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工帝国(漫水妹子) > 第一章 娜塔莎的疼爱

第一章 娜塔莎的疼爱

        这是1978年的夏天,一辆绿皮火车穿过群山,轰隆隆在祖国大地上奔驰前行。

        漫长的旅途,火车上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大家嗑瓜子蚕豆,打扑克玩叶子戏,扯淡聊天,车厢很喧闹,却并不显得嘈杂。

        在十九号车厢最尽头的角落里,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伏在桌面上用铅笔和量尺在铺满了大半个桌面的白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全然不理会周围吵闹的乘客,也不在意他们时不时把脑袋凑过来的好奇眼光,只有几支削好的铅笔随着车轮碾过铁轨间隙的震动在图纸上来回滚动。

        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上画复杂的设计图,是很不方便的。先不说火车车身的震动令他不得不减慢画线的速度,就是屁股下那张毫无人体工程学的长条直背椅,连续坐上几天陈旭觉得自己的腰已经比陈年老酸菜都要酸上三分了。

        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满眼看过去满车厢都是穿着蓝色、灰色衣服的乘客,鲜有颜色艳丽的衣服,所有人都是衣着朴素,屁股和膝盖易磨损处打两个补丁的不在少数。发型发饰也都千篇一律没有出彩之处,毫不夸张这里绝对是时尚设计师们的地狱。

        陈旭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会让他穿越回到这样一个年代来,要知道半年前他还是军情局北美情报司的一名高级情报官!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三年前,陈旭和数十位战友一起做局设下陷阱,经过三年的布置,最终有惊无险的拿到了美国一项尖端武器的全部设计数据。在收拾好首尾后,陈旭立即携带情报以最快的速度回国,怎料半途中他乘坐的客机莫名坠毁,陈旭连同着情报坠向大洋深处。

        螳螂捕蝉,总要小心黄雀在后。

        干了一辈子情报工作,陈旭还是大意了!

        等陈旭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苏联时代莫斯科的一间充满冷战氛围的病房里,身体酥软毫无力气。依稀看到一位胸口铭牌写着娜塔莎的虎背熊腰的女护士侧着身子站在病床边,手里拿着一支针头粗得惨无人道的不锈钢注射器,正在从药瓶里抽取药液。

        陈旭很肯定在国内这种钢制注射器是给猪打疫苗用的!

        “涅特!涅特……”

        陈旭意识到了什么,用俄语大喊着不要。

        娜塔莎将药液抽取完毕,挤掉针筒内的空气,蔑视的看了陈旭一眼,然后单手粗暴的将他翻过身来,紧接着陈旭就感觉到菊花一凉,裤子已经被娜塔莎粗鲁的扒掉了,随即左边屁股蛋上传来一阵刻骨铭心的剧痛……

        在莫斯科感受了半个星期红色帝国简单而有效的公立医疗之后,尤其娜塔莎粗暴的疼爱实在让人难以消受。

        能下床之后,陈旭就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医院。

        同时,他也终于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回到了传奇的七十年代末,而且还附身到了一位从国内派遣到苏联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留学生陈旭身上!

        这位叫陈旭的留学生说来也是倒霉,大冬天的没事儿跑河边上去散步,结果不留神踩在岸边的碎冰上,脚底一跐溜人就滑进了冰冷刺骨的处在结冰临界点的河水中。

        莫斯科的初冬有多冷?据说大男人站着撒尿稍久一点,凝结起来的尿柱都能把自己顶翻咯!

        果不其然,等众毛子拨开碎冰将这货从河里捞起来的时候,身子都已经冻硬了。送到医院抢救回来之后,他的精神记忆已然被21世界的高级情报官陈旭所替换。

        陈旭年轻时候可是中科大的高材生,当年他被选中成为国家情报人员,自然有他的看家本事!

        那就是陈旭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他的脑袋就像一台摄影机,任何资料数据他只需要扫过一眼,就能把所有的信息全都印到脑海中去,再也不会忘记。

        当年军队在学校里面试挑选人才的时候,陈旭仅仅用12分钟时间就记住了一本大英字典里所有内容,连标点符号都分毫不差。军方面试官们直呼捡到宝了,当场就拍板吸纳陈旭进了情报局,并冠以身份代号“黑镜头”!

