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齐天大圣之轮回归来(梁园月) > 第10章 丧魂光针

第10章 丧魂光针

        棒堂,在管家的指点之下,孙惊天将来自九幽地府的丧魂液,涂抹在他的长棒灵兵之上。

        此前孙惊天的长棒灵兵被孙焐硿一棒砸断,他又花费功勋重新购买一根。

        “这一战过后,这一根长棒灵兵又废了。”

        丧魂液霸道无比,使得孙惊天根本不敢以灵识掌控长棒灵兵。

        “能够废了一个如意兵魂,搭上一根灵兵级长棒又算什么。孙焐硿从未去棒堂领取过兵器,跟你一战,他只能用兵魂。”

        管家阴冷说道。

        涂抹完之后,孙惊天手中的长棒灵兵漆黑无比,散发危险无比的气势。

        “老伯,你就等待我的好消息。”

        孙惊天意气风发,走出修炼密室,直奔如意院而去。

        “少爷,老奴祝你马到成功。”

        管家最后的祝福,回荡在孙惊天耳边。

        随后,他突然化作一道黑影,黑影直接没入虚空之中,没有令虚空扭曲,就直接融入虚空。

        孙惊天行走在棒堂所在的山峰,看他的目的地,似乎是孙焐硿所在的如意院。

        顿时,棒堂内诸多练气士跟随。

        果不其然,孙惊天来到如意院外,顿时高声喊道:“孙焐硿,有种的话,就出来再跟我一战。”

        长棒直指,在众多练气士围观之下,孙惊天战意高涨。

        这一幕,倒是令棒堂许多练气士感到惊讶。

        “这倒是有些奇怪,孙惊天什么时候变成屡败屡战的人了。”

        “难道上次他受到的打击还不够,想要再来找虐。”

        “还挑战孙焐硿,莫非他脑袋秀逗了不成?”

        “我倒是和你们看法不同,孙惊天不畏惧失败,再度上门挑战,倒是有一些棒修的风采。”

        “不错,我棒堂练气士,做人就要像是长棒一样,宁折不弯,百折不挠。”

        棒堂练气士分成两派,争论不休。

        而这个时候,如意院的门打开,孙焐硿从内走出。

        看见又是孙惊天前来挑战,孙焐硿刚刚修为小有突破,既然孙惊天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再给他一次深刻教训。

        “孙惊天,怎么你想不通,又来找虐?”

        孙焐硿语气平淡,可那种轻蔑,轻易就能撩拨起孙惊天浑身怒火。

        “孙焐硿,今天我同样是以法境初期修为迎战你。我就不相信,你还能一棒败我。”

        孙惊天今天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战胜孙焐硿,而是想要废了孙焐硿如意兵魂,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挑战失败或者成功。

        他只要将自己的长棒灵兵跟孙焐硿的如意兵魂碰撞,丧魂液就能废掉如意兵魂,这样的话,就算挑战失败,那他也成功。

        “那你就自封修为,再败一次吧。”

        孙焐硿不疑有他,等待孙惊天自封修为。

        孙惊天干脆无比,逼起浑身真气,强行将他修为封印在法境初期。

        可随后,孙惊天蓦然傻眼。

        因为这个时候,孙焐硿手中赫然拿着一根乌铁长棒。

        孙焐硿,没有让兵魂幻化成长棒,手中竟然拿着是灵兵。

        “怎么?你不敢以兵魂化作长棒跟我一战?”

        孙惊天内心暗道不妙,他决定用言语来刺激孙焐硿。

        “就凭你还不配,这一根灵兵级长棒,就足以让你明白一个真理,在俺老孙面前,你不配使棒。”

        孙焐硿的言语,彻底打碎孙惊天的希望。

        “那你就受死吧!”

        这一刻,受到刺激的孙惊天,手持长棒,主动向孙焐硿发起攻击。

        孙焐硿见孙惊天高速冲向他,蓦然之间,孙焐硿抡起长棒,朝前方猛然一砸。

        乌铁长棒带动猎猎风声,恐怖的力量伴随着孙焐硿这狠狠一砸,直接划破苍穹,如同棒扫千军一般,重重一棒,有横扫天下的气势,直接打在孙惊天的腰部。

        砰!

        孙惊天就如同脱线的风筝一般,被无匹的巨力猛然这一砸,赫然飞向天空。

        “不!”

        孙惊天在虚空高呼。

        嘭!

        远处传来沉重的声响,孙惊天重重砸在地上。

        孙焐硿气血涌起,大跨几步,来到孙惊天面前。

        “你识相的话,还是趁早滚出棒堂。以你的心性,你根本就不配使棒。像你这样阴险歹毒的性格,还是去学暗器比较好。”

        孙焐硿淡淡说道。

        “孙焐硿,你以为你击败了我吗?”

        孙惊天冷冽说道,而后,突然之间,一根长棒赫然出现在虚空,重重砸向孙焐硿。

        这根长棒呈银白之色,刻有繁琐道纹,此刻带着凌厉威势,一副不将孙焐硿砸成肉饼不罢休的气势。

        “惊天棒兵魂!”

        远处,一位练气士失声惊呼。

        就在这一瞬间,孙焐硿手中的乌铁长棒,突然化作一片惊涛骇浪。

        棒影万千,惊天棒兵魂,闯入纯粹由棒影化作的‘惊涛骇浪’,突然间,孙惊天的惊天棒兵魂如遭重击。

        “孙焐硿,你什么时候偷学我的惊天棒法?”

