动起来穿过城区回家。

        一路上陈旭不停地问家里人的情况,尽可能的套取陈家的情报。而大哥陈卫国在回答之余,也颇有兴趣的问了一些国外的见闻,不知不觉中两兄弟的陌生感倒是消弭了不少。

        “小五,比起国外,咱们这里要落后很多吧!”车子穿过平湘市中心的五一广场,陈卫国特意减慢了车速。

        从广场上看过去,周围没有超过十层的高楼。沿街的一面多是一些布料服饰店、或者卖杂货的供销社,招牌也都是画上去的,很少能看到有霓虹灯。偶尔能看到一些个体经营户开的店铺,改革开放的萌芽已经初露端倪。

        这个时代的中国还不是后世那个暴发户式的基建狂魔,各个大城市比着赛的修建摩天大楼,乡村的水泥路和路灯更是通到了屋门口。而现在呢!即便是平湘市这座省会大城市的中心主干道都穷的没铺沥青,而是坑坑洼洼开裂的水泥路面,坐在车里菊花都被颠得为之一紧。城市上空布满了到处乱扯毫无章法的电线,就像乱七八糟的五线谱。

        突然,一辆长长的无轨电车从旁边开过,车顶上两根大辫子接电器连接着街道上空的电线,偶尔闪动紫色的电火花,发出“啪啪啪”的炸响。

        最让陈旭觉的有趣的是这辆公交车居然是加长版的,为了多载客后面多加了一节车厢,两个车厢用黑色的伸缩帆布连接起来。

        这大概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吧!

        “还行吧!都差不多。国外再好也不如家乡来的亲切。”陈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个时候的不论是莫斯科、纽约,以及东京这些国家的城建基本都已完成,现在的中国改革开放才刚刚展开,口袋里还没攒上几个钱,跟那些国家是没办法比的。

        平湘市虽然是省城,但还没有像后世那样大搞城建,城区面积不是很大。

        吉普车一路前行,很快就出城到了郊区,水泥路也变成了煤渣路,到了更远甚至连煤渣路都没铺了,直接就是原始的砂石黄泥巴路。

        沿着黄泥巴土路开了十来分钟,迎面过来就看到一堵看不到尽头的红砖围墙出现在眼前。

        车子顺着墙根开过去,陈卫国冲着围墙努努嘴道:“小五,这就是南方第一机械厂了,你小的时候最喜欢来这里面玩还记得吗?不过厂子这些年效益不行了,就靠生产些副产品挣点饭钱,这几年你不在大哥我当了副厂长,每天为了厂里几千张嘴吃饭可是费尽了脑筋。我老早就盼着你从苏联回来了,你在国外学习了这么多年到哪里都是技术骨干,去哪里都是抢着要的人才。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很快就给你安排个职位,你尽快来厂里帮大哥好不好?”

        “我进厂工作是肯定的,不过爷爷还在当厂长没退下来吗?我去苏联前他就已经八十多了吧!还有这个地方我离开太久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大哥你把车开进去我想进去看看。”陈旭转过头盯着高高的围墙直发愣,作为一个情报官他对国内重工企业是很了解的,但他现在对这个“南方第一机械厂”却没有丝毫的印象,估计在八九十年代的国企变动中不是倒闭就是被兼并了。

        陈旭嘴里的爷爷陈虎,生于民国当年曾去苏联留过学,半路弃学就回国参加革命,利用自身所学组织人手为部队造枪造炮。建国后干起了厅官,随着国家一五计划的启动,苏联帮助新中国建立了156个工业项目。而陈虎就是随团去苏联谈判的人员之一,而且他当年留学时期关系极好的一个朋友已经是苏共高层,这就更好说话了。

        凭借着这层关系,陈虎硬是为国家争取到了一整套完整的坦克生产线及其配套设施。凭借着这些设备,陈虎从无到有建立了江南第一机械厂,为国家军工添了最重要的一份家当。

        值得说道的是,这条坦克生产线来历颇为奇特,是苏军二战胜利后从德国工业区拆走的设备。而苏联的重工和军事工业完整自我恢复能力很强,在战争中就已经可以爆坦克海了,战后退役的坦克更是堆积如山拆都来不及,哪里还用得着新建什么坦克厂。再加上从德国拆过来的坦克生产线和苏联自身的工业系统并不匹配,这条线也就一直堆在仓库里没有启用。

        而陈虎大老远的跑到苏联去向老同学求援,那位位高权重的老同学几瓶茅台灌下去,碍着人情就把军团仓库里那条生锈的坦克生产线用极低的价钱卖给了陈虎。因为是台面下的交易,所以这条生产线并没有在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之内,只算是个小项目。

        这批设备绕了半个地球来到新中国后,经过陈虎的苦心经营,终于成就了现在的“南方第一机械厂”!