        在加入军队二十多年的时间里,陈旭借助自己独特的能力横行于欧美各国,通过不断地潜伏渗透,窃取了大量国外对中国严密封锁的工业设备的技术资料,为国家科学技术的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

        干着情报员这种危险的工作,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陈旭知道自己迟早会死,也早就有了献身的觉悟。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只死了一半!身体没了,中年的灵魂却穿越回了七十年代末,附身到了一个年龄不到21岁的年轻留学生身上。

        更关键这货身材一米八,肩宽腿长,模样还挺帅气。

        自己前世身材长相类似于宝强的话,这货就是彦祖了,高鼻梁大眼睛一头飘逸的黑发,当平面模特都不用化妆的那种。

        最重要的是,两人在智商和情商上形成了互补!

        前世的陈旭身材普通,相貌平凡,智商却高达280,拥有恐怖的图像记忆能力,世间万物在他眼里都是数据化的。

        可惜大脑过度倾向于智力,导致他的情商极低。为人死板,不懂变通,只会认死理严格执行命令。如果不是战友们前赴后继的保护他,陈旭的坟头草都能牧羊了。

        而这一世,附身的这个年轻人智商不咋滴,估计也就一百多点,处于亚洲人的平均水平。陈旭附身在这个智商不高的身体里,感觉整个世界明显的模糊了起来,很多事情他都看不明白了:树上有多少片树叶、天上的鸟儿飞行速度是多少、擦肩而过的行人来自哪里做过什么,再也不能像福尔摩斯那样一眼就能看出数据来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自己失去的智商全都补充给了情商,陈旭猛然间就懂得了怎么为人处世,学会了和人交流。

        何况这具身体本就是个花花公子,在莫斯科不好好学习理工科知识,专门泡俄妹追金丝猫。陈旭融合了这个家伙的记忆后,莫名就多了项把妹的技能,且还是宗师级的!

        陈旭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前世总是没女人缘!

        等到吸收了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后,他才懂得原来不是自身相貌的原因,而是他的嘴巴不够甜。

        在病房里的时候陈旭用记忆中的俄语,尝试勾搭起了照顾自己的护士娜塔莎,没成想效果犀利,娜塔莎很是受用,之后给他打针的时候果然温柔了一些。

        既来之则安之,作为高级情报官的陈旭前世孑然一身,既没亲人也无朋友。没有亲情的束缚倒也省去了很多的伤心事,使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个陌生的时代,也适应了新的身份。

        从医院出来后,陈旭在苏联呆了大半个月,亲自见证了七十年代的红色苏联当真的是烈火烹油。这个时代的红色帝国依然统治着大半个地球,坐享无数资源物资,正在进行着解体前最后的狂欢。

        人们富裕开放,社会物资充足,普通人家里头餐餐都有肉,汽车普及率相当高。中央百货大楼和民族饭店人头攒动,公交车上乘客手里不是拿着书就是在看着报纸。

        陈旭发誓他甚至在百货商店展示的彩色电视里面看到了男女在做超越友谊的事情,情到浓处连三点都露出来了,这完全颠覆了他对苏联封闭守旧的观念。

        文化普及,观念开放!这都是社会发达的象征。

        不过再一想后世那些诋毁苏联很邪恶、很封闭的言论都是用英语写出来的,也就不足为怪了。毕竟红色帝国实在太恐怖,它的存在是所有大国的噩梦,尤其中美两国。所以即便是它崩塌死掉之后,也要把它拉出来一次又一次的鞭尸。

        呆在富裕的莫斯科,陈旭的思绪早就飘回到了国内,他想到现在的祖国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前夜,正处在最需要他的时候。

        当下的国际大环境,中苏自珍宝岛武装冲突后关系降到了最低点,中国等于是既得罪了苏联,又和西方国家处于对峙状态。中国两边不靠,遭到了全世界的孤立和经济封锁,成为了世界孤岛!各种工业技术全都得靠自己去研发,很难得到外部先进技术的支持。