        惊天棒兵魂受创,回到孙惊天体内,反噬之下,孙惊天不由吐出一口黑血。

        而更让他受打击的是,刚刚孙焐硿竟然使出惊天棒法第一式‘惊涛骇浪’。

        “偷学?此前你不是施展过一次吗?还用得着偷学吗?”

        孙焐硿平淡说道。

        在他面前,施展任何棒法,只需一眼,孙焐硿就能明悟棒法精髓。

        “不可能,你绝对是早就偷学成功,在暗地里苦练。现在使出,故意说出这样话,就是来气我。”

        孙惊天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

        “如意兵魂的神妙,是你这个太清级兵魂,是永远无法知晓。这一次战败,这根长棒不错,能够卖出一些功勋,就当做是我的战利品。”

        这个时候,孙焐硿趁势捡起孙惊天散落在地上的长棒。

        孙惊天正准备阻止,但一想到如果孙焐硿见猎心喜,如果将兵魂兵魂没入这长棒去学习棒法的话,如意兵魂被废,但那岂不是天衣无缝。

        孙惊天任由孙焐硿带走这根长棒,他强行平复激荡的气血,黯然离开。

        回到修炼密室,孙焐硿目光盯着这根长棒。

        他的本能直觉,感应到这根长棒有古怪。

        此前,孙惊天看见他拿出乌铁长棒那震惊的表情,一直回荡在心中。

        孙焐硿没有贸然发出灵识,决定先让乾坤鼎出手检验一番。

        “主人,鼎鼎说了,这根长棒上,涂抹有丧魂液。”

        很快,器灵小金就从乾坤鼎那里得知真相。

        “丧魂液!”孙焐硿不由感到一寒,丧魂液乃无比阴险歹毒的毒液,三魂只要沾染一滴,就会令三魂化作飞灰。

        丧魂液极为歹毒,非常阴险。

        即便在九幽地府,九幽强者对丧魂液都是闻之变色。

        孙焐硿也终于明白,孙惊天这一次挑战的意图。分明是冲着如意兵魂而来,换而言之,就是想要对付如意金箍棒。

        一时间,孙焐硿眼眸之中,赫然涌起无尽杀意。

        在孙焐硿心中,如意金箍棒比他的命还要重,从中古第一世如意金箍棒就陪伴着他。

        “主人,这个人太坏了。”

        器灵小金也显得非常愤怒。

        “单凭他一个小小练气士,是不可能拥有丧魂液。在他的背后,肯定另有高人指点。”

        孙焐硿知道,丧魂液无比珍贵,如果孙惊天查一下丧魂液的价格,或许会肠子都悔青。

        孙焐硿不知道的是,孙惊天此时的确在虚拟时空之中查丧魂液。

        看着显示出的价格,孙惊天顿时感觉到,五脏六腑都在绞痛。

        一滴丧魂液,一千万功勋。

        孙惊天回想,他涂抹在灵兵长棒上整整有九滴,那岂不是意味着,九千万功勋。

        一念至此,孙惊天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如此,还用来对付孙焐硿干什么,出售给孙氏宝库,能够换来九千万功勋。

        那可是九千万,不是九万。

        那种极度的后悔跟懊恼,让孙惊天昏迷过去。

        而此刻,孙焐硿让如意金箍棒询问乾坤鼎,可否将灵兵长棒内的丧魂液提出。

        “主人,鼎鼎说不能。”小金的话语,让孙焐硿有些沮丧。小金继续说道:“不过却可以将这一根灵兵长棒炼制为三百六十根丧魂光针。”

        “啊,还能这样。”孙焐硿喜出望外。丧魂光针,到时候一旦发出,诛杀法境,轻而易举。

        甚至在某些时候,可以用来对付法境之上的丹境真人。

        一念至此,孙焐硿立刻就将这一根灵兵长棒,送入乾坤鼎。

        很快,进入乾坤鼎之中的灵兵长棒,被乾坤鼎灵以无上神通,强行炼化为三百六十根如牛毛般细小无比的丧魂光针。

        丧魂光针呈灰色,看起来非常不显眼。任谁也想不到,这普通光针,里面竟然有丧魂液。

        丧魂液被包裹在丧魂光针之内,稍微触碰,丧魂液就会从丧魂光针内流出。

        收好三百六十根丧魂光针后,突然间,身份玉牌振动。

        “焐硿,来我修炼洞天。”

        孙战歌长老传音响起。

        当即,孙焐硿出如意院,轻车熟路来到孙战歌长老的修炼洞天。

        进入洞天,孙焐硿行礼后就问道:“长老,你这么着急叫我来,有何事?”

        “焐硿,你听说过湮灭剑宗这一宗门没有?”

        孙战歌长老急切问道。

        孙焐硿还未回答,孙战歌自言自语:“我是老糊涂,你此前一直都在孙氏祖宅,你怎么会知道湮灭剑宗。”

        识海内,孙战歌提及湮灭剑宗,某一世轮回的记忆涌现。

        “长老,我知道湮灭剑宗。”

        万世轮回之中,曾经孙焐硿有一世,乃湮灭剑宗真传弟子。(http://www.shengyan.org/book/103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