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齐天大圣之轮回归来(梁园月) > 第30章 梧桐树种

第30章 梧桐树种

        孙不败见孙焐硿安全归来,显得非常高兴。

        “我就知道,我孙不败的麒麟子,定是吉人自有天相。”

        孙不败观孙焐硿浑身气血充沛,真气充盈,修为已达血境极限,只差半步,便可迈入法境。

        “父亲大人,孩儿这一次回到孙氏祖宅,却未曾看见娘亲。听下人说,娘亲自上次孩儿来皇城就已失踪,不知父亲大人可知娘亲踪迹?”

        孙焐硿脸色焦急,连忙问道。

        孙不败见孙焐硿问完之后,心情忐忑,深怕从自己嘴中听到坏消息,坐立不安。

        见到这一幕,孙不败一声长叹:“下人们没有骗你,在你踏出孙氏祖宅之后,你娘亲就离开孙氏。或许在她心中,也不认为你能成为练气士。她当时的想法,就是你希望你在我的庇佑下,平平安安过完一生。”

        “可如今我已经是练气士,而且即将突破到法境。我就不相信,父亲大人,您一点都不知道娘亲消息。”

        孙焐硿有这样的断言,就是因为再怎么说,娘亲都是孙不败的妻子之一,孙不败亦不会绝情绝义到不会知晓妻子下落的地步。

        “那你知不知道,你还有一个亲舅舅在世?”孙不败此话一出,孙焐硿大吃一惊。

        “这个我不知道,娘亲也从未跟我提及过。我一直以为,当年焐族覆灭,只剩娘亲一人。”孙焐硿脸色平淡,虽然他不知道为何娘亲隐瞒舅舅存在,但他知道,娘亲一定有她自己的苦衷。

        “在焐族未曾覆灭之前,你那个舅舅,完全是一个纨绔子弟。所以当年你外公也就是焐族最后一代族长,立你娘亲为焐族下一代族长。而焐族的传承至宝,亦在你娘亲之手。”

        孙不败缓缓说道,回忆起当年往事,他的内心,对焐青青没有愧疚,只是有些后悔为何当年不对孙焐硿好一点。

        “父亲,那焐族当年为何会被灭?”孙焐硿问道。

        “焐族之灭,跟你娘亲手中的传承至宝有关。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当年焐族在一夜之间,族人被杀殆尽,血流成河。”

        孙不败沉声说道。

        “传承至宝?”孙焐硿骤然想起了焐皇仙戒跟焐皇剑,但是这不过只是仙器罢了,虽然可以称之为传承之宝,但还不至于达到至宝品阶。

        “相传是一颗梧桐树种子,亦不知道焐族从何处得到。你应该知道,梧桐树的珍贵。”孙不败沉声说道。

        “梧桐树?可是跟蟠桃树、人参果树、扶桑树、建木等并称十大先天灵根的梧桐树?”孙焐硿失声惊道。

        “只是一颗种子罢了,如果真的是成树,或许圣人都会动心。”孙不败轻笑道,“对了,你这一次进入剑宗遗址,最后怎么会回到乐安郡?”

        “孩儿进入剑宗遗址后,进入藏法楼,拓印下一些法术。后来见魔族势大,剑宗遗址内又是处处厮杀。孩儿毕竟真正修为只有血境,所以就提前离开剑宗遗址。”孙焐硿没有将真正情况告知孙不败,在内心,他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孙不败。

        闻言,孙不败赞扬孙焐硿:“虽然你修为不高,但见识非凡。更重要能够审时度势,不被贪念堵塞内心。不过看你还是得到一番机缘,不然的话,亦不会修为到了血境圆满。”

        “父亲大人,我想要返回仙天修炼。一旦突破法境后,便可学习十八兵器堂诸多法术。”孙焐硿请求孙不败,送他回仙天。

        孙不败微微摆手,“你就暂时不要回仙天,你不知道,你们棒堂长老,前些时日闭关修炼,突然走火入魔,心火****,全身化作灰烬。连转世轮回之机都没有,彻底陨落。”

        听闻此话,孙焐硿眉头微微一皱:“孙战歌长老,闭关修炼,怎么会走火入魔呢?”

        孙焐硿急着回仙天,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和孙战歌达成某些交易,让他不要说出混元金钟。

        可万万没有想到,孙战歌已经走火入魔。孙焐硿心中一万个不相信,本能察觉,这其中定有阴谋。

        “原本你在棒堂,有孙战歌长老指点你棒法,我也能放心。可现在棒堂长老却不是孙战歌,亦不是我们这一脉之人。所以,你没有必要回棒堂。”孙不败担心孙焐硿回到棒堂,会被刻意刁难。

        到那时,孙不败在远在临淄,亦不会插手仙天之事。

        一时之间,孙焐硿陷入纠结。

        “那孩儿就依父亲大人安排。”想了一下,孙焐硿决定先在孙不败府邸,突破法境再说。

        孙不败脸上洋溢笑容,他留孙焐硿在府邸,就是想要弥补父子关系。

        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道声音。

        “老爷,这样恐怕不好吧?”