        作为后来人,陈旭知道这种封锁很快就会解封,面对苏联在全球咄咄逼人的扩张,美帝迫切的需要拉拢中国这个两边不靠的中间派,增加对抗红色帝国的筹码。

        中国对西方伸过来的橄榄枝心领神会,果断出兵暴揍了越猴一顿,向西方纳了投名状。中美迅速进入到蜜月期,为了拉住中国这个盟友,美帝甚至达到了连最先进的f16都可以考虑卖给中国的地步。奈何毛熊不给力,谁也料不到仅仅十年之后东欧剧变,若大个红色帝国在一夜之间就烟消云散,连大招都没爆一个就挂掉了。

        仅仅只有十年的窗口期,让长期处在封锁状态下的祖国终于获得了难得机会和欧美各国进行广泛的军工合作,只可惜国内科学家们虽然借此机会了解到了欧美很多先进的技术,但苦在没钱啊!啥都买不起,终究只搞到了写皮毛,最重要的核心技术所获却并不多。

        而陈旭前世窃取了无数的情报,看过的任何图纸都会牢牢地记在他的脑海里,永远都不会忘记!

        满脑子都是各种工业品的设计图纸,而且多数都是现成的工艺生产技术,而非简单的设计图。虽然绝大部分的图纸对于21世纪的中国或许价值已经不大,但是在70年代贫穷的祖国,可以说每一张图纸都是价值连城的!

        如果能够抓住中美蜜月期这一短暂的窗口时间,利用这些图纸为祖国的军工事业夯实基础,可为国家未来的发展节约大量的人力物力!

        陈旭上辈子就是情报大师,仅仅只是设计骗局空手套白狼就得到了许多重要的情报。现在他手中这么多先进的技术图纸全部都是硬通货,一张图纸千两金,有了这些诱饵就不怕欧美那些贪婪的资本家不上钩,为了巨额的利益他们会乖乖拿着自己国家最先进的生产技术来换取这些图纸!

        一想到这里陈旭就觉得在国外再也呆不住了,当时就以重病初愈无心进学为由向莫斯科大学提出了退学申请,提前回国。

        在路线上陈旭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国,作为一名情报官没有比近距离体验美苏冷战之下的世界更有意思的事情了,说冷战是情报人员的天堂都不为过。

        于是陈旭干脆就来了一次环球旅行,他从莫斯科出发后从东欧辗转进入西欧,以英国为跳板横渡太平洋抵达美国,最后经由日本坐飞机回到了魔都上海市。

        陈旭游览了世界一圈,把了把时代的脉搏,一路走一路思考,他对自己未来的发展路线也有了大概的计划。

        陈旭附身的这个身体在国家最穷困的年代还能得到派遣出国留学的名额,并不是因为这家伙有多高的才华,智商有多么出众,纯粹是这货的后台超硬:他是个集红、军、官于一身的纯金二世祖!

        这货的爷爷不仅在军方德高望重,甚至和苏联某位大权在握的高层是莫逆之交,父亲更是地方实权派。否则这小子也不可能年仅16岁就被送往苏联深造,并很快被安排进了莫斯科大学航空动力科学院进修,而且这一出国就是五年,期间都不曾回去过,只和家里人保持着书信上的联系。

        也幸得这小子五年都未曾回国,一个孩子在异国他乡这么长时间,性格发生大变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陈旭反倒不担心回国后自己的身份会被戳破。

        不过自己到底是占据了别人的身体,这次回家陈旭的心里依然非常的坎坷,好在前任有写日记的习惯,通过日记上的描述自己对尚未谋面的家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再加上这家伙的日记本里还夹着一张全家福照片,通过对照日记里面的描述,陈旭基本辨认出了照片上所有家人的身份,否则陈旭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这一世陌生的父母亲人。

        从上海回平湘市,陈旭没有坐飞机,为了欣赏这个时代祖国的大好河山,他特地选择了坐火车。在长达六天五夜的行程中,天天坐在硬板凳上画设计图让陈旭苦不堪言,不过也让他进一步融入到了这个时代……

        当然前提是他能将自己一身昂贵奢侈的行头换掉的话!

