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齐天大圣之轮回归来(梁园月) > 第7章 绝世一棒

第7章 绝世一棒

        血境五步,第一血泉,第二血池,第三血河,第四血湖,第五血海。

        当血海圆满后,方可迈入练气第二境,法境。

        血泉如涌,滚滚血气血泉似不能容纳,唯有晋升为血池,方可容纳孙焐硿体内的滔天气血。

        如意院一月供应的灵气,在这短短数天内便被孙焐硿吸纳一空。如今灵气枯竭,又无提升余地,孙焐硿这才出关。

        如意院大门开启,孙焐硿向外一看,顿时就看见诸多练气士围在如意院四周。

        “出来了。”

        “闭关这么些天,孙焐硿终于敢现身一战。”

        “快去通知惊天少爷,孙焐硿出关了。”

        这些练气士,都是棒堂内为数不多属于孙惊天的追随者。

        虽然这些练气士也姓孙,可他们资质远不如孙惊天,在孙惊天强势成为棒堂年轻一代第一人后,这些练气士就宣誓效忠孙惊天,成为其追随者。

        见到这一幕,孙焐硿感到有些无语。

        万世轮回,这样的阵仗,见识不知多少回。

        很快,接到消息的孙惊天,在几位精英追随者的簇拥之下,龙行虎步一般,大跨步来到如意院前。

        孙惊天手持长棒,刚刚来到,长棒直指孙焐硿。

        “孙焐硿,有种的话,可敢一战?”

        长棒直指,孙惊天感觉此刻他自己豪气干云。

        孙焐硿则是哑然失笑,“孙惊天,你似乎忘记我曾经说过的话。在我面前,你不配使棒。”

        孙焐硿不由感慨命运无常,此前宗庙前的一句戏言,如今似乎有成真之迹象。

        “孙焐硿,你太猖狂了。你以为你是谁,就算你觉醒如意兵魂,但我告诉你,在这棒堂内,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棒堂,从来不是你的天下。”

        惊天棒在手,孙惊天积攒多天的战意汹涌澎湃。

        他知道,如果不早点打压住孙焐硿的威风,以如意兵魂的地位,迟早在棒堂内,没有他孙惊天立足之地。

        “难道你觉得,你就真的无敌棒堂?”

        孙焐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介凡人,在他面前使棒,这一刻,孙焐硿非常明显感觉到,如意金箍棒传来阵阵催促。

        器灵小金非常明显感受到侮辱,催促孙焐硿尽快使出如意金箍棒,将眼前这个大言不惭的孙惊天,一棒敲死。

        “总之比你强,你剑堂、刀堂不入,偏偏来棒堂,不就是为了挑战我的地位吗?孙焐硿,今天我就给你这样一个机会。”

        孙惊天的态度高傲,让孙焐硿真的有一种啼笑是非的感觉。

        但就在此刻,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孙惊天,你要干什么?”

        孙惊天及其追随者引发这么大动静,自然早有对孙焐硿抱不平的练气士,前去禀报棒堂长老孙战歌。

        长老驾临,围绕在孙惊天附近的诸多练气士,都不由浑身寒颤,长老之威,远不是他们所能承受。

        “长老,今天我要跟孙焐硿一争高下。想要成为棒堂第一人,我岂会那么简单就拱手相让。”

        孙惊天非常聪明,将此事定为棒堂第一人争夺。

        这样的话,即便孙战歌是长老,都不好插手。

        因为,自古以来孙氏就有惯例,兵器堂第一人之争,长老无故不得插手。

        不过,身为长老,孙战歌也不是那么好糊弄过去。

        “孙惊天,你是什么修为,焐硿又是什么修为。焐硿这才刚刚踏入血境不久,你好意思说现在就进行第一人之争?”

        棒堂长老孙战歌一直都看不上孙惊天,在孙战歌眼中,一位棒修,应该有宁折不弯的盖世气概。

        可孙惊天,却偏偏仗着其身份,欺凌弱小。可偏偏他父亲又是当今孙氏排名第二的少主。

        这让孙战歌长老感觉有些棘手,毕竟论身份地位,在乐安孙氏,他还比不上孙惊天的父亲,乐安孙氏第二少主孙不平。

        孙战歌认为孙惊天的到来,是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粥。只是此前棒堂根本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年轻天才,为了棒堂,孙战歌此前也算是对孙惊天多多忍耐。

        可如今已然不同,棒堂有了孙焐硿这样一位如意兵魂加入,孙惊天的地位,自然不如当初那样重要。

        更何况,此前就看孙惊天不顺眼,孙战歌长老的偏向,谁都看得出。

        “那就请长老出手,封印我的修为。跟他同阶一战,这下的话,谁都没有怨言吧。”

        孙惊天今天自然是有备而来,此话一出,就算孙战歌是长老,都再也不能明着帮孙焐硿。

        此时,孙战歌看着孙焐硿。

        “长老,既然他今天偏偏要找虐,我就成全他。也不要让我跟他处于同阶修为。我如今才血境初期,你就将他封印在法境初期吧。”

        孙焐硿虽然是以淡淡的口气说出,但话语之中的蔑视,让孙惊天感觉到无尽的愤怒。

        “孙焐硿,你不要太狂了。什么叫做修为不要处于同阶?”