        孙不败的正妻木晚晴走入书房。

        孙不败脸色一沉,“有什么不好,难道这府邸,我还不能做主不成?”

        木晚晴有些惊讶,孙不败很少跟她用这样语气说话。可为了一个庶子孙焐硿,孙不败竟然这样折损她脸面。

        不过孙不败越这样,木晚晴就越憎恨跟忌惮孙焐硿。因为她知道,现如今孙焐硿觉醒了如意兵魂,如若再得孙不败欢心,随时都有可能将孙焐硿立为世子。

        而这样的话,她的几个儿子,岂不是白白浪费这么多年下的苦功。

        作为孙不败正妻,她决不允许,孙焐硿这样的庶子,成为这座府邸的世子。

        “你学的礼仪都干什么去了?见了我,为何不行礼?”木晚晴抓住机会,自从她进来之后,孙焐硿一动不动。

        孙焐硿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不喜欢!”

        孙焐硿没有扯其他理由,直接简单一个不喜欢,反倒是让木晚晴,突然无话可说。

        “老爷,你看,这就是焐青青教的好儿子。”木晚晴直接当面告恶状。

        孙不败有些头疼,“焐硿,她毕竟都是你大娘。”

        “孩儿身份低微,恐怕是没有资格成为这座府邸的少主人。”说此话的话,孙焐硿挑衅似的看了木晚晴一眼。

        孙焐硿对木晚晴如此不喜欢,那自然是在他进入府邸后,询问孙破军,木晚晴的身份。

        当孙焐硿听说木晚晴来自木王府,还是木王府嫡女,内心就自然升起厌恶之心。

        现如今找到的两件焐族传承之宝,都跟木王府有关。孙焐硿非常怀疑,焐族覆灭,绝对跟木王府有关。

        而且,进府之前,木晚晴眼中那一丝憎恶,也没有逃过孙焐硿双眼。

        更何况,孙焐硿也知道,他越受孙不败看重,就越受木晚晴嫉妒。迟早都要撕破脸皮,孙焐硿不想现在跟她虚以委蛇。

        木晚晴被孙焐硿说中心事,孙不败狠狠看了木晚晴一眼,“你来这里干什么?”

        木晚晴装出一副委屈表情,“过些日子,就是父亲大人寿诞。木王府会举办寿宴,我来就是告诉你这个消息。”

        “我知道了!”孙不败淡淡说道,既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当然,这不是木晚晴真正目的。

        “双儿这些年一直在木王府练功,这一次父亲大人寿宴,我们就带着双儿去。父亲大人看见双儿去给他祝寿,定非常高兴!”

        “既然是木王寿宴,那就不止让双儿去,其他孩子也都去见见世面。”孙不败直接决定,让全部孩子去。

        木晚晴下意识就想要反驳,但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孙不败既然做出决定,那就只能遵从。

        而这时,孙不败看向孙焐硿:“焐硿,你也听见了。过些时日,木王府会举办寿宴。到时候,你跟着我去吧。”

        孙焐硿闻言,犹豫一会,像是不想让孙不败面子难看,“孩儿自会跟同前去!”

        可在内心,孙焐硿早就想要去木王府,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见孙焐硿没有驳自己面子,孙不败显得非常高兴。

        “你让破军带你去我平时闭关修炼的密室,等你突破法境,为父就带你去木王府。”孙不败高兴说道。

        “孩儿多谢父亲大人。”孙焐硿说完后,离开孙不败书房。

        孙不败的修炼室,灵气充沛,比之仙天内,孙战歌的修炼洞天都还要好。

        盘坐在蒲团上,孙焐硿并没有立即闭关突破法境。

        因为他现在心情激荡,心绪如潮。

        “娘亲,你到底在哪里?”孙焐硿此刻有些想念。

        焐青青从小陪伴他十八年,小的时候,是唯一的依靠。

        孙焐硿有些担忧,毕竟只要手中有所谓的传承至宝,终究是祸根。

        除此之外,孙战歌意外‘走火入魔而亡’,这更让孙焐硿心中升起无尽疑团。

        还有天杀楼的杀手,一直都能精确定位他的行踪。此前孙焐硿怀疑是混元金钟内被动了手脚,但却找不到被动手脚的地方。

        “天杀楼的杀手,已经出手三次。如果按照天杀楼规矩,下一次就会是元境杀手。”

        孙焐硿表情阴翳,不过内心却有一些兴奋。如果抓到元境杀手拷问,或许能知道天杀楼到底是如何锁定他的行踪。

        “当务之急,还是要突破法境。这样的话,万世轮回之中,许多法术都能凝聚法道之门。包括第一世的‘火眼金睛’、‘救命毫毛’、‘筋斗云’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地煞七十二变。”

        孙焐硿内心暗自想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103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