        陈旭前世当了三十多年的情报人员,天天过着刀口舔血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养成了洁癖和强迫症的习惯,对自己日常生活要求极其的精致干净,换言之就是生活中一定要住豪宅开好车戴名表。

        没钱不是问题。

        他绕着世界走一圈回国,在东欧停留期间顺路拜访了美帝中情局设在维也纳的一处安全屋,敲晕了在屋里值班的两名特工,轻易地拿走了放在保险箱里的五十万美金。

        陈旭前世去维也纳执行任务,当时找不到地方住,直接清理掉在这处安全屋里面值班的五名美帝特工,借住在这里面安然过了三月。所以他对这个屋里的保险箱位置门儿清,甚至连这个保险箱的密码都一脉相承,几十年都没换过。

        有了钱做什么都方便了,他一路走一路买,什么意大利的皮鞋、法国的睡衣、瑞士的手表、英国的西装。只要美丽的营业员甜言蜜语的推荐一番,他基本都会递上钞票,反正白来的钱花着不心疼。

        考虑到回国后基本上很难再出来了,所以除了必要应急的现金,陈旭一路上买买买把五十万美金花了个精光,购买的生活用品和给家里人带的礼物足足塞满了六个行李箱。

        改革开放前夕的中国,国人尚未接受开放世界的洗礼,这个时候的人们思想单纯,身上穿的是在现代人眼中很老土的单色中山装或者旧款深绿色军装,全国从南到北基本都一个色彩。

        而陈旭呢?穿着精致的英式西装,头上抹着发蜡比狗舔过的还要亮,脖子上缠着针织围巾,手腕上的宝玑双面天文腕表,脚上踏着鳄鱼皮鞋,全然一副资本主义小少爷的作派。

        在国外的时候还好,回到了国内。他这一身时髦值爆表的打扮就显得鹤立鸡群了,一下飞机迎接的就是人们看新鲜的眼神。走在路上气场十足,甚至在人挤人的火车站,都没人敢靠近陈旭三米范围内。

        上火车后也没人敢和陈旭抢座位,和这样一个逼格满满的家伙坐在一起,淳朴的国人浑身都不舒服不自在。放前两年这样的打扮一下飞机就会被摁住,脑袋盖上一顶走资派的高帽子跪在板车上拖着去游街。

        没人愿意和自己同座,陈旭很干脆的将他的六个行李箱堆放在对面的座椅上,毕竟里面塞满了贵重物品,以及自己这大半年来旅行途中画的设计图,所以还是他亲自看着比较安心。

        火车呼啸前行,陈旭感觉膀胱有些涨了,放下铅笔起身,走向车厢尽头的厕所。走过中间车厢的时候忍不住瞟了一眼端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本西游记的女孩,她很文静漂亮,年龄在二十来岁,圆脸小酒窝,扎着马尾辫。从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阳光从车窗外照进来,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脖颈上的小绒毛。