        “老爷子身子骨硬着呢,没准比我们都活得长,厂长的位置谁也拿不走他的。”陈卫国哈哈大笑着,一打方向盘,将吉普车拐进了一到大门里,继续说道:“还是先回家吧!家里做好了菜等你回去开筷子呢!”

        都已经进机械厂了陈旭哪里还顾得上吃饭,对他来说工作才是最重要的,直接拍着自己大哥的肩膀道:“吃饭不急!我在苏联学了那么多的技术就等着回来大展所长,大哥你没出国不知道外面的科技日新月异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现在必须争分夺秒一刻都耽搁不得。”

        看到自己弟弟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陈卫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厂区宿舍楼的家,只得无奈的转动方向盘将吉普车开到了一栋灰瓦白墙的高大拱形建筑外。

        刚才在车上,陈旭就发现这座机械厂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眺望过去,整个厂区足有几十栋层层叠叠的高大建筑,这着实把陈旭给惊喜到了。这么多的厂房可不仅仅只是一条坦克生产线那么简单,肯定是一套比较完整的坦克生产体系。虽然它是二战时期的坦克制造系统,当年备不住用来生产过德国虎式坦克,可惜到现在已经是有些过时了。

        但胜在设备齐全,而且这座厂是一五计划时期建立的,到现在几十年过去厂里的工人们也应该都熬成老师傅了!机械设备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而熟练的技术人员却是需要实打实的时间才能训练出来的。

        通过大哥的描述,现在机械厂的效益虽然不是很好,但依然在开工。厂区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机油和钢铁特有的气味,从最近的一栋厂房半圆形的大窗洞里可以看到里面工人在黑黝黝的机床间来回走动,锻压机,钻机,起重机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地面不时传来震动。

        尤其是在进入工厂大门的时候,陈旭看到在厂门口的空地上停着几十辆拖拉机,而坦克却是一辆都没见着。

        两人下了吉普车,陈卫国指着最近的一栋圆拱形红砖建筑,大声道:“这里就是厂里的总装车间了,从全国各地产出的零件最后都会汇总到这里,组装成坦克。”

        “坦克呢?”陈旭转过身到处瞧,在远处的墙角下倒是看到了一些生锈的负重轮和破烂的履带,但是真的钢铁大乌龟却一辆都没见着。

        陈卫国面色一红,低头咳嗽了两声,尴尬道:“厂里现在效益不成了,军队不下订单过来,这两年厂里的主业都是造拖拉机……”

        看不到坦克这种钢铁怪兽,陈旭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调整情绪,大步走在前面一头钻进了总装车间,刚一进门一股窒息的机油气扑面而来,然后他就傻眼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黑暗的工厂车间!

        如果不是门口停着好几辆成品手扶拖拉机,陈旭都不敢相信这么一间到处都是散乱的电线、油管、水管,到处都是黑糊油腻的残破厂房,居然是坦克厂的总装车间。

        随手往身旁最近的一个铁栏杆上一抹,满手都是油污和灰尘,脸上失落之色更重。

        而在陈旭的印象里,他去过的现代化坦克厂车间那可是光洁无瑕,地板每隔一两小时就会清洁一遍,基本做到无尘比五星级酒店都要干净。

        陈旭无奈的拍了拍额头,从内衣口袋里掏出钢笔和巴掌大的笔记本,一边低声嘀咕着一边写道:“整洁规范厂房生产环境为第一要务!工人没有统一的工作服,安全规章也没有看到。”

        陈卫国看着自己弟弟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顿时面露喜色。他到底是副厂长,从陈旭嘀咕的话里很明显就听出来自家弟弟似乎是要整改这座工厂了!

        陈旭确实已经把这座工厂看作是他的起家之地了,自己的爷爷是厂长,大哥是副厂长,到时候爷爷应该会给他安排一个合理的职位,让自己能尽快投入到工作中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