        第一人之争,当然要修为一样,否则的话,名不正,言不顺。

        “你跟我同一个修为境界?”孙焐硿冷哼一声,“还是算了,这样做的话,那是在欺负你,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孙焐硿话语的轻蔑,彻底点燃孙惊天心中怒火。

        这一刻,他的手都在颤抖,浑身也在颤动,这都是被孙焐硿气的。

        “孙焐硿,今天就要让你知道天高地厚。长老,还请出手将我修为封印至法境初期。”

        虽然显得无比愤怒,但孙惊天却依然不放过这一个教训孙焐硿的天赐良机。

        反正都是孙焐硿主动提出,要将他修为封印至法境初期。

        孙战歌长老轻轻一叹,事到如今,他都有些看不透孙焐硿。

        他不知道,孙焐硿到底是真正狂妄还是胸有成竹。

        孙战歌一挥手,一道浩瀚灵力就将孙惊天的修为,封印至法境初期水准。

        “据我所知,你到了棒堂,还从未领取过灵兵。不如这样,我现在就给你一口灵兵。”

        孙战歌时常都在关注孙焐硿,孙焐硿是棒堂未来的希望,他知道孙焐硿进入如意院一直都在闭关。

        “不用,对付他,用灵兵那是大材小用。”

        孙焐硿背负双手,悠然而立,颇有高手风范。

        “那你难道不用兵器?”

        孙战歌诧异问道。

        “杀鸡焉用牛刀,兵魂足以!”

        孙焐硿话语刚落,突然之间,一道光自祖窍升起,而后兵魂在空中,幻化出一根长棒。

        “哈哈,真是笑死我,你莫非想要直接催动兵魂跟我对战?”

        这一刻,孙惊天看着这滑稽一幕,感觉太好笑了。

        “废话少说,你如果不出手,那你就永远没有出手的机会。”

        虽然孙焐硿可以一棒就击败孙惊天,但那样的话,孙焐硿觉得太便宜孙惊天。

        虽然孙焐硿不想招惹什么麻烦,但如果从此能够将孙惊天这个犯人苍蝇从耳边拍死,那以后日子估计也能清静些。

        “惊天棒法,惊涛骇浪!”

        孙惊天闻言,蓦然出手。

        突然之间,惊天棒在虚空幻化出一片惊涛骇浪之象,惊天棒的残影,化作这无匹骇浪,似乎能够摧毁山河。

        而就在这一刻,孙焐硿蓦然高高举起手中的长棒!

        “孙惊天,吃俺老孙一棒!”

        蓦然间,孙焐硿身影突然如瞬移一般,直接就来到孙惊天面前。

        刹那之间,一根长棒带着开天辟地一般的气势,轰然砸下。

        砰!

        就如同天地毁灭、苍穹破碎一般,这一根笔直的长棒,带着无比恐怖的气息,蓦然砸中惊天棒。

        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就将孙惊天砸飞。

        与此同时,长棒蕴含的恐怖劲道,似乎将惊天棒砸断一般。

        最终,这似乎带着千钧之力的长棒,砸落在地,整个地面,都出现一个巨大的坑。

        山摇地动!

        而此刻,孙惊天已经不知道被砸飞到何处。

        突然间,远方传来一声怒吼。

        孙惊天披头散发、带着无比狼狈的模样,重新回到如意院前来。

        而此刻,当他去拿惊天棒的时候,突然间,惊天棒断成两根。

        顿时,孙惊天以无比怨毒的目光看着孙焐硿。

        “我俺老孙面前,你根本不配使棒。你这样的练气士,趁早滚出棒堂。”

        孙焐硿霸气无双,手握长棒,仿若擎天战神。一棒横扫天下,那等威势,恐怖绝伦。

        “这,太不可思议了。”

        “原棒堂第一人孙惊天,竟然在孙焐硿面前一个回合都不能撑下。”

        “这就是如意兵魂的恐怖吗?”

        “好霸道的棒法,刚刚孙焐硿这一棒,太霸道了。”

        “一棒砸飞孙惊天,令惊天棒断成两根。”

        “孙焐硿才血境初期,而孙惊天却有着法境初期修为。”

        “如果他们修为同阶,或许真如同孙焐硿所言,那还真是有些欺负人。”

        而此刻,孙战歌长老看向孙焐硿的目光,无比柔和。

        “绝世一棒,看来你焐硿加入棒堂,还真不是心血来潮。你在使棒之上,还真的是天赋绝伦。”

        孙战歌现在有些相信,孙焐硿来棒堂,似乎是天命所归。

        要知道,孙焐硿还未修行棒堂的神通绝学。

        此刻,最伤心失落、绝望透顶莫过于孙惊天。(http://www.shengyan.org/book/103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