        放完水回来路过这个女孩的座位,发现她依旧在安静的看着小说,便没做理会,回到座位上继续自己的抄图大业。

        把精力都放在画图上倒也不觉得时间流逝,火车行进到第六天下午,车身在轰隆声中猛地晃荡两下便停稳了下来。

        陈旭顺利抵达自己的家乡,中部交通枢纽及工业重镇,湖湘省省会平湘市。

        行李太多,一个人可搬不出车站,不过站台上到处都是扛着扁担呦呵生意的搬运工,陈旭只花了两毛钱就雇了个大汉,把他六个大行李箱搬去了车站前坪的广场上。

        平湘是这趟火车的终点站,所以车一到站乘客很快就走空了。只剩下把座位收拾干净后准备下火车的陈旭,以及那个一直坐在车厢中部看西游记的漂亮女孩。

        陈旭提着垃圾袋准备下火车的时候,这个女孩合上书起身漫不经心的从陈旭身边经过,看来她也要下车了。

        在女孩快要走到车厢厕所门口的时候,陈旭将垃圾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突然快步上前从戴着手套的右手手掌里翻出一把匕首,身体迅速贴上去,左手从后面捂住女孩的嘴巴,匕首从女孩的后腰狠狠捅进去,用力旋转直没至柄。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这么大个人了,窃取他国重要情报是要死的你不知道吗?我每次上厕所回来,你书里的内容都会跳好几个章节,你急着跑过去翻看我的行李,却没注意我洒在自己座位下的花生壳都被你踩烂了,细节影响成败。这么不专业你的上司真的没训练好你啊!”

        女孩的头往后仰着,眼神恐惧而绝望,嘴里因痛苦而“呜呜”直叫,身体因剧痛而扭曲着。

        陈旭说完话,女孩就咽气了。

        顺脚踢开厕所门,在她身上摸索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把女孩肩上的背包扯下来,将女孩软塌塌的身体连着匕首一起扔了进去。

        陈旭将带血的手套摘下塞进垃圾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整理起了自己的衣领,将衣上的皱褶理平,最后扫视了一下车厢内外,这才提着垃圾袋离开了空无一人的火车车厢。

        这个女孩看似平常,实则是苏联克格勃安插在国内的情报人员。起因则是自己在北欧抄了美帝的一个安全屋,中情局很快就盯上了他!

        陈旭环游全球,一路上跟中情局的特工玩捉迷藏,可谓不亦乐乎。半路上陈旭觉得只有中情局不够味,顺便踢爆了苏联克格勃在英国的一个情报站,把令人闻之色变的kgb也勾搭了过来,陈旭一边游玩一边和这两方人马斗来斗去,有惊却无险。

        直到东京最后一站,陈旭才用计将中情局和克格勃的特工全都甩掉,自己安然回国。

        没想到克格勃棋高一着,居然捉到了陈旭的行踪,派了这个漂亮女孩从上海跟着陈旭上了火车。

        国内有美帝和苏联的谍报渗透人员,陈旭并不觉得有多奇怪,蓝星上遍布着华人华侨,宝岛、新加坡和香港,都是说中文用汉字的地区,更别提还有日本这个西化很彻底的地方。外国势力想要培养黄皮白芯的香蕉人实在太容易了,所以大家去国外一定要长心眼!不要以为长着黄皮肤说着中文的就一定是中国人,备不住人家比正宗的白皮还要更信耶稣。

        这个漂亮女孩一路跟着陈旭,即便她再怎么装作大陆人,她的言谈举止里那些新加坡人才有的语调和小动作,在陈旭这个高级情报官面前怎么都掩盖不住。而且每次只要陈旭离开座位,她就会揪准机会跑过去翻看陈旭的行李和图纸,甚至还用微型菲林相机拍设桌上的设计图。

        这个女孩踩踏的底线实在太多了,她偷拍了尖端军工设计图,又知道陈旭是在平湘下的火车,所以陈旭陈旭断然不会让她活着。

        陈旭环游全球用的都是化名,护照也是假的,如果不是刻意要享受一下冷战时期的谍战,当初在欧洲就能做到彻底消失,谁也找不到他。

        这个女孩要死不死的,偏偏在他回家的最后一段跟了上来拦都没法拦,和送死没区别。

        至于这个女孩在上海的克格勃上司,陈旭不会放过他!只要有时间自己一定会亲去将其连根斩除。

        平湘市火车站设计得颇为庄重大方,正中的钟楼上顶着个大火炬,中楼前的广场上人流攒动,南侧停满了圆头圆脑的公共汽车,车身干净没有广告,相当具有时代气息。

        火车站的小商店里,陈旭买了根绿豆冰棒,舔着这个时代的味道。站在门口听着店里大块头半导体收音机里放着的《祝酒歌》,身边放着六个行李箱,紧张的等着素未谋面的大哥来接他。(http://www.shengyan.org/book